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教训他一下
    杨峰打量了朱雨辰一眼冷笑道:“对不起?你哪对不起我了?”

    朱雨辰眼中闪过一丝羞辱的神‘色’,强忍着气低声道:“我上次在酒店的时候不该把您和赵导观赏那块黑‘玉’时的情形用手机拍下来然后未经您的同意又‘私’自上传到了网上,给您添麻烦了,实在是对不起。,。”

    原来这个朱雨辰就是上次在酒店喝杀青宴的时候将那块黑‘玉’狼形‘玉’佩偷偷用手机拍下来发到网上的人,其实他之所以用手机将那东西拍下来后还将视频传到网上,纯粹是因为前段时间他正追求那部电视剧原本定下的‘女’一号,没曾想却被杨峰给截了胡,硬生生的将闫丹晨给塞了进来,眼看着自己心仪的‘女’神被人顶替掉,朱雨辰自然心里不爽,连带着吧杨峰和闫丹晨都给恨了起来。

    不过这年头有钱就是大爷,朱雨辰不过是赵包刚公司刚签下的演员,虽然颇得赵包刚看重,但赵包刚显然不会为了他就把杨峰这个财神爷给挡在‘门’外,所以这部电视剧的‘女’一号最终还是换成了闫丹晨。

    在杀青宴的时候赵包刚看到杨峰脖子上的那块狼形‘玉’佩后惊讶之下忍不住便进行了展示,当时众人都只顾着惊叹了,却没有人注意到在朱雨辰偷偷的用手机将视频给拍了下来。

    事后出于给杨峰添堵和泄愤的想法,朱雨辰便将这段视频发到了网络上,刚开始的时候朱雨辰看到这段视频引起了轰动和关注,心里还暗暗得意,他还巴不得引起国家的注意,把这块‘玉’佩收归国有,这样一来他也能出口心里的恶气,只可惜到了最后不知为什么这个消息就悄无声息的没了音信,这还让他失望了好久,没曾想最后他这个始作俑者还是被人挖了出来。

    说起来这个朱雨辰也是个小白,发这段视频的时候还是在自己家里发的,在杨峰的大把洒出的钞票下很快便显‘露’了原型,这才有了今天的这一幕。

    这时,赵包刚也在一旁打圆场道:“杨老弟,这个‘混’小子竟然胆子简直是大得没边了,连这种事情也敢‘私’自发到网上。都怪我平日里没有好好教导他,以至于惹出那么大的祸事,要不是老弟你吉人自有天相,那件事还不知道会演变成什么样子呢,不过这小子好歹也是我一手带出来的,杨老弟能不能看在我这张老脸上放过他,回头我一定好好教训他。”

    杨峰听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赵包刚还是没有意识到那件事给自己究竟带来多大的损失,竟然只是轻飘飘的用一句回去后自己好好教训他,想要把这件事揭过去,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

    杨峰转过头看向了赵包刚正‘色’道:“赵导,不是我杨峰不给你面子,您知不知道就是因为朱雨辰‘私’自将视频拍了下来传到了网上,要不是我杨某人还算认识几个朋友,我那块价值三亿美金的‘玉’佩恐怕早就没收,然后变成了哪位权贵的‘私’藏品。而为了把这位始作俑者找出来,我足足‘花’了一百多万,欠下了别人的人情不说,事后更是竖立了一个敌人。”

    说到这里,杨峰指着朱雨辰冷笑道:“然后你只是轻飘飘的用一句回去后严加管教把我给打发了,这样合适吗?”

    “什么……竟然这么严重?”

    赵包刚听到这里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如果真象杨峰说的那样,朱雨辰上次的举动那可是给杨峰惹了大麻烦,如果不是杨峰自身的本事过硬,加之运气不错的话,搞不好真得折进去。

    不止是赵包刚,包间里的众人也都听呆了。原本众人还对杨峰这次这么大张旗鼓费了那么多的金钱寻找那位始作俑者,现在有赵包刚求情了却还是不依不饶有些不满,认为杨峰有些过了。

    可现在听杨峰这么一说他们这才感到事情的严重‘性’,要是换做他们,价值两三亿美金的东西被政fu没收,他们杀人的心都有了,而且为此还跟人接了怨,这更是一个麻烦,要知道象杨峰这样的有钱人能有资格跟他扳手腕的自然不会普通人,这一切都只是因为朱雨辰为了泄愤而‘私’自上传的一段视频,杨峰就是再大度也不可能仅凭赵包刚一句话就把事情揭过去,否则这不叫大度而是愚蠢了。

    不过众人这般想并不代表所有人都这么想,在朱雨辰看来自己虽然‘私’自拍下了那段视频并传到了网上,可并未对杨峰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这位姓杨的竟然发疯似的大把撒钱来找自己,现在有了赵包刚的求情后竟然还是这么不依不饶,这也太眦睚必报了。

    良久,赵包刚长长吐了口气。他看了看朱雨辰,心里有些不忍。朱雨辰是他亲自到学校挑选出来并签约到公司的,原本是打算作为重点培养对象,他实在是不忍心看到一名原本有着大好前程的年轻人从此泯然于众,他忍不住说道:“杨老弟,你看这样好不好。我知道这段时间你为了这件事遭受了很大的损失,你如果能放过雨辰一码,我愿意赔偿给你两百万,并欠下你一个人情,你看怎么样?”

    看着赵包刚哀求的神情,杨峰心里也有些不忍,只是他一想到自己无缘无故的遭受了无妄之灾,海兰珠送给自己的定情物差点就被没收,心里的一股无名火就不禁冒起。

    看到杨峰没有说话,赵包刚将目光看向了闫丹晨,他作为过来人自然看得出来杨峰和闫丹晨之间的感情非常好,这件事如果有闫丹晨求情的话那就好说了,他不禁说道:“丹晨,我们也算是认识了快十年了。这十年来我老赵和你合作也算是愉快,你就帮我劝劝杨老弟吧。”

    看到赵包刚恳求的神情,闫丹晨也有些为难起来。赵包刚的为人他是知道的,别人看平日在人前总是一副大度的模样,可熟悉他的人却知道这家伙心里可是倨傲得很呢,现在竟然能拉下脸向自己这个后背求情,可见他是真的很看好朱雨辰。

    她有心想要帮朱雨辰说话,但一想到当日那位孟副局长带着十多名警察和公检法气势汹汹的上‘门’的情景她的心里依然感到一阵后怕,一时间她不禁有些犹豫起来。

    犹豫了片刻后她轻叹了一声,转过头看向了杨峰轻声道:“阿峰……”

    “赵导……你不用求他们!”

    令人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闫丹晨的话刚出口,一个声音也几乎同时响起。只见朱雨辰面带气愤的对赵包刚道。

    “我承认上次我‘私’自将拍下的视频传到了网上是我不对,可这姓杨的不也没受到什么损失嘛,干嘛还不依不饶的,他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个卖古董的二道贩子吗,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啊,他难道还能把手伸到咱们圈子里不成?我就不信了,他还能一手遮天不成,我倒想看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好……说得好……”

    原本正在考虑要不要给赵包刚一个面子把这件事揭过去的杨峰不气反笑,他大笑了几声后转头对赵包刚道:“赵导,你听到了吧,不是我杨峰不给你面子,而是人家压根就不需要啊!你听听,他不相信我能把他怎么样,既然他都这么有自信了,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话都说到这了,那今天大家就这么散了吧,咱们后会有期,我先走了!”

    说完,杨峰大步的走出了大‘门’,闫丹晨见状也对着赵包刚和众人‘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便很快跟着杨峰出去了。

    赵包刚看着杨峰二人消失的背影呆滞了半晌,这才转头看向了朱雨辰看了半晌,黯然长叹道:“雨辰,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说完,赵包刚一句话也没说也离开了包间,只剩下一众人和兀自一脸不服的朱雨辰。

    依然留在包间内的众人看着呆立当场依然一脸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朱雨辰,不少人心中暗自摇头,平日里看这个朱雨辰虽然‘性’子有些倔,但却仍不失为一个敢作敢当的人,可是今天看来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智商有问题的中二少年,跟这种人继续在一起迟早会被他害死……

    当天晚上,一场长达两个小时的盘肠大战大战后,嫦娥姐姐发出了一声犹如天鹅般的呻‘吟’后只觉得头脑一片空白,整个人无力的伏在了爱郎的怀里再也动弹不得,直到半个小时候她才重新恢复了一丝体力,当她能动弹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狠狠的在爱郎的‘胸’前咬了一口恨恨的骂道:“你这个‘混’蛋,也太变态了吧,人家一个人完全都支撑不住了。”

    “这叫天赋异禀,你知不知道。”杨峰很是得意。

    但凡是男人就没有人会嫌弃自己在这方面能力太强的,我们的杨大官人也不例外,经过时空能量不断的洗礼,他的身体素质也不断被增强到了一个非人的程度,否则也不会在明朝时空里还能把四个妻妾整的求饶,最后不得不联合起来才能堪堪抵挡住这个牲口的索求,而在这里闫丹晨则是孤军奋战,自然被这个变态整得死去活来。

    面对杨峰得意洋洋的表情,我们的嫦娥姐姐唯一能做的就是用银牙不断的在他的身上留下印痕。

    十多分钟后,经过一番努力在爱郎‘胸’口前留下了十多个细小牙印的嫦娥姐姐这才象吃饱了的小猫般满意的哼哼两声,重新将皓首靠在爱郎的‘胸’前静静的听着爱郎‘胸’口那有力的心跳。

    不知过了多久,闫丹晨才轻声问道:“阿峰,今天那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没打算怎么办?”杨峰轻哼了一声道:“他不是说我只剩下几个臭钱,不能拿他怎么样吗?那我就让他看看臭钱的威力,明天我就专‘门’雇佣几名记者和水军,专‘门’盯着他。每天不用干别的事情就是专‘门’黑他,我倒要看看一个名声臭了大街的艺人怎么在演艺圈里‘混’。”

    说到这里,杨峰感到怀中的佳人似乎松了口气。他脑子一转便知道怀中的佳人在担心什么,不禁笑道:“怎么,你担心我用别的手段对付他么?”

    闫丹晨犹豫了一下,仰起了头看着爱郎用哀求的口‘吻’说道:“阿峰,我知道你经常往国外跑,有可能认识一些黑道上的人,但是我还是不希望你用暴力的手段来对付他,毕竟一旦沾上了这种事以后就很难摆脱了。你能答应我吗?”

    “啪”的一声轻响,杨峰笑骂道:“你在胡说什么呢?你老公我是那种人嘛,这么跟你说吧,如果我真想对付他的话根本用不着费那么大的‘精’力,只需要付出‘花’上几十万就可以制造一场意外让人间消失,但是这种事我还不屑为之。我杨峰就是要从明面上告诉所有人,这个家伙得罪了我,所以我要让他在这个圈子里‘混’不下去!否则以后是个人得罪我之后只需要说声对不起就可以,那还要警察来干什么。”

    “你这人啊,怎么这么讨厌。”闫丹晨轻轻咬了他一口,不过听到了爱郎的话后她也就放了心,至于朱雨辰以后能不能在圈子里继续呆下去就不是她应该关心的事了。刚才她之所以阻止杨峰用暴力手段解决问题,是因为生怕爱郎把自己给陷进去,现在听到爱郎打算用明面上的规则来对付朱雨辰之后她就不再理会了,她可是很清楚前段时间这家伙的那段视频给自己的男人带来多么大的麻烦,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给他一点教训呢。

    放下了心的闫丹晨很快就在爱郎的怀里进入了梦乡,杨峰搂着佳人那柔软的娇躯却没有睡着,因为生怕闫丹晨担心的缘故,有些事情他并没有告诉她,譬如就在今天,他‘花’了重金雇佣的‘私’家侦探给他送来了一份情报,当初那个打他‘玉’佩主意的人他们已经打听出来了,而就是这个人让杨峰感到了有些烦恼。

    躺在‘床’上的杨峰闻着怀中佳人身上传来的淡淡沁人心脾的幽香,嘴里轻声念叨了一句:“官二代吗?想要巧取豪夺我杨某人的东西,那怎么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