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标准
    江宁伯府客厅

    今天,江宁伯府的客厅里坐着几位客人。

    嗯……确切的说是三位客人,而这三位客人还是素不相识的。三位客人彼此素不相识也就罢了,更加令人惊讶的还是在这三位客人里除了两位武将外还有一位是文官,这就让人比较尴尬了。

    这三位客人当中那位文官年纪不大,只有二十五六岁左右,肤色白皙,人很瘦,露在衣袖外的手掌骨架很是粗大。他身上绯袍的补子上绣着精致的云雁,这是一名四品官。

    另外两名武将则是典型的武将相貌了,肤色黝黑,面上颇有风霜之色,典型的老行伍的模样。他们的年纪则大了不少,约莫在三旬上下,从俩人的官服上看,一名是四品官另一名则是三品,现在三个素不相识的人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厅内的气氛很是尴尬。

    还是那名年纪最小的文官最先开口,只见对两名武官道:“本官大名知府卢象升见过两位,不知两位如何称呼?”

    看到卢象升率先见礼,两人不敢怠慢,赶紧齐齐拱手,年纪最大的那名武官率先说道道:“原来是卢知府,本官宣府副将杨国柱,见过卢大人。”

    另一名也说道:“末将山西参将虎大威,见过卢大人。”

    “原来是虎大人、杨大人,久仰久仰!”

    三人相互见过礼后便开始攀谈起来,按理说卢象升身为文官,跟杨国柱和虎大威两名武官并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但说来也有意思,卢象升虽然是文官,但对武事却颇为了解,三人攀谈之下倒颇为投机,这也让虎大威和杨国柱很是惊奇。

    三人当中虽然以官居三品的杨国柱品级最高,但这年头武官的品级不值钱,所以三人在说话的时候便隐隐以卢象升为尊,三人攀谈了一会后虎大威好奇的问:“卢知府,你知不知道此次江宁伯宣我等三人前来有何事?”

    卢象升也是面露疑惑之色,不解的说道:“江宁伯前些天为了整顿经营,将整个京城的勋贵都得罪遍了,若是本官所料不差,江宁伯此次宣两位前来应该跟此事有关。只是让本官不解的是江宁伯为何连本官也给招来,这就着实让人感到困惑了。”

    “这有何好困惑的,让你们过来自然全都是为了京营之事,你卢建斗难道连这也看不到吗?”

    就在这时,一个清朗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随着声音落下,一名穿着蟒袍的年轻人从外面大步走了进来,这个年轻人虽然肤色白皙,但整个人行走间却是龙行虎步,眉宇之间还带着一股上位者的气质,此人不是最近搅得京城震动的江宁伯是谁。

    看到杨峰进来,卢象升三人赶紧站了起来齐齐朝杨峰拜了下去齐声道:“下官末将拜见伯爷!”

    “三位快快请起!”

    杨峰哈哈一笑,两手虚扶示意三人起来。

    等到三人落座后,杨峰这才仔细将三人打量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建斗刚才说的不错,本伯此次特地请陛下下旨将尔等三人调来,就是想让尔等进入京营,一同为重建京营而努力,不知三位意下如何啊?”

    虎大威和杨国柱自然没有意见,他们俩人原本就是武将,现在调来京营还是干老本行不说,还是在如今闻名遐迩的江宁伯麾下效力,这还有什么不满的。

    只是卢象升却皱起了眉头,杨峰的大明如今在京城可谓是大名鼎鼎毁誉参半,有人说他是为国立下大功功劳堪比封狼居胥。也有人说他飞扬跋扈,仰仗着立下了一些战功目无君上祸乱朝纲,是个十足的奸臣。

    但是不管怎么说,杨峰将满朝的文官和武勋都得罪了一个遍却是不争的事实,卢象升身为一名文官不得不考虑到加入道杨峰麾下后会对自己产生的影响。

    卢象升为难的模样自然瞒不过近在咫尺的杨峰,他笑道:“怎么,建斗莫非不愿意加入京营么?”

    卢象升又打量了杨峰一眼,看到却是杨峰那微笑但却包含威严的目光,卢象升这才苦笑道:“伯爷,下官不过是一介小小的四品知府,还是一个不通兵事的文官,却不知您为何非要下官加入京营?”

    “哈哈哈……”

    杨峰不禁大笑起来,若是让后世的人听到大名鼎鼎的明末最有战斗力的天雄军的创始人说自己不通兵事,非得笑掉大牙不可。

    卢象升是谁?这位在后世可是被誉为明末最出色的将领和民族英雄,就连他的对手都对他钦佩不已,满清皇帝乾隆也亲自写下评语:卢象升有勇略,先后治兵十余年,身经百数十战,亲冒矢石,未尝挫衄,为杨嗣昌辈所尼,屡起屡踬。若非被杨嗣昌所忌惮不给他播发粮草,并将麾下兵力抽调大半,巨鹿之战鹿死谁手尚未可知。现在这样一位牛人竟然说自己不通兵事,杨峰怎能不想发笑。

    看到杨峰仰天大笑,虎大威和杨国柱都有些担心的看了卢象升一眼。

    虽然他们是昨天才到的京城吗,但杨峰这段时间的传闻他们可是听了不少,从他的所作所为来看,这位可不是一个好像与的人,连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殴打都察院左都御史这种事他都做得出来,卢象升不过一个知府,竟敢这么不给他面子,接下来这位肯定会爆发出怒火。

    不过杨峰的表现却出乎了两人的意料,杨峰笑完后并没有发怒,二十笑道:“建斗你又何必框我,本伯可是知道建斗少年时爱读兵书,喜习骑射,更是善使一口五十多斤的大刀,可谓是少有的勇士,如今你竟然说不通武事,本伯怎能不笑!”

    “什么?”

    “这怎么可能?”

    虎大威和杨国柱顿时就愣了,虎大威甚至目露疑惑之色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卢象升,只是看了半天他也看不出卢象升那里像一名勇士,一旁的杨国柱也摸了摸鼻子怀疑。

    虎大威和杨国柱可不是什么新兵蛋子,俩人当了几十年的兵,当然知道杨峰说的善使五十多斤的大刀代表什么。使大刀不稀奇,但使用五十多斤的大刀就不那么简单了。

    可别小看这五十多斤的大刀,对于一般人来说五十多斤的东西不算什么,只要是成年人都能搬得动,但想要将五十多斤重的兵器挥舞起来那可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一般人别说用来砍人了,恐怕就是舞动两下恐怕就得被累趴。哪位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去试着把家里充满气的煤气罐挥舞两下就知道了

    而卢象升更是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了杨峰,卢象升自幼天生神力且喜欢习武喜欢兵事,这点除了他的家人和为数不多的好友就没有人知道了,毕竟在这个年代武艺高强这个词可不是什么褒义词,反而会被那些读书人讥讽为只会呈匹夫之勇的武夫,可现在面前这位江宁伯却知道得一清二楚,这让卢象升有种在对方面前无所遁形的感觉。

    卢象升惊讶的问道:“伯爷,您是如何知道的,下官相信家里中之人和为数不多的几名好友是绝不会向人透露这点的。”

    杨峰轻咳了两声,他自然不能说这是哥们从后世的度娘和明史那里看来的,他顾左右而言他的打了个哈哈:“这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建斗愿不愿意加入京营和本伯并肩作战,为大明开疆扩土打出一个朗朗乾坤来!”

    “这……”

    面对杨峰连续两次邀请,卢象升自然不能敷衍了事。他沉吟了一会后才肃然道:“伯爷,下官想知道若是入了京营是不是就要加入军籍。”

    杨峰一听就明白了卢象升的担心,作为一名进士出身的正牌子读书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句话可是深深的刻在了他的骨子里。虽然他喜欢兵事,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愿意加入军籍,要知道大明的军籍实在是太坑爹了,一旦入了军籍那可就是世世代代的事情,可不是每个人都象杨峰那么牛逼能被封爵的。

    “建斗不必担心。”杨峰笑了起来:“本伯已经向陛下言明,即便建斗加入京营也是以提督的身份入京营,并不会影响日后的升迁,这点建斗尽管放心好了。”

    杨峰都解释到这种程度了,卢象升还能说什么呢。他站了起来朝杨峰深深拜了下去朗声道:“既然伯爷如此看得起下官,下官敢不从命!下官拜见总督大人!”

    一旁的虎大威和杨国柱也同样拜了下去:“下官拜见总督大人!”

    “好……好好……”杨峰大笑起来:“有了三位的相助,咱们的京营就有望了。”

    看着面前的这三位,杨峰心里很是开心,这三个人可都是另一个历史时空里用生命证明自己对这个民族和国家忠诚的人,有能力又有忠心,有了他们的帮助京营的重建工作就有了保障了。

    四人重新坐下后,杨峰这才说道:“建斗、大威、国柱、你们三人要么饱读诗书要么熟知兵事要么就是经久战阵。京营颓废已久,若想恢复洪武、永乐年间的威风非得下大力气不可,本伯这次之所以请陛下下旨将尔等调来京营,就是想让京营在你们的手中浴火重生。”

    卢象升想了一会才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可否请伯爷将重整京营的计划说一遍,好让下官等人心里有个底!”

    杨国柱心里就是一惊,卢象升这句话可是有点咄咄逼人的味道,这可不是身为下属应该问的话。

    杨峰深深的看了卢象升一眼,点了点头:“这个自然是可以的。”

    轻咳了一声后杨峰才说道:“想必几位都听说了,前些日子本伯将京营的旧部人马大部分都给开革了,整个京营只留下了不到三千人。最近这大半个月来本伯又开始陆续招募了两万七千多名新兵,这样一来京营便有了三万人马。

    说到这里,杨峰犀利的目光在三人身上打量了一下后才慢慢说道:“这三万新兵将有我江宁卫的人先训练三个月,然后再整编成三营人马,交给你们来统领,本伯打算让建斗统领神机营、杨国柱统领五军营、虎大威统领三千营,从今日起你们便是这三营的提督了!”

    “末将都是京营提督!”虎大威发出了一声惊呼。

    “对……你们都是京营提督!”杨峰点点头再次微笑道:“恭喜三位,这提督一职可是正二品的官职呢!”

    “谢伯爷栽培!”虎大威和杨国柱大喜过望起来,他们两人一个是参将、一个是副将,现在一下就升到了正二品的提督,尤其是虎大威,可谓是官升四级自然是高兴得不行,即便是卢象升也面露喜色。

    不过高兴过后卢象升又提出了疑问:“伯爷,下官有一事不明,既然伯爷让下官三人统领这三营兵马,但为何要先让这些新兵先接受江宁卫人马的训练,而不是直接让下官三人自己训练呢?”

    杨国柱面色一紧,在一旁赶紧说道:“卢大人,伯爷既然这么做自然有伯爷的思虑,咱们做下属的怎可质疑?”

    杨峰也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怪不得卢象升这样一个会打仗的人在另一个时空里同时遭到了杨嗣昌和陈新甲的猜忌,就他这样的臭脾气想不被人讨厌嫉恨都不可能啊,即便是自己都有种骂人的冲动。”

    卢象升这个本事是有的,但他的性格比较耿直又不会迎风上司,加之对杨峰还抱有怀疑的心态,所以言语之间自然不象虎大威和杨国柱这般尊重。

    想了想,杨峰才正色道:“建斗,本伯知道你是个有本事的人,但本伯现在要告诉你,军中首重军纪军威,所以本伯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你明白吗?”说到这里时,杨峰的话语中已然带上了一丝严厉的口吻。

    卢象升虽然耿直,但为人却是很聪明的,闻言后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其实是有些逾越了,他赶紧躬身道:“下官冒失了,请伯爷见谅!”

    杨峰看到卢象升道歉,这才面色缓和了一些,“本伯之所以这么做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要树立一个标准!”

    “标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