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赐宴(二)
    说实话,那些文官们只是知道杨峰娶了海兰珠而已,并不知道这个家伙连海兰珠的姑姑和妹妹也娶了,否则朝堂上的舆论还不知道要怎样哗然呢。

    张嫣是第一个想起来的,她赶紧对朱由校道:“陛下,适才杨大人所言切莫让朝中大臣知道才好,否则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啊。”

    朱由校这才惊醒,赶紧对旁边的良妃、惠妃、成妃等几名妃子肃然道:“尔等记住皇后所言否?今日之事若是传扬出去朕必然将尔等治罪。”

    良妃等几名妃子看到朱由校严肃的神情赶紧站了起来下拜道:“陛下放心,今日之事臣妾等绝不敢泄‘露’出去半分。”

    杨峰看到朱由校夫‘妇’倆严肃的表情感动之余也安慰道:“陛下切莫如此,微臣今日既然敢将此事告知,便不怕此事泄‘露’出去,况且宫中人多眼杂,知道此事的人除了您和几位娘娘之外,更有诸多的宫‘女’太监,若想完全保密那是不可能的,您也毋须如此紧张。”

    “你还好意思说。”听到这里,朱由校没好气的瞪了杨峰一眼:“你知不知道,这几日弹劾你的奏章几乎堆满了朕的龙案,那些文官给你定了三条大罪,其中第一条就是‘私’自娶了大明科尔沁部落首领宰桑之‘女’海兰珠,有通敌之嫌。若是让他们知道你不仅娶了海兰珠,更是连她的姑姑和妹妹也娶了,恐怕整个朝廷都要闹翻天了。”

    “哈哈哈……”

    听到这里,杨峰不但没有任何惊慌的神情,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整个人笑得前仰后合。

    看到杨峰笑得如此开心,朱由校不由得面‘露’愠‘色’,“杨爱卿,朕的话难道很好笑吗?”

    杨峰把笑声停下后这才摆了摆手:“陛下恕罪,臣并非是笑陛下,而是在笑那些腐儒而已。自古以来人们都说文人杀人不用刀,只凭手中一支笔即可,不知陛下以为然否?”

    朱由校点点头:“确实如此,朕登基以来便发现朝堂朋党成风,朝中的大臣们一个个平日里道貌岸然,但背地里却是结党营‘私’,朕每每要做些事情却发现总是举步维艰,就是因为下面的人阳奉‘阴’违不肯尽心为国办事。每当朕发怒要拿下一些人时,便会有人跳出来抨击朕,拿祖制或是道德文章来说事,朕也是无奈得很啊。

    爱卿还记得上次给辽东押解而去的一百八十万两军饷吗?那次朕下令户部筹出一笔军饷给孙承宗送去,但户部尚书李起元总是推脱户部没钱,但朕却很清楚其实还有两百万两银子正躺在户部的库房里睡大觉。孙承宗几次发来急报要求朕快点拨付粮饷,但这个老货却硬是不肯拨给辽东将士,若非是爱卿让人给朕送来了一百八十万两银子,辽东十数万大军今年恐怕真的要饿肚子了。”

    看着面带疲惫之‘色’的朱由,杨峰不禁暗自摇头,朱由校还是缺乏经验啊。

    听着朱由校说着辽东的事情,哲哲和大‘玉’儿却是听得津津有味。要知道当时的她们还是皇太极的福晋,跟大明可是生死大敌,没想到这位大明的皇帝竟然还有这样的苦恼,国事又是如此艰难。大‘玉’儿有心想问几句,但她也知道在这样的场合下以她的身份是万万不能出声的,否则那就是给自己和杨峰招来祸端了。

    看到气氛有些郁闷,张嫣赶紧打圆场道:“陛下,今儿个咱们可是请杨大人一家来赴宴的,莫要将朝堂上的那些烦心事带进来以免败了臣妾等人的兴致。”

    朱由校一怔,随即哈哈笑了起来:“梓童说得对,此事倒是朕的不是了。好吧,咱们也别在这里说那些扫兴的事了,走……咱们用膳去!”

    说完,朱由校带头走进了一个偏殿内,众人对视了一眼也跟着走了进去。

    当众人走到偏殿时,看到摆放在偏殿内的东西时全都怔了起来,因为偏殿内只摆放着一张超大的圆桌,桌上整齐的摆放着一幅幅碗筷。

    杨峰微微一怔,扭头看向了朱由校。

    虽然华夏的合餐制在宋朝时便已有之,但那都只是在民间流行,在有身份的人当中即便是有合餐制但那也只是在比较‘私’密的场合或是身份相当的人之间进行,像皇宫之类的地方是绝没有合餐制一说的,毕竟从礼法上来说皇帝是全天下身份最高贵的人,又有谁有资格跟他在同一个桌子上吃饭。

    看到杨峰看来,朱由校不禁笑了起来:“朕去年在江东‘门’千户的时候看到爱卿都是好几个人一起吃饭,朕心中羡之,加之今日咱们这是‘私’宴,别把外头那一套带进宫来。今儿个不管是朕还是梓童或是几位爱妃,咱们都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大伙尽管放开肚子用膳就是。”

    皇帝都这么说了,杨峰还能说什么呢?只能朝朱由校深深拱了拱手表示谢意,连杨峰这样出生在现代的人都感到意外,朱由校的那几个嫔妃就更不用说了。要知道就连现代,在某些地区重男轻‘女’的思想都已然存在,就更不用说在明朝了。

    在封建时代,男人吃饭尤其是有客人来的时候‘女’人是不能上桌的。‘女’人要么躲在厨房吃饭,要么就在男人吃饭桌子的西北角落摆上一个偏桌。

    这个偏桌是专为‘女’‘性’准备的,‘女’‘性’吃饭不可喝汤,不可用勺,勺子又名“赤”意指迟,跟‘女’人同桌吃饭的话那可是会遭到旁人嗤笑的。当然了,在青楼楚馆里吃饭自然是另当别论。

    不过杨峰毕竟是从现代社会里过来的,惊讶过后很快便放开了,一大桌子人很快就坐了下来。

    朱由校和张嫣作为身份最尊贵的人自然是分别坐在了面对着‘门’口的主座,杨峰则是坐在了朱由校的下手,接下来就是海兰珠和朱由校的嫔妃等一众人,十多个人将偌大的圆桌坐得满满当当的。

    皇帝吃饭上菜的速度自然是没得说的,很快便有宫‘女’将饭菜端来摆满了桌子。

    朱由校率先举起了酒杯面带亢奋的说道:“来……让我们满饮此杯,这一杯祝愿我大明国运昌盛!”

    众人一起举起了杯子齐声道:“祝愿我大明国运昌盛!”

    “干杯!”

    杨峰举起就被一饮而尽,喝到嘴里后他不禁咦了一声。

    朱由校见状不禁笑了起来,“杨爱卿,怎么样?是不是有股熟悉的味道?”

    杨峰无奈的笑道:“陛下还真是爱开玩笑,这不就是前些日子臣谨献给陛下的酒吗?”

    这大半年来,杨峰经常时不时的给杨峰送东西,譬如镜子、时钟、梳子或是一些日常用品,这酒自然也在里面。当然了,送给皇帝的酒自然不能马虎,杨峰可是专挑市面上能买到的最好的诸如飞天、五十年陈这些好酒,只是朱由校并不嗜好杯中之物平日里几乎不喝酒,今天正好请杨峰吃饭,他便把五粮液拿出来借‘花’献佛。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众人原本有些拘束的心也放了下来,尤其是朱由校的那些嫔妃,她们平日里何曾有过跟朱由校同桌吃饭的殊荣,像她们这样的往年即便是逢年过节朱由校一家人吃饭那也是实行的分餐制,每个人坐在一张小桌子后面各吃各的,像今年这样一家子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场景她们更是做梦也不敢想的,想到这里,不少嫔妃看向杨峰的眼神中避免带上了感‘激’的目光。

    估计朱由校也是第一次体验这种一大家子围着一个圆桌吃饭的情景,几杯酒下肚后他笑着对坐在旁边的张嫣道:“梓童,今后咱们用膳也要这样才行,人多才热闹嘛,否则一人一张桌子太过冷清了。”

    张嫣嫣然笑道:“陛下说的是,臣妾也觉得平日里一个人吃饭实在是太过清冷,若是能多和众位姐妹一同用膳那肯定会很热闹的。”

    “姐姐说得对。”一旁‘性’子比较活泼的良妃也说道:“往日里陛下忙着处理朝政,臣妾等姐妹都住在各自的寝宫里,日子过得实在无聊,若是能多和诸位姐妹们一起相处,大家喝喝茶聊聊天,这也能打发无聊嘛。”

    “是啊……宫中的日子确实冷清,姐妹们整日里无所事事的,能聚聚也是好的。”身材较为娇小的胡贵人也出声附和。

    看着众人异口同声的说辞,杨峰心里不禁有些叹息起来,这些‘女’人看似身份尊贵,但俗话说得好,一入侯‘门’深似海,更何况是皇宫呢。进了宫中之后,别说外人了,若是没有皇帝恩准,就连自己的父母亲人也难得见一面。居住的皇宫看似豪华,每日里也是锦衣‘玉’食,但那种冷清孤寂的生活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

    想到这里,杨峰看向朱由校旁边那几名嫔妃的目光不禁带上了几分怜悯,心里也升起了是不是可以帮一帮她们的想法。

    而这个时候,他正好听到张嫣的声音也从旁边传来,“姐妹们若是无聊的话,也可以过来帮本宫做点针线活或是下下棋打打马吊什么什么的,这样也好打发时间嘛。”

    “打发时间?对啊……”

    听到这句话后,杨峰心里不禁一动:对啊,若是抡起打发时间,有什么能比得上那种东西呢,要知道这玩意即便是在现代社会也是宅男腐‘女’们‘混’日子的必备东西啊。

    想到这里,杨峰转过头对朱由校微笑着说道:“陛下,前些日子臣倒是带来了一样好玩的东西,倒是可以用来给宫中的娘娘用来打发时间那是最好的,保管娘娘们见了都说好。”

    朱由校一听不禁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笑道:“哦……爱卿又‘弄’来了什么好东西啊?赶紧拿过来。”

    杨峰笑了,“陛下……请容臣卖个关子,现在东西并不在宫里,待会臣让人将东西带进皇宫之后再为陛下解‘惑’。”

    “你呀!”朱由校笑了笑就不再追问了。

    众人又吃喝了一会,朱由校这才放下了筷子笑着对张嫣道:“梓童,你先替朕招呼杨爱卿的这几名家眷,朕有点事情要和杨爱卿谈。”

    张嫣微笑道:“好的,陛下尽管放心,臣妾会替您照顾好这几位的。”

    朱由校扭头对杨峰道:“杨爱卿,陪朕出去走走吧?”

    杨峰拿过餐巾擦了擦嘴巴,这才点头道:“臣敢不从命?”

    朱由校在前杨峰在后,在一些心腹‘侍’卫和太监的拥簇下,穿过一座‘精’致的垂‘花’‘门’,来到另一处阁台亭院,四下无人,只是地上还有一些积雪尚未融化,是以显得很是冷清。

    进入亭院,清寒之气袭入,就见院中假山池水,一座宽阔的亭台,建在数层青石台阶之上,旁边有数株梅‘花’正在怒放,下面池中,还有朵朵莲叶。

    朱由校和杨峰两人进入了亭子,两人先后落座,一名太监拿来了一个火炉,打开盖子后一股幽兰‘色’的火苗立刻升腾而起,太监将一个茶壶放下,里面的水很快酒被烧开,很快这名太监便为两人沏好了茶,然后这才垂手站立在一旁。

    朱由校拿起茶杯习惯‘性’的喝了一口,随后眼角看到周围站立的人,他皱眉挥了挥手,“你们都退下,若无朕的旨意不许靠近。”

    “喏!”

    很快,俩人的周围立刻变得空无一人。

    朱由校这才对杨峰道:“杨爱卿,知道朕今日为何要跟你单独说话吗?”

    “不知道。”杨峰摇头苦笑道:“不过微臣可以肯定的是,陛下绝不是单纯的为了请臣吃饭的。”

    “哈哈哈……”

    朱由校笑了,指着杨峰无奈的说道:“知道吗,满朝的文武里,你是第一个敢这么跟朕说话的。”

    杨峰耸了耸肩膀:“陛下,朋友相‘交’贵在知心,臣这样做正是出于真诚啊。”

    “好吧,朕说不过你。”朱由校大笑起来,随后神情才慢慢变得严肃起来:“杨峰,你知道吗?这些日子,弹劾你的奏章几乎堆满了朕的御书房,都是要将你拿下问罪的,朕将这些奏章压下来后,他们又开始上折子说是要把大明皇家商行收归朝廷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