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请柬
    

    南京莫愁湖风景优美,向来都是人墨客最喜欢去的地方,这里也聚集了南京众多的青楼楚馆。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而距离莫愁湖西边的江东门千户所正好相反,这里历来是南京有名的贫民窟,因为江东门千户所坐落在这里,由于千户所实在是太穷,当地人有句顺口溜:宁愿去逃荒不嫁江东门。

    从这句话里可以看出江东门千户所是多么的不受人待见,江东门千户所实在是太穷了,加之明朝的律法明规定入了军籍后世世代代都是军户,所以才有了百姓宁愿把女儿嫁鸡嫁狗也不愿意嫁给军户的话。

    不过这已经是老黄历了,从去年开始,江东门千户所的变化便一日胜过一日,那些往日里被百姓们讥讽为穷军户的家伙竟然开始咸鱼翻身。他们开始大面积的开荒种植了一种叫做土豆的农作物,而且还开始开办了许多的作坊,甚至还收留了数万的流民。

    这样的变化不但让南京城的百姓目瞪口呆,也让官府们沉默了。自古以来收拢并安置流民向来都是官府的责任,卫所的责任只是负责维护地方的安宁,可现在卫所竟然把官府的活也给抢走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

    按理说若是有人胆边生毛敢抢了官府的活,那些官们早群起而攻了,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对于这件事官府却是持默许的态度,任凭江东门千户所如何收拢流民他们只是装聋作哑当做看不见。

    其实之所以会有这种结果也是意料之,收拢安置流民向来都是吃力不讨好的事,不仅需要耗费大量的钱粮和精力,而且一不小心还会引发民变,一个不好还要丢官罢职,所以官府对这种事向来是能推推,现在竟然有冤大头出来替他们把活给干了,他们哪有不乐意的,赶紧闷声发财吧。

    这一年来江东门千户所和它所属的江宁卫变化是显著的,随着土豆的种植面积越来越多,困扰了江宁卫多年的温饱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而且杨峰竟然还给军户们发放粮饷,这个措施可是开创了大明开国以来前所未有的创举。

    如今的江宁卫再也不是百姓眼穷得叮当响的穷军户,江宁卫出来的军户则是变成了令不少人羡慕的对象。据说这些日子已经有人托媒婆打听可不可以跟军户结亲了。

    今天,新任不久的江东门千户所千户耿秉义坐在千户所的大厅里,看着两边坐着的十多名百户、总旗等军官微笑着说道:“诸位,相信刚送来的战报大家伙都看过了,咱们江宁军在辽东打了大胜仗。击毙了贼酋努尔哈赤的第五子莽古尔泰,甚至连努尔哈赤本人也生死不知,如今杨大人奉命班师回朝,估计用不了多久会回来,咱们这里可不能给大人掉链子啊。”

    百户许立拍着胸脯道:“大人放心,咱们这里一切正常,这几个月无论是农场、作坊还是练兵的事情都进展得很顺利,杨大人回来后一定会高兴的。”

    “但愿如此吧。”

    耿秉义转头看了看坐在一旁一名三十来岁,身着青衫的年男子道:“陈典吏,前些日子咱们跟那位吏部白天晨大人起的纷争不知解决了没有?”

    这位男子正是江宁卫主簿李革的举荐来到江宁卫的好友陈添,杨峰对于陈添还是很信任的,一开始让他负责从云南滇缅那边专门弄翡翠过来,为杨峰在现代时空快速积累资金立下了大功,后来发现这个陈添确实能干,杨峰又任命他为江东门千户所的典吏,可以说江东门千户所的后勤都是他在掌管。

    看到耿秉义发问,陈添的眉头皱了起来摇了摇头,“白大人坚持说那片荒地是他们的,让咱们把那片荒地还给他,否则他要让顺天府来查封掉。”

    “胡说八道!”

    许立气得站了起来大声道:“那片荒地原本是无主之物,按照大明的律法规定,无主荒地是谁耕种归谁,既然是这片荒地是咱们先开的荒那是咱的,他凭什么说是他的?”

    陈添有些苦恼的说:“可是白天晨说了,那块地是他们家祖传下来的地,只是多年来未曾开荒,如今要收回来重新种地,弄得咱们很是尴尬。”

    耿秉义沉默了一会才道:“既然他说他家的,那让他们拿地契来看看,总不能他动动嘴皮子咱们把刚耕种完的地让给他们吧。”

    “对……让他们拿地契过来看看。”众军官们也纷纷嚷了起来,“这块地原本只是一块荒地,扔在那里那么多年了一直没有人去开荒,眼看着咱们种的土豆赚了银子他们又开始眼红了,这是看咱们江宁卫好欺负吗?”

    “千户大人,他们这是看到指挥使大人不在想要占咱们的便宜啊!”

    “绝不能惯他们这个臭毛病,今天咱们若是把地交出去,明天他们敢把手伸到咱们的千户所来!”

    看到群情激昂的众人,耿秉义沉吟了一下:“诸位说得很对,指挥使大人临走前将卫所交给咱们,若是在咱们的手被那些人给抢了去,指挥使大人回来咱们可没法向他老人家交待。我估摸着那个白天晨之所以敢把手伸向咱们新开的荒地,很大原因是不知道指挥使大人要回来了,所以才起了贼心。这样吧,许立你明儿个先调集五百军士到北边的那个农场去驻扎几天,若是那白天晨敢乱来,那把他们打回去!”

    “是!”

    许立高兴的答应了一声、

    南京吏部衙门的签押房里,吏部右侍郎白天晨坐在椅子,在他的面前放着几封公、笔墨纸砚等物,在右手边还放着一盏茶。

    吏部右侍郎,换算到后世来说那是央组织部的副部长,这样的地位不用说自然是非常高的,不过很可惜由于南京是陪都,他这个吏部右侍郎不过是空有头衔而已。

    永乐之后,在南京当官一般都是在养老,今年已经五十九岁的他对自己的仕途已经没有什么追求了,如今的他唯一希望的是能在明年告老还乡之前捞到足够的银子好安心回家享福,有鉴于此他在有心人的唆使下对江东门千户所的荒地下了手。

    按理说以杨峰打出来的赫赫威名,白天晨怎么也不敢在老虎头拍苍蝇,但是架不住有人经常在他耳边唠叨,说什么杨峰去了大草原十有八i九是回不来了,如果杨峰不回来的话那么江宁卫可是成了一块肥肉,到时候想要扑过来吃肉的人绝对会多得如同过江之鲫,如果现在不趁着这个消息没有传开赶紧去占便宜的话,等到消息传开后可没他的份了。

    白天晨在宦海沉浮了数十年,原本是不会这么轻易的被人蛊惑,至少也要等到杨峰嗝屁的消息传来后才好下手,但还有半年要告老还乡的他实在是等不起了。

    被白花花的银子刺激得智商下降的他一咬牙一跺脚,派出了自己的心腹亲信带着吏部的衙役来到了江东门千户所,告诉耿秉义说江东门千户所新开的那片无忧数千亩的荒地是他白家祖传下来的一块地现在他们要收回,希望江宁卫赶紧将土地还给他,如若不然那衙门见云云。

    根据白天晨的判断,江宁卫对于他这个吏部右侍郎还是很畏惧的,如果他估计不错的话江东门千户所的人应该会选择妥协,毕竟他虽然只是陪都的侍郎,但在南京这块地界还是有点实力的,真要闹翻了对他们可没有什么好处。

    只是白天晨高兴得太早了,在今天午,京城传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那个杨峰不但没有死在大草原,反而立下了大功,如今正奉了皇帝的旨意班师回朝,这个消息传来后白天晨便保持这个姿势已经快一个时辰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他们不是明明保证那个家伙已经死在草原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白天晨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都要炸开了,别人不知道杨峰的厉害他还能不知道么。这个家伙还只是一个指挥使的时候敢拿起刀子跟徐弘基、张惟贤这些勋贵打生打死,而他充其量不过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吏部右侍郎而已,竟然想要跟杨峰掰手腕,白天晨真是怀疑自己前些日子是不是被鬼迷了心窍,竟敢做出这等虎口夺食的行为。

    一想到这里,白天晨恨不得给几来两拳,他怒睁着眼睛一字一句的低声喝道:“廖永权你这个王八蛋,竟敢坑我!”

    “吱呀!”

    门被人推开了,一名身穿七品绿色官府的年官员走了进来,只见他对白天晨躬身道:“白大人,外头有人要见您。”

    “有人要见我?”

    白天晨怔了怔,他主意到了这名官员的说辞,有人求见和有人要见这个区别可大了去了。前者可以说是来人的身份地位自己低,但后者则是正好相反。

    “是谁啊?”

    “哈哈哈……洪明兄,没想到您还在这里办公啊!”随着声音的落下,一个人走了进来。

    “廖永权?”

    一看到来人,白天晨觉得一股怒火涌了脑门,是这个人怂恿着自己找江宁卫的麻烦,要不是他自己又怎么会得罪杨峰,现在他还有脸来找自己,他的脸皮也太厚了吧?

    看着廖永权,白天晨恨恨的瞪着他道:“你还敢来见我?你知不知道你可是把我给害惨了?”

    看到白天晨那恨恨的目光,廖永权苦笑着拱手道:“洪明兄,你这可是错怪小弟了,小弟当时也不知道那个杨峰如此命大,竟然能从草原活着回来,否则小弟是断然不会告诉您的。否则您想啊,小弟害了您能有什么好处呢?”

    “行了,你也别装出这么一副无辜的模样了。”

    白天晨虽然之前被廖永权哄骗了一次,但当官能当到他这个位子的人当然也不是什么笨蛋,之前被骗还可以说是错信了别人,如果现在还继续被人骗了那只能说他智商不及格了。

    “廖大人这次来此不会是来看下官的笑话吧,如果是的话您已经看到了,如果没事的话您请回吧。下官还有公务在身不招呼廖大人了。”说完,白天晨端起桌那杯已经凉了的茶放在嘴边抿了一下,做出了端茶送客的架势。

    看到白天晨摆出了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势,廖永权眼闪过一丝愠色,随即又笑吟吟的说:“好吧,既然洪明兄对小弟误会颇深,小弟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能等洪明兄气消之后再来赔罪了,不过在走之前小弟还是有句话要告诉洪明兄,京城今早刚送来了消息,那个杨峰已经距离京城不到五十里,明日应该抵达京城了。

    而且小弟也不怕告诉你,那个杨峰是出了名的眦睚必报,昔日他敢率兵对抗魏国公和英国公,并杀死了千名南京的营兵,他日等到杨峰回到南京,知道有人曾经要谋夺他的田产,你说他会怎么做呢?”

    “廖大人你这是在威胁下官吗?”白天晨豁的站了起来瞪着廖永权,虽然廖永权是兵部尚书,他不过是一个右侍郎,但两人并不是一个衙门的,廖永权也管不到他的头,更何况还有几个月他要致仕了,他根本不必给廖永权什么面子,“廖大人不必替下官操心,大不了到时候下官亲自到江宁卫去向杨大人负荆请罪,杨大人虽然为人霸道,但总不会把下官给杀了吧?倒是廖大人,您在南京的日子还长着呢,该担心的恐怕是您才对吧?”

    “你……”廖永权眉头一皱,依他对白天晨的了解这个老货搞不好还真的会拉下脸去向杨峰低头赔罪,如果是这样的话可不好办了。

    心里一动,廖永权赶紧说道:“洪明兄切勿如此,小弟今日来此一是为了赔罪,而是给您送请柬来的。”

    “请柬?”

    “正是。”

    廖永权从衣袖里抽出了一张红色的请柬放在了桌笑道:“今晚云从先生要在秦淮河宴请友人共商大计,特地邀请洪明兄赏光。”

    “云从先生?”白天晨发出了一声惊呼。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