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闲聊
    依旧是东暖阁,朱由校看到杨峰后立刻就直言不讳的问道。

    “杨爱卿,最近几天京城有股耀眼愈演愈烈,看来有人欲离间朕与爱卿,不知爱卿有何打算?”

    “这件事臣依然知晓。”杨峰很痛快的点了点头:“臣以为能干出这种事的人不多,要么是建奴散布的,要么就是那些东林党的人干的,除此之外再无别人!”

    “朕也是这么想的。”朱由校默默的点了点头,随后长叹了口气:“爱卿说得对,如今的大明可谓内忧外患。关外的建奴虽然被爱卿击退,贼酋努尔哈赤也被击毙,但建奴的主力尚在,如今朝堂上的东林党可谓是一家独大,朕也是颇有无力之感啊!”

    “陛下说的对!”杨峰也赞同的点了点头:“努尔哈赤虽死,但新继位的皇太极却是个比努尔哈赤更厉害的人物,为了表示他的决心,他甚至将大金国改为了大清,将女真一族改名为满族就可以看出来。所以想要彻底解决关外的建奴,咱们还需要做很多事啊。只是这些臣都不担心,臣最担心的还是朝堂上那些只会夸夸其谈的君子们,这些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有他们在后面不断拖大明的后腿,想做点事情实在是太难了。”

    “谁说不是呢。”

    朱由校苦笑着摇头道:“如今想要做一件事实在是太难了,各地官吏贪腐成风,官吏们都信奉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信条,遇到事情则是能推则推,明明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到了他们手里却能让他们把经给念歪了,朕也徒呼奈何啊。”

    “这就是朝廷对地方管控不够的结果。”杨峰赞同的说道:“咱们大明讲究的是皇权不下乡,朝廷对地方的管控只到达县一级,所以对于朝廷政令的下达和施行就很难进行,若想要将朝廷的政令上通下达就非得做出一番大变革不可。当然了,想要做出变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咱们得从……”

    刚说到这里,杨峰的声音就戛然而止,失笑着摇头道:“不好意思,臣说跑题了。”

    朱由校也笑了起来,俩人原本说的是谣言的事情,如今却聊到了朝廷体质和政令的事情上,他忍俊不住的失笑道:“原本朕将爱卿招进宫来,就是怕爱卿听到这些谣言后心生不安,如今看来爱卿是不需要朕来安慰了。”

    杨峰想了想才说道:“陛下,这些谣言说臣想要跟蒙古鞑子勾结,欲夺取大明江山自然是无稽之谈,但正所谓三人成虎,事情说多了恐怕在有些人看来就变成了显示,而散布这些谣言的始作俑者的目的就是想要逼臣离开京城,既然如此那臣干脆就依了他们的心意,离开京城回到南京吧,如今京营的训练已经步入正轨,臣这个总督京营戎政也可以交还给陛下了。”

    看到杨峰这么说,朱由校有些不悦的说道:“爱卿这是什么话,朕岂是那种过河拆桥之人,既然朕当初说过让爱卿将京营的胆子跳起来,就绝不许允许你半途而废,更何况在这个要紧的时刻呢,这样的话爱卿今后就不必再说了。”

    杨峰又推辞了几次,但军备朱由校给拒绝了。看到朱由校态度坚决,杨峰也只好作罢,答应暂时兼着这个职位,等到有合适的人选后再交出来。

    等到杨峰回到府邸里后,将今天的事情跟自家的几个媳妇说了一下。海兰珠性子单纯,对于这种事情也不关心,哲哲向来恪守着女子主内的原则,对于外面的事情从来不干涉,郑妥娘这对主仆这段时间迷上了医术和无人机,对于这种事很少理会,反倒是大玉儿听说后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

    “陛下当然不肯放你走了,你若是走了京营三万人马怎么办?要知道这么多人,每天人吃马嚼的需要话费多少银子?换做我也不会让你这个冤大头走的,反正你不过是在京营挂着一个名头,实际的操演和人士调动都掌握在卢象升他们三个提督手里,干嘛不把你留下来,否则现在就让你走了,失去了一个大金主不说,还让陛下背上一个过河拆桥的骂名,他才不会那么傻呢。”

    “诶呀……没想到你竟然还能看得出来,咱们家的布木布泰还真是聪明呢!”杨峰有些意外的看了大玉儿一眼,随即他又释然起来,这位在另一个历史时空里可是先后调教出了顺治、康熙两位皇帝的主,自然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听到杨峰夸奖,大玉儿不禁得意起来,此时的她毕竟还只是一个不到十四岁的少女,只见她昂着小脑袋得意洋洋的说,“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打小我阿布和额吉就夸我聪明,说我是科尔沁部落最聪明的人,后来即便是到了盛京也不例外,我……诶哟……”

    大玉儿的话还没说完,她的脚就被人重重的踩了一下,疼得她喊了出来。她刚抬头,这才看到哲哲正用娇嗔的目光盯着她,她这才醒悟过来。当着现任丈夫的面谈论前夫,这得是有多蠢的人才能做出来啊。

    意识到自己犯错的大玉儿吐了吐舌头低下了头不说话了,一时间屋内的气氛不禁有些沉闷起来,就连哲哲和海兰珠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到屋内的气氛有些沉闷,哲哲和海兰珠甚至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己,杨峰有些无奈的摇头道:“我说你们至于嘛,我早就说过,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既然你们能够抛掉一切跟着我来到了大明,那么你们一生一世就是我杨峰的女人,以前的事情我不会问也不会多想,你们干嘛那么小心翼翼的。”

    这句话杨峰说得确实是真心真意,几百年后的现代社会对于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早就演绎得淋漓尽致,别说二婚了,就是三婚四婚的也不少见,杨峰自然犯不着吃这点干醋。只要哲哲和布木布泰真心跟着自己,对于她们之前那点破事他压根没有放在心上,更何况能让另一个时空里被我大清吹得几乎上了天的皇太极头上变得绿油油,杨峰心里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转头看了看眼中露出担心之色,但表面上却依旧一幅满不在乎看着自己的大玉儿,杨峰好笑的伸出手在她的脑袋上揉了几下笑骂道:“好了,别皱着眉头了,女人要是经常皱眉头可是会提前衰老的,这样可就不漂亮了。”

    “啊呸……你才提前衰老呢。”大玉儿一听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立刻就睁得老大,故作一副恶狠狠的模样瞪着杨峰:“人家今年才十四岁,才不老呢。”

    经过这么一闹,屋里的气氛又开始活跃起来,哲哲半靠在躺椅上,挺着大肚子的她随着临盆的时期越来越近,身上母性的气息也愈发的浓厚,她嗔怪的白了大玉儿一眼,“好了,相公刚回来,布木布泰你不帮忙也就算了,还在这里给相公添乱,你就不能懂点事吗?”

    “哦……”

    被哲哲这么一骂,大玉儿这才吐了吐小香舌,她来到哲哲怕搂住了哲哲的肩膀笑道:“姑姑你别生气,我不闹了还不成吗?要是把你气出个好歹来相公还不得把我给休了!”

    “你这死丫头,胡说什么呢?”哲哲佯怒抬手就是给了她一个暴栗。

    “诶哟,疼呢!”大玉儿捂住了脑门,小脸露出了委屈之色,她一路小跑着来到海兰珠身边挽着海兰珠的胳膊一边摇一边委屈的说道:“姐姐,姑姑她打我!”

    “好了,你别闹,再闹我也收拾你。”海兰珠好笑的看了自己妹妹一眼,强行将她按在自己旁边的凳子坐下。

    众人谈笑完毕后,杨峰这才沉吟着说道:“我原本是打算辞了总督京营戎政的官职回南京好好经营江宁卫的,毕竟那里才是属于咱们的地盘,可如今陛下还需要我留在京师对付那些文官,所以短期内咱们是回不去了,所以咱们还得在京城呆一段时间。”

    谈到正事后,大玉儿也变得正经起来。她歪着脑袋瓜子想了想才说道:“相公,姑姑和我一起跟你来大明的事情虽然咱们从来没告诉过别人,但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所以会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也不稀奇。现在最要紧的是咱们要弄清楚这些谣言的背后到底是谁在捣鬼,如果是京城的那些文官在捣鬼的话那就说明有些人不想让相公继续留在京城,想要逼您回南京,可如果是关外……关外那个人在捣鬼的话……”

    当大玉儿说到满人的时候,脸上虽然露出一丝不自然的神色,但很快就被她掩饰过去。随后她黛眉轻皱道:“如果是那个人捣鬼的话,那么相公就要小心点了,因为那就意味着他要开始出手对付你了,而且以他的性格,不出手则以,一出手肯定就会连绵不绝,后续的招数必然会接踵而来,相公可要小心才行。”

    “嗯,咱们家的布木布泰就是厉害!”杨峰夸奖了她一番,看到大玉儿小脸上喜色一闪而过后才继续道。

    “其实在我看来,无论是那些道貌岸然的君子还是关外的满人,想要对付我这个堂堂的江宁伯肯定不能象对付一般人那样直接来硬的,最大的可能就是想办法把我名声搞臭,然后才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道貌岸然的指责我,最后才对我实施致命一击,不过他们也太小看我了。他们这么一闹倒是让我想到现在咱们倒是可以开始做一件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