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 白热化
    

    从高空看下去,由九个空心方阵组成的大阵犹如大海的礁石,仿佛恒古之时便屹立在这里,任凭狂暴的海浪对他如何的冲击依然屹立不倒。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贝勒爷,明军的火炮太厉害了,让兄弟们退下去缓口气吧!”一名四十多岁的将领努力控制着胯下依旧有些受惊的战马来到岳托的旁边焦急的对杜度说,他是镶红旗的固山额真索拉图。

    “退下去?”岳托看了索拉图一眼,指着前面横七竖八的尸体和到处哀嚎的伤兵冷声道:“若是现在退下去的话你对得起那些死去的勇士吗?况且大汗在后面看着,我若是敢擅自下令撤退,你信不信用不了一刻钟你我的脑袋会挂在旗杆示众?”

    “可是咱们现在已经死伤了千的勇士了,明军又在阵前洒满了铁蒺藜,咱们的战马实在冲不过啊!况且我们可以一边攻击一边派人跟大汗请旨啊,只要大汗同意咱们再撤下去不行了吗?”索拉图依旧不死心的劝道。

    “你闭嘴!”岳托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他看着索拉图一字一句的说:“你若是害怕了尽管到后面去,等我们全都战死你再回去跟大汗禀报,现在没有我的命令谁若是擅自撤退的休怪我执行军法了!”

    “我害怕?”索拉图也不是什么好性子,只见他大声道:“既然贝勒爷以为我贪生怕死,那请贝勒爷在这里压阵,我亲自到前面指挥!”

    说完,不待岳托说话,索拉图便大喝了一声:“镶红旗的勇士们,都跟我!”

    说完,他扬起马鞭在战马的臀部使劲抽了一下,战马发出了一声嘶鸣后朝着前方飞奔而去,在他的身后则是率属于他的数十名戈什哈。

    一名岳托的戈什哈见状不禁在一旁冷哼了一声:“哼,这个索拉图也太不像话了,仗着是大贝勒的亲信敢如此放肆,若不是贝勒爷仁厚,凭他战场擅自行动,您早可以将他拿下了。”

    “好了,别说了。”岳托不满的瞪了这名戈什哈一眼,“索拉图再怎么样也不是你这奴才能说的,你若是再说一句废话小心爷拿鞭子抽你!”

    “嗻!”看到岳托发了火,这名戈什哈才悻悻的住了嘴。

    后金鞑子的进攻可以说非常的艰难,可以说他们前进的距离不是用多少米或是用多少步来衡量而是用尸体来铺的,他们顶着炮弹的爆炸踩着尖锐的铁蒺藜朝着江宁军的阵地疯狂的冲锋,在他们的脚下是一具具的尸体。这些尸体有战马、也有适才来战死的正蓝旗的步甲兵和刚刚战死的镶红旗的马甲兵,有的马甲兵战马被炸死了,他们下马举着武器继续朝明军大阵冲锋,这种疯狂的劲头即便是身为敌人的杨峰也看得感慨万千。

    “努尔哈赤真不愧是开创了大金国的一代人杰,其麾下的军队也不愧是这个时代最有战斗力的部队之一,只可惜啊!”

    杨峰喃喃的说了一句,看到敌方骑兵已经冲到了距离方阵已经不足一百米,这里已经是火炮射击死角,他深吸了口气拿过对讲机喝道:“炮营,对大阵前方投掷万人敌!阻断鞑子的联系!”

    “嗖嗖嗖……”

    随着杨峰一声令下,一枚枚黑黝黝冒着火舌的万人敌从方阵里飞了出来,它们落在了距离方阵前一百到两百米的地方随后轰然爆炸,巨大的爆炸声伴随着浓烟将好不容易冲到阵前的鞑子给覆盖了……

    “大汗,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咱们女真培养一个勇士不容易,不能这样没有任何意义的折在这里啊!”在不远处的本阵里,代善终于看不下去了,在一旁哀求努尔哈赤将人先撤下来。

    此时的努尔哈赤面色铁青,眼历芒闪动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一会他才转过头用冰冷的语气道:“皇太极,本汗命你率领镶黄旗六千兵马在外面待命,一旦杜度或是莽古尔泰有不支的迹象本汗将亲率正黄旗从正面进攻,而你则是率领镶黄旗从两翼朝明军进攻,听明白了吗?”

    “什么?”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震惊了,努尔哈赤下令正黄旗和镶黄旗亲自发起进攻?两黄旗是什么部队,它是自从八旗成立以来由努尔哈赤亲自掌握的军队,同时也是大金国最精锐的部队,现在努尔哈赤把镶黄旗交给皇太极和他一起发动进攻,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努尔哈赤这次真的要玩命啊!

    代善脸色都有些发白了,他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泣声道:“父汗,两黄旗可是您的亲军,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动啊。汉人也说过,胜败不过是兵家常事,咱们这次即便是不能拿下锦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下次再打回来是了,何必……”

    “你闭嘴!”代善的话还没说完被努尔哈赤打断了,只见他怒斥道:“代善你若是再阻挠本汗,本汗这以扰乱军心之罪将你拿下问斩!”

    看到努尔哈赤发怒,皇太极赶紧将代善拉到一旁阻止他再说下去,若是抡起政治才华皇太极可是代善强了不止一筹,对于努尔哈赤为什么这么做他也是心知肚明。

    努尔哈赤作为大金国的开创者,这次又是提举了全国大半的兵力御驾亲征,不能将锦州城拿下来已经有失颜面了,不过女真人原本不怎么擅长攻城,拿不下来也情有可原,但是现在他们是在野战对付一支人数不足他们十分之一的明军。

    如果不能干净彻底的将这支明军全歼,努尔哈赤数十年积累的威名势必会毁于一旦。而女真人奉行的又是弱肉强食的法则,努尔哈赤的威名可是凭借着数十年来战无不胜的形象打出来的,所以即便是为了保住他的威望他也必须要硬着头皮把江宁军消灭掉。

    在这时,多尔衮突然指着前面惊喜的喊了起来:“父汗快看,五哥的人已经冲入明军大阵了。”

    众人努力看去,果然看到莽古尔泰指挥的正白旗已经有百名骑兵冲进了明军的大阵里,正蜂拥着朝最间的那个最大的方阵冲去。

    兴奋的多尔衮一边喊一边跳了起来喊了起来:“好……太好了,冲进去。只要打开突破口,咱们赢定了,那个杨峰一定在间的方阵里,只要能击溃杨峰所在的方阵江宁军输定了!”

    事情果然如同多尔衮所说,当明军的大阵被突破了一点后,其余的后金骑兵像是闻到了血腥味的饿狼一般蜂拥着扑了过来,顺着决堤的通道涌了进去。看到这个场景,原本还板着脸的努尔哈赤神情也变得缓和下来,看来他的正黄旗和镶黄旗不用出动了。

    众人之惟有代善脸露出了焦急的神情,江宁军空心方阵的厉害他是亲身经历过的,几个月前枯草岭一战岳托率领的一万两千多铁骑是陷入了江宁军的陷阱之,科尔沁部落的四千骑兵最后只有两千人逃了回去,正红旗和镶蓝旗的数千骑兵也损失了数千人,最后他和阿敏不得不狼狈的逃回了盛京。

    几个月前的那一战仿佛还历历在目,现在看到莽古尔泰又要重蹈他的覆辙,要说代善心里不急那是假话,可现在他又不敢跟努尔哈赤说明。刚才努尔哈赤已经警告过他,如果再敢动摇军心他要用军法来治他,代善可以保证如果他现在跳出来阻挠的话,以努尔哈赤的脾气搞不好真的会砍下他的脑袋来祭旗。

    “莽古尔泰完了!”

    代善痛苦的闭了眼睛,事情确实如同代善想的那样。当莽古尔泰亲率剩下的数千正蓝旗的骑兵冲入江宁军的大阵后,他们惊讶的发现周围立刻传来了一阵阵震耳欲聋的枪声,那些枪声几乎是近在咫尺,而且左右都有。

    江宁军的大阵是由九个空心方阵组成的,每个空心方阵前后左右的间隔都是一百五十米。这个距离也是经过周密计算的,江宁军装备的“棕贝斯”燧发枪的最大射程是一百五十米,有效射程是八十米。

    每个空心方阵相隔一百五十米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证军士不会被己方的流弹击,即便是击的话这个距离也会将对己方军士的伤害减少道最低,而在这个距离里江宁军又可以最大限度的对敌人进行杀伤。

    现在莽古尔泰率领正蓝旗剩下的近四千名骑兵冲入了江宁军的大阵后立刻遭到了江宁军最猛烈的打击,莽古尔泰和正蓝旗的马甲兵们发现自己像是进入了一个迷宫,四通八达的道路到处响起激烈的火铳声。

    密集的铅弹不断的朝着鞑子射去,一名名骑兵不断弹落马。许多骑兵策马挥刀想要朝明军杀去,只是还没等他们冲到阵前会被不知从哪射来的铅弹打成了马蜂窝,只是短短的不到一刻钟,冲入大阵的四千多正蓝旗的骑兵损失了大半,只有莽古尔泰还在率领数百名骑兵还在左突右冲。

    一刻钟过去了,眼看着身边的骑兵越来越少,莽古尔泰不禁绝望起来,这时他身边的一名戈什哈急红了眼,大声说道:“贝勒爷,咱们计了,明军的这个大阵是一个陷阱,他是专门引诱咱们来送死啊,奴才还是先保护您杀出去吧?”

    莽古尔泰看了看周围越来越少的骑兵惨笑着对戈什哈道,“你以为我还能活着出去吗,咱们今日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攻破明军的大阵要么战死在这里,根本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不过咱们女真的勇士不能这么白白死掉,所有人都跟我一起冲向间的明军大阵,只要能杀死那个杨峰,爷不算白死。”

    说到这里,莽古尔泰要策马朝着间的方阵冲去。

    而在这时,一名戈什哈突然指着他们的身后惊喜的喊道:“贝勒爷您快看,是大汗……大汗亲自来接应我们了!”

    莽古尔泰往前一望,立刻看到前方一面明黄色的大纛迎风飘扬,无数身穿黄色铠甲和铠甲边镶嵌着红色边条的骑兵正蜂拥般的从大阵的四周涌了进来,他一眼认出这是他的父汗努尔哈赤麾下的亲卫两黄旗的骑兵。

    看到努尔哈赤亲自来驰援,莽古尔泰不但没有高兴任何的高兴反而变得焦急起来,他不假思索的策马冲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别进来,都出去……出去,这里是明狗设下的陷阱!”

    很快,莽古尔泰率领残留的几百名正蓝旗的骑兵跟进入大阵的正黄旗和镶黄旗会合了,他也见到了一名身穿明黄色铠甲,面目威严颌下胡须已经发白的老人,这个人不是他的老子努尔哈赤是谁。

    莽古尔泰急得冷汗都冒出来了,他冲到了努尔哈赤的跟前一把拉住的他的马缰急得都快哭了:“父汗,您怎么来了,这里是个陷阱,儿臣的五千正蓝旗的勇士都快拼光了,您还是赶紧出去吧!”

    “出去干什么?”一身戎装的努尔哈赤厉声道:“本汗今日之所以亲自率兵出击,是要亲自在阵前斩下那杨峰的脑袋,否则本汗枉为大金国的大汗。本汗已经看清楚了,那个杨峰在间那个方阵里,现在你跟着本汗杀过去,谁能拿下那杨峰的脑袋,本汗不吝以王爵封赏!大金国的勇士们,都跟着本汗杀啊!”

    “杀!”

    一听到努尔哈赤竟然开出了王爵的封赏,所有人的眼睛都红了,一时间不管是正黄旗还是镶红旗,全都蜂拥着朝最间的方阵冲了过去,虽然在冲锋的道路不断有骑兵倒下,但依然有更多的骑兵前仆后继的朝着间的方阵扑去。

    努尔哈赤亲率一万多正黄镶黄两旗的精锐发起攻击,这对于江宁军来说无疑是压力大增。

    仗达到这份,江宁军的将士也豁出去了。虽然他们不断用手的火器射杀着冲入大阵的鞑子,但鞑子也不是白给的,他们一边冲锋一边朝着大阵射箭,不时有军士弹倒下,每当一名军士倒下,后面便立刻来补充他的位置,战斗很快进入了白热化。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