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唇枪舌剑
    “竖子安敢如此放肆!”杨峰的话音刚落下,一名四十多岁身材臃肿,穿着一身蟒袍的中年人大步走了出来指着杨峰大喝道:“杨峰,你一介匹夫不知军国大事,如何敢口出妄语!”

    杨峰斜眼瞥了这个家伙一眼,只见这个家伙年纪身材胖得几乎都成了皮球的家伙一眼不屑的说:“我不懂军国大事,难道你就懂?还有,不知老兄你又算是哪根葱,竟敢说我妄语!”

    中年人冷笑道:“吾乃成安侯张邦栋,你说有没有资格说你!”

    “成安侯张邦栋?”杨峰的脑海迅速转了一下,这才想了其人的来历,他脸上露出了一番讥笑:“本伯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咱们京城最大的粮商张侯爷啊,怎么……张侯爷不在京城卖你的粮食,怎么跑到奉天殿掺合起国家大事了?莫非前日里被驱逐出京营的人里头有您府上的公子?”

    “你……你放肆!”

    张邦栋有些恼羞成怒的喝道。

    “这些勋贵子弟的祖上可都是为了大明流过血卖过命的。这些子弟对我大明也全都忠心耿耿,可你却为了一己之私将所有勋贵子弟全都驱逐出京营,你到底是何居心?”

    说完后,张邦栋对着朱由校拜了下去泣声道:“陛下,早在前汉时期,汉朝就有招募阵亡将士和勋贵子弟入伍的传统,当年西汉大将军霍去病就是带领着八百铁骑横扫了匈奴诸部,打得匈奴闻风丧胆,凭借的就是那支由阵亡将士和勋贵子弟组成的羽林军,我大明历代先皇之所以让勋贵子弟入京营,秉承的就是先人的作法,可江宁伯竟然将历代先皇的苦心全都付之一炬,其心可诛啊!”

    “对……杨峰此人简直就是胆大包天,竟然擅自推翻祖制,其罪当诛!”

    “臣肯定陛下拿下杨峰,将其定罪!”

    听到这里,一众跟在张邦栋身后的勋贵们也纷纷出言帮腔。

    看到下面说得是唾沫冯飞的张邦栋和帮腔的武勋,朱由校不禁有些头疼的捂住了脑袋,这些家伙动不动就拿祖制来说事,这让他很是无可奈何。毕竟大明向来以孝治天下,任何东西一旦扯到祖制上就变得无比的棘手。

    朱由校犹豫了一下,将目光看向了杨峰打了个眼色,视乎在说“这事闹大了开始很难搞啊,要不要退一步?”

    “不行!”看到了朱由校眼色的杨峰也隐蔽而又坚决的摇了摇头。他很清楚,跟这些贪婪的家伙是绝对没有什么情面好讲的,一旦今天他在这里退了一步,下次这些家伙就敢盘算着把自己架空。

    看到大殿上一群人总是嗡嗡的针对自己,杨峰实在是有些不耐烦了,他眼中历芒一闪上前一步大声道:“陛下,既然成安侯如此信誓旦旦的说如今的京营将士堪比汉时的羽林军,那臣有个注意。前日辽东传来消息,贼酋努尔哈赤已然一命呜呼,他的第八子皇太极继位称帝,并将国号改为大清,臣打算将京营训练一番后便带领他们前往辽东讨伐,届时将这些勋贵子弟全都带上就是,臣相信这些“忠勇”的大明武勋子弟一定会为大明再立新功的。”

    “哗……”

    杨峰的话一出口,满朝文武都是就一阵哗然。成国公朱纯臣一阵愕然,成安侯张邦栋则是脸色变得有些发白,他实在没想到杨峰竟然会使出这种绝户计。

    京营里的那些勋贵子弟到底是什么货色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了,若是让他们道到青楼楚馆里跟那些窑姐喝酒取乐或是玩蛐蛐斗鸡,他们自然都是个顶个的好手,可让他们真的披甲上阵跟凶残的那些女真鞑子厮杀,恐怕用不到半个时辰这些只会走马章台的纨绔子弟们就被杀得干干净净。

    看到一群脸色大变的勋贵,杨峰冷笑道:“怎么都不说话了?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自夸京营的里面的勋贵子弟堪比汉时的羽林军,如今连上阵与女真鞑子厮杀的勇气都没有了么?”

    “我……这……这……”张邦栋语塞了半天这才结结巴巴的说道:“谁说京营子弟没有上阵勇气的,只是此事事发突然,本侯要与众人详细商议一下才能做决定。”

    “够了!”

    朱由校终于忍不住拍案而起,怒视着朱纯臣、张邦栋等一众勋贵喝道:“一群只会吃空饷的废物,连上个战阵还要商议一番,若是此时女真鞑子打到了京城外面,尔等是不是还要商议一番才决定要不要上城墙保卫京城啊?

    朕现在明白的告诉你们,大明朝不养废物,既然如今的京营里全都充斥着一群只会走马章台的纨绔子弟,那朕就要将他们全部赶出去。谁也别想继续留下来吃空饷,若是有人不服气的也行,先到辽东跟鞑子厮杀一场再说吧,大丈夫功名当在马上取,莫在曲中求。你们如今之所以能锦衣玉食,都是因为尔等先辈为了大明抛颅头洒热血,可再看看你们如今这个样子,为了一点空饷就把事情闹到了朕的跟前,若是尔等祖先有灵非得从棺材里气得跳出来不可!”

    看着龙椅上的朱由校勃然大怒的模样,朱纯臣、张邦栋等一众勋贵再也没脸说话了,一个个全都退了下去。

    一场闹剧就这么结束了,下了朝的杨峰在家丁们的护卫下有些心情郁闷的回到了在京城的府邸。

    由于杨峰接了整顿京营的差使,自然要在京城里长住,所以朱由校便赐给了他一栋府邸。这栋府邸原来是一名官员的府邸,后来凡了事被抄家后便空了下来,现在被赐给了杨峰。

    这栋府邸的面积可不小,足足占据了上百亩的地方,在京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可谓是价值不菲。不过由于地方太大,只是杨峰和郑妥娘、海兰珠、哲哲、大玉儿、线娘等几女居住又显得太过冷清,所以杨峰便将杨来顺夫妇二人从南京调了过来,又从人牙子那里购买了数十名本份老实的仆役、仆妇以及丫鬟,这才勉强将江宁伯府的架子给撑了起来!

    当杨峰下了马,看着自家府邸上那块金光闪闪的江宁伯府四个大字时心里也是一阵感慨,这套房子要是到了后世的现代社会那可就是妥妥的文物古居了,估摸着没有十几亿根本拿不下来,现在却变成了自己的了。

    杨峰进了府邸直抵后院,刚穿过一道走廊就听到一阵哗啦啦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中,一听到这个声音杨峰的脸上便呈现了一丝无奈之色,自从他将现代的麻将带来给几女作为消遣之后,自己这几位媳妇没事就干上了。

    麻将作为华夏的国粹,其历史已经不可考究,但几千年还是有的。不过在明朝时候它还不叫麻将,而只是一种叶子牌,现代的这种麻将还是近代才出现的。现在杨峰提前将这东西弄出来后自然成为了几女消遣的好东西。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杨峰的四个女人当中,海兰珠、哲哲和大玉儿作为同一个家庭出身的人自然会自然而然的包成了一团,郑妥娘在这方面不免显得有些势单力薄。

    不过郑妥娘作为杨峰女人中唯一的一名汉人妻妾也不是全无优势,至少在江宁伯府中的众多下人当中拥簇她的下人也是最多的。至少杨峰就发现杨来顺夫妇就更加愿意亲近郑妥娘,有什么事情也更愿意跟她讲。

    当然了,这并不是说杨来顺夫妇要将海兰珠撇开,毕竟海兰珠现在可是名正言顺的伯爷夫人,人家要是端起伯爵夫人的架子收拾他们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等到杨峰穿过走廊来到一间凉亭时,看到凉亭的石桌已经被一张绒布罩着,海兰珠四女正在稀里哗啦的洗牌,线娘等几名丫鬟正站在一旁分别伺候。

    只听见海兰珠打出了一张牌说道:“三饼!”

    “碰!”

    坐在上手的郑妥娘喊了一声,将两张三饼摆了出来,随手打出了一张牌。

    “四筒!”

    海兰珠高兴的将面前的牌全都推倒。

    “专等四七筒,胡牌!快给钱给钱!”

    郑妥娘抿嘴笑了起来,从桌子下面掏出了一小块银锭递给了海兰珠,这种银锭是权贵人家用来打赏或是赏赐给下人而特地制作的雪花银,每锭一两银子,很是方便,在富人和权贵里非常流行,当然了,除了银锭自然还有金锭,不过由于金子的价值比较高,所以流行的比较少就是了。

    郑妥娘将银锭递给了海兰珠后笑着说道:“海兰珠姐姐今天的手气真好,再赢下去恐怕小妹这个月的例银都要输给姐姐了。”

    赢了银子的海兰珠心情很好,不过或许是连接胡了几把有些不好意思,有些歉意的笑道:“妥娘妹子,今儿实在是不好意,连接胡了你好几把。要不待会我把银子还给你一些好了。”

    郑妥娘抿嘴笑了起来:“姐姐说哪里话,咱们姐妹之间还得着这么生份么,不过是几两银子的事而已,哪来的那么客气?”

    心思单纯的海兰珠闻言也没多想,笑着继续砌牌了,只是刚从郑妥娘后面走来的杨峰却看到郑妥娘面前的牌面上分明还剩下两只四筒。

    而这时,众女也看到了杨峰的到来,纷纷笑着起身迎了过来。

    “哟,我们家的伯爷回来了。”

    海兰珠更是笑着快步来到杨峰跟前挽住了她的胳膊笑道:“夫君,我今儿个赢了好多银子呢。”

    看着海兰珠笑得如此开心,杨峰不禁有些失笑起来,在他细腻挺翘的琼鼻上刮了一下笑道:“这么说你今天成了小富婆啰?”

    海兰珠得意的仰着脑袋瓜子:“当然了,我今天可是赢了足足有几十两银子呢,不过大多数都是妥娘妹子放的炮,她今天可是专门点炮的炮手。”

    看着海兰珠得意洋洋的模样,杨峰失声笑了起来:“好好……你最厉害,行了吧?”

    说完,杨峰转过头对正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哲哲和在一旁扶着哲哲正有些不满看着自己的大玉儿说道:“你们这些天总是呆在府里估计也会很闷的,有时间出去走走,京城那么大,好玩的地方可是太多了。”

    听到这里,大玉儿脸上的不满的表情立刻消散一空,带着兴奋的说道:“杨……夫君,我们真的可以出去游完玩么?”

    杨峰大手一挥:“当然了,我杨峰可不是那种迂腐的人,谁说女人天生就应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想出去游完尽管出去玩好了,只要带上护卫就可以了。否则再过几个月哲哲的肚子再大一些想出去可就不方便了。”

    海兰珠第一个欢呼了起来:“太好了,我早就听说这里的大相国寺可是京城有名的景色。姑姑、大玉儿、妥娘妹子,明天我们一起五大相国寺去上香吧?

    “好啊好啊……”

    一时间海兰珠几女都欢呼了起来,从小在蒙古大草原长大的女人自然不会象汉家女子那样整日里循规蹈矩,这些日子他们整日呆在府里可是闷坏了,想要出去游完又生怕给自己的男人带来麻烦,现在得到了杨峰的首肯自然是开心不已。

    杨峰又跟几女说了一会话后,趁着郑妥娘和线娘在一旁煮茶的功夫走到她旁边温声道:“妥娘,你也太小心了,用得着这么委屈自己么?”

    郑妥娘自然知道杨峰说的是刚才她故意放炮给海兰珠的事,她撇了撇嘴有些没好气的说:“妾身能怎么办,人家可是姑侄三人一起上阵,臣妾一个人孤身奋战,要是不小心点若是被穿小鞋怎么办?”

    杨峰板起了脸:“嘿……你这小妮子,还敢在老爷面前玩这种花样,信不信老爷我待会就惩罚你?”

    郑妥娘不但不怕,反而挽住了杨峰的胳膊给了她一个媚笑:“如果老爷真怕妾身受委屈,那您就找个日子把线娘也给收了,这样妾身也好多个伴嘛。”

    “你啊……”

    杨峰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郑妥娘想让自己把线娘收了也不是一两天了,看来自己不答应是不行了。

    “好吧,都依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