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打军棍
    杨峰在现代社会呆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里他就在这里专心的陪着嫦娥姐姐和江东门公司替自己看家的徐梓晴,使劲了浑身解数将二女喂饱。

    在这段时间里,赵包刚拍摄的奋斗也开始在电视台正式播出,不得不说赵包刚不愧是国内知名的大导演,被他拍得格外精彩,加之几位主演都是俊男靓女,所以这部电视剧很快就红遍了国内成了06年上半年的收视率冠军,将其他的电视剧远远的抛在了后面。

    得益于这部当红的电视剧,剧里的几位男女主演也迅速走红,尤其是男一号佟大为和两位女主闫丹晨和王珞丹更是成了家喻户晓的明星,闫丹晨也因此一跃成为国内的一线明星。

    这一成名,行程自然也就多了起来,在和杨峰耳鬓厮磨了半个月后,闫丹晨又开始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当中,完成了采购工作的杨峰也重新回到了明朝时空,这一次当他回到了京城后,一场震惊京城的风暴也随之拉开。

    京营隶属于明代京军编制。于洪武初年设立,刚开始隶大都督府。洪武十三年1380年改隶五军都督府。明成祖迁都北京后,分设京师京营和南京京营,规制渐臻完备。

    京营在刚开始设立之初是大明最具有战斗力的部队,堪称是朱元璋、朱棣两父子手中最具威力的铁拳。只是自从土木堡之变后,京营精锐尽丧,在近百年的时间里京营也逐渐沦落为权贵子弟镀金混日子和领空饷的地方。

    明朝历代皇帝对于京营的状况自然不会不知道,期间也曾经有人要对京营进行改革,但无奈如今的大明武勋已经烂到了骨子里,几番改制后都无济于事,最后无奈之下只能听之任之。

    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天启皇帝要对京营进行改制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京营上下可谓是传遍了,不少在京营镀金的武勋子弟和走关系混日子的纨绔子弟听到消息后人心惶惶,但绝大多数人对此确实嗤之以鼻。

    近百年来京营整顿了不下数次,哪次不是不了了之?在他们看来,来的人即便是有滔天的背景又如何,难道他还敢跟所有的武勋子弟和勋贵们为敌不成?在这种思想下,京营的官兵和军官们一个个是曲照听酒照样喝,日子该咋过就咋过根本没人担心,杨峰就是在这样的思想下来到了京营的大本营东直门外的大校场。

    今天是杨峰正式上任的日子,对于这位风头正盛的江宁伯,兵部上下虽然对他有些不感冒,但这个时候也没有谁会脑残到在这种事情上给他上眼药。为了表示重视,兵部尚书王永光亲自陪着杨峰来到了东直门大营送他上任。

    东直门的京营校场很大,大到足以容纳数万军队驻扎和操演,在王勇冠的陪同下杨峰带领着五百家丁来到京营的校场时也被这占据了方圆数里的地方给看呆了,而在校场的外面则是一排排的营房,应该也是给京营的将士们住的。

    看到这里,骑在马上的杨峰不禁暗暗点了点头,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烂船也有三斤铁呢,京营作为从开国至今便传承到现在的军队,别的姑且不说,光是这架势就是足以让人感到不凡。

    不过杨峰的好心情很快就消失了,当他来到军营大门口时,发现军营的大门早已破烂不堪不说,门口竟然空无一人,这不禁让杨峰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一座军营竟然连一个看门放哨的人都没有,这算什么……摆空城计吗?

    杨峰一回头,一时间便看到了王永光和他身后的那十多名官员。衙役眼中露出的轻蔑的神情,仿佛再说:看吧,这就是号称咱们大明最精锐的京营,这就是昔日太祖和成祖驱逐鞑虏的无敌大军。

    杨峰只是淡淡的说了句,“诸位,都随本伯进入军营看看。”

    杨峰就这样带着五百家丁和王永光等一行人进入了军营,一路上他们陆续看到一些在军营闲逛的兵丁。让人惊讶的是这些兵丁在看到杨峰一行人后竟然没有一个人感到惊讶,依旧是该干嘛干嘛,那副懒散的样子实在是令人惊掉了下巴。

    杨峰一路走来脸上便愈发的面沉如水,他不用看也能感受道他身后王永光和那些兵部官员那嘲讽的目光,这让早就将京营当成自己地盘的杨峰来说这无疑是一种**裸的嘲笑。

    当众人走到军营里最大的一栋房子时,杨峰停下了脚步,对王永光道:“王尚书,这里应该就是京营总督的指挥之所了吧?”

    王永光点了点头:“正是!”

    “那咱们就进去吧,本伯很想看看,号称大明最精锐的京营本部平日里在做些什么?”说罢,一身戎装的杨峰大步走进了这栋房子。

    杨峰刚进房子就听到从里面传来了一阵喧哗声,其中一个尖锐的声音最为刺耳。而在这些喧哗声中还伴随着一阵丁玲当啷的碰撞声,跟在杨峰身后的众人即便是有些心里准备,但也不禁面面相窥起来,对于这种声音许多人来说都不陌生,那是骰子在碗里撞击的声音。

    “六六六……给老子开个豹子出来。”

    “屁的豹子,搞不好开个麻十都有可能。”

    “哈哈哈……豹子……真的出了豹子,老子通杀!哈哈哈……”

    一阵得意的大笑从大厅里传了出来,当杨峰一众人等进入大厅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数十名武官和兵丁服饰的人正围在一张硕大的桌子旁边,桌子上面则是摆满了散碎银子以及许多铜钱,一名身身穿三品武官服饰的将领正得意的哈哈大笑,而旁边的一些军官和兵丁则一个个唉声叹气,有人更是恨恨的咒骂着。

    这名武官得意的将桌面上的银子和铜钱全都划到了自己面前,得意的说道:“俗话说赌钱赌钱,有输有赢才叫赌钱。输了银子的兄弟也别叹气,刚才一把实在是老子我的手气太旺,不能怪兄弟们。想要翻本的兄弟就继续下注,不想翻本的兄弟劳烦让开一些,让想下注的兄弟过来,今儿个老子大开方便之门,不管下多少注都通通收下。”

    “他妈的,老子就不信这个邪了,难道到他还能每把都出豹子不成,这一把我压小!”一名看起来把总模样的军官从掏出了一锭二两左右的银子重重的拍在了桌上。

    这名武官哈哈大笑起来,冲着那名把总竖起了大拇指:“好……汪兄弟最是豪爽!”

    一旁的众人也都笑了,有人发出了一声怪笑道:“老汪,你这可是把老本都逃出来了吧,要是这把再输了你就不怕家里的媳妇把你赶出家门啊?”

    “怕个屁!”这名千总恶狠狠的说:“这个婆娘老子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再唧唧歪歪老子就把她给休了!”

    “哈哈哈……老汪你要是敢把你家的那个母老虎给休了,老子就请你去翠湾楼请你逛窑子!”不少人大笑起来,更是有人使劲吹起了口哨。

    这时,一个声音在旁边响了起来,“这把老子压大,一百两银子!”

    随着声音的落下,一张巴掌大小的银票轻飘飘的落在了赌桌上。

    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原本喧哗的大厅立刻静了下来,不少人第一时间都将目光注视到了桌上的那张银票上,那张银票上清晰的写着“一百两整”,突然有人惊呼起来:“这是大通钱庄的票据,这可是真能兑现到银子的啊!”

    说到这里,所有人情不自禁的都回过了头,就看到一名身穿蟒袍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正站在后面冷笑的看着他们,在这名年轻人的旁边还站着几名文官,为首的那名文官胸前的锦鸡栩栩如生,这可是二品大员才能穿的官服,而旁边那位身穿蟒袍的年轻人更是了不得,要知道蟒袍可是地位尊崇或是得到了皇帝褒奖的朝廷大员才能穿的东西,简单的说蟒袍是只有一品大员才能穿的东西。

    再者他们看到这些人身后那些全身披甲一脸杀气的军士,就是傻子也知道来之不善了。

    就在这时,站在杨峰身后的宋烨大声喝道:“江宁伯、南京总兵、总督京营戎政、建威将军杨峰杨大人及兵部尚书王永光大人到!”

    “小人见过诸位大人!”

    听到这里,大厅里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全都哗啦啦的跪下了一片。

    看到跪了一地的人,杨峰满脸的铁青,冷笑着喝道:“好……好啊……这就是我大明的京营,这就是我大明最精锐的京营,果然是让人眼前一亮啊!”

    地上跪着的人全都低着头没有人敢吭声,不少人心里则是暗暗叫苦,杨峰要接替成国公朱纯臣担任京营总督的事情早有传闻,他们这些人自然是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个消息。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们自然也害怕这位江宁伯上任后会拿自己开刀,这些日子不少人都有些忐忑不安,只是时间一天太难过去,这位江宁伯竟然没有丝毫动静,在担心了大半个月后,不少人便开始故态复萌,继续自己醉生梦死的日子。

    为首的那位三品武将是一名游击,这个月他是京营在东直门的留守当值军官,今天闲来无事他便召集了一众一起留守的军官们开始赌钱耍乐,没曾想却撞到了枪口上。

    过了一会,杨峰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哪位大人是这里的值守官,请自己站出来吧!”

    “唰”的一声,不少人齐刷刷的将目光望向了那名游击。

    这名游击将军慢慢的站了起来战战兢兢的说:“大营值守官李极见过伯爷,见过尚书大人!”

    看着这名值守官,杨峰淡淡的问道:“李极,你身为值守官,不操练军士不擦拭兵器,却在这里聚众赌博,你来说说该当何罪啊?”

    “末将……末将……”李极一时间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来,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流了下来。

    “说……”

    一声厉喝从杨峰的嘴里喊了出来,整个大厅都回荡着他的声音。

    “大明军律第七条,当值期间、作战之时不得聚众赌博不得饮酒,违者重则十军棍!而组织者翻倍!”

    杨峰的话音落下后,大厅内所有人的脸色便变得惨白起来。

    以前杨峰还没穿越过来的时候,看古装电视剧时发现那些“将领”们责罚下属时动不动就说要重则八十军棍甚至一百军棍,当时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是当到杨峰穿越到了明朝当了兵之后才知道原来那些导演都是在特么的扯蛋。

    在封建时期,军队将领责罚犯了错的士兵或是军官除了杀头就是打军棍,可是军队里的军棍和衙门里的打板子那可是完全的两码事。

    在军队里打军棍那可是真的抡起胳膊大的木棒打的,军营里的士兵一般体格都比较好,可即便如此十军棍下来也要被打得皮开肉绽,二十军棍下来就算是铁打的汉子不死也要脱层皮,真要象电视剧里的演员里说的那样动辄八十甚至一百军棍的话,整个人都被打烂了,那还不如把人一刀砍了痛快呢。

    是以这位李极李游击一听到杨峰要打他二十军棍,两条腿立刻就软了。再看看杨峰那满是煞气的双眸,只见他噗通一声跪了下来陶陶大哭起来,一边哭还一边叩头:“伯爷饶命……伯爷饶命啊……末将下次再也不敢了。”

    李极一边哭一边不停的磕头,将头磕得“砰砰”响,不一会他的脑袋就被磕得青肿起来。

    杨峰静静的看着李极没有说话,过了一会才淡淡的说道:“李极,立刻敲鼓聚将,本伯要召集所有的将官和士卒,三通鼓后有不到者后果自负。至于你的事等到聚将之后处置你!”

    “喏……末将这就去敲鼓!”

    暂时逃过了一劫的李极如蒙大赦赶紧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很快一阵阵鼓声就在校场上响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