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全部开革
    一听到要打人军棍,李极和那数十名刚被打了板子的京营官兵眼中立刻冒出了一缕精光。

    俗话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刚才他们可是被结结实实的在众人面前被打了十军棍,屁股差点都被打烂了,有的人现在屁股还在不停的滴着血,可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即便是再疼也得忍着,现在一听到要打别人的军棍,立刻屁股也不疼了精神头也来了。

    “娘的,总孙轮到老子打别人的军棍了!”

    李极的眼中冒出了一缕精光,立即操起了一根大木棒带着第一通鼓赶到校场的数百名官兵冲到了左边的队列里将这些昔日的同僚摁倒在了地上。

    看到杨峰竟然来真的,这些原本就是来京营领一份饷银混日子的纨绔子弟和地痞无赖们怕了,不少人高声叫了起来。

    “杨峰……你敢打你家爷爷,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的人?”

    “你们这些混蛋他娘的死定了,连老子也敢打,你还想不想在京城这块地界上混了。”

    校场上一时间到处都是喝骂的声音。

    看到这么多人都在骂自己,一些胆小的官兵一时间也有些犹豫起来,这一打下去搞不好日后就会多了无数的仇家。李极和这些人一时间不禁将目光投向了站在

    校阅台上的杨峰。

    而杨峰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执行军令,有不执行者与这些人同罪!”

    一听到这话,李极心中的那丝犹豫立刻就被抛在了脑后。刚才他已经被打了十军棍,要是再被打二十军棍的话恐怕他真的要被抬着出去了。

    “对不住了兄弟,死道友不死贫道,你们要怪就怪总督大人吧!”

    想到这里,李极毫不犹豫的扒下了面前一名京营官兵的裤子,手中的大木棒毫不留情的挥了下去,很快一阵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就在校场上响了起来。

    两千多人同时被打军棍,这在京营成立以来恐怕还是第一遭,更别说这些来京营混日子的纨绔子弟和跟权贵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杨峰这些军官打下去那就是彻底跟这些人结下了梁子,这一点不仅杨峰明白,在一旁的王永光等兵部的官吏们更是一清二楚,一时间他们看向杨峰的目光都有些变了。

    “这家伙是要做个孤臣啊!”王永光看着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杨峰,心中不由得冒起了一股寒气。

    何为孤臣?从字面上的意思来讲,孤臣就是指只忠于皇帝和朝廷,有自己的思想和个人操守,不追求名利权势而趋炎附势的人。

    从字面上看起来孤臣正是所有臣子的理想,但事实上自古以来孤臣的下场都不是很好。远的如唐代的魏征,死后立刻就被李世民拉清单,连墓碑都被这位昔日效忠的老板下令捣毁了。

    近的如经历了正德、嘉靖、隆庆、万历四朝的海瑞,死的时候也是穷困潦倒。奉命前去替他主持丧事的佥都御史王用汲看到海瑞睡觉的床竟然是用葛布制成的帏帐,家里用的家具也是破烂的竹器后不禁放声痛哭。由于海瑞没有留下任何遗产,就连出殡的钱也没有,王用汲和同僚这才凑钱为海瑞举办了葬礼。

    难不成杨峰也要做这样的孤臣不成?

    王永光不禁用疑惑的目光打量了身边的杨峰。

    似乎察觉到了王永光的目光,杨峰嘴角露出了一缕冷笑,对于王永光的心思他也猜到了几分,不过杨峰却不在乎,他原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如果实在惹出了什么大麻烦大不了他就不在这里混了,这些人又能把他怎么样。

    在王永光等一众兵部官员的疑惑和震惊中,李极带着人将站在左边的上千人全都打了十军棍,打完之后校场上是一片哀嚎,到处都是趴在地上起不来的兵丁。

    紧接着李极又带着一群打得兴起的官兵走向了右边的那些二通鼓后才赶到的人,这些人要打的可是二十军棍,这二十军棍下来不死也要脱层皮,体质差的甚至被打死都有可能,一时间人群里引起了一阵骚动,不少人开始喝骂起来。

    “李极,你这个黑了心的杂碎,连老子都敢打啊!”

    “王八蛋,信不信老子过后找人宰了你!”

    看到面前群情激奋,已经打出了一丝火气的李极没有多说话,把手一挥带着人就冲进了人群里,在他看来只要将这些闹事的刺头拿下,剩下来的人是掀不起什么大浪来的。

    不过这次李极却想错了,当他带着人冲入人群准备拿人时,意料之外的反抗发生了,一名满脸麻子的军官竟然拔出了腰刀指向了前来拿他的官兵,只听他厉声喝道:“都别过来,兄弟一场。老子认识你们,手里的刀却不认识你们,要是真把老子惹急了老子就拉着你们同归于尽!”

    看到这名千总竟然亮出了家伙,一时间校场上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不少军官的脸色立刻就变了。有人立刻就喝道:“王麻子,你他娘的疯了,还不赶紧把家伙放下立刻向总督大人请罪。”

    “王麻子,你不想活了,赶紧跪下来!”

    这些军官都被这名千总的举动给吓呆了,如果说刚才王麻子只是被打二十军棍的话,但是王麻子掏出兵器来对抗前来执行军法的官兵,这个性质就不同了,在军规里,他这么做已经可以称之为持械反抗了,任何朝代任何军队,对于这种行为都只有一个办法。

    果然,当王麻子抽出腰刀反抗的时候,原本只是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家丁们立刻冲了过去,一百多名家丁举着上了刺刀的明晃晃火铳冲到了王麻子的跟前,一名伍长将火铳对准了这名冷冰冰的军官厉声道:“立刻放下兵器跪地投降,否则格杀勿论!”

    王麻子非但不害怕,反而高举着腰刀哈哈大笑起来:“杀我!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的叔叔就是王副将,你们胆敢杀了我,我的叔叔是不会放过你们的!现在你们都给老子让开,否则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面对王麻子的嚣张,这名伍长没有再说话,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手中的扳机。

    “砰!”

    伴随着一股渺渺的白烟升起,在沉闷的枪声中王麻子只觉得胸口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他低下了头一看,只看到胸口多了一个拳头大的血洞,一股股的鲜血从胸口泊泊流出。随后他就感到全身的力气都离开了身体,整个人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啊……”

    “杀人啦……杀人啦……”

    一时间整个校场顿时乱了起来,许多从未见过血的兵丁吓得四处乱串,有的人则是吓得当场瘫软在地,整个校场一阵大哗。

    有些慌了头的兵丁就朝着外面跑,只是他们还没跑几步就看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数千名全身披挂的军士包围了,一名名端着火铳,冰冷的目光正静静的注视着他们,一名脖子后面插着一面小蓝旗的百总厉声喝道:“奉总督大人将令,在场所有人等未得命令擅自逃跑者以违抗军令论处,现在所有人立即后退,否则格杀勿论!”

    在刺刀和火枪的威胁下,这些从来不知纪律为何物的纨绔子弟和地痞流氓组成的兵丁们立刻萎了,他们重新退回了校场里。这时,校阅台上又传来了杨峰的声音。

    “李游击,马上对这些执行军法!”

    “喏!”

    李极咬了咬牙,带着一种兵丁将这些已经被吓破了胆的家伙拖了出来摁在地上打了起来,一时间整个校场上又响起了啪啪声和鬼哭狼嚎般的声音

    等到军棍打完后,放眼放去整个校场上几乎躺下了一大半,有些体质较弱的兵丁被打完军棍后当场昏迷了过去,一眼望去整个校场就像是一个伤兵营,到处都是哀嚎呻吟的声音。

    看到这里,饶是王永光这个兵部尚书也不禁为之胆寒,这下事情闹大发了。刚一上任就下令责打了两千多名兵丁的军棍,期间还杀了一名千总,这件事瞒肯定是瞒不住的,恐怕明天整个朝堂都会为之震动,而自己这个送杨峰上任并在场的兵部尚书自然也逃脱不了干系。

    “这下被这个家伙给害惨了!”王永光心里一阵凉飕飕的,他在暗恨自己今天为什么要脑子抽风竟然亲自陪着这个疯子来上任,现在好了,像置身世外也不行了。

    不过王永光还是太天真了,杨峰既然打定了主意来整编京营,又怎么只是打几下军棍就结束呢。他接下来的话又让王永光的心掉到了谷底。

    “诸位,军棍打完了,那么接下来本督就要行使总督京营戎政的权利,诸位将士有什么事情要询问本官的吗?”

    校场上上的京营将士们一个个都面面相窥,有人有心想要询问但又不敢,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连呻吟声都小了不少。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这样,很快一个咬着牙的声音响了起来。

    “总督大人,末将有事请教大人,往大人回答!”众人一看,一名穿着将领铠甲的军官在两名兵丁的搀扶下看着杨峰大声问道:“大人,适才末将违反军规被打了军棍,末将无话可说。可末将还想问一句,我京营有将士数万,今天直到了不到三千人,末将敢问总督大人,按照军规三通鼓未到的皆要斩首,总督大人也要按照军规来办吗?”

    这名军官的话一出,整个校场全都寂静无声,所有人的木瓜个都看向了杨峰。

    京营的花名册上共有兵丁六万余人,拋开吃空额的部分之外,京营还是有三万多人的。而今天到场的士卒只有不到三千,也就是说约有九成的人没有来到,如果按照军规来办的话,那么那些没来的两万六千多人全都要斩首,可是这可能吗?如果杨峰真的这么做的话,恐怕杨峰就要成为人人喊打的杀人狂魔了。

    王永光刚才被杨峰的所作所为给吓了一大跳,现在回过神来后也用讥讽的目光看着他。是的,如今整个校场数千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所有人都想知道杨峰要怎么处理这个难题。

    刚唉迟到的人都打了军棍,那些不来的人呢?杨峰处置不处置?若是不处置的话刚才打的那些军棍就是成了一个笑话,若是处置的话除非杨峰真的疯了,否则他不可能把这些人都砍头。

    杨峰将周围的目光一一收紧了眼底,他淡淡的笑了笑,对那位军官道:“你叫什么名字,在军中担任何职?”

    这名军官推开了搀扶他的两名兵丁朝杨峰抱拳行礼道:“回总督大人话,末将神机营左哨游击将军马有田。”

    “马有田是吗?你这个问题问得好!”杨峰目光在校场上的人扫了一圈才问道:“按照军规,三通鼓后还没赶到的人全都砍头。你是不是想知道本督是不是会将这些人全都抓起来执行军法,是这样吧?”

    “正是!”马有田看着杨峰梗着脖子道:“适才总督大人打了末将二十军棍,末将并无怨言,谁让末将违反了军规呢,可那些没来的呢,难道就不该受到军规惩罚吗?”

    杨峰淡淡的笑了笑:“你说得对,这些人确实该受到处罚,可本督也不可能一口气砍掉两万多人的脑袋,否则陛下第一个就要砍我的脑袋了。”

    听到这里,马有田仿佛松了口气,但又仿佛有些不屑,脸上的表情很是有些古怪。

    可是杨峰接下来的话却又震惊了所有人。

    “不过本督虽然不能将他们的脑袋全都砍掉,但本督却有权利将他们全部革除出京营,所以本督在这里宣布,但凡是今天没有来的人,不论他担任何职也不管他的后台究竟是谁,从今天开始,这些人就从咱们京营除名了!”

    “哗啦……”

    杨峰的话就像是在校场上放了一枚开花弹似地,整个校场瞬间就乱了起来,王永光等一众兵部的官员更是如同风中凌乱似地所有人都呆立当场,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杨峰竟然搞出了这一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