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四章 自信满满的京营将领
    “一群‘混’饭吃的地痞蛀虫?”

    朱由校的脸‘色’变得微微红了红,随即怒视着杨峰,这个家伙怎么净说实话,还会不会聊天啦?

    “难道不是吗?”

    杨峰无视了朱由校的怒视自己的眼神,不管不顾的说:“太祖、成祖在位之时,我大明的京营何等了得,京营出塞,关外异族无不望风而逃,成祖率领大军五次出塞打得鞑靼人、瓦刺人损失惨重,这才奠定了大明数百年的基业。.。可是成祖皇帝故去之后,京营成了什么样子,土木堡一战我大明的‘精’锐损失殆尽,要不是出了一个于谦,恐怕我大明江山早就易主了,如今陛下还敢说京营不是一群‘混’饭吃的蛀虫和地痞吗?”

    面红耳赤的朱由校哧哧的一时说不出话来,现在十个人都知道京营就是一群废物集中营,里面的人全都是‘混’日子的,这样的兵别说是拉出关是打鞑子了,恐怕连关内的土匪都打不过。

    出于面子的原因,朱由校有心想要否认,但他终究做不到睁眼说瞎话的程度,只能吭吭哧哧的红着脸冷哼了一声表示默认。

    看到朱由校不说话,杨峰也知道不能再刺‘激’他了,人家可是大老板,把老板得罪惨了对自己可没什么好处。他轻咳了一声后对朱由校做了个揖抱歉道:“陛下,微臣孟‘浪’了。”

    朱由校轻哼了一声,有些悻悻道:“罢了,如今的京营也确实太不像话了,早就成了一个藏污纳垢之所,朕也有心整顿京营,可实在是……唉……”

    朱由校的话最终变成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看着朱由校怅然若失的神情,杨峰正‘色’道:“陛下,请恕微臣直言,治国之道当文武并重,光是重文或是重武皆不可取。若是将大明比作一个人,文臣和武将就好比人的两条‘腿’,单单的抑文重武或是重武轻文都是不行的。

    前者您看看前宋的下场就知道了,前宋之时文臣的地位够高了吧?东华‘门’外一唱名,可谓是天下皆知,宋朝的皇帝甚至说出了不杀士大夫的话语,反观那些武人,想要当个兵为国效力竟然还要被脸上刻字,这是何等的悲凉。

    结果呢?当大金国的铁骑来到汴梁城下时,偌大的汴梁城竟然找不到一个敢出城作战之人,最后那些‘女’真人将宋徽宗、宋钦宗父子及大半的赵氏皇族、后宫妃嫔与贵卿、朝臣等三千余人,押解北上,东京城中公‘私’积蓄为之一空,这就是最深刻的教训啊!

    当然了,重武轻文也不可取。前唐的藩镇之祸就是前车之鉴。但是陛下,如今的大明是什么样子您是最清楚的,纵观我大明朝堂武将们有说话的余地吗?区区一个七品县令或是御史就敢给堂堂的总兵官甩脸子,一名三品的指挥使竟然要向一个五品的兵备道行下跪礼,这正常吗?臣敢问一句,朝廷如此作践武官,若是异日鞑子打到北京城下,还有谁愿意为陛下卖命?就凭那些只会耍嘴皮子的朝堂诸公吗?”

    杨峰的这番话说得可谓是掏心掏肺了,这也是通过这一年多的观察后杨峰认为朱由校这个人不是那种卸磨杀驴或是刻薄寡恩的‘性’格才说的。

    听到杨峰如此坦诚说话,朱由校心里也很是感动,他有些无奈的长叹了一声:“杨爱卿言之有理,朕以前也有心要整顿兵备,可却却发现如今的大明早就积重难返,加之国库空虚,以至于竟然不知从何下手,朕虽然殚‘精’竭虑但总是感到束手束脚,总之就是一句话……难啊!”

    “难也要去做,否则大明就真的没有希望了。”杨峰斩钉绝铁的说:“陛下,臣以为这次的整顿就从京营开始,只要陛下的手中有一支如臂使指的数万‘精’兵,还有谁敢轻视您?”

    “朕早就想整顿京营了,可如今的国库空得能跑耗子,没有银子一切都是白搭。”朱由校两手一搭,看着杨峰脸上‘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杨爱卿可是有名的土财主,要不你来接济一下朕吧?”

    杨峰沉‘吟’了一下才说道:“好吧,如今已经是四月,大明皇家商行今年第一季的盈利已经出来了,约莫有一百六十万左右,按照原来的约定皇家应该分得八十万两银子,过几天臣就让人将银子送到内库,这样一来整顿京营的启动资金就有了,臣估‘摸’着整顿京营也非一日之功,非得一到两年才能见到成效,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找一个知晓兵事之人来同仇掌管练兵之事,这就要靠陛下来乾坤独断了。”

    朱由校深深的看了杨峰一眼笑道:“爱卿过虑了,朕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朕不是曹‘操’,你也不是杨修,所以爱卿大可不必如此小心。”

    听到朱由校这么一说,杨峰不由得讪讪的笑了起来:“陛下,臣不是担心陛下,而是担心害怕外面的流言蜚语,古人也说过三人成虎,臣是担心会给陛下带来太大的压力。”

    “屁话!”朱由校难得的爆了一句粗口,“你把朕当成什么人了,你若是连这点压力都扛不下来还当什么皇帝?一事不烦二主,这件事既然是你提出来的,便‘交’由你来做好了,回头朕就将朱纯臣给撤了下来,将总督的位子‘交’给你,好让你放开手脚去干,朕给你一年的时间,一定要给朕练出一支‘精’兵来。待会你回去之后就筹划一番,朕给你三天时间,把你的想法都写下来递给朕,能做到吗?”

    看着意气风发的朱由校,杨峰的心里一阵欣慰,现在的朱由校才象一个真正的皇帝,也不枉他费了那么大的‘精’力来帮他,只见他站了起来躬身道:“臣敢不从命?”

    四月十六日司礼监

    司礼监位于皇宫的东北处,靠近万岁山的右侧。

    虽然有明一朝司礼监代替皇帝有“披红”的权利,可谓是权势滔天。但司礼监的地方却不大,只是由几座不大的院子组成,看起来非常的普通,跟皇宫里的其他的地方相比一点都不起眼。

    在司礼监的一栋小房子里,往日里权倾朝野的九千岁魏公公坐在屋子里,看着手中的一份折子神情,脸上‘阴’晴不定。在他的旁边坐着一名四十多岁,穿着宝蓝‘色’太监服饰的太监,在他的衣袖上绣着四道金‘色’的杠杠,表示这名太监的品级已经到了太监能够达到的顶点……四品,他就是司礼监的秉笔太监王体乾。

    看着面‘色’不善的魏忠贤,王体乾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九千岁,咱们真的要把这份旨意批示下去吗?”

    “为什么不批?”魏忠贤冷笑道:“这是陛下的意思,难道咱们还能抗旨不成?其实咱家倒想看看满朝的文武看到这封旨意后会有什么反映?”

    王体乾幽幽的说:“文官有什么反映咱家不知道,不过咱家可以肯定的是京城的武勋们肯定要跳起来了。”

    王体乾说得很对,第二天当这封奏折下发道内阁后,满朝文武震动不说,朱纯臣整个人也如同五雷轰顶一般呆滞当场,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个当了十多年的总督竟然被撤职了,而且还是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被撤的职,取代自己的竟然是刚回京的杨峰。

    按理说,朱纯臣这个京营总督被撤职,杨峰取代了他的位子,原本已经和杨峰势不两立的文官们应该跳起来齐声反对才是,但奇怪的是这些文官们竟然表现出了事不关己的态度,这也令原本想要看好戏的魏忠贤和王体乾失望不已。

    “失算了,咱们都失算了!”

    魏忠贤苦笑道:“原本以为那些东林党又会‘操’起袖子跟杨峰干上一场,让咱们看场好戏的,没曾想他们竟然缩了回去。”

    “确实失算了。”王体乾也摇头道:“兵权历来都是最敏感也是帝王最忌讳的事情,陛下将京营‘交’给杨峰,若是他们这个时候跳出来反对的话,那么陛下就有足够的理由收拾他们,高攀龙他们自然不会做这种蠢事。”

    魏忠贤也点点头,兵权是所有帝王安身立命的根本,即便是最昏庸的帝王也不会把兵权‘交’给不信任的人,从这次朱由校的动作来看,他是想要搞大动作了。不过即便是魏忠贤也不得不承认,如今的京营积病已深,想要将京营带出来除了杨峰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这个本事。

    想到这里,魏忠贤不由得轻叹了口气,看来杨峰是越来越受到皇帝的信任了,连京营这种关乎身家‘性’命的大军都‘交’给他,这个家伙的运气也太好了……

    “噼里啪啦……”

    随着一阵东西被摔碎的声音从大厅里传来,中间还夹杂着朱纯臣的怒喝的声音。

    “杨峰……我跟你势不两立!”

    成国公府作为老牌武勋,其府邸自然装修得富丽堂皇,这座大厅足有两百多平米,足以容纳上百人。现在,大厅的中央坐着这座府邸的主人,当代成国公朱纯臣,在他的下方则是站着数十名武将,这些人几乎全部囊括了京营所有中高层将领。

    按理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官。京营作为一支拱卫京城的部队,将官的调动实在是太普通不过了,朱纯臣当了十多年的京营总督,这才是不正常的,朱由校将他调职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但已经当了十多年的总督,将京营视为自家后院的他哪里甘心放弃手中的权利?

    加之这么些年在他的苦心经营下,京营早就成了他朱纯臣的自留地,光是每年吃的空饷他至少有十万两银子的进项。如今他一走,这些进项自然就没了,正所谓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朱纯臣自然不甘心自己的财路被断绝,这才招来了这些下属商议对策。

    发了一会脾气后,朱纯臣这才喘着粗气道:“王‘春’生,你是神枢营的副将,你来说说这件事咱们应该怎么应对?”

    王‘春’生还没回答,旁边一名三十多岁,长得很是‘肥’胖的佐击将军有些为难的说:“公爷,虽然如此,可陛下的圣旨已下,咱们作为臣子的总不能抗命不尊吧?”

    “蠢货!”坐在他上首的王‘春’生眼睛一瞪骂道:“你这么多年的粮食都白吃了,咱们确实不能违背陛下的旨意,但是京营是什么地方?那是咱们的老巢啊,想要对付一个外来户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只要咱们联起手里给他来个阳奉‘阴’违,他杨峰还能把咱们吃了不成?

    而且陛下命杨峰重整京营,必然是给了期限的。只要咱们能将他架空,让他连续几个月无所事事,恐怕陛下第一个就要将他给撤换了,届时这个京营总督的位子还不是国公爷的吗?”

    “对……王福将说的不错。”一旁一名游击赞同道:“若是那姓杨的识相,咱们不介意给他点好处,若是他不识相的话咱们就煽动兄弟们闹饷,我看他怎么办,只要事情闹大了陛下自然就会知道,而且那些东林党也不是吃素的,上次杨峰可是吧高攀龙狠狠的涮了一通,听说高攀龙的侄‘女’和儿媳几次要寻短见,幸亏被人救了下来,这下高攀龙早就跟杨峰结了死仇,一旦有机会他是绝不会放过的。”

    “对啊,还是林游击说得有道理。”众将官们眼前顿时就是一亮,这些人若是让他们去打仗的话恐怕连土匪都打不过,但若是让他们玩闹饷挑事之类的把戏那一个个都是行家里手。

    看到众人一张张兴奋的面孔,也不是没有人有些担心,毕竟从杨峰进京以来的表现来看,杨峰可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主,若是真把他给惹‘毛’了这家伙可是真的会下狠手的。

    不过后世的西方有句话说得好,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从朱纯臣到下面的副将、游击、乃至佐击将军、坐营,他们此刻想到的只有从这次闹事里得到什么好处,却没想到杨峰会不会借题发挥,趁机将他们收拾掉,因为在他们看来杨峰想要重整京营就离不开他们这些地头蛇的帮助,对于他们杨峰只有笼络的份,绝对不敢对他们下手,这也是他们自信满满的原因。

    只是事情真的如他们所想象的那样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