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大爆炸
    “我朝太祖高皇帝曾说过,严禁朝中结党营私,但为何我大明朝廷依旧朋党横行?思前想后无非便只有一条原因,抱团取暖而已!”

    在金源茶楼的大厅里,说书先生老王正手捧一份《真理报》摇头晃脑的读着,而茶楼的大厅里则是坐着上百名前来喝茶的茶客,这些茶客面前的桌子上如同以往一样摆放着瓜子、茶水以及水果,只是这个时候茶客们谁也没有心情去吃这些东西,全都张大了嘴吧看着老王在那里念报纸。

    “何谓抱团取暖?所谓抱团取暖原本是指在寒冬季节,人们抱在一起,相互取暖。比喻互助协作、积聚力量共度最困难的时期。可对于朋党来说抱团取暖却变了味,读书人自成圈子,他们当中的关系有同乡、同年、同一蒙师、同一座师乃至同党,他们就是靠着这这样的圈子来划定彼此的身份的。

    当读书人当了官以后,在做一件事情之前他们首先想到的不是这件事是否对朝廷有利,而是对自己以及身后的那些朋党有利。若对己方有利,即便这件事是错了也无关紧要,是可以原谅的。若对己方不利,那就不好意思了,不管这件事于国于民如何的有利,我都要拖你的后腿,否则我如何向我身后的朋党们交待?”

    老王一边念,脑门上的汗珠也一边流下来。而距离他不远的地方,肥胖的老板娘也停止了嗑瓜子张大了嘴巴,一张满是肥肉的脸不停的抖动。

    来到大明这么多年,这位老板娘自然知道在这个国度里读书人有着怎样崇高的地位,写这篇文章的人简直就是自绝于读书人啊。也就是那个杀人恶魔了,换做另一个人敢写出这种文章绝对活不过三天,她转过头对身边的金老板道。

    “当……当家的,咱们让老王这么当而皇之的将公然将这篇文章念出来真的没事吗?”

    “怕什么?”金老板此时的脸上满是兴奋的表情,而且由于太过兴奋导致脸庞都有些扭曲了,只见他狞笑道:“人家敢写出来,咱们念一念又怎么了?整个京城的茶馆都在念这片文章,看过这篇文章的人没有三万也有两万,有本事他们把这些人全都抓起来啊!”

    在金老板看来,杨峰已经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已经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了,他不过是在后面轻轻的推了一把而已,至于后果如何这就不关他的事了。

    几乎同一天里,整个北京城的大街小巷的酒楼、茶肆和大街小巷里都有人在朗读这篇新鲜出炉的《朋党说》。

    “如今朝堂上只有一个朋党,那就是东林党。何谓东林党?东林党便是以江南士大夫为主的一个新兴朋党,他们借讽议朝政、评论官吏之名,行包庇地主,为富商巨贾争利之实。

    他们虽然提出了廉正奉公,振兴吏治,开放言路,革除朝野积弊等表面看起来堂而皇之的口号,但实际上却沦为了江南各大地主,各大富商利益的代言人,对我大明饥荒灾民的悲惨现实视而不见,对征款赈灾行为极力阻挠。所谓空谈误国说的就是他们这么一群人……”

    “好……好一个《朋党说》啊!”

    坤宁宫里,朱由校看着这一期的《真理报》一边大声念着,脸上满是赞叹的神情,他对静静坐在旁边的皇后张嫣赞叹道:“梓童,杨爱卿可真是大才啊,先是一篇《赋税说》,现在又是一篇《朋党说》,这两篇文章简直就将东林党和那些富绅以及大地主的真实面目剥夺得一干二净,这回朕倒要看看那些东林党人有何面目在朝堂上义正言辞的指责别人?”

    张嫣微微一笑,一时间雍容华贵的风情立刻就散发了出来,她有些担心的轻启樱唇道:“陛下,江宁伯这两篇文章一出固然是大快人心,但无疑也是将东林党和江南的那些人得罪得死死的,臣妾就怕那些人会对江宁伯不利啊。”

    “怕什么!”朱由校把手一挥,大声道:“他们想动江宁伯那也得朕同意才行,江宁伯可是上天赐给朕、赐给大明的人才,朕绝不允许他们对江宁伯不利!”

    看到丈夫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张嫣为丈夫高兴的同时也柔声劝道:“陛下乃我大明雄主,自然不会惧怕那些跳梁小丑,不过老话说得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那些小人若是躲在暗处施放暗箭,江宁伯即便再受陛下重新也南面会中招啊,所以臣妾以为陛下有空还是嘱咐一下江宁伯,让他莫要再挑衅那些东林党了。”

    朱由校冷哼了一声,有些不甘的握紧了双手:“这些党争误国,将来朕一定要将这些人全都从朝堂里清扫出去,还大明一个朗朗乾坤!”

    张嫣看着自己的丈夫,眼中露出爱慕的温柔:“陛下英明神武,臣妾相信陛下一定可以做到的。”

    “哈哈……那朕就借梓童吉言了!”

    俩人说了一会话,朱由校将话题转移到了宫中的情况。

    “梓童,不知最近后宫的情况如何啊?有没有拿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烦你啊?”

    “回陛下的话,最近后宫并无什么大事发生,您的那些嫔妃最近都迷上了江宁伯带回来的那个叫电视的东西,每天晚上都要追剧呢,最近放的那部叫宝莲灯的片子可好看了。”

    “这就好……这就好嘛。”朱由校闻言十分的高兴,他是一个很注重家庭亲情的人,虽然他对其他的几名妃子感情不像对张嫣这么深,但他依旧希望自己的女人能够过得快乐一些。

    “对了!”朱由校突然想起了什么,问张嫣道:“梓童,最近这段时间朕怎么没看到杨爱卿来朕这了?他在忙什么呢?”

    张嫣娇嗔的给了丈夫一个白眼:“陛下,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您忘了,江宁伯的那位抢来的小妾这几天就要临盆了,这可是江宁伯的第一个孩子,他自然要在府里陪伴她了。”

    “诶呀……”

    朱由校不禁一拍自己的额头。

    “你不说朕还真是忘了,江宁伯前些天还跟朕提起过呢,这些日子忙着忙着就忘了,这件事确实是朕的不对了,来人啊……”

    随着朱由校的声音,一名太监从门口走了进来,恭声道:“陛下有何事吩咐?”

    朱由校对这名太监道:“你马上传朕的旨意,派人到内库去挑选几支老山参和一些礼品送到江宁伯府去,江宁伯的第一个孩子就要面世了,朕可不能缺了礼数。”

    “喏!”

    太监很快领命而去。

    事情也确实如同张嫣所说的那样,杨峰在放了一炮后就不再理会外头的事情,专心呆在家里陪着快到临盆的哲哲,而哲哲也不辜负他的期望,在九月初二的这天为他生了一名女孩。

    哲哲生产的过程很顺利,毕竟在此之前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这次已经是她第三次当母亲,自然是轻车熟路没有什么困难和意外。

    在得知杨峰生了一名女儿的消息后,江宁伯府里的众女以及江宁军麾下的众军官们在高兴的同时也暗自松了口气。还好声的是个女儿,如果哲哲以妾侍的身份生的是个儿子,那么将来江宁伯府恐怕会生出不少的烦恼来,毕竟这个时代可是非常注重长幼有序的。

    众人在高兴之余刚生产完的哲哲却有些不开心,以前她为皇太极生了两个女儿也就算了,现在改嫁给了杨峰后又生了一个女儿,难道她这辈子就只有生女儿的命吗?

    杨峰毕竟是个从小就受到现代教育的人,自然知道生男生女跟女方没有什么关系,在察觉到哲哲不开心后他亲自给哲哲说了一通道理,并安慰了一番,这才将哲哲重新哄得开心起来。

    杨峰在府里陪老婆没有理会外面的事,可是有些该来的事情还是要来了。

    一天上午,杨峰正在府里陪着自己几个媳妇和刚出生的女儿,突然听见一声开天辟地般的巨响,整个北京城都被震动了。

    原来是位于北京城西南隅的工部王恭厂火药库发生了一次离奇的大爆炸,王恭厂是北京城最大的火药和火器生产基地,供应着大半个京营以及北京城守卫部队的火器供应,这一爆炸下来动静可就大了去了。

    事后统计,这次爆炸范围半径大约750米,面积达到2.25平方公里。事后统计,在爆炸中心范围内,走在街上的官员薛风翔、房壮丽、吴中伟的大轿被打坏,伤者甚众,工部尚书董可威双臂折断,御史何廷枢、潘云翼在家中被震死,两家老小“覆入土中”,宣府杨总兵一行连人带马并长班关七人没了踪影。

    就连远离西南城区的江宁伯府也被波及到了,正坐在院子里纳凉的杨峰一家人也被吓得不轻,整个江宁伯府也被爆炸弄得鸡飞狗跳乱成一团,安慰好被吓得不轻的几名女人后,杨峰的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

    这个时候杨峰才想起来,好像在另一个历史时空里,天气六年的北京城也发生过一次大爆炸,那次大爆炸被称为世界三大自然之谜。而这次爆炸的后果也很严重,在这次爆炸里北京城一共死伤两万余人,而当时被魏忠贤极力打压的东林党也上窜下跳,将这次爆炸的起因归咎到了天启皇帝朱由校的身上,逼得朱由校不得不下了罪己诏,而这次的大爆炸也让原本有些好转的朝廷局势再次变得糟糕起来。

    杨峰沉着脸对几女道:“我们这次有麻烦了,海兰珠、哲哲、妥娘、布木布泰、线娘、你们几个人留在府里,照顾好孩子并安抚好下人,我马上进宫一趟。”

    几女也知道出了大事自然不会拦着,海兰珠柔声道:“相公放心,我们会照顾好家里的,你就放心办事去吧。”

    杨峰也不废话,立刻带上十多名家丁飞奔着朝皇宫而去,当他刚来到皇宫门口时,正好看到朱由校派来宣他进攻的太监正好出门找他,杨峰也不废话,立刻跟着太监进了皇宫。

    当杨峰来到乾清宫时,看到朱由校正被一群太监和侍卫团团护住,整个人的神情都有些惶恐紧张,在他的旁边魏忠贤正垂手站在一旁服侍,在看到杨峰来到后,朱由校仿佛看到救星似地,一把冲到了杨峰跟前拉住了他的衣袖连胜道:“爱卿,难道时老天在警示朕吗?这该如何是好?”

    杨峰看了看周围那么多的太监侍卫,摇了摇头:“陛下,事情已经发生着急也时无用,刚才皇宫发生了什么事,请陛下跟微臣细细说来。”

    “好……好的。”

    原来在刚才,由校正在乾清宫吃早餐。突然,他发现大殿摇晃起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吓得不顾一切地往外逃。

    跑到门外后觉得不对劲,又急忙拼命向交泰殿奔去,身边的侍卫们都惊得不知所措,只有一个贴身的内侍紧紧跟着他跑。刚到建极殿旁,天上忽然飞下瓦片,正巧砸在这个内侍的脑袋上,内侍当场脑浆迸裂,倒地而亡。

    这个时候朱由校什么也顾不得了,一口气跑到交泰殿。大殿的一角放着一张大桌子,他连忙钻到桌子底下,才喘了口气,希望自己能逃过这一次劫难,直到太监和侍卫们找到了他,他这才传旨让魏忠贤和杨峰一起过来。

    听了朱由校的话后,杨峰不假思索的沉声道:“陛下,此事虽是天灾,但咱们也要小心有人会将这次的事情演变成**。东林党那些人时绝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咱们要立即动起来,绝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魏公公,不知您有何高见?”

    一旁的魏忠贤有些意外的看了看杨峰,眼中闪过一丝钦佩,随即点头道:“江宁伯的话自然是极好的,咱家没有什么异议。”

    “那就好!”杨峰果断的说,“陛下,事不宜迟,请您立即下旨。命令卢象升、虎大威和杨国柱三人率领三万京营兵马全部上街维持秩序,遇到趁火打劫祸乱百姓者,杀无赦。再请魏公公派出东厂的番子四处查探,若是遇到有散布谣言者,也全都抓起来。再有,咱们还要想好明日早朝要如何应对那些趁机发难的大臣。”

    看到杨峰一口气便说出了一连串的建议,朱由校原本有些惶恐的心这才平静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