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 霹雳手段
    第三百三十二章 霹雳手段

    天色大亮,原本笼罩在黑暗之中的扬州城又变得人声鼎沸,人们又开始了一天新的生活。

    柳园巷的何府门口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声音。数十辆大车正静静的停在巷子里,一名名何府的丫鬟和仆役们正忙着将无数的东西搬上大车,在何府的大门处数十名男子正站在那里,一个个脸色很是难看,不少人正在低声的抱怨着,这些人正是被何友生挑选出来送往松江府的何家直系子弟。

    这些何家子弟一大早就被家里通知要到松江府的别院住一段时间,一群人早就不乐意了,已经就习惯了扬州这个大明一等一的繁华之所,跑到松江府这种地方呆着谁乐意啊,是以一群人站在那里都是怨气冲天的。

    一名穿着月白色长衫,嘴里还不停打着哈欠的年轻人抱怨道:“家主到底是怎么了,好好的干嘛让咱们去松江府?这松江府有什么好玩的?”

    “谁知道呢。”另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冷哼了一声:“我可是听说了,昨儿个家主可是在老爷子那里呆了半宿才出来,指不定说了啥呢。照我说啊,恐怕是嫌我们碍手碍脚了。”

    “何有道,你给我闭嘴!”旁边一名三十来岁的中年人叱喝道:“家主这么做自然有家主的理由,你这么说是想质疑家主么?信不信我马上禀报家主,将你的名字从族谱去掉!”

    这个时代的家主可是有着很大权利的,大到甚至可以决定家族子弟的生死去留。将一名家族子弟的名字从族谱中划掉,这就意味着这个人再也跟这个家族没有半分关系,从此以后再也享受不到家族的庇护和福利,这对于已经习惯了享受的何家子弟来说无疑比死还难受。是以一听到这里,这名年轻人脸色立刻变得煞白。

    看到没有人再吭声,这名中年人才冷哼了一声:“好了,你们也别再抱怨了。家主说了,此次咱们去松江府也只是暂时呆一段时间,快则十天半个月,慢则三两个月就会回来,现在大伙都上车吧!”

    “是!”

    看到中年人这么说了,这些何家的子弟再不情愿也只能纷纷钻进了大车里,为的一名车夫一抬手,鞭子再天空中出了“啪”的一声脆响,马车缓缓的动了起来。

    就在车队就要驶出柳园巷的时候,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从外面传了过来。

    “咔咔咔……喀喀喀……”

    还站在门口的下人和仆役们甚至可以感受到地面再微微颤抖,那是因为脚步声太过整齐而导致的。

    不少人都露出惊讶之色,纷纷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很快一队全身披挂的军士就出现在他们面前,不一会这些军士二话不说就将整条巷子给包围了起来,看着这些杀气腾腾的军士,众人的嘴巴都张得老大,不少人脸色立刻变得煞白。

    当这些军士将整个何府围起来后,军士们二话不说便将马车上的人全都赶了下来,有动作稍慢的这些军士立刻就是二话不说一枪托砸了下去,一时间整条巷子里惊叫声、哀嚎声和求饶声响成了一片。

    何府门口生的事情自然有人在第一时间就去禀报了何老爷子跟何友生,当何老爷子再何友生的陪伴下出到何府门口时,看到的就像是一副兵荒马乱的情景,上百名何府的子弟和下人全都被军士们喝令跪在地上,不少人的脸上被打得一脸是血,正在地上大声的哀嚎着。

    “住手!”

    何老爷子可以誓,眼前这一幕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何家的人竟然被一群粗鲁的大头兵从车上拉下来,然后象对待一群乞丐一样的肆意殴打践踏。气得浑身颤抖的他立刻就高声喊了起来。

    “你们……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你们知不知道只要老夫一封书信上去你们这些粗鄙武夫就会被配边关,永生永世都回不到关内!”

    面对何老爷子的斥骂,这些军士回应他的只是冷漠无视的目光,没有人理会他,所有人依旧在做自己的事情。

    看到这样的情形,何老爷子更加愤怒了,他正要招呼自己身后的家丁出来救人,随着一阵马蹄声响起,数十名骑兵慢慢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为的是一名穿着铁甲的军官,只见他缓缓策马走到何老爷子的跟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脸上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后问道:“你可是何家前任家主何凡!”

    “大胆!”

    这名军官的话音刚落,原本搀扶着何老爷子的何友生突然指着他大声喝道:“你是何人?你可知我家老爷子乃是有举人功名的,即便是扬州知府也不敢如此直呼我家老爷子名讳,你怎可如此大胆,竟然派兵包围何府,你可知只要何老爷子一封书信告上去,老夫保证让你人头落地!”

    看着指着自己的何友生,这名军官轻叹了口气,扭头对身后的一名家丁道:“我现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用手指着别人说话呢,上次那个用手指着我的白痴是个什么来着?”

    那名家丁躬身道:“启禀伯爷,上次用手指着您的御史已经被您把他的手指拧断了,现在还躺在家里呢!”

    这名军官自然就是杨峰了,他淡淡的说道:“那你还等什么,过去掌嘴。”

    “明白!”

    宋烨从马上跳了下来,大步走到何友生的面前,扬起大手就是一挥,只听到“啪”的一声脆响,何友生的左脸上立刻就多了一道鲜红的巴掌印。宋烨的力气可不是开玩笑的,何友生被这一巴掌煽得原地转了一圈这才停了下来。

    声音不大,但却异常的清脆,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在宋烨的身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样的,全都是一种不可置信的目光。

    何友生被打了,何家的当代家主被打了。

    何友生是谁?他可是掌管着何家上千口的生杀大权家主,现在竟然被人扇了一记耳光。捂着左脸,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传递到了他的脑子里,何友生神情一阵恍惚,这样的事情估计在他几十年的生命里还是第一次,他指着宋烨的不可置信的说:“你……你竟敢打我?”

    “打你?”这还是轻的呢,宋烨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右手一把抓住了何友生的食指用力一拧,只听见咔嚓一声,何友生出了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当宋烨松开手后,他整个人就这么跪在了地上脸上的肌肉都扭成了一团。

    直到这时,骑在马上的杨峰这才微笑着对何老爷子道:“何凡,我现在可以直呼你的名字了么?”

    “你……你就是江宁伯!”

    何老爷子深吸了口气,一股怨毒的眼神一闪而逝,随即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微笑,只见他拱手道:“原来是伯爷大驾光临,老夫有失远迎,犬子适才不知道是您,若有失礼之处还望您多多担待。若是伯爷不嫌弃,还请您如鄙舍喝杯清茶!”

    看着到了面露微笑的何老爷子,杨峰心里也在暗暗感叹,何老爷子能带领着何家占据着扬州八大盐商之数十年,确实有他过人之处。自己已经当着他的面把他儿子的手指给掰断,他竟然还能笑得出来,光是这份忍气的功夫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不过何老爷子越是如此,杨峰心中的杀机就越盛,这样的人就象一条毒蛇,你若是不能当场就把他杀死,这条毒蛇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给你致命一击。

    杨峰脸上没有露出任何的神情,他面色冰冷的说道:“何凡,本伯今日来此不是来喝茶的。有人禀报你家中私藏朝廷违禁物品,本伯今天是来你家搜查的,现在你赶紧让开!”

    听到这里,何凡那里不知道今日的事情杨峰是不打算善了了,他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消失了,只见他沉声道:“伯爷,我何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家族,但在扬州也是有头有脸的,您一来就红口白牙的说何府藏着违禁的东西,这恐怕不大合适吧?老夫的犬子此时也在京城吏部任职,若是老夫一家有什么事,犬子恐怕也不会跟您善罢甘休的。”

    何凡不愧是一个老狐狸,一番话说下来可谓是绵里藏针,一般人若是听到这番话恐怕还真的要寻思一下,不过今天他面对的却是从来都不按理出牌的杨峰。

    杨峰是什么人啊,他既然带着军队过来,那就摆明了不打算讲道理了。

    没有多余的废话,杨峰只是把手一挥,为的一名千户立刻就率先带着军士冲进了何府,很快何府里面就传来了阵阵尖叫和东西掉落的声音。

    “你……你……”看到一群群如狼似虎的军士冲入了自己家中,何老爷子还好点,但刚刚被拧断了一根手指正跪在地上哀嚎的何友生却不知道什么原因,只见他尖叫了一声:“我跟您拼了!”

    说罢,他就一头朝着杨峰冲了过来。

    看着面色潮红的何友生,杨峰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之色,左手随手就甩了一巴掌。而杨峰的手劲比起宋烨可是大得太多了,只见“啪”的一声脆响,何友生原地转了三圈跌坐在地上,右脸立刻就象酵的馒头般迅肿了起来,他摇摇晃晃的转了一圈后很干脆的晕了过去。

    “老爷……”

    “老爷……你怎么了!”一旁的几名仆役倒也忠心,赶紧扑了过去掐人中的掐人中,扶住他的扶住他,一时间乱成了一团。

    杨峰没有理会运到的何友生,从马上跳了下来,对宋烨道:“走,我们也进去看看,名满扬州的盐商家里到底是什么样的!”

    就在这时,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传了过来。

    “住手……快住手……”

    正打算进入何府的杨峰转头一看,露出了一丝意外的神色,“哟……这些人来得还挺快的啊!”

    原来,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扬州知府高岩年。

    此刻的高岩年虽然身穿官袍,但这身官府却穿得歪歪斜斜,腰间的玉带也没戴,脚上的官靴更是只传了一只,由此可见他来得是如何的匆忙。

    只见高岩年从轿子上跳了下来,一瘸一拐的跑到杨峰跟前大声道:“江宁伯,你这是要干什么?何府可是扬州城里有数的人家,其二子更是吏部稽勋清吏司郎中,你这么做莫非是要与全天下的官员为敌吗?”

    杨峰只是淡淡一笑:“为敌?高知府此话从何说起,本伯接到有人举报,何府家中私藏了朝廷严禁物品,本伯是来这里搜查的,难道也有错吗?”

    高岩年不耐烦的低声喝道:“伯爷,咱们都是官场众人,这种骗人的鬼话就不要在这个时候说出来了。你来这里的目的大家都明白,你不就是想要替你被焚毁的盐铺和那几名伙计报仇吗?可一个盐铺子才几个钱,那几名伙计死了也就死了,多给他们家里点抚恤就好,用得着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吗?”

    面对高岩年难得的不打官腔,杨峰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冷漠的说了句:“高知府,本伯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说完,杨峰转身就要进何府,只是当他刚走两步就听到高岩年厉声喝道:“江宁伯,你转头看看,此刻扬州的官员大半都过来了,若是你执意如此这个后果你担待得起吗?”

    杨峰转过头,果然看到后面6续有不少轿子在众多衙役的拥簇下朝着这里飞奔了过来,一名名面色焦急的官员从轿子里走了出来,很显然是这些官员在得到了消息后全都赶过来了。

    看到高岩年和众多官员以及衙役感到,何老爷子以及何家的一群人仿佛像是看到主心骨似地,颤巍巍的走了过来扑倒在再高岩年等官员的面前哭成了一团,样子是要多惨有多惨。

    听着何家众人的哭声,扬州不少官员看向杨峰的眼神都变得不善起来。扬州的兵马守备岳耀祖甚至对着杨峰喝道:“江宁伯,今日之事你若不给扬州的父老乡亲一个交待,扬州数十万百姓和士绅誓不与你善罢甘休!”

    “不与我善罢甘休!”杨峰冷笑了一声,他正要说话,就看到一名百总匆匆从里面一路小跑了出来手里举着一块黄色的东西大声喊道:“报……启禀伯爷,小人再何府里搜到了龙袍一件!”

    “什么……”

    还在找”我在明朝当国公”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