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 挖根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京营三万新兵的训练也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三个月的新兵训练期结束后三万支“棕贝斯”燧发枪以及一大批军需物资也从南京运抵北京,新兵们已经正式开始了火器‘射’击以及更高一级的作战训练,相信半年后这支新建的军队就可以成军。。。

    朱由校也非常关注这支新建的武装力量,他也时常宣卢象升、杨国柱和虎大威这三名掌握了京营实权的提督入宫,不断向他们询问京营新军的训练情况,同时对这三人也嘘寒问暖并时不时的加以赏赐,几番动作下来也将卢象升三人感动得不行,颇有士为知己者死的感动。

    一天下午,杨峰正在江宁伯府里召见运动物资来京城的耿秉义。由于杨峰的保举,耿秉义已经晋升为江宁卫千户所的指挥同知,正三品的官职,对于原本的理想只是能当上千户的耿秉义来说能得到这个官职可谓是意外之喜了。

    看着端坐在面前的耿秉义,杨峰微笑道:“老耿,还没恭喜你当上了指挥同知呢!”

    耿秉义恭敬的说道:“伯爷这是哪里话,卑职能当上指挥同知全都是托了伯爷的鸿福,若无伯爷栽培,卑职这辈子能当上千户就算是顶天了,哪能象现在这般官居三品呢。”

    杨峰深深看了耿秉义一眼含笑着点了点头,当这么久的官,再加上这么些年的阅历,他自然看得出耿秉义说这番话确实是发自肺腑。

    耿秉义说完后,看着含笑不语的杨峰又说道:“伯爷,最近几个月以来,您总是呆在京城,都还没回过南京呢,南京的兄弟们都有些想您了,总是有人问卑职,说您什么时候会南京,卑职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解释了。”

    “本伯也很想回南京看看,只是最近忙着训练京营,总是‘抽’不出时间啊。”说到南京,杨峰的脸上也‘露’出回忆之‘色’。

    看到杨峰好像没有听明白自己的意思,耿秉义咬了咬牙,大着胆子起身拜倒:“卑职自然知道伯爷被陛下任命为京营总督,可请恕卑职直言,江宁卫才是您的根,您的心思还是要多放在江宁卫这边才是。”

    “嗯……”

    杨峰一听,眼中立刻‘露’出一丝摄人的寒芒,耿秉义这句话可以说是很直白也很大胆了。要是被御史或是言官听见耿秉义这个指挥同知绝对要被弹劾得满头是包,只是他敢当着杨峰的面这么说也足以证明他对杨峰的忠心。

    而他意思,杨峰也明白。京营总督只是一个流官,充其量只能干上几年,皇帝随时会把你换掉,而指挥使则不同,这个官可是世官,是可以干一辈子的,耿秉义这么说就是在提醒杨峰不要本末倒置了。

    看着说完后低头不敢看自己的耿秉义,杨峰轻叹了口气将他扶了起来柔声道:“老耿啊,你的心意本伯明白。但你要知道如今本伯不仅是江宁卫指挥使,我还是南京总兵,更是大明的江宁伯,陛下既然将重建京营的重任托付给我,我又怎能不尽心尽力呢。况且江宁卫的事情已经走上了正轨,有你、李革、陈添、苟醒马、严狄等一众人在,本伯对江宁卫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伯爷……”听道杨峰可以说是掏心掏肺的话,耿秉义眼眶红了起来,哽咽道:“伯爷对卑职恩重如山,卑职不敢或忘,既然伯爷暂时不能返回江宁卫,那么卑职等人就替伯爷把江宁卫看好,绝不能让人抢了去!”

    看着真情流‘露’的耿秉义,杨峰拍拍他的肩膀道:“老耿,你有这份心就很好了。不过听你话里的意思,这段时间本伯不在,江宁卫那边是不是有人想要挑事?”

    “是的!”耿秉义有些忿忿的说:“自打咱们的土豆亩产达到数千斤以来,便不时有粮商跑到江宁卫,四处联络咱们卫所的军官,想邀请卑职加入什么商行,卑职算是看明白了,他们邀请咱们加入商行不过是个幌子,想要鼓动咱们跟他们一样提高粮价好一起发财,这些人都被卑职赶跑了。呸……这些粮商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如今世道这么艰难,他们还想着赚这种黑心钱,真是该杀!”

    “你能这么做就对了。”杨峰赞赏的说道:“我大明江南一带原本应该是鱼米之乡,只是由于商人逐利,看到养桑、种植果树赚钱,便一蜂窝的跑去种果树、种桑树,导致好好的一个鱼米之乡竟然连粮食都不够吃,得从湖北等地运粮过去,殊不知若是连肚子都填不饱你即便是织出再多的丝绸、养出再多的蚕又有何用?

    可恨有些‘奸’商不仅没有看到这点,反而利用江南缺粮的契机囤积居奇大肆敛财,这样下去那些没有饭吃的百姓总有一天势必会揭竿而起,届时天下就要大‘乱’了。”

    “揭竿而起?”耿秉义闻言也被吓了一跳,心里的话不禁脱口而出:“伯爷,不至于吧。”

    “不至于么?”杨峰轻哼了一声,耿秉义不知道,他这个后来人却清楚得很,“等到再过几年,小冰河气候导致天气越来越冷,北方地区的缺水情况也会越来越严重,加之官府的盘剥、兼并土地加剧以及辽饷的重重压力,到了那时候在李自成、张献忠这些人的鼓动和带领下,起义暴动的‘浪’‘潮’将会席卷整个大明,最终将这个延续了两百多年的帝国彻底葬送!”

    不过现在说这些东西并没有什么意义,杨峰沉‘吟’了一下后又说道:“老耿,你回去后准备一下,除了要抓紧生产,本伯已经派人吩咐李革、陈添他们,我们囤积在那里的食盐可以开始出售了,不过本伯担心届时会有人捣‘乱’,所以安全方面你一定要抓起来。”

    “我们也要卖盐了吗?”

    听到这里,耿秉义的心开始剧烈跳动起来,虽然他在江宁卫并不负责生意上的事,不过他即便是再笨也知道卖盐是一件多么暴利的生意,如果大明皇家商行真的把手‘插’到这个行当里去,用不了一两年他们肯定能赚得盆满钵满,只是兴奋过后他也开始担心起来。

    “大人,若是咱们也‘插’手盐铁生意的话,恐怕会引来那些江南盐商的注意啊!”

    “注意……他们注意又能如何?”杨峰冷笑道:“难不成他们的口水还能杀人不成,你别忘了他们有笔杆子,可咱们却是有枪杆子!真要有不长眼的赶来挑衅,咱们也不介意把家伙亮出来,本伯倒要看看是他们的脑袋硬还是咱们的刀子硬!”

    看到杨峰旗帜鲜明的亮明了态度,耿秉义也杀气腾腾的说:“伯爷尽管放心,去年训练的那批一万二千人的新兵早已训练完毕,加上咱们原来的老兵,如今咱们手中可以动用的兵力足有两万,若是再加上刚开始训练的那八千骑兵,咱们的人马可就快到三万了,还用怕人吗?”

    “你能有这份自信就好!”杨峰欣慰的笑了:“你要记住,咱们大明皇家商行可是有陛下的一半份子在里头呢,谁敢对付大明皇家商行那就是在跟陛下的钱袋子过不去,咱们收拾他们那就是天经地义。”

    “对啊!”耿秉义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脑袋:“卑职怎么给忘了这一层了,您老放心。谁要敢跟咱们捣‘乱’,卑职立刻就去摘了他的脑袋!”

    “哈哈哈……”杨峰的笑声在客厅里回‘荡’起来……

    杨峰从现代社会‘弄’回来的五千吨食盐已经被他分别运抵京城、南京、镇江府、扬州府以及松江府等大明各地,就等着同时开业了。不过虽然对盘踞在江南各地的盐商反映早已有了准备,但杨峰还是小看了这些垄断集团的反映。

    天启六年五月二十六,大明皇家商行分布在大明各地的店铺同时出售食盐,他们卖盐也就罢了,而且卖的还是最上等的雪‘花’盐,最要命的是这种雪‘花’盐的售价仅仅为每斤三钱银子,这个价钱跟那些盐商们卖的粗盐是一样的。

    这立刻触动了盐商们最敏感的神经,大明皇家商行这是挖他们的根啊!各地的盐商们全都跳了起来,而身为江南士绅豪商代言人的东林党们更像是一头被‘激’怒的疯狗一般,他们在刚恢复了身体的都察院左都御史高攀龙的带领下冲到了皇宫‘门’口想要玩一把死谏,只可惜早就料到这种情况的朱由校立刻下令紧闭宫‘门’,下令皇宫的‘侍’卫把这些来找麻烦的人挡在了外面。

    看着紧‘逼’的宫‘门’和‘门’口虎视眈眈看着他们的‘侍’卫,有御史悲愤的说道:“‘奸’人误国,竟然擅自打破祖制,‘私’自贩盐与民争利,陛下却纵容此等‘奸’臣祸‘乱’朝纲,诸位大人,我等该如何是好?”

    立刻就有人建议道:“要不我们去堵那个‘奸’臣的府‘门’,或是冲进去将那个‘奸’臣拖出来,我等一同为国除害!”

    只是这个人的话一出口便遭来了无数的白眼,那个‘奸’臣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位可是真正的心黑手狠,没看到他敢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一言不合就敢打人,你这次如果去堵他家的大‘门’,你看他敢不敢当场把你砍死在‘门’口。

    高攀龙脸‘色’铁青,看着紧闭的宫‘门’良久才冷哼道:“陛下以为躲在宫里面不见我等事情就算过去了吗,他也太天真了。须知民意不可违,等到民意沸腾的时候便是他后悔之时,诸位……我们先回去!”

    在皇宫里的朱由校正在听魏忠贤的报告,当他听说外面的人已经全部离开后不禁高兴的说道:“朕还以为这些人还要出什么幺蛾子呢,没想到他们也是虎头蛇尾啊。”

    魏忠贤在一旁恭敬的说:“陛下目光如炬,那些人自然不敢忤逆了陛下的意思。”

    “嗯……魏忠贤说的这话朕爱听。”朱由校笑了起来,他看了看恭敬的站在身边的魏忠贤说道:“最近这段时间司礼监有什么事情吗?”

    魏忠贤赶紧赔笑道:“回陛下的话,这段日子朝廷却是没什么大事,要是唯一值得一提的恐怕也就是土豆的出现让越来越多的百姓填饱了肚子,外头的百姓都在齐颂陛下的仁慈呢!”

    “诶……这跟朕有什么关系。”朱由校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他摆了摆手:“这个土豆可是江宁伯呈现上来的,跟朕可没有什么关系。”

    “陛下此言差异。”魏忠贤赶紧说道:“若无陛下的慧眼并下旨推广,土豆焉能在这么快的时间里推广开来,要说这里头没有陛下的功劳,奴婢第一个就不答应!”

    “哈哈哈……魏忠贤你可是越来越会说话了。”朱由校不由得大笑起来。

    看到朱由校开心,魏忠贤也在一旁跟着赔笑起来。这段时间他明显感到朱由校跟他疏远了不少,尤其是杨峰在朝廷的风头越来越盛后,他心中的危机感就愈发的强烈了,是以这些天一有机会他就往朱由校这里跑,陪朱由校将笑话聊天甚至办事,为的就是要挽回他在朱由校心中的形象和恩宠。

    两人说了一会,朱由校这才淡淡的说道:“魏忠贤,此次江宁伯在各地贩卖食盐,势必会触及到各地盐商的利益。江宁伯说过,为了银子这些人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身为东厂提督,肩上的担子可是很重啊,有什么情况发生一定要及时禀报于朕,明白吗?”

    说到这里,朱由校的脸上一阵肃然。自从杨峰答应将大明皇家商行的纯利润分给他一半后,这个商行已经成了他最重要的财源,一旦这个财源有失,那么他的复兴大计全都要变成水中‘花’井中月。

    “喏……奴婢明白!”魏忠贤赶紧应承了下来,“陛下放心,奴婢保证一定不会让那些‘奸’商毁了陛下的心血。”

    在说这话的时候魏忠贤心情是复杂的,既羡慕又嫉妒,对于大明皇家商行这个日进斗金的东西他早就眼红了,只是这个商行已经成了老朱家的命根子,给他三个胆子也不敢碰。

    朱由校说完这句话后便去做事了,在他看来这件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他却是小看了某些人的疯狂,半个月后,江南传来了令人震惊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