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女真之殤
    天启六年四月盛京

    一年前,也就是1625年3月初三的清晨,努尔哈赤带领‘女’真人开始了他们的大迁徙。。。仅仅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女’真整个部落共数十万军民,就从辽阳赶到了他们的目的地沈阳,随后努尔哈赤又将沈阳改名为盛京,并定都于此。

    当时的努尔哈赤站在盛京的城头眺望着南方,信心满满的发下了要占领整个中原的誓言,但仅仅相隔一年曾经雄心勃勃的他就品尝到了战败的苦果,亲率八万大军远征的他兵败锦州城下,一万三千多‘女’真勇士战死,另有一万多人受伤,所携带的三万辅兵和包衣奴才全部战死在锦州城下。

    如果说,数万旗丁的阵亡和三贝勒莽古尔泰的阵亡沉重的打击了‘女’真人的士气,那么努尔哈赤的重伤就更是让所有‘女’真人的心里笼罩上了一层‘阴’影。

    当日的锦州大战,努尔哈赤被杨峰扔出的万人敌炸中,虽然在他的周围有无数的兵将在保护着他,但努尔哈赤依然身中十多枚弹片,虽经大夫紧急治疗并清理了伤口,但努尔哈赤依旧发起了高烧,在这个缺少抗生素的年代里,伤口感染的死亡率是非常高的。

    这样的伤势若是放在几十年前努尔哈赤或许还能凭借自己的身体素质硬‘挺’过去,只可惜如今已经六十多岁高龄的努尔哈赤再也没有了那个本钱。不过身为大汗的他凭借着上好珍贵的‘药’物,努尔哈赤硬是‘挺’回了盛京,只是如今也只是勉强吊着一口气,随时都有可能一命呜呼,在这样的情况下整个盛京都笼罩在一片悲哀和。

    努尔哈赤所居住的汗王宫的寝室外,数十名‘女’真大臣和将领都默默的站在‘门’口,所有人都神情焦虑神情不安,更多的是惶恐和无奈。

    在这群人里,站在最前面的是大贝勒代善,作为努尔哈赤儿子当中无论是年纪还是地位都最为尊贵的人,此时此刻他的心情是焦虑和不安的,但在这些情绪之外还夹杂着一丝期盼和窃喜,只是这种情绪他却不敢泄‘露’半分,否则带给他的必然是杀身之祸。

    等待的时间是最无聊的,众人当中年纪最小的多铎忍不住对他道:“二哥,咱们光是在外头干等也不是办法,咱们还是进去看看皇阿玛吧?”

    代善回过头打量了多尔衮一眼淡淡的说道:“十五弟,父汗在里面养病,咱们做儿子的怎可未经父汗应允便擅自进入寝室,此为大不孝,这次我就当你没听见,下次你若是再这么没规矩,我便代父汗处置你。”

    “你……”

    听到代善这么不‘阴’不阳的话,多铎哪里受得了这份闲气,只见他眼睛一瞪就要跟他理论,却很快就被人拉住了胳膊,原来是他的亲哥哥阿济格拉住了他,阿济格在他耳边低声道:“多铎,不许你再说了。”

    “哼!”多铎冷哼了一声,这才闭了嘴,只是站在后面的他却不时打量着代善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不善的目光。

    “吱呀!”

    就在这时,寝室的‘门’打开了,一名穿着袍服面带忧虑的****走了出来,这名****便是努尔哈赤的大福晋阿巴亥。

    看到阿巴亥出来,代善眼前一亮,赶紧上前两步询问道:“大福晋,不知父汗的伤势如何,可是好些了?”

    只见阿巴亥扫了代善一眼,淡淡的说道:“大汗刚醒过来,请诸位阿哥、贝勒、大人入寝室叙话,大汗有话要跟诸位说。”

    “父汗召见?”

    众人相视一眼,眼中‘露’出了一丝喜‘色’,赶紧快步朝寝室走去。

    他们刚寝室便闻到一股刺鼻的‘药’味,两名大夫正不停的忙碌着,在两名大夫不远处的病榻上,努尔哈赤这位大金国的大汗正静静的躺在那里。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位大金国的创建者已经完全不复昔日的模样,往日那双鹰视狼顾的双眸此刻已经变得浑浊不堪,原本就清瘦的脸颊更是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看到努尔哈赤的惨状,代善一众人齐齐跪了下来放声大哭。

    正在闭目养神的努尔哈赤听到哭声后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跪在地上的众人低声骂道:“一群蠢货,哭什么哭,我还没死呢!”

    代善陶陶大哭道:“父汗……儿臣见到父汗这般模样实在是心如刀绞,恨不得以身替代,若是父汗能康复回来,儿臣情愿去死啊!”

    努尔哈赤的轻哼了一声:“本汗活了六十七岁,骑过最烈的马、睡过无数的美人、杀了那么多的汉人,这辈子也算是活够本了,就算现在死了也没什么可遗憾的,唯独最不放心的就是生怕本汗亲手创立的大金国会毁在你们的手里。”

    代善哭泣着道:“父汗,儿臣知道自己和诸位弟弟的才能比不上父汗的万一,如今大金国初立,诸多事物千头万绪,大金国还离不开您啊。所以儿臣们就盼着您能早日好起来,好带着儿臣和大金国的百姓继续前行啊!”

    “你不用安慰我了。”努尔哈赤轻哼了一声才轻叹道:“本汗知道自己已经时日无多,大金国日后就要靠你们来掌舵了,所以本汗打算趁着还在的时候把后世‘交’待一下,省得你们兄弟几个日后反目成仇。”

    听到这里,跪在地上的众人身子齐齐一震,随后眼中流‘露’出了各种复杂的神情。尤其是几位自认为有资格继承汗位的阿哥更是竖起了耳朵。

    代善却是又哭了起来:“父汗,您千万不要这么说,儿臣……”

    “你闭嘴!”

    努尔哈赤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的神情,他不假思索的打断了代善的话骂道:“代善,你什么时候这么没规矩了,竟敢打断我的话,若是再有下次你就给本汗滚出去,听明白没有?”

    “嗻……儿臣明白!”

    代善吓得打了个寒颤,赶紧垂下了头再也不敢吭声。一旁的几名阿哥讥讽的目光在代善身上扫了一下,却是在暗中嘲笑这位急于表现的二哥表演得太过了,以至于马屁拍到了马‘腿’上,更是惹怒了父汗,这下被骂了吧。

    对于众兄弟心里怎么想代善自然是不知道的,不过他也不傻,自然知道自己的兄弟们肯定有人在嘲笑自己,心中暗恨之余也发誓等自己坐上了那个位子后一定要狠狠的收拾他们。

    努尔哈赤没有理会代善,而是轻声说了句:“扶我起来!”

    一直站在一旁不动的阿巴亥快步走了过来将努尔哈赤搀扶起来让他靠在‘床’沿上,再拿过一个靠枕放在了他的后背。

    努尔哈赤坐好后才对阿巴亥道:“去……把那两名大夫叫来。”

    很快两名大夫便走了进来,努尔哈赤问道:“你们说说看,本汗到底还有多少时间?”

    两名大夫相互对视了一眼喏喏不敢吭声,看到这里努尔哈赤火了,大喝道:“快说,再不说本汗命人砍了你们!”

    两名大夫吓得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其中一人哭泣道:“大汗,您的身子骨原本就不大好,这次受伤后高烧不止又引发了毒疽,这才使得您病情如此之重,若是小人所料不差,若无奇迹,也就是……也就是这几日的时间……啊……”

    这名大夫话还没说完,‘性’子火爆的阿巴泰就站了起来一脚将大夫给踢倒在地,厉声喝道:“‘混’账,你们胆敢诽谤大汗,来人啊……把这两个诽谤大汗的歹人拖出去砍了!”

    “嗻……”

    守在‘门’口的两名戈什哈大声应了一声,就将两名大夫一把抓住就要将他们拖出去。这两名大夫或许也知道自己的小命即将不保,不住的哀求道:“大汗饶命……大汗饶命啊……”

    “住手!”

    只听见努尔哈赤淡淡说道:“这两名大夫说的是实话,何罪之有?倒是你阿巴泰,忘了本汗刚才说的话了吗?现在给本汗滚出去!”

    阿巴泰浑身一震:“父汗!”

    努尔哈赤闭上了眼睛加重了语气道:“来人……把阿巴泰赶出去!”

    两名戈什哈走到了阿巴泰身边淡淡的说道:“七阿哥,莫要让奴才们为难,请吧!”

    阿巴泰用求助的眼神看了看旁边的诸位兄弟,却发现这些人全都跪在地上没有一个人肯起身替自己说话,他只觉得心头一冷,悲哀的笑了起来,这些人还真是自己的好兄弟啊,自己的母亲由于身份低微,平日里这些兄弟看不起自己也就罢了,可现在是什么时候,他们还玩这一套。

    悲愤的大笑了一声,阿巴泰站了起来,两名戈什哈就要上前就要抓住的双臂将他押送出去,却被阿巴泰双臂一震将二人甩了个跟斗,他这才冷笑道:“我阿巴泰有手有脚,用不着你们两个奴才帮忙!”

    说完,阿巴泰头也不回的大步走了出去。对于阿巴泰的遭遇没有一个人同情,所有人都只是默默的跪在地上,因为接下来努尔哈赤要宣布的事情才是关系到他们最切身的利益,只有阿巴亥看了眼阿巴泰消失的背影,心里暗自叹息。

    看到阿巴泰走后,努尔哈赤这才睁开了眼睛,一股‘精’芒从他眼中‘射’了出来,脸‘色’也变得红润了不少,一时间看起来竟然‘精’神了许多。只是没有人感到欣慰,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想到了一个词……回光返照!

    努尔哈赤将身子坐直,目光在众人当中扫了一圈这才说道:“此次南征失利,本汗要付全部责任,若非本汗下令攻打锦州,并在攻打锦州的过程中执意要全歼江宁军,莽古尔泰也不会阵亡,我大金也不会战败,更不会损失了近两万‘女’真勇士,这都是本汗的责任。”

    听到努尔哈赤这么说,众人纷纷出言安慰,皇太极更是说道:“父汗,您这是哪里话,此次南征大家都去了,哪能将战败的责任全都推到您的头上,若是当时儿臣能够……”

    “好了!”努尔哈赤不耐烦的摆摆手:“本汗打了大半辈子的仗,这点担当还是有的,还轮不到你们这些小辈来当挡罪。”

    被努尔哈赤这么一训斥,众人这才闭了嘴。随后努尔哈赤想了想才说道:“俗话说,国不可一日无君,本汗现在担心的是本汗走了之后你们几个谁都不服谁,外头还有大明虎视眈眈,你们若是再起了内讧那么本汗辛苦建立的大金国就要完了,所以本汗现在就替你们指定一个未来大汗的人选,你们可服气?”

    努尔哈赤都这么说了,众人哪里敢有异议,全都俯下了身子齐声道:“儿臣任凭父汗吩咐!”

    “那就好!”努尔哈赤看了看众人点了点头,“本汗走了之后,大金国大汗的位子就‘交’由……”

    说到这里,努尔哈赤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所有人更是全都抬起了头眼巴巴的看着他,尤其是那些有希望夺这个位子的几名阿哥更是连眼睛都不眨一眨。

    “四阿哥皇太极来继承!”

    努尔哈赤的声音并不大,只是停在不少人的耳中却犹如巨雷一般轰鸣,不少人只觉得耳朵开始嗡嗡作响。代善更是觉得仿佛被一股雷电劈中,整个人都愣住了。

    而身为当事人的皇太极的大脑先是一片空白,随后一股巨大的欣喜才占据了他的大脑,虽然努尔哈赤早在前些日子就在明里暗里表示要将屁股下的位子‘交’给他,可是这种承诺也是最不保险的,没到最后一刻谁知道会不会出现变故,直到现在当努尔哈赤亲口制定他为继承人后,皇太极这才相信自家的老子终于将这个位子‘交’给自己了。

    整个屋子立刻变得寂静无声,只有皇太极那沉重的呼吸声。良久才响起了努尔哈赤不满的声音:“怎么,你们连本汗的话都不听了么?还是你们不打算遵从本汗的旨意?”

    “儿臣不敢!”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努尔哈赤既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那就代表不能改变,无论他们愿不愿意,这件事都成了定局。他们眼神复杂的看向了站立当场的皇太极一眼,朝他拜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