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 道歉
    自从杨峰来到了这个时空后,杨峰便使劲的折腾,在他的努力下历史终于稍稍的拐了一个弯,原本在另一个历史时空里九月份才因为伤势突然去世的努尔哈赤提前了五个月被杨峰给炸成了重伤,甚至连儿子莽古尔泰也被杨峰给砍掉了脑袋,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努尔哈赤也有时间确定了自己的继承人。

    宣布完汗位的继承人选之后,努尔哈赤好像耗尽了全身的力气,脸上的红光也迅速黯淡了下去,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他靠在了‘床’沿上闭目养神了一会才说道:“来人,把外面的人都叫进来吧!”

    “嗻……”

    努尔哈赤的话音刚落,外面的戈什哈便大声应了一声,很快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数十名顶盔披甲的将领走进了屋子,只见他们朝着躺在‘床’上的努尔哈赤打了个千后跪了下来大声道:“奴才等叩见大汗!”

    努尔哈赤缓缓点了点头,轻声道:“好了,大家都跪了那么久了,所有人都起来吧!”

    “嗻!”

    努尔哈赤这么一说后,屋子里的所有人这才纷纷站了起来。当所有人站起来后,原本跪在地上的阿哥们这才看到站在他们周围的将领,不少人脸‘色’都是微微一变,因为他们发现如今整个八旗所有的旗主、固山额真等高级将领全都聚集到了这座屋子里。

    没有理会自己这些儿子们那异样的目光,努尔哈赤此时的呼吸又虚弱了几分,一旁的阿巴亥见状赶紧指了指努尔哈赤对站在旁边的大夫道:“快……”

    大夫见状赶紧从‘药’箱里拿出了一小片人参塞进了努尔哈赤的嘴里,可别小看了这一小片人参,这可是最顶级的百年老山参,关键时刻是可以用来吊命用的,努尔哈赤含着这片老山参后立刻便‘精’神了不少,就连声音也洪亮了一些,只见他说道:“适才你们都听到了,本汗命不久矣,如今传位于八阿哥皇太极,现在趁着本汗还有口气把一些事情‘交’待一下。”

    这个时候众人谁都不敢吭声,全都恭敬的束手站立静静的聆听努尔哈赤的吩咐,领头狮子就是领头狮子,即便它已经奄奄一息了也依然没有人敢忽视他。

    只见他轻声道:“本汗走后,正黄旗、镶黄旗归皇太极继承,尔等可有异议?”

    众人齐声道:“大汗英明,吾等没有异议!”

    两黄旗身为大汗亲卫,历来不设旗主,由努尔哈赤亲自统领,如今努尔哈赤将两黄旗‘交’给皇太极自然是名正言顺,所有人自是没有异议。

    接下来努尔哈赤又说道:“正蓝旗自从莽古尔泰阵亡后旗主一位便空了下来,本汗如今也不打算再设旗主一职,将正蓝旗一并‘交’给皇太极统领,尔等可有异议?”

    努尔哈赤的这番话引起了一番轻微的‘骚’动,努尔哈赤只是一番话便将满清八旗最‘精’锐的三个旗‘交’给了皇太极,这样一来皇太极变成了大金最有实力的人,这也是努尔哈赤生怕他死后众人不服皇太极,因而趁着自己还活着加强了他手中的实力。

    听到这里,一个略带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父汗,您将正黄旗、镶黄旗和正蓝旗都‘交’给了八哥,再加上八哥手中原本还掌控着正白旗,那岂不是说八旗有一半人都‘交’给了八哥打理吗,那儿臣怎么办?”

    众人一看,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屋子里年纪最小的十五阿哥多铎。

    看到多铎发了话,众人对视了一眼也齐齐跪了下来泣声道:“请父汗三思啊!”

    看到齐齐跪下来的众人,努尔哈赤陷入了沉思。他将正黄、镶黄和正蓝旗给了皇太极,自然是生怕他这个汗位坐不稳,可却忘了他原本手中还掌握着一支正白旗,将大金国一半的兵力‘交’给皇太极,如果自己死后皇太极和这些兄弟起了冲突,那么搞不好自己这些儿子就要被皇太极下辣手给灭了,这可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想到这里,努尔哈赤将目光扫向了众人最后定在了其中一个人的身上,缓缓说道:“从即日起,免去皇太极正白旗旗主之位,正白旗从即日起‘交’由十四阿哥多尔衮统领,多尔衮从即日起成为正白旗旗主,尔等可有异议?”

    “啊……”

    惊喜来得太突然,多尔衮不禁有些呆住了,一时间没有反映过来,整个人呆立当场。他不着急,别人却替他着了急,一旁的阿巴亥看到自家的儿子竟然犯了糊涂,恨不得走过去踢他一脚。

    好在多尔衮也是个聪明人,在愣神了一会后立刻醒悟过来,赶紧跪了下来:“儿臣谢父汗恩典。”

    努尔哈赤点了点头:“你不必谢本汗,日后多孝敬你的额娘就好。还有阿济格,日后你要照顾好你的额娘和两位弟弟,听明白了吗?”

    阿济格赶紧跪了下来道谢,只是他的心里却很是有些不服,父汗既然让自己照顾额娘阿巴亥和多尔‘混’、多铎两个弟弟,那为什么不将正白旗给自己,反而给了多尔衮,他难道就这么看不起自己吗?好歹我也是很能打仗的啊!

    努尔哈赤淡淡的扫了阿济格一眼,他虽然快死了,但心里却跟明镜似地,自己这个十二子能征善战不假,但却是一个缺少智慧,‘性’格粗暴的人,正白旗要是‘交’给他恐就要出‘乱’子,到时候别说保护两个弟弟和母亲了,恐怕连自己都要栽进去。但是阿巴亥和她的三个儿子手中如果没有一点自保力量的话,恐怕就要被人欺负死,所以他思前想后还是将正白旗‘交’给了刚满十四岁的多尔衮。

    安排好了正白旗的事情后,努尔哈赤仿佛放下了心事,整个人的神情开始萎靡小赖,虚弱的说道:“剩下镶白旗、正红旗、镶红旗、镶蓝旗四个旗的旗主便照旧吧,本汗死后你们兄弟切记要团结有爱,万万不可起了争执。一定要让本汗创建的大金国发扬……发扬……”

    说道这里,努尔哈赤的声音突然就没了,紧接着他的头一歪,便没有了声息……

    “大汗……”

    “大汗……”

    天启六年四月十六日酉时一刻,大金国的创建者,双手沾满了大明百姓鲜血的努尔哈赤驾崩,他的第八子皇太极继位。

    努尔哈赤刚死不到一个时辰,皇太极和众大臣们便商量下葬事宜,并下旨让努尔哈赤的两名庶妃殉葬,这里跟历史上有些不同的是,阿巴亥这位大妃并不在殉葬的名单里。

    这个时空跟另外一个时空不同,在另外一个时空里,皇太极为了汗位跟其他几个兄弟差点连狗脑子都打出来,为了打击阿济格、多尔衮和多铎三兄弟,皇太极联合了另外几名阿哥和大臣‘逼’死了阿巴亥,可在这个时空里,皇太极有了努尔哈赤临终的遗命,坐稳了大汗的位子他自然没有必要往死里得罪手握正白旗的多尔衮三兄弟。

    不过历史还是固执的按照他的惯‘性’走了下去,在继位半个月后,皇太极便下旨改年号为天聪,这还不算,皇太极索‘性’还给自己升了官,他已经不满足于大汗的称号,干脆自己登基当了皇帝,将大金的国号改为大清,并将‘女’真一族的名字改为满族。

    从古至今任何改革都会引发人心或多或少的反对,皇太极的这一系列动作引起了不少人王公大臣和兄弟的反感,只是如今皇太极手握正黄、镶黄和正蓝三旗‘精’兵,加之得到了岳托、代善两父子的效忠,这样一来八旗当中已经有五旗站在了他这边,因此这一系列的动作下来即便是有人心生不满也掀不起什么大‘浪’来。

    在初步稳定了政权后,皇太极的第一个动作就是下令阿敏率领镶蓝旗的一万五千大军出征朝鲜,他要在大明反应过来之前把朝鲜平定了,以便为接下来对大明的战争中打好基础。

    对于大金……嗯,对于大清的这一系列动作杨峰自然是不知道,此时的他忙得可谓是焦头烂额。

    如今的他既是南京总兵又是京营总督,所以要忙的事情实在是非常之多,其中最要紧的有两件事,第一是要在今年年底之前训练出一万五千名骑兵出来,第二就是整顿京营。而这两件事无论是哪一件都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这里面需要的物资和银两可就多了去了,为此杨峰不得不忙里偷闲偷偷跑回了现代社会筹备物资……

    现代时空的东阳市的某间咖啡厅里,还是那位白副局长,只是比起上次见面,如今的白局长脸上的笑容更加真诚和浓烈了。光是去年年底,杨峰购买的五百吨食盐就让东阳市的盐务局上下过了一个‘肥’年,拉来了这笔业务的白局长也受到了盐务局上下的‘交’口称赞,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等到今年他们的局长退休之后,白副局长就可以把那个副字给去掉了,是以今天又看到了杨峰这位财神爷白副局长自然‘露’出了“真挚而诚恳”的笑容。

    双方坐定后:“哈哈哈……杨老板,我们又见面了,这大半年不见,您可是越来越‘精’神了,刚才差点把我给吓了一跳啊!”

    杨峰微微一笑:“白局长,谢谢您的吉言,只是您可不能这么夸我,再夸下去我可是会当真的!”

    “杨先生,我这可不是夸奖您,我说的可是真心话呢。”

    双方握手后相互奉承了几句这才坐了下来,双方坐定后杨峰开‘门’见山的说道:“白局长,我这才来还是想要跟您购买一批食盐的,数量还不小而且时间上还比较急,希望您能给我们安排一下。”

    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一听到这话后白副局长还是忍不住‘精’神一震,看到没有,财神爷找上‘门’那是准有好事啊。他笑道:“杨老板要买自然是没问题的,您说个数,我马上安排人发货。”

    杨峰伸出了一个手掌。

    白副局长一看,心里一喜:“五百吨,没问题,明天就发给过您。”

    “不是五百吨!”杨峰轻轻的摇了摇头:“是五千吨!”

    “什么……五千吨!”

    白副局长的声音都要变调了,这是五千吨食盐啊,可不是五千吨大米,这么多的食盐都赶上东阳市盐务局大半年的出货量了,杨峰买这么多盐他卖得出去嘛?

    杨峰‘波’澜不惊的点点头:“是的,就是五千吨,我需要您在三天之内将食盐发到南京去,能做到么?”

    “我……”

    在白副局长瞪得如同铜铃般的眼睛和连声的保证中,杨峰踏上了回南京的飞机,在那里他还要见一些人。

    两个小时候,刚下了飞机的杨峰上了特地来接他的闫丹晨开来的甲壳虫,车子载着他来到了华东食府的一间包厢里。

    当他推开包间的大‘门’,看到一大群人早就等候在了里面,站在最前面的就是好几个月没见的赵包刚以及一票人。

    看到杨峰进来后,赵包刚迎了上来跟杨峰握了握手,这才面带愧疚的说:“杨老弟,实在是对不住啊,上次的事情是老哥我做差了,差点给老弟招来了大麻烦,我这次来是向老弟赔罪的。”

    “赔罪?”

    杨峰扫了眼赵包刚身后的一众人,这才发现这些人竟然是当初赵包刚拍摄时的那群剧组成员,时隔好几个月,赵包刚竟然重新把已经解散的剧组成员给召集起来了。

    杨峰没有说话,犀利的眼睛在众人身上扫了一下,便在其中某个人的身上停了下来,最后定在了他身上,随后缓缓的说道:“赵导,既然您今天找到了我,那不妨说说看,您打算怎么给我一个‘交’待呢?”

    赵包刚深吸了口气:“杨老弟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

    说完后,赵包刚转过头厉声喝道:“没听到我和杨老板的话吗,马上出来!赶紧给杨老板赔罪!”

    随着赵包刚的声音,一个人影慢慢走了出来,走到了杨峰的跟前,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时闫丹晨所在剧组的演员朱雨辰。

    他走到了杨峰的身前后,犹豫了一会才有些不甘的说了句:“杨老板,对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