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赴宴
    朱由校登基六年了,前五年里他都是深居皇宫大内,将朝中的大小事务都交给了魏忠贤处理,自己则是专心的干着木匠活。是以在另一个历史的时空里,人们对朱由校的评价并不高,说他充其量只是一个木匠皇帝。

    但事实真的就象史书上说的一样吗?

    天启皇帝朱由校被后世嘲笑最多的,一是没文化,除了喜欢做木匠活外啥不会,甚至还有野史说此君近乎文盲,字都认不全,大臣的奏折看不懂,只能叫太监给他读。

    二是不好好干活,朝政全撒手,成天在深宫里研究木匠工艺,外面水深火热了还装没事。但即使是“踩”天启最多的清朝官修明史,其实也一直给这类嘲笑“打脸”。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朱由校这个皇帝真的对木匠那么痴迷吗?其实明史中实实在在的记录着,天启皇帝早在做皇子的时候,每次上课不但认真听讲,而且还细致的做笔记。后来君临天下,对于国家大事,更是不敢放松,尤其是炮火连天的辽东问题,天启帝更是高度重视,不但时刻要求臣子们奏报,更多次派出锦衣卫到前线查访边情。

    但是后世为什么传出朱由校是个木匠皇帝的流言呢?其实daan很简单,那就是朱由校做木匠的爱好是他故意放出去的,至于为什么会传得满世界都知道,这就要问东林党这些人了。

    朱由校这些年虽然躲在深宫里“专心”的做木匠,但其实他却通过魏忠贤和一些人的手掌控着朝政,并非他不愿意“亲政”,而是他发现如今大明的朝政几乎已经全部落到了文官集团的手里,与其亲自上阵跟大臣们打对台戏还不如推出一个daili人出来,这样自己进可攻退可守,便可立于不败之地。

    从这点上来看,朱由校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治理国家的方式其实就是跟他的爷爷万历皇帝朱翊钧学的。通过一个或是多个心腹操控朝政,这样一来就避免了直接跟朝臣撕逼。

    不过有心人却可以发现,近段时间以来,朱由校走上前台的时间越来越多,他开始亲自跟上朝频频跟朝臣们接触直接对朝政发号施令,可是今天当他亲自上朝正打算亲自向朝臣们宣布三日后校阅江宁军的消息时,却遭到了当头一棒。

    看着黑压压的跪在地上的群臣,朱由校终于明白了杨峰曾经跟他说过的如今的大明朝不一定姓朱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原来……在这些人的心里,大明朝早就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他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他们想对付谁就对付谁,只要随便给人按上一个罪名就可以了,至于这个罪名是真还是假这根本不重要。”

    想到这里,朱由校再也忍不住站了起来,把手一甩便大步走向了后面,过了一会大殿上才响起了一个略带慌张的声音。

    “退朝……”

    “气死朕了……气死朕了……朕要把他们全都赶出朝堂……”

    坤宁宫里,朱由校犹不停的在皇后的寝宫里一边踱着步一边大发脾气,在一旁皇后张嫣有些无奈的看着丈夫,眼中流露出心疼的神情,他柔声安慰道:“陛下,您又何必如此大动肝火,若是被气坏了身子岂不是得不偿失?”

    “朕如何不气?朕怎能不气?”朱由校停下了脚步,脸色潮红指着东边喝道:“你刚刚是没听到,他们要逼着朕将一个刚刚得胜回朝的将军拿下将其关进大牢……呵呵……一个百战余生归来的将军,朕还没来得及封赏他呢,就有人要用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将其捉拿下狱,试问世上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么?

    若朕真的做了这事,百年后世人将如何评价朕?可偏偏他们就敢这么做了,一群人就那么跪在朕的面前逼着朕下旨。杨爱卿说的不错,这些人就是一群打着仁义道德幌子的伪君子!”

    看到朱由校气得通红的脸庞,张嫣也真怕自家的丈夫气出个好歹,赶紧上前不断拍着他的后背连声安慰道:“陛下且宽心,如今时局如此,陛下就是再生气又能如何,臣妾以为此事只要您压下留中不发,那些人也拿您没有法子不是。”

    “唉……”

    朱由校长叹道,“国事艰难,可那帮子大臣一个个只会争权夺势打压异己,又有几个人是真正把大明江山和黎民百姓放在心里的呢?杨爱卿如此出色的人才他们都要打压,天理何在啊?”

    张嫣冷笑道:“其实依臣妾看来,他们打压的不是杨峰,而是杨峰送来的那些银子吧!”

    “谁说不是呢!”

    朱由校咬着牙道:“这些人就见不得朕的好,以前朕的内库空得能跑耗子,他们没有一个人说话,可前些日子杨爱卿刚给朕送了那一百八十万两银子后,就有人说怪话了,甚至还有人上折子要求将大明皇家银行收归户部,真是天大的笑话,杨爱卿给朕的银子凭什么要分给那些蛀虫?”

    张嫣握住了朱由校的手,美丽的眼珠子闪动了几下突然说道:“陛下,既然那些人这么挖空了心思要对付杨峰,陛下何不召杨峰入宫觐见呢,陛下也好询问一下杨峰的意见嘛。”

    朱由校犹豫了一下道:“朕早有此意,可杨爱卿昨日才到达京城,两日后朕就要在正阳门校阅江宁军了,这个时候他肯定很忙,朕担心此时召见会打搅他啊!”

    张嫣不禁笑了起来,娇嗔的白了丈夫一眼:“陛下啊,您可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想那杨峰即便是再忙也不可能都是事事亲为吧,他那些下属是吃干饭的?若是连吃顿饭的功夫都抽不出来那才是笑话呢,这样吧,陛下待会便派人去宣武门外的军营传旨,让杨峰明日携他那新娶的蒙古媳妇一起入宫,咱们就在坤宁宫赐宴,您看如何?”

    “这个好!”朱由校也乐了,他脑袋瓜子随即一转:“朕倒想看看这家伙娶了个什么样的女人回来,竟然能让如此多的人弹劾他。对了,听说杨峰这家伙年纪不大却颇为风流,他的身边可是还有几个女人呢,若是她们愿意的话也一并让她们来吧……”

    宣武门原名顺承门,修建于永乐十七,在正统元年的时候又进行了重建,之后才改名宣武门。

    有意思的是宣武门外为菜市口刑场,押送死囚的囚车从此门经常出入,因此人称“死门“,令人回味的是:瓮城上的午炮每日一响,声震京华,京人以此对时,人称“宣武午炮“。

    后来有人说宣武门外菜市口sharen太多阴气太重,需要军武的煞气来镇压,否则必生事端。有鉴于此兵部便在宣武门外修建了一座校场和兵营,希望能用兵营的铁血煞气来压制菜市口的阴气,后来这里也就成了京营的一个驻地。只是京营荒废已久,京营也成了武勋和贵戚们捞取资历混日子的地方,至于战斗力就更不用提了。

    今天刚吃过午饭,杨峰正召集军官们开会呢,便听门外的军士报告曹大忠在军营外求见。一看到曹大忠杨峰也吃了一惊,眼前的曹大忠穿着一身蓝色的太监服,袖口上的两道金丝镶边和衣服上的走兽图案格外的醒目,他不禁笑了起来:“曹大人,恭喜您啊,这么快就升官了!”

    曹大忠咧着嘴笑得见眉不见眼的,对着杨峰拱手道:“都是托杨将军的福,咱家熬了那么多年总算是升到从四品了。”

    “那是。”杨峰点了点头:“只要品级到了那么接下来您就有望往司礼监或是御马监走一遭了。”

    曹大忠赶紧连连摆手,“杨大人过奖了,司礼监咱家不敢想,能在两年之内能到御马监任职咱家就很高兴了。”

    虽然曹大忠说得很是谦虚,但脸上那快咧到牙槽的嘴巴却瞒不了人,杨峰撇了撇嘴,“好了曹公公,心里高兴就笑出来嘛,干嘛摆出这么样子,显得也太不诚实了。”

    “你……”

    曹大忠瞪了杨峰半晌这才无奈的叹了口气,如今的杨峰再也不是一年前那个任由他搓圆搓扁的白丁了,如今的杨峰可是手里有兵有钱的大人物。

    “好吧,咱们说正经的。”曹大忠轻咳了一声才道:“封皇上口谕,命杨峰明日正午时分携其妻海兰珠以及妻妾入宫赴宴,钦此!”

    “什么,陛下让我进宫赴宴?还要带上海兰珠?”杨峰嘴巴长得老大,吃惊的看着曹大忠,“不是……我说老曹啊,你知不知道过两天陛下就要在正阳门校阅江宁军了,这几天我忙得不行,哪有时间赴宴啊。难道陛下不知道这点吗?”

    “这咱家怎么知道。”曹大忠没好气的说:“咱家只是陛下的奴婢,陛下做什么事怎么会告诉咱家。”

    说到这里,曹大忠犹豫了一下又说道:“杨大人,咱家多一句嘴,陛下难得请您入宫赴宴,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啊,你可别错过了。”

    “好吧,我知道了。”杨峰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苦笑着答应下来,朱由校再怎么说也是大老板,这个面子他必须得给……

    由于医护营和辎重营已经押着两万多蒙古俘虏和战马回南京去了,海兰珠、哲哲和大玉儿、郑妥娘等人都是女眷,不适合跟着大部队住在校场,是以杨峰干脆在京城买下了一座院子将几女安置在里面,当天晚上杨峰来到了院子里将皇帝邀请他入宫赴宴的事情告诉了他们,没曾想几女的反映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什么……陛下邀请我们入宫赴宴?”

    院子里,杨峰的几个女人全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杨峰,就连如今肚子已经微微凸起的哲哲也不例外。

    “是啊,今天陛下刚让人传来的旨意,当然是真的啦。”杨峰有些疑惑的看着众女问道:“我说你们几个,吃顿饭而已,至于这么兴奋么?还有哲哲、布木布泰,你们再怎么说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怎么也高兴成这样?”

    “相公你说什么呢?”海兰珠拉住了杨峰的手,脸上兴奋的表情都有些抑制不住,“那可是大明的皇帝请我们全家吃饭呢,怎么能不兴奋?再说了,以前布木布泰和姑姑虽然住在盛京,但又怎么能跟大明的京城相比?况且皇帝陛下请我们赴宴这么多么大的荣耀啊,相公你怎么能如此平静?”

    “好吧,是我太过迟钝了。”看到一向性格清淡的海兰珠也变得如此兴奋,杨峰不禁有些无语,最后他看到几女凑到一起叽叽喳喳的商量着明日穿什么衣服赴宴后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出了院子后赶到校场安排两天后的阅兵仪式去了。

    第二天中午,杨峰带着一身盛装的四女在数十名护卫的护送下来到了皇宫门口,令杨峰想不到的是曹大忠竟然亲自在宫门前相迎,在做过一番检查后在几名太监的带领下穿过了无数的亭台楼阁来到了皇后的住所坤宁宫。

    而杨峰不知道的是,按照宫中的规矩,男人是不能进入嫔妃所在后宫的,今天他能来到这里还是朱由校下了特旨的缘故。

    他们刚来到坤宁宫门口,就看到朱由校站在门前含笑的看着自己,在朱由校的身边和他并肩站着一位身穿凤冠霞帔,雍容华贵的绝色佳人,这个不用问就知道

    肯定就是皇后娘娘了。

    杨峰带着几女上前拜倒,口中称呼见过陛下和娘娘千岁。

    朱由校大笑着上前将杨峰扶起,嘴里说道:“杨爱卿,朕记得去年在江东门千户所暂居的时候,你对朕可没那么多礼节,可是随意得很啊!”

    杨峰无奈道:“陛下恕罪,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微臣可是站在您的地盘上,当然要对主人客气点拉,否则您一怒之下把微臣赶出去岂不糟糕,要知道微臣一家人可还没吃饭呢。”

    “哈哈哈……”

    听杨峰说的有趣,朱由校不禁大笑起来,就连站在他旁边的皇后张嫣也不禁捂嘴笑了起来,这个杨峰说话还真有意思,难怪陛下会对他念念不忘格外器重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