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看相
    “女人……女人有什么好看的,莫非爷还想再讨一个女人回去不成?”

    老板娘有些不满的瞪了金老板一眼,还以为自己的男人看到什么漂亮女人后失态了。

    “不……不是啊,他们……他们……”

    金老板激动得声音都变了,指着前方急切的说:“你快看……快看啊……那两个女人像不像陛下的大福晋和侧福晋?”

    “福晋?”老板娘不由得冷笑起来,“爷……您莫不是眼……啊……”

    随着老板娘的一声惊呼,就连脸上的肥肉也颤抖起来,他用着比自家男人更大的声音喊了起来,“那……那不是大福晋哲哲和侧福晋布木布泰吗,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知道了!”

    金老板先是一脸的惊悚,随后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我知道了,杨峰……一定是那个杨峰做的好事。他将两位福晋掳走之后便霸占了她们,现在更是将她们强行据为己有,一定是这样的!”为了增加说服力,他的右手还用力的挥舞了一下。

    “陛下为了寻找两位福晋几乎将整个草原都翻遍了,没想到两位福晋竟然出现在了京城。”老板娘喃喃的说着眼神中露出了一股精芒,肥胖的右手紧紧握在了一起:“不行,我一定要把两位福晋救出来。”说完,她一咬牙就要朝着后堂走去,没曾想却被金老板给拉住了。

    “你疯了,你要做什么?”金老板吃惊的看着她。

    “若是没看到两位福晋也就罢了,如今既然看到了,我便不能让两位福晋……不对,现在是两位娘娘了。我绝不能让两位娘娘再在这里受苦,我一定要将两位娘娘给救出来!”老板娘激动得身上的肥肉都在不停的乱抖。

    “你疯了,没看到两位娘娘的身边有那么多明狗的护卫吗,你觉得自己能打得过那么多人还是能挡得住那些火铳的铅弹!”相比起自家的婆娘,金老板却是冷静了许多。

    “那你想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两位福……两位娘娘就这么被明狗挟持吧?”老板娘估计也是个火爆的性子,闻言后跟金老板争执了起来。

    “你知道什么?”金老板瞪了自家婆娘一眼,他想了一下才吩咐道:“你马上换身干净的衣裳也进大相国寺去进看看,就在娘娘的周围观察一下,但是你要记住千万不能私下跟娘娘接触,绝不能让人发现咱们的身份。要知道咱们可是潜伏在这里十多年,一旦大意将这个点给暴露了,咱们十多年的心血可就白费了。”

    “知道了!”听到这里,老板娘原本激动的神情也开始冷静下来,她深吸了口气后便快步走向了后院……

    大相国寺作为京城有名的景点,名下也拥有不少的田产,寺内的僧众多达两百多名。寺内的景致也颇为雅致,即便以郑妥娘、哲哲、海兰珠和大玉儿四女的姐见多识广,在进入寺内后也不禁啧啧称奇。

    郑妥娘打量着寺内的建筑颇为惊讶,扭头对身边的哲哲道:“姐姐,这座寺庙的景致不像是北方的建筑,反倒跟江南那边的园林景色十分相像呢。”

    此时的哲哲肚子已经凸起得颇为明显了,她一路走来神情也颇为轻松愉悦,闻言后笑道:“姐姐从小就在草原上长大,之后又一直久居辽东,却是不曾去过江南,不过如今听妹妹这么一说这才知道感情江南的园林景致就是这种模样啊!”

    郑妥娘轻轻点了点头:“姐姐说的不错,咱们大明这北方的房子和景致特点就是大气、宽敞,而南方则不然,南方的特点就是以小巧、精致和雅致而著称,总的来说也算是各有所长吧。”

    一直跟在哲哲后面的大玉儿也颇为憧憬的说:“听妥娘姐姐这么一说,我也很好奇呢,真想到江南去看看啊!”

    郑妥娘抿嘴笑了,“会有这个机会的,老爷在京城的差使最多也就一两年,我估摸着等到哲哲姐姐肚里的孩子生下来,等到断奶之后咱们就可以回南京了。届时妹妹就可以尽情的游完了,金陵的建筑那可是一绝呢,尤其是秦淮河的美景更是美不胜收,妹妹一定会喜欢的。”

    “啊……我都忘了,妥娘姐姐可是秦淮河出身的,到时候我一定请妥娘姐姐当我们的导……”最快的大玉儿这句话刚出口才觉得不妥,赶紧捂住了嘴巴,面带歉意的对郑妥娘道:“妥娘姐姐,实在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郑妥娘的出身是这辈子注定都她抹不掉的一个污点,虽然郑妥娘对于这点从来不忌讳,但平日里府里的下人谁也不敢在她跟前提起这点,现在听到大玉儿无意中提到这一茬,她也不生气,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妹妹也不用安慰我,姐姐知道自己的出身不好。不过这也不打紧,只要伯爷不嫌弃,姐姐又何惧他人的眼光呢。”

    虽然郑妥娘没有说什么,但大玉儿还是有些愧疚。她虽然性子耿直甚至可以说有些泼辣,但心地并不坏,刚才她也只是无意中提了一嘴,现在虽然看到郑妥娘毫不在意,但心中却依然有些愧疚。

    这时,哲哲却是抓住了郑妥娘的小手柔声道:“妥娘妹子不必如此,咱们四姐妹中,除了海兰珠之外其实身份都不怎么光彩。我和布木布泰就不说了,跟着伯爷之前都是嫁过人的,妹妹虽然自小出身于官宦人家,但也是一个命苦的,所以啊咱们都是半斤八两呢。”

    走在最前面的海兰珠这时回过了头对他们说道:“姑姑,大玉儿、妥娘妹子,照我说你们都是闲的,甭管什么出身,只要夫君疼爱咱们就够了。反之若是夫君不待见咱们,哪怕咱们的出身再好也不见得有用,你们说呢?”

    海兰珠的话说完后,原本略微有些凄凉的气氛顿时一扫而空,众女全都破涕为笑起来。是啊,跟着杨峰的这些日子以来她们也感受到了自己这位夫君的性格和脾气,这位从来就不是一个看重出身的主。

    就拿哲哲和大玉儿来说吧,虽然二女都嫁过人的。哲哲更是为皇太极生育过两个女儿,不过杨峰对此并没有任何嫌弃,平日里哲哲的照顾和关心也是非常的体贴,这点就连海兰珠、大玉儿等三女也有些羡慕。

    大玉儿也同样如此,虽然由于年纪尚小的原因,大玉儿还有些任性,但杨峰对此也颇为包容,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大玉儿也跟自己的姑姑和姐姐一样真心的喜欢上了杨峰。

    就在几女说话的时候,一句佛号在身边响起:“阿弥陀佛……几位女施主,敢问来我大相国寺可是来上香的?”

    正在说话的几女一看,原来是一名穿着灰色僧袍的中年和尚正在一旁微看着他们,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微笑,对着她们双手合十道。

    “贫僧乃是大相国寺的知客僧,几位女施主若是有何疑问尽管询问贫僧,贫僧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大师好!”海兰珠等几女也赶紧双手合十以示回礼。

    最近这些年,佛教已经渐渐开始在蒙古牧民和女真人中渗透,由于佛教讲究轮回劝人隐忍等待讲究来世等特性,很是受到蒙古人和女真上层贵族的喜欢,对于佛教的普及表现出了默许的态度,是以海兰珠等几女对于这位和尚表现得也很是客气。

    哲哲率先说道:“大师,我等几人是来上香的,还望大师行个方便,不知可否?”

    知客僧笑了:“阿弥陀佛,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这有何不可,几位女施主请随贫僧来。”

    说完,这位知客僧很是殷勤的亲自将四女朝里面的大雄宝殿走去。一直跟在哲哲身后的海兰珠在后面好奇的问道:“姑姑,这位和尚真的好客气啊,难道这个大相国寺的和尚对待香客都这么彬彬有礼吗?”

    “傻丫头,当然不是啦。”哲哲失笑的在海兰珠笔挺的琼鼻上刮了一下。

    知客僧是什么?说白了就是寺庙里看门的,察言观色是他们最基础的本事,像她们几女这样身旁跟着丫鬟,旁边还围着数十名气势汹汹全副武装的家丁的,一看就是非富即贵,这样的人若是知客僧还不知道去讨好的话他也眼珠子也该抠出来了。

    很快,四女便被知客僧引到了大雄宝殿。大殿里竖立着的三尊镀金的佛像做得可谓是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在周围还有十多尊韦陀和金刚,一阵阵禅唱的声音从周围隐隐传来,让人肃然起敬,且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在这样的氛围下,几女的神情也变得肃穆起来,他们让家丁都留在了殿外,只是带着几名丫鬟进了大殿。

    几女恭敬的上了一炷香,捐了一百两银子后正要出来,却被坐在大殿旁的一名身披袈裟的老和尚喊住了。

    “几位女施主,今日几位既然来到了大雄宝殿上香,也算是有缘,为何不过来坐坐,也好让贫僧替几位女施主看看相。”

    跟在郑妥娘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线娘打小就跟着郑妥娘在秦淮河上讨生活,三教九流的人见了不知多少,闻言后她立刻就笑了:“哟……大师您竟然还会看相呢?您这不是抢了那些相师的活吗?”

    这位长得很是富态的老和尚也不生气,呵呵笑了起来:“没办法,和尚也是人也要吃饭,多学一门手艺也是好的嘛。”

    “呵呵呵……”

    听这位和尚说得有趣,几女都笑了起来,海兰珠率先走到大和尚的跟前在一个蒲团上坐了下来,笑盈盈的问道:“既然大师都这么说了,那就替我们姐妹几人看看吧。”

    哲哲等几女也都笑盈盈的看着这位老和尚,她们纯粹是抱着看热闹和玩乐的态度来看待这件事的,她们也很好奇这位老和尚能说出什么话来。

    老和尚也不客气,在几女的身上打量了起来。刚开始的时候老和尚脸上还挂着乐呵呵的笑容。原本刚看向郑妥娘和线娘时他露出了惊讶之色,但当他看到海兰珠几女时,脸上的笑容却慢慢的隐了下去,嘴里发出了阵阵啧啧声。

    “怪哉怪哉……还真是奇怪啊。”

    “大师,您看出什么了么?”海兰珠好奇的问。

    老和尚又是发出了一阵啧啧的惊叹,好一会才惊讶的说:“老衲当了几乎一甲子的出家人,还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面向。”

    说到这里,老和尚指着海兰珠三女道:“若是老衲没看错,您三位女施主应该出自一家人,而现在更是同为一家人。”

    听到这里,众女脸上原本的笑容顿时就是一僵,露出了惊讶之色。只是还没等她们说话,老和尚又说道:“更令老衲惊讶的是,从面相上看,几位女施主的家原本应该在北方,可现在却变成了南方,家的男主人更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岂不是咄咄怪事么?”

    “啊……”

    若说老和尚原本的话还是只是让几女惊讶的话,现在就是震惊了。老和尚的话别人不清楚她们却是再清楚不过了,若是没有杨峰出现的话,她们原本都应该是皇太极的妻子,现在却一起变成了杨峰的女人,这个老和尚是怎么看出来的。

    说到这里,老和尚又转头对郑妥娘和线娘道:“还有您二位,你们二人面容端正,但眉角却微微扬起,很显然在烟花之地呆过一段时间,原本这辈子却是凄苦之命,但不知为何如今却眼角聚拢,额头发光,这分明就是贵妇之命,还有这位夫人。”

    老和尚又对海兰珠道:“这位夫人你原来的命格虽然贵不可言,但却并非长寿之相,且是无后之相。如今的命格虽然没有那么富贵,但福禄寿三样东西都被您占了,这不得不让老衲感到惊讶啊。还有您二位……”

    几女不知道是如何走出了大殿,直到离开大殿一百多米海兰珠才惊呼道:“姑姑、大玉儿、你们说那个老和尚的话是真的么?”

    “我也不知道呢……”大玉儿也被吓得不轻,直到现在还有些魂不守舍。

    只是几女却没有察觉到,在距离他们的十多米开外,一名长相福泰的中年女子正激动的看着他们,嘴里不住的喃喃自语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