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赐宴(一)
    坤宁宫是内廷后三宫之一,位于交泰殿后面,它的名字出自原文: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而以为天下正。

    这个名字也代表着皇后的地位跟皇帝是相对的,是天下女性中最尊贵的,皇帝是天,皇后就是地,皇帝是乾,皇后是坤,皇后也是天下间之唯一。它坐北面南,面阔连廊9间,进深3间,黄琉璃瓦重檐庑殿顶。

    当杨峰一家人进入坤宁宫的大殿后,便看到大殿里面还站着六七名穿着华丽的丽人,看到朱由校两夫妻进来后同时拜倒口中齐声称呼道:“臣妾等拜见陛下和皇后,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都平身吧!”

    朱由校随意的一摆手示意这几个人起来,转头对身后的杨峰笑道:“杨爱卿,朕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良妃、惠妃、成妃、荣妃、纯妃、和冯贵人、胡贵人。”

    “皇上……这……”

    杨峰已经有些惊呆了,在封建时代,朋友之间交往能把自己的妻子和家人能叫出来介绍给对方的那已经可以称之为通家之好了,不是关系好到一定的份上是不会这么做的,而且杨峰可以肯定朱由校绝对是把自己后宫所有的女人都叫出来了,这份宠信和信任纵观整个大明王朝两百多年的历史那是从未有过的啊。

    人与人相交贵在知心,看到朱由校对自己竟然如此交心,要说杨峰的心情不激动那是不可能的,这就好比一个人带着全家到朋友家去做客,朋友则是把自己的老婆孩子都交出来作陪,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普通人家还情有可原,但朱由校身为帝王之家却做出了跟平常百姓一样的动作这样的恩宠可就太罕见了。

    杨峰深深的朝朱由校拜了下去,感动的说道:“臣何德何能,能蒙陛下如此器重,臣实在是不胜惶恐。”

    看到杨峰拜倒,跟在他身后的郑妥娘、海兰珠以及哲哲、大玉儿四女也全都跟着拜了下去。

    朱由校却哈哈大笑起来,亲手将杨峰服了起来:“杨爱卿切勿如此,朕原本还说你这几日忙着办两日后的校阅之事,但是皇后却坚持要请你进宫赴宴,并把你们一家子人都叫上,朕思前想后这才答应下来,说起来这可都是皇后的功劳呢,跟朕可没有半分的关系。”

    “哦……原来如此。”

    杨峰惊讶的看了皇后张嫣一眼,没想到他今天能入皇宫赴宴竟然是皇后的功劳,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女人的政治智慧那就绝对不容小觑了。不过他转念一想,在另一个时空里,魏忠贤和他的老相好客氏在皇宫里可谓一手遮天,张嫣却能跟他们斗得旗鼓相当,这就足以证明她的手腕和智慧。

    看到杨峰看来,张嫣却是微微一笑,她似乎看穿了杨峰的心思般嫣然一笑道:“杨大人多虑了,其实本宫是听闻杨大人不但把秦淮河上有名的郑妥娘娶回了家里金屋藏娇,还带着大军跑到了草原上将科尔沁部落最美丽的明珠给抢了回来,本宫听闻之后很是好奇,寻思着那位海兰珠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把我们的杨大将军迷得如此神魂颠倒,现在杨大人能为本宫介绍你身后这几位女子吗?”

    “这个……当然可以!”

    杨峰没想到这位皇后竟然如此干脆,轻咳了一声后他拉住了海兰珠的手将她道旁边介绍道:“这位是臣新娶的妻子海兰珠,她的父亲就是科尔沁部落的首领宰桑。”

    “哟……”

    张嫣看着海兰珠饶是她贵为皇后也不禁赞叹起来,今天的海兰珠穿着一件白色的素面杭长裙,逶迤拖地水绿底流苏垂绦花裙,身披浅金底貂皮蝉翼纱。头绾风流别致如云高髻,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景泰蓝手镯,脚上穿的是蓝底莲花软缎鞋子,整个人显得秀美绝俗。

    海兰珠的美貌是不分男女的,就连张嫣也不禁有些啧啧称奇起来,他上前拉住了海兰珠的手赞叹道:“果然是个沉鱼落雁般的女人,就连本宫都看呆了。这样吧,这个手镯是前些年陛下赐给本宫的,今儿个本宫就送给你吧。”

    说完,张嫣从手腕褪下了一个洁白如玉晶莹剔透的手镯递塞到了海兰珠的手里。

    “这……”

    海兰珠拿着手镯有些犹豫的将目光看向了自家的丈夫,杨峰看到海兰珠询问的目光后不禁哈哈一笑,“收下吧,皇后给的东西当然要收下来,不收的话岂不是不给陛下和皇后面子。”

    听到丈夫的话后,海兰珠这才向张嫣到了个万福后这才收下了手镯。

    而看到杨峰竟然说得这么心安理得,张嫣也忍不住扑笑了起来,捂着了嘴:“难怪陛下这么喜欢你,杨大人为人实在是光明磊落,不像有些人明明喜欢却要装出一副推辞的样子。”

    朱由校也哈哈大笑起来,打趣道:“梓童啊,你可不知道。去年朕在他的江东门千户所做客的时候,这家伙还打算管朕要饭钱呢,朕当时不愿给他还不乐意呢。”

    “什么,还有这种事?”

    张嫣和身旁一众嫔妃面面相窥,都有些不敢相信,最后才哄然大笑起来。

    杨峰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说:“陛下,当时臣不是太穷了,想着弄点银子补贴一下千户所的日常用度,后来不也没跟您要嘛。”

    张嫣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差点瘫倒在地,指着杨峰说不出话来。到现在她总算是知道为什么自家丈夫总是念叨着这个人了,这个人实在是太有趣了。

    “好了……好了别笑了,接下来臣再为您介绍这几位吧。”

    杨峰生怕张嫣笑出个好歹,那自己的麻烦可就大了,赶紧将哲哲、大玉儿以及郑妥娘三人拉了过来说道:“这位是郑妥娘,原本也是官宦人家的姑娘,只是后来父亲获罪后被卖入了青楼,去年的时候微臣为她赎了身,至于这两位嘛……”

    说到这里,杨峰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这位本名叫博尔济吉特·哲哲,是海兰珠的亲姑姑,而这位名叫博尔济吉特·布木布泰,是海兰珠的亲妹妹,她们原本都是贼酋努尔哈赤第八子皇太极的福晋,后来在草原上被臣所俘虏后抢了过来,现在她们都是臣的女人。”

    “当啷……”

    原本笑声盈盈的大殿上立刻停了下来,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了杨峰和他身后的诸女。

    朱由校手中茶杯就这么掉在了地上,一个景德镇出品的精品茶杯就这样掉在地上摔成碎片。他指着杨峰又指了指海兰珠三女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就连张嫣也张大了小嘴指着杨峰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什么才好。

    其实杨峰娶了郑妥娘这个秦淮河出身的女子,在朱由校等人看来充其量不过是年少风流,并不算什么。可他却把人家姑侄三个人一块打包娶了回来,姑侄三女同嫁一夫,这件事对于深受汉人礼法熏陶的众人来说实在是太不可思议太惊人了。

    “这这这……”朱由校结结巴巴了半天愣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看到众人的反映后,杨峰察觉到海兰珠三女的脸色有些黯淡下来,低下了头,他不禁深吸了口气上前一步道:“陛下,请容臣禀报,事情是这样的,去年臣到了辽东后……”

    紧接着,杨峰便将他到了辽东后,有感于骑兵不足缺乏战马,这才决定带兵向大草原进发想要通过战争的手段获取到足够的战马,没曾想却在半道上遇到了带着彩礼和两位福晋准备来向海兰珠提亲的皇太极,顺道将皇太极击败后又跟这两位滚了床单,不小心让哲哲怀上了自己孩子的事情说了一遍。

    最后他才说道:“这件事其实都是臣的错,坏了她们的名节。若是臣不理会她们任其留在科尔沁部落的话她们必死无疑。事情既然是臣惹出来的,那么臣就要对她们负责,所以臣一不做二不休就把她们给带回大明来了。”

    这件事杨峰足足说了半个时辰,大殿里静悄悄的,只有杨峰的声音在大殿里回荡,包括朱由校在内,张嫣以及一众嫔妃都听得目瞪口呆,久居深宫的她们如何听过这么离奇的事情。

    当杨峰叙述时,海兰珠,哲哲和大玉儿三女眼圈红了起来,最后她们看到杨峰竟然把所有的过错都揽到了自己身上后,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出来,三人都情不自禁的来到杨峰身后伏在他身上哭了出来。

    良久,坐在张嫣旁边的一名容貌秀丽的女子才惊叹道:“实在是太惊悚离奇了,这简直比戏文里说的还要好听啊。”

    朱由校苦笑:“良妃说得不错,朕还从未听说过如此离奇之事,若非海兰珠三女就站在朕的面前,又是杨爱卿亲口所说,朕还以为是杜撰出来的。”

    看着几乎是拥在一起的五人,张嫣也忍不住叹息:“陛下,虽然杨大人此举有些荒唐,但臣妾以为正因为如此反而证明杨大人确实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奇男子,海兰珠姑侄三人没有看错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