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封赏
    大殿里一片寂静,只有食指被折断的那名言官发出的嚎叫声在奉天殿里回荡着。

    杨峰就这样傲立当场,在他的周围是四名大汉将军,再外面就是数十名将他围住瞪着他择人而噬的御史和言官了。

    坐在龙椅上的朱由校嘴巴张得老大,他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位一言不合就折断人家手指的家伙就是前天还在跟自己大谈大明局势的家伙。

    顾秉谦作为内阁首辅,所站的位置距离皇帝也是最近的,此刻的他两根手指捻着胡须,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是出乎了他的意料,这位刚从辽东归来的家伙实在是有些暴戾了,看来今天这一关他是很难过去了。

    跟朱由校的疑惑、顾秉谦的失望,一些官员的惊讶不同,另一群官员却是兴奋得手都在发抖。原本他们并不指望能在今天就把杨峰扳倒,之所以弹劾他只是为了恶心他并给他下绊子而已,没想到杨峰竟然这么轻易的被激怒并当着皇帝和文武百官的面出手伤人,如果今天不把他给扳倒他们这些年的官场岂不是白混了。

    卢建深不知从什么什么地方站了出来,一路小跑的来到朱由校跟前大声道:“陛下,杨峰狂妄无理,竟敢当着陛下和文武百官的面当众行凶,请陛下立刻下旨将其拿下,剥去他的官袍交由三司会审,一定要将他彻底查清楚,并予以严惩以正国法!”

    “对……一定要将杨峰拿下以正朝纲!”

    “拿下他……拿下他……”

    随着卢建深的声音落下,周围响起了众多官员们的附和声,若是目光能伤人,杨峰早就被这些人的眼神给杀死了。在文官的中间,高攀龙看着杨峰心中涌起一股冷笑,武夫就是武夫,你就是再能打又如何,老夫这次只是略施小计对方就掉进了他设下的陷阱。

    “这次一定要让他死!”高攀龙心里涌起了一股杀机。

    朱由校无奈的看着杨峰,你怎么就这么冲动呢,竟然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伤人,你让朕怎么维护你啊。想到这里,他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杨峰一眼,没好气的问道:“杨峰,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杨峰却是不慌不忙的对着朱由校拱手,突然高声说了声:“陛下,臣冤枉啊!”

    “冤枉?”

    “什么……这家伙竟然在喊冤!”

    “我没听错吧,这家伙竟然喊冤!”

    瞬时间数百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杨峰。

    朱由校疑惑的看着杨峰,“杨峰,你是冤枉的?”

    “是啊,陛下,臣实在是冤枉啊!”杨峰往前站了一步,指着正被几名同僚扶住的那名言官大声道:“陛下,适才就是这个家伙意图谋杀微臣,微臣不得已进行了反抗,这才拧断了他的手指,臣并非是有意伤人啊!”

    “哗啦……”

    周围一片哗然,随后一阵愤怒的喊声响了起来,不少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杨峰竟然说这位言官意图杀人,他是不得已才反抗的,你当我们都是瞎子吗?

    卢建深更是一蹦三尺高,他几乎是冲到了杨峰的跟前,习惯性的用食指指向了杨峰的鼻子大声喝道:“杨峰……你当着诸位大人的面伤了,王大人,现在竟然试图否认,你……啊……”

    令人震惊的一幕又出现了,杨峰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又抓住了卢建深指着他的食指一拧,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我们的卢建深卢大人也步了那位言官的后尘,食指向后折了一百八十度,他的食指又被杨峰给拧断了。

    一时间整个大殿又乱成了一团,四名大汉将军看到杨峰竟然当着他们的面伤人,再也忍不住了,立刻就朝着杨峰冲了过来试图将他拿下,却被杨峰右手轻轻一推,四名冲过来的大汉将军只觉得一股大力袭来,整个人四仰八叉的倒在了地上,这下大殿上就更乱了。

    被推倒在地上的四名大汉将军感到颜面大失,好羞成怒之下抽出了腰间的长刀重新将杨峰围了起来,厉声喝道:“不许动,立刻束手就擒,否则格杀勿论!”

    看着拔出了长刀将自己围起来的四名大汉将军,杨峰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历芒,他看着这几名如临大敌的大汉将军淡淡的说道:“你们若是继续拿刀指着本将军,发生什么后果你们可要自负!”

    “太好了,这个家伙连打两人也就算了,现在连御前侍卫也想打,一旦动手那就是与造反同罪啊!”

    “杀……杀死这个家伙!”

    朝堂上不少人看到这一幕后兴奋得身体都在发抖,若是能将这个祸害当场砍死在大殿那是最好的。

    “住手!”就在这时,朱由校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他的脸色却是很难看,对着那四名大汉将军喝骂道:“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没有朕的命令就敢对当朝的大臣拔刀,你们是想要造反吗?”

    “当啷……”

    这四名大汉将军赶紧将手中的刀仍在了地上跪了下来,其中一名颤声道:“陛下恕罪,小人是听到有人在殿前伤人,这才急着赶过来,看到这位大人当众伤人后情急之下这才……这才……”

    杨峰在一旁阴森森的补了一刀:“这才什么?你们都是陛下的侍卫,不是哪位大臣的私兵,没有陛下的御旨,只是几位大臣随便喊两句你们就急吼吼的带着兵器冲进大殿,本官倒想问问,你们是想要做什么?”

    “这……这……”这四名大汉将军跪在地上汗如雨下,他们都是皇帝的亲军和护卫,按理说除了统领他们的将军和皇帝的命令,谁都无法对他们下达命令,况且现在百官正在上朝,他们在没有皇帝的命令下就擅自冲进大殿试图对一名朝中的大臣动手,这个罪过轮起来可就大了。

    看着跪在地上的四个人,朱由校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他摆了摆手:“来人,将这四个人带出去,从明天开始他们不用来殿前当值了,朕用不起这样的人!”

    “喏!”

    很快,外面就涌进来十多名侍卫,将这四名大汉将军给带了下去。

    将那四名大汉将军处置后,朱由校重新将目光转向了杨峰。

    杨峰不待朱由校说话,就有些委屈的说道,“陛下……陛下,您看到了吗,臣记得这位卢建深卢大人,他也要过来杀微臣啊,微臣是迫不得已反击的啊。”

    饶是朱由校对杨峰的风格早有了解也不近气乐了,“杀你?你倒是说说看,他们怎么要杀你了?”

    “难道不是吗?”杨峰振振有词的说:“陛下,您也亲眼看到了,刚才那位言官和御史全都冲到了微臣的跟前,他们的拳头距离微臣还不到一寸,微臣有足够的理由认为他们要杀微臣,所以微臣才奋起反击的。”

    杨峰的话一出口,整个大殿的人都愣住了,杨峰的理由跟刚才那位姓王的言官给杨峰按的罪名是何等的相似。

    “我认为他们要杀我,所以我就反抗了。”

    这个理由充分么,太他妈充分了,可谁都知道卢建深和那位姓王的言官除非是发疯了才会杀人,而且就算是他们想杀人那也得有这本事才行啊,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想要赤手空拳杀死一名身经百战的将军,这得是有多么丰富的想象力才能想出这么奇葩的理由啊。

    “你胡说,王大人和卢大人不过是在跟你说话,他们怎么会想杀你!”同样步了同僚后尘的卢建深却是比那位依旧发出惨叫的同僚硬气了不少,虽然食指被拧断,但他愣是忍着痛挣扎着站了起来怒叱道:“我和王大人不过是基于气氛想要跟你理论,可你却动辄行凶伤人,如今却在狡辩,你就是个敢做不敢当的懦夫!”

    “你们难道不是想要杀我?”

    杨峰露出了惊讶之色,他吃惊的对朱由校问道:“陛下,请恕微臣孤陋寡闻,难道我大明现在都流行跟人说话时会冲到对方面前,伸手指着对方的鼻子才说话吗?

    微臣是个粗人,也没有读过多少圣贤书,但也知道与人说话时将手指向对方是非常失礼的行为,自从来到大明的这一年多来也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可今天……就在这奉天殿上,在陛下的面前,这两位大人偏偏不约而同的做出了同样的动作,难道这是我大明最新流行的礼仪不成?还是诸位大人平日里跟人说话都是用手指着对方的鼻子才说话?”

    “呃……”

    杨峰的话一出口,所有人都哑了,就连平日里最能言善辩的文官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就算是市井小民也知道你在外面若是胆敢指着对方鼻子骂人的话,十有**会招来对方的一顿老拳,更何况是在奉天殿这种场合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那是因为大明奉行的文贵武贱的政策已久,经过那么多年的打压,文人对于武官天生就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文官指着武官的鼻子破口大骂在大明根本就不算个事,武官们受到侮辱也只能捏着鼻子忍着。

    平日里那位姓王的言官平日里估计习惯了这么做,今天就想着能在众多文武百官和皇帝的面前羞辱一下杨峰,在他看来杨峰就算是被他指着鼻子充其量也只是敢怒不敢言,这年头那些低贱的武官被文官骂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只可惜,他碰上了一个从不吃亏的家伙,这才倒了大霉。

    看到众人都不吭声,杨峰朝朱由校躬身道:“陛下,微臣现在就想当着您和众位大臣的面问一句。这位王大人和卢建深大人刚才指着微臣的鼻子斥骂,这难道也是圣人的教诲?平日里若是有人也象他们二人一般指着诸位大人的鼻子骂人,诸位大人也会笑着接受吗?”

    整个大殿都沉默了,没有人说话。杨峰的话太诛心了,他们是说对也不是说不对也不是,可不说话就等于默认了杨峰刚才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这才是最令人闹心的事。

    看到众人都不吭声,朱由校虽然面无表情,但心里却乐开了花。他登基已经六年了,还是第一次看到满朝的文武大臣被说得哑口无言,这个杨峰也太厉害了吧。

    不过心里虽然满意得不行,但表面上朱由校还是板着脸对杨峰骂道:“话虽如此,但你也不应该动手伤人啊。现在扣除你半年俸禄以示惩戒,你可服气?”

    杨峰躬身拜了下去:“臣无话可说,单凭陛下惩处。”

    大殿上的文官们看着这对君臣一唱一和,心里甭提有多腻味了,尼玛的这家伙掰断了两个人的手指,就只罚了他半年的俸禄,你还能再偏袒一点吗?有心想反对,可又想不出反对的理由,毕竟这事他们不占理啊。

    看到众人哑口无言的样子,朱由校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他又接着问道:“兵部尚书何在?”

    新任兵部尚书王永光站了出来大声道:“臣在!”

    “王爱卿,朕问你,江宁军送来的建奴首级兵部都清点完毕了吗?是否属实?是否有杀良冒功的嫌疑?”

    王永光深吸了口气,这才大声道:“启禀陛下,江宁军送来的首级兵部已经清点完毕,总共有首级一万五千三百二十八枚,全都是正宗的建奴首级,并无杀良冒功之说。”

    “哗……”

    大殿上又是一片喧哗声响起,虽然早就有了心里准备,但满朝的文武还是被这个数目给吓到了,这么多的首级实在是这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大捷啊。

    “这就好!”

    朱由校再也抑制不住脸上的笑容,他大声道:“朕为大明天子,当赏罚分明,杨峰在辽东期间为江山社稷立下如此大之功劳,朕当褒奖之!来人……宣旨!”

    “喏!”

    站在朱由校旁边的一名中年太监从身后小太监的手中拿过一份圣旨大声念了起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自古危难见忠臣,杨峰奉命率兵增援辽东讨伐不臣,阵斩建奴贝勒莽古尔泰,并重创贼酋努尔哈赤,并斩杀建奴无数。不封爵不足以表其功,特册封杨峰为江宁伯,并赐丹书铁劵,加封其为左都督、宣威将军衔,钦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