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报刊发行
    北京城有句老话,叫做东富西贵,南贫北贱。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北京的内城有九个城门。按方位分又有东西南北四个城区,俗称“四九城”。不同时期,各个城区的居民各有特色,但总的来的说东边和西边两个城区住的都是达官贵人和有钱人,而南城区和北城区里头住的大都是平民百姓和身份地位比较卑贱的匠户以及下九流的艺人。

    一开始杨峰将报社的总部安置在南城区的时候是遭到不少人的反对的,不过在杨峰的坚持下众人也只能作罢,其实杨峰不仅将报社的总部安置在了南城区,就连新建的印刷厂也安置在了那里。

    新建的印刷厂是个占地足有六进院子的地方,尤其是位于中间有一个足以占地足有五百多平米的大仓库,在这个仓库里便放置着杨峰从现代社会弄来的一台圆压平凸版印刷机。

    这种印刷机俗称压印滚筒,是另一个时空中,到了十九世纪才由德国人发明的,而这种印刷机最让杨峰看重的是它不仅可以用电作为动力,在没有电的时候同样可以用人力乃至畜力来驱动,这才是杨峰选择这种印刷机最重要的原因。

    这些天杨峰四处寻找雕刻排版师傅的消息不知什么原因走漏了出去,随后被杨峰调来协助大玉儿和郑妥娘的陈添突然发现市面上的雕刻师傅和排版师傅突然变得紧俏起来,陈添在走访了好几架的排版师傅发现他们不是突然被别的书局雇佣,就是将突然将佣金提到了天价,甚至有几名已经说好的排版师傅也临时反悔。

    事情到了这一步,原本负责这一块的大玉儿若是还不知道有人在捣鬼那就白活了,感到失态严重的她立即将事情告知了杨峰。

    “夫君……对不起,我把你交给我的事给搞砸了。”

    看着站在自己旁边垂头丧气的大玉儿,杨峰只感到有些好笑,他伸手将她拉到了自己怀里安慰道:“布木布泰,你也不用沮丧,对手会这么做那就证明他们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不过这不要紧,他们越是这么做就越证明了他们已经开始害怕了。不就是几个排版师傅吗,我就不信了,他们能把排版师傅都挖走,难不成他们还能把那些学徒也全都挖走不成?下一步咱们就不请排版师傅了,咱们一口气挖上几十个学徒,从头开始培训他们,我相信用不了半个月他们就能将咱们的印刷机开动起来。”

    “真的可以吗?”

    依偎在杨峰怀里的大玉儿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杨峰,虽然她平日里总是摆出一副不服杨峰的模样,但其实还是少女的叛逆心里在作怪,事实上在她的内心里早就承认了对杨峰的能力,否则以大玉儿的倔犟脾气也不会心甘情愿的跟着杨峰来到关内了。

    “当然了!”杨峰的语气依然是这么肯定:“你要相信相公拿回来的那台机器,虽然咱们没有熟练的排版师傅,但这并非是不可克服的困难,让学徒来操作虽然在速度上会慢了些,但只要多分配一些人手下去这个困难也不是不能客服的。没有排版师傅也不打紧,我来教他们。”

    “你来教?”大玉儿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男人竟然还会排版。

    “怎么,你不相信我?”杨峰搂着大玉儿纤腰的手紧了紧。

    杨峰也是发了狠,虽然他早料到自己这个报社的开办不会那么顺风顺水,但在他的预想里那些文官至少要等到他的报纸发行一段时间后才会反映过来,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些文官的反映却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他的报社刚开始筹备呢,对方的反击就来了,这是要把报社扼杀在摇篮中的架势啊。

    不过这也难不倒我们的杨大官人,不过是排个版而已,别忘了杨峰的身后可是站着整个现代文明世界呢,在杨峰买机器的时候厂家可是附赠了全套的使用说明书。不禁有书面的,甚至就连视频也有,杨峰不信自己照着这些视频来操作难道还摆弄不了一个古董级别的印刷机。

    “布木布泰,你马上将那些学徒召集起来,明天我亲自给他们传授如何操作这些东西。”杨峰的眼中满是自信。

    第二天,在城南新办的印刷厂房里,杨峰面对着站在他面前的三十多名年轻的学徒们开始了他的教学生涯。

    “排版之所以难就难在了它的查找组合上,咱们老祖宗传下来的汉字可不少,如何将一个个汉子从浩瀚如海的字库里找出来就成了拦在咱们面前的一个大难题。”

    听着在上面款款而谈的杨峰,下面的学徒们全都心有戚戚的直点头,华夏的汉子实在是太多了。据不完全统计就有数万个汉字,光是常用的就有三千多个字,排版师傅之所以被人尊称为师傅,就是因为他们可以将需要的汉字从一眼望不到头的字库里用最快的时间挑选出来然后装到机器里。

    若是换做一个不熟悉的人恐怕一天都找不到他们需要的汉字,即便是找到并用了,但等到排版完毕后想要将汉字装回原处那就是难比登天,这也是一个好的排版师傅难寻的原因。

    一个好的排版师傅从学徒到出师,至少要学习五到六年时间,而且有些排版师傅还不一定倾囊相授,华夏人长期奉行的传子不传女的习俗使得他们更愿意把自己的绝活传给自己的儿子,这也是如今市面上排版师傅不多的原因,现在杨峰一个堂堂的伯爷竟然能够折节亲自传授他们这个技术,不管对方的水平如何,光是这份心意就足以让这些学徒们感激涕零了。

    “首先,我先教你们偏旁部首查字法……”

    就这样,杨峰就这样从头开始教授这些学徒们如何用最快的速度从字库里找到需要的汉字,如何将铅字安放在印刷机上,又如何的上墨如何的让整个排版更加的好看,印刷完毕后又如何的将活字印刷体放回字库里。

    而在期间也不是一帆风顺,杨峰毕竟也是现学现卖,许多事情他有时候也不是很明白,要回去查看视频资料和书籍,一来一去的大半个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八月初一报社总部的编辑室

    杨峰端坐在主座上,在他的两侧坐着大玉儿和郑妥娘,路自建等一众编辑则是坐在两侧,此时他们正端着手中的稿纸一个个看得如痴如醉。

    良久路自建第一个放下手中的稿纸长吐了口气,脸上的神情混杂着惊讶、赞许以及回味无穷,过了一会他才赞叹道:“伯爷,这部话本写得太好了,可谓是栩栩如生,尤其是将一个大家族内的悲欢离合男欢女爱刻画得入骨三分,能写出这部话本的人实在是个大才。”

    一名坐在路自建旁边的中年秀才面上也露出一丝迷醉之色喃喃道:“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学生看了前面几十回后就仿佛看到了一个大家族里那些勾心斗角恩怨情仇,在学生的脑海里不停的翻滚。伯爷……学生佩服!”

    坐在杨峰两侧的郑妥娘和大玉儿看着杨峰,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得意和崇拜。当几天前杨峰拿出这部红楼梦给她们看时,她们也是露出了这样的表情,尤其是郑妥娘,以前在秦淮河的时候也看过不少话本,但象这部红楼梦这样写得入骨三分的话本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还清楚的记得在第一次看到这部话本时还为贾宝玉、林黛玉和薛宝钗三人的故事流下了感动的眼泪。

    看着看向自己面带崇拜之色的众人,杨峰老脸为之一红,他摆了摆手:“诸位,这部话本不是本伯写的,本伯也写不出这么细腻的东西来,现在本伯只想问你们,若是将这部话本发表到咱们新开办的真理报上,会有人看吗?”

    “这是毋庸置疑的!”

    路自建有些迟疑的回答道:“不过学生以为咱们为这份报纸取名为真理报,那么这份报刊上所刊登的自然就是比较正经严肃的文章,若是连话本也刊登上去的话是否有些不妥。”

    “学生倒是不这么看!”那名中年秀才却提出了反对的意见:“咱们报纸初建,毫无名气可言,在上面刊登一些话本正好可以吸引平民百姓的关注,这对于扩大咱们的名气是很有用处的,况且学生认为刊登话本跟咱们办报的初衷也不违背啊。”

    “说得不错。”杨峰赞许的看着这名中年秀才,问道:“本伯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看到杨峰主动询问自己的名字,中年秀才赶紧站了起来,脸上露出受宠若惊之色,拱手道:“不敢有劳伯爷垂询,学生梁子昕。”

    “梁子昕是吧,很好。”

    杨峰点了点头,这才对众人说道:“诸位,本伯早在先前就说过,咱们的真理报面对的是广大的平民百姓,若总是刊登一些枯燥乏味的圣人之言恐怕没有几个人会喜欢,所以咱们首先得刊登一些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东西来才行,这部话本只是一块敲门砖。它的目的就是让老百姓们熟悉咱们这份报纸,等到咱们的名气打出去后,咱们才能再谈理想。而且咱们也不仅是说这些,诸位今天回去后每人都要写一份对我大明时局的看法,明日交给总编,等待总编审核过后就发表在真理报上,都明白了吗?”

    编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的脸上都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他们都只是一群最普通的读书人,整个北京城里象他们这样的读书人实在是太多了,现在杨峰竟然告诉他们,他们写的文章可以刊登在报纸上广而告之的刊行天下,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最大的褒奖了。

    只听到一阵洪亮的声音在屋里响起:“明白……谢伯爷恩典!”

    等到编辑们走后,杨峰回头看到的是两双发亮的眼睛。

    郑妥娘有些小心翼翼的拉着杨峰的衣袖问道:“相公,妾身也想在报纸上发表一篇文章,你看可以吗?”

    “你也想发表文章?”

    郑妥娘有些心虚的垂下了头:“妾身也知道自己出身不好,不过妾身寻思着就连这些编辑都能在报纸上刊登自己的文章,妾身身为总编应该也可以吧?”

    “还有我……还有我呢!”一旁的大玉儿也不甘示弱的插话道:“我最近也在刻苦读书呢,我也想在上面刊登自己的文章。”

    “你们啊!”看着二女渴望的眼神,杨峰想了好一会才点头道:“你们自然也是可以发表的,但要记住,所有的文章在刊登前全都要交给我来进行最后的审阅才能刊登发行,而且你们也不能用自己的本名来署名,都听明白了?”

    “明白了,谢谢相公!”

    郑妥娘和大玉儿俩人一听,脸上露出了笑容。尤其是大玉儿更是兴奋得主动在杨峰的脸上亲了一口。

    天气六年八月初五

    这一天,北京的街头出现了一件新鲜的事物,那就是大明第一家报纸诞生了,这份首刊三千分的报纸在报社雇佣的数十名报童的吆喝下开始在北京进行发行。

    当然了,由于是首刊,所以这些报纸都是免费赠送的,主要赠送的对象就是各个茶楼、酒馆、客栈以及人流密集的场所。当人们拿到这份还散发着墨香的东西时,他们的第一个反映就是好奇,随后便开始传阅起来。很快一传十十传百的,这些报纸上刊登的内容也开始慢慢的流传开来。

    “红楼梦?这个话本写得可真好,只可惜只刊登了两回。”

    这是那些年轻人或是在深闺里的女子看到红楼梦后的引发的惊喜。

    “嗯?这几篇关于大明时局的文章都是谁写的,简直就是荒谬不堪,老夫简直是看不下去了!不行,老夫要写文章反驳他们,这里上面不是写有那个报社的地址吗,老夫明日就写文章送到那个报社里去!”

    这是一些老成持重的文人士绅看到那些关于大明时局的文章后的反映,总而言之,真理报第一份报纸发行后确实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