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 反响
    “呵呵……老夫还以为这个杨峰有多大的能耐呢,感情也就是一个靠写话本来吸引关注的人啊。”

    在高攀龙府邸的大堂里,都察院左都御史高攀龙、右都御史房壮丽、李启元以及钱谦益等几个人坐在一张圆桌旁品着香茗,在他们的面前放着几张刚出炉的真理报,为首的版面上凛然就是受到许多年轻的才子佳人热捧的红楼梦。

    身穿一身青色长衫,神情冷峻的李启元冷哼了一声:“杨峰小儿看来也是黔驴技穷了,竟然将一个话本充当首页,今日报纸发行后他杨峰就会成为京城的笑柄,老夫倒要看看这小子有什么脸面对满堂诸公的嘲笑?”

    看到李启元毫不掩饰的嘲讽,高攀龙和房壮丽相视几乎同时苦笑起来。李启元自从被朱由校当朝大骂屁股坐歪后已经无颜继续留在朝堂上,他很快就写了辞呈递交了上去,而朱由校的批复第二天就下来了,上面只有冰冷的两个字“同意”。

    就是这两个字让李启元心灰意冷,按照传统。一般官职到了六部尚书这个地位后如果官员打了辞呈报告上去,按照潜规则来说皇帝一般都会将奏折留几天后拒绝这份辞呈,然后官员再次打报告上去,皇帝再次拒绝,如此等到官员的第三封辞呈抵上去后皇帝才会批复同意。

    如果官员第一封辞呈抵上去皇帝第二天立即批复的话,这就表明皇帝已经对这位官员厌恶到了一定程度,已经不想再跟他玩虚情假意那套了。同时这个批复也意味着只要这位皇帝在位一日,这名官员就只能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永远也别想着起复了。

    被朱由校这么无情打脸后,李启元心里的怨气自然可想而知。断了仕途之路的他对于朱由校自然是不敢怨恨的,于是便将心中的这股怨恨转移到了杨峰头上。

    “嘲笑?”

    钱谦益在一旁冷笑道:“李大人,您以为杨峰会在乎这些东西吗,他一介粗鄙的武夫,会在乎满朝文武的嘲笑?对于他来说,只要取悦了陛下其他的东西都可以放在一旁,所以您的担心是不存在的。”

    看着这两位先后被罢官,如今闲赋在家的闲人同时开启嘲讽模式,高攀龙和房壮丽只觉得很是无奈,不过他们也能理解这两人的心情。从一名手握权柄的朝廷重臣到闲赋在家每天只能喝酒度日的闲人,这样的落差一般人都受不了,不过他们对此也是无能为力。

    朝廷的官职向来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他们一走开立刻就会有人填上去,只是想让人家上去容易,让人家下来就难了。已经闲赋在家的人想要重新起复谈何容易,就象钱谦益,他来京城已经有大半年了,即便有了高攀龙的帮助,可想要重新官复原职现在看来也是遥遥无期,现在他和李启元二人可谓是同病相怜。

    不过他们毕竟也是从秀才、举人、进士一路杀过来的人才,牢骚过后理智也逐渐回到了他们的身上。一盏清茶过后,钱谦益想了好一会才拿起桌上那张报纸挥舞里一下问道:“几位大人,在下虽然没有跟杨峰打过交道,但从此人以往做事的风格来看此人做事向来都是谋定而后动,从来不会做无用之功。可从这份报纸的内容来看,除了这篇话名为红楼梦的话本之外其他的东西都是一些老生常谈的东西,根本就没有能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咱们之前对他的提防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高攀龙捻须不语,房壮丽则是借着品茶的机会沉思,李启元也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等过了几分钟后高攀龙才说道:“不急……此事咱们暂时还不能太早下结论,依老夫看,这个杨峰创办这个报纸绝不会这么简单。”

    钱谦益、李启元和房壮丽三人也只能点头道:“景逸先生言之有理,咱们就静观其变吧。”

    皇宫的乾清宫中,朱由校手上拿着这份刚送来的真理报对身边的张嫣笑道:“梓童,这个杨峰到底在搞什么鬼,朕看到他大张旗鼓的办了这份报纸,还以为他能有什么惊人之言呢,没曾想全都是一些泛泛空洞之言,真是让人看得昏昏欲睡,要不是前面那篇话本红楼梦,朕以为这份报纸可以扔到废纸篓里去了。”

    皇后张嫣却不同意朱由校的意见,她有些恋恋不舍的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指着头版道:“陛下,臣妾以为有了这篇红楼梦,即便这份报纸便不算失败。您看这里面的这首诗: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写得实在是太好了,若非是对人间悲欢离合早已看透之人,是写不出这么动人的诗句的。臣妾可以肯定,用不了多久这部红楼梦一定会名动京师。”

    看到皇后那沉迷的样子,朱由校不禁有些无语。他作为一个皇帝,首先看重的自然是这份报纸的格局、内容和它的办报宗旨,而张嫣作为一个女人,首先看重的却是红楼梦这样能打动她们的故事,并且做出了这个故事一定会大火的预言。

    不过令朱由校、高攀龙等一众君臣没想到的是,这篇在他们看来只能算是消遣之物的红楼梦却悄悄的在京城火了起来。

    最先注意到这篇红楼梦价值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些在茶楼、酒馆里说书的说书人,这些靠讲故事为声的人对于一部好的话本和故事有着极为敏锐的洞察力,当他们第一眼看到红楼梦的前两回就立刻意识到这部话本的巨大价值,很快便有人开始尝试着在茶楼和酒馆里为客人说起了这部红楼梦,而且不出他们意料的是,这部话本也立即受到了客人们的欢迎。

    而那些客人们在听完了红楼梦的前两回后,立刻嚷嚷着要听下面的内容,可真理报只刊发了第一期,这些说书人哪里来的下面的内容,

    受到鼓励的说书人和各个茶楼、酒铺的老板们立刻意识到了这份话本的巨大价值,他们立即给店里的伙计下达了指示,三天后真理报第二期发行时立即到真理报报社前等候,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将它弄到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