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打军棍(二)
    擂鼓聚将又称聚将鼓,是冷兵器时代统兵大将召集将领和士兵的方法,用后世的话说就是紧急集合。当这个鼓声响起的时候无论是你是将领还是大头兵,也无论你在干什么,哪怕你正在蹲大号,拉了一半也得赶紧给我提上裤子跑过来,否则轻则打板子重则砍头,一点情面都没得讲。

    东直门京营大营门口就放着一面聚将鼓,这面大鼓足有吃饭的桌子大,通体用熟牛皮制作,敲起来后声音能传遍方圆数里。

    军营的大鼓可不是能随便乱敲的,大明军律里规定擂333槌为一通鼓,擂千槌为三通,平均下来一通鼓约为十分钟,三通鼓下来就是两刻钟半个小时左右。

    大明军规规定,所有将士都应该在一通鼓敲完之前到擂鼓的地方报道,若是一通鼓过后二通鼓擂完之前来到的要打十军棍,二通鼓过三通鼓未擂完之前才来报道的罚军棍二十,要是三通鼓过后还没报道的……不好意思,我们不打军棍了,等待你的只有砍头一个下场。

    正因为聚将鼓的军规是如此的严厉,所以一般人没事是不会乱敲的,因为敲鼓的后果实在太严重,搞不好是会死人的,所以这面鼓摆放在这里已经多少年没人敲过了。

    “咚咚咚……咚咚咚……”

    当这面大鼓敲起来的时候,整个东直门校场顿时乱了起来,许多衣衫不整的兵丁和军官懵懵懂懂的从或是从宿舍或是从某个角落里钻了出来,不少人更是破口大骂起来。

    “哪个龟儿子活得不耐烦了,竟然乱敲鼓,信不信老子过去让你好看!”

    “王八蛋,李极你这个混蛋不想混了是吧,大白天的没事敲什么鼓,信不信等国公爷回来扒了你的皮!”

    也有一些军官认出了正在亲自敲鼓的那名游击将军,气愤得破口大骂,他们这些人有的正在喝着小酒有的正在睡觉,也有的正在赌钱耍乐,这些突然被鼓声惊动的人心里的恼怒是可想而知的。

    聚将鼓有多少年没有响过了?五年、十年还是二十年?没有人知道,虽然这面鼓一直就放在这里,但是几乎所有人都将这面鼓当成了一个摆设,而这个摆设今天却突然响了起来,这足以让许多人在诧异之余多了一份恼怒以及……惶恐。

    当不少军官跑到军营大门口的那面聚将鼓下时,正看到李极正手持棒槌用力的敲着,尽管他的额头已经开始渗出了汗珠,后背也被汗水给打湿了一片,但他却一点也不敢怠慢,依旧奋力的敲击着大鼓,对于那几名在一旁喝骂他的同僚视而不见。

    有的军官在一旁面子有些拉不下来,羞怒的喝道:“诶呀,老李,我说你今天是马尿喝多了吧,连老子的话都不理了,信不信老子今儿要你好看!”

    也有眼尖的军官发现了不对劲,拉了拉同伴的衣襟低声道:“诶……别骂了,你看看那边。”

    众人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这才发现不远处正站着十多名全身披挂着一身铁甲,肩膀上扛着细长火铳的军士正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这里。

    京营的这些兵痞们或许办事的能力不行,但若是论到消息灵通方面,他们绝对是第一流的。江宁军那独特的装备和特征在整个大明都是蝎子拉屎独一份,他们哪有认不出来的道理。

    看到这里,当即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嘶……我的妈……这……这不是江宁军那些杀才吗,他们怎么来这里了,难道……”

    说到这里,所有人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不约而同的响起了前些日子的传闻。难道……难道……江宁伯真的来接掌京营了?

    “不好……”

    “快喊人去……”

    几乎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发白,不少人立刻拔腿就跑。

    “快……你们赶紧去喊人,一定要快点,否则是要出人命的!”

    一时间所有人顿时做了鸟兽散,拼命的朝着各个方向跑去。事情已经明摆着了,既然江宁军的军士都来了,那位江宁伯难道离这里还远吗?现在明摆着江宁伯实在擂鼓聚将上任来了,待会三通鼓过后要是人还不到的话那乐子可就大了,听说这位爷在辽东可是连鞑子都杀得人头滚滚的家伙。今天他可不会吝啬用几颗人头来立威。

    鼓声响起,乱的不仅是东直门的京营大营和东直门一带,甚至连整个京师都知道了。

    成国公府的书房里,朱纯臣遥望着东边的东直门方向,听着传到这里已经变得微弱不堪的鼓声,脸色很是难看。他看了良久后才冷笑了一声:“哼……京营这趟浑水不是那么好淌的,杨峰你不是能打吗,本公倒要看看你怎么面对那些朝你伸手的兵丁和各路的武勋权贵。”

    不管整个京城是如何的鸡飞狗跳,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三通鼓终于敲完了,站在校场校阅高台上的杨峰在心里默默的数了一下,发现整个校场上站着的人还不到三千人,看到这里杨峰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微微眯起了眼睛。

    过了一会,杨峰这才对身后的兵部尚书王永光问道:“王大人,不知在兵部的花名册上京营共有多少人?”

    王永光虽然在心里暗自幸灾乐祸,但面对杨峰的提问他还是正容回答道:“回伯爷的话,在兵部的花名册上京营共有战马一万余匹,兵员六万三千两百二十七人。”

    杨峰面无表情的冷笑起来:“呵呵……这么说今天来到校场的人只有花名册上一个零头啰?”

    “正是!”

    王永光的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嘲笑的意思,仔细的解释道:“好叫伯爷得知,咱们京营共分为三大营。分别为五军营、三千营和神机营,其中五军营分为中军,左、右掖和左、右哨,共有步卒三万六千余人,三千营则是由三千名骑兵组成。

    而神机营则是一支火器部队,共有将士两万六千余人,其下亦分中军,左、右掖,左、右哨。中军分设四司,掖、哨各分设三司,掌铳、炮等项火器。隶属该营的还有五千营,掌操演火器及随驾护卫马队官军。

    其中包括火炮两百二十五门,是为拱卫京师最主要的力量。光是供养京营朝廷每年就要花费一百五十多万两银子,只是下官也没想到朝廷每年话费的这么多银子,京营却变成了这般样子。”

    看着王永光仿佛痛心疾首的样子,杨峰心里就感到一阵腻味,他淡淡的说道:“敢问王大人,京营已经多少年没有领到足额的军饷和粮食了?”

    “呃……这个……这个嘛……”冷不防听到杨峰的话,王永光不禁错愕了一下,最后才有些讪讪的说:“如今朝廷没有多少银子,所以……所以朝廷每年下拨的银子和粮食只有三成左右。”

    “三成?”杨峰并没有嘲笑王永光,他只是喃喃说了一句,“即便是三成,但也不应该如此糜烂啊。”

    三通鼓敲完后,已经连续敲击了两刻钟的李极这才停了下来,此刻的他全身上下就象是刚从水里打捞上来似地全身都是湿漉漉的,他挣扎着走到了阅兵台下普通一声跪了下来沙哑着声音道:“启禀伯爷,末将已然将三通鼓敲击完毕,请伯爷训示。”

    杨峰微微打量了一下全身**的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念在你一个人敲这三通鼓不易,本伯就从轻发落。来人啊,将李极拖到一旁,责打十军棍。刚才跟李极一起参与了赌博的将士也一起拉出去责打十军棍以儆效尤!”

    “谢伯爷恩典!”

    而李极听到这番话后却是不惊反喜,赶紧跪下来磕头。刚才他在当值的时候聚众赌博,按照军规真要重则二十军棍的话他不死也得脱层皮,可现在杨峰只是打他十军棍,相对来说这已经是网开一面了,这十军棍跟二十军棍看起来差别不大,可真打下来那效果可是天差地别。

    杨峰也不废话,一挥手,旁边立刻有两名家丁站了出来将李极拉到了一旁。另外还有数十名家丁也将刚才参阅了赌博的军官和兵丁从队伍里拉了出来,举起手中的大棍啪啪打了下去,十军棍打完后李极强忍这屁股的剧痛过来谢恩。

    杨峰点了点头:“行刑完毕,你若是能坚持下去那就赶紧归队吧!”

    “喏!”

    李极和手下的一众军官和兵丁们这才一瘸一拐的回到了队列里。

    校场上的那些已经感到的京营兵丁和军官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不少人都对这位刚来的伯爷的手段感到震惊。不过也有人却不屑一顾,在他们看来杨峰的手段也不过如此,今天刚来上任,也不过是将聚众赌博的李极打了十军棍,用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来形容他的行为再世恰当不过,看来这位江宁伯也不过如此。

    其实不止是校场上的这些军官和兵丁,就连杨峰身旁的王永光也是这么想的,他的眼中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不屑之色,他今天之所以亲自送杨峰上任,其实也有考校杨峰的意味在里面,身为兵部尚书的他也很想看看大名鼎鼎的江宁伯的治军水平究竟如何,终究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对于王永光的想法杨峰自然是无暇理会的,他转头对王永光道:“王大人,接下来该您宣读任命了。”

    “哦……那是自然!”

    王永光这才从身后的衙役手中接过了承装圣旨的盒子,取出圣旨后大声念了起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江宁伯、南京总兵、建威将军杨峰熟知兵事,令其接任总督京营戎政一职!钦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随着王永光念完圣旨,包括杨峰在内的校场上的兵丁和将官们齐齐拜了下来。王永光将圣旨和代表京营总督的大印交到杨峰的手里,然后杨峰就算是完成了上任的仪式了。其实按照惯例,上一任的京营总督朱纯臣今天也应该在场,将这枚代表总督的大印亲手交给杨峰,这也代表了薪火传承永不断绝的意思,可朱纯臣对于抢了他位子的杨峰那是一百个不顺眼,不肯亲自到场亲手将这枚大印交给他,所以只能由兵部尚书王永光代劳了。

    京营总督的全名是总督京营戎政,当杨峰高举着代表着统帅六万京营大军的大印时,校场上所有的兵丁全都跪了下来高声齐声喝道:“末将小人参见总督大人,愿大人福泰安康!”

    “众将士平身!”

    随着校场上传来杨峰的声音,将士们这才重新站了起来。

    杨峰看着校场上这数千名站得歪歪斜斜,有的甚至连铠甲或是军服都没穿,看到这里他的脸色自然好看不了。

    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第一通鼓过后,第二通鼓之内赶到校场的将士请站到本督的左边!第二通鼓后第三通鼓之内赶到校场的请站到本督的右边,现在开始出来吧!”

    校场上的将士们面面相窥,不少心存侥幸的人认为刚才不一定有人看到,是以并没有动弹,这时杨峰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若是有人心存侥幸不肯站出来的话,待会被人揪出来,本督可不会对他客气。”

    听了杨峰的话,不少人咬了咬牙,这才慢慢的有人站了出来,一刻钟后整个校场混淆分明的分成了三部分,站在中间的只有不到一千人,在它们两旁的兵丁军官则多达两千多人。

    京营作为京城权贵子弟和纨绔的集中营可不是吹的,不少人都冷眼看着杨峰,他们就不相信杨峰难道敢同时对这么多人打军棍。充其量也就是责骂几句罢了,反正也不会少块肉,骂完后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他们这么多年来不就是这么过的么?难不成这位江宁伯还能翻了天不成?

    不过杨峰接下来的举动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只见杨峰大声道:“游击将军李极出列!”

    听到杨峰喊道了自己的名字,“末将到!”

    本督命你带着第一通鼓内赶到校场的将士先将左边迟到的人责打十军棍,立即执行!

    “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