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悲愤的岳托
    

    不得不说,经过数十年的征战,在努尔哈赤的带领下女真人无论是战斗力还是战斗经验以及悍不惧死的作战精神都处于最巅峰的状态。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虽然江宁军的空心方阵是经过另一个时空的实战检验被证明是最成功的对付冷兵器的一种方阵,但身为统帅的努尔哈赤还是很快察觉到了这种方阵的优缺点。

    总体来说,明军战阵是由若干个空心方阵组成,这些空心方阵的外围是火铳手,里面是火炮。空心方阵的优点是它没有任何的火力死角,无论敌人从哪个方向朝它攻击它都可以迅速做出反映对来犯之敌进行打击,尤其是它的火炮更是犀利异常,它们不但轻便而且火力还异常凶猛,可以从各个方向对敌人进行炮火覆盖。

    不过话又说回来,世没有任何一种东西是完美无缺的,空心方阵也是如此。它的优点是可以无死角的对任何一个角落进行火力打击,但如此一来它的火力也势必被分散掉,在努尔哈赤看来只要集优势兵力将对方团团包围并对它进行攻击,只要攻击的力度超出了空心方阵的承受能力,那么空心方阵势必会轰然崩溃。

    在看到杜度的攻击无果岳托被迫提前加入战局后,努尔哈赤果断命令在外围游荡牵制明军的莽古尔泰也对明军进行了攻击,它的打算很简单,那是利用骑兵的高机动和强大的攻击力冲击明军的大阵,在他看来明军的战斗意志起女真勇士来可是差得太远,只要能攻破一点,后续的骑兵便可以蜂拥而入,江宁军的崩溃也在旦夕之间。

    杨峰特制的大车里,郑妥娘和线娘从屏幕看着天无人机传来的图像脸色有些苍白。

    从天往下看,由九个空心方阵组成的大阵象一个正方形,在大阵的周围则是有无数骑兵如同饿狼一般朝他们扑来,他们目露凶光面色狰狞,嘴里发出听不懂的呼喊声高举着兵器如同浪潮一般朝着他们扑来,眼看着要将位于间的明军吞没掉。

    其实面色苍白的又何止是郑妥娘和线娘。在最间方阵的另一边,海兰珠、哲哲和大玉儿三女也并没有坐在大车里,而是被杨峰带到了一块稍高的坡地,三女看着远处如狼似虎般朝他们扑来的骑兵神情显得很是复杂。

    三女今天都穿了江宁军传统的迷彩服,原本显得有些臃肿的迷彩服穿在三女的身却穿出了另一种别样的味道,使得或是妩媚或是清纯或是俏丽的她们多了一份少有的英姿,而肚子已经有些微微凸起的哲哲则是多了一份令人沉醉的母性气息。

    杨峰将目光从远处收了回来对哲哲和大玉儿道:“哲哲、大玉儿,今天的战况你们也看到了,形势异常危及。待会若是大阵被攻破的话这数千江宁军恐怕很难幸免,我想说的是待会若是大阵若是被攻破,你们可以亮出自己的身份,我想女真鞑子是不会为难你们的,毕竟你们曾经……”

    “杨峰,你给我闭嘴!”

    杨峰的话还没说完被哲哲打断了,向来以贤淑而著称的哲哲今天很是难得的生气了。她的大眼里含着泪水,颤巍巍的指着杨峰喝道:“杨峰,你是什么意思?你把我和布木布泰看成什么人了,莫非你真把我们当成朝秦暮楚水性杨花的女人了?

    是……我和布木布泰以前确实是皇太极的福晋,后来又被你这混蛋给欺负了,以至于怀了你的孩子并跟着你回原,但这并不代表我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你以为如果不是我们自愿,我和大玉儿会跟着你回原么?”

    大玉儿也用不悦的眼神气愤的看着杨峰:“我没想到我和姑姑在你心里竟然是这样的人。是,我和姑姑是曾经嫁给皇太极,不过那又如何,若非是你这坏蛋强行……强行欺负了我和姑姑,我们二人又怎么会喜欢你这个混蛋,现在我们厚着脸皮跟着你回大明了,可你却又说出这种混帐话,你对得起我们吗?”说到最后,大玉儿的声音里已经带着哭腔,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她的脸滑落。

    看到大玉儿哭得跟泪人似地,一旁的海兰珠赶紧前搂住了自家的妹妹,狠狠的瞪了自己的夫婿一眼:“阿峰,我知道你们汉人都要求女人从一而终。我姑姑和布木布泰儿以前是嫁过人,但如今她们既然愿意跟你回去,那代表她们认可了你,可你不但没有珍惜反倒说出了这种伤人的话语,你还不赶紧向我姑姑和布木布泰道歉!”

    看到三女齐齐发飙,杨峰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它之所以在军情紧急的时候抽空跑来也是做了最坏的打算,是以他特地过来交待一下,可现在看来却是好心做了错事。

    “好吧,刚才是我错了。”

    杨峰前搂住了三女,分别在她们的脸亲了一下,“刚才是我的不是,我不该怀疑你们,我向你们赔不是。哲哲你也别生气了,小心动了胎气,布木布泰你也一样,女人总是撅着嘴会变难看的。还有,海兰珠你要帮我看着她们倆,如果她们胆敢背着我说我坏话,你马要告诉我,我自会狠狠的“惩罚”她们,一定会让她们哭着喊着向我认错!好了,这样吧,我先走了!”

    说完,杨峰松开了三女跳战马一溜烟的朝着前方跑去。

    看着杨峰溜之大吉的模样,三女齐齐朝着他的背影“啐”一声,随后三女相视看了一眼都含羞笑了起来……

    当杨峰回到指挥岗位后,看着周围朝他们扑来的鞑子,他的脸也露出了凝重的神情。今天遇到的情况起次的枯草岭之战还要凶险,要知道次枯草岭之战它面对的只是两万多后金鞑子,可今天他面对的却是由贼酋努尔哈赤亲自率领的集结了大金国大半兵力的大军,其难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刚才他之所以对三女做出那样的嘱咐其实也是做了最坏的打算。

    现在他不假思索的下达了命令:“炮营,除了一二三号方阵之外,其余方阵里的火炮立刻对周围的敌人进行自由轰击,此外投石机立刻朝周围抛洒铁蒺藜!”

    “炮营明白!”

    对讲机里传来了邱迪生的声音。

    在大阵前方的骑兵大队里,岳托挥舞着长刀高声大喝着:“大金的勇士们,加快速度,只要能冲进明军的大阵里我们赢了,那些懦弱的汉狗只会躲在他们的龟壳里瑟瑟发抖,你们要做的是敲开他们的龟壳,把你们的钢刀刺进他们的肚子,把他们的肠子死出来!”

    作为曾经跟江宁军交过手的人,岳托深知江宁军这个空心方阵的厉害,次他率领万名由蒙古骑兵和镶红旗骑兵组成的攻击阵形,凭借着骑兵的速度突入了明军的大阵里,可是没曾想却陷入了江宁军的圈套里,愣是被江宁军打得屁滚尿流,这次他决定一雪前耻,一定要把江宁军给消灭掉!

    在明军的各个空心方阵里,所有炮手都在忙碌着。

    装弹……发射

    再装弹……再发射……

    一枚枚六磅和十二磅的开花弹在火药的推动下飞出了炮管朝着前方飞去,而在他们的旁边则是有另外一些炮手将一包包用布袋包裹的袋子放进了投石机的斗勺里,这些布包还有一根导火索伸了出来,一名炮手点燃了导火索后一旁的炮手便会大声喊道:“放!”

    身后的两名炮手用力一拉绳子,布包被投石机投射了出去远远的落在了距离方阵的前方,等到布包落地后不一会便发出砰的爆炸声。随着爆炸声,布包被哄然炸开,无数的铁蒺藜四处飞溅散落在周围,很快明军方阵的周围五十米到两百米的地方全都被一层铁蒺藜给包围了起来。

    这种战术也是江宁军首创的,为的是阻止或是延迟敌军骑兵的进攻。

    “冲去……赶紧冲去!”岳托拼命的喝令马甲兵们加快速度,此时岳托的心里只有一个目标,那是冲破江宁军的方阵,只要能达到这个目标其他任何事情他都不会在乎。

    “轰……”

    一枚十二磅的开花弹落在了距离他不到二十米的地方,巨大的冲击波伴随着四处飞溅的弹片以及弹丸四处飞溅,爆炸点周围内十多米内的七八名骑兵不是被冲击波震下马是被弹丸和弹片打得血肉横飞。

    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许多战斗都被炮弹巨大的爆炸声给吓到了,要知道马其实是一种非常胆小的动物,虽然经过训练后的战马可以在主人的控制下勇敢的迎着刀枪箭矢朝着前方冲锋,但那也只是相对而言。

    这些战马可没有接受过在爆炸声冲锋的训练,当一枚枚炮弹在周围爆炸后,许多战马立刻受了惊,不少战马开始在战场乱蹦乱跳,有的甚至还会向后跑,一时间原本整齐的冲锋阵形开始变得混乱,冲锋的速度自然也慢了下来,冲锋阵形一慢,自然也承受了更多的炮弹。

    其实不仅是岳托,连莽古尔泰率领的正白旗的骑兵也是如此,当炮弹在周围爆炸后,那些从未经过枪炮爆炸声训练的战马也开始受了惊,原本好好的进攻队形变得凌乱起来。

    在后面观战的努尔哈赤看到这里脸色变得愈发的难看起来,他没想到被自己寄予厚望的计划竟然有流产的风险。他沉着脸对传令兵道:“马吹号,让岳托和莽古尔泰无论如何也要攻破明军的军阵,否则军法从事!”

    “嗻!”

    传令兵大声应了一声,很快一阵急促的号角声便响了起来。

    周围的众将偷偷打量了一眼面色阴沉的努尔哈赤,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吭声,也没有人跳出来提出继续增派援兵这种愚蠢的建议。

    毕竟这里的人除了多尔衮意外全都是久经战阵的老人了,当然知道用一万骑兵和残存的数千步卒去围攻明军已经是极限了,毕竟明军的战阵面积这么大,你算派出再多的部队过去也只能是在后面干瞪眼。所以努尔哈赤空自拥有数万大军,却也只能看着杜度、岳托和莽古尔泰三人个子率领人马将明军围得密不透风的狂攻猛打。

    “轰……轰轰……”

    大阵里的火炮不停的开火,一枚枚炮弹不停的倾泻而出。炮营力里炮兵们也是打红了眼,炮弹刚出膛,等在一旁的炮手立刻大步走过来用大拇指按住火门,不让空气和易燃的东西进入。

    另一旁的炮手则是过来用沾着水的通条清理炮膛,随后装填手跑来将火药包、弹托和炮弹合为一体的弹药塞入炮口,然后手持通条的炮手便用通条将炮弹顶入炮膛,站在后面的炮长观测好方位和测好风速后对转动炮架对火炮进行微调,紧接着旁边的炮手用铁刺将药包刺破,然后插入拉发管,随着炮长一声令炮手用力一拉,拉发管内产生了火星后引燃药包,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弹药被药包爆炸时产生的巨大动能推射了出去。

    这个过程说起来很长,但其实只有短短的十多秒的功夫。经过这段时间在蒙古大草原的苦练,如今的炮手们已经练的一身过硬的本事,每分钟的射速达到了惊人的四发,这已经是跟另一个时空里法国的精锐炮兵的射速相当了。

    面对如同雨点般落下的炮弹,岳托表示即愤怒又无奈,因为他发现自己又碰到了糟心的事了,他指挥着麾下的五千骑兵好不容易杀到了方阵前两百多不步的地方,冲在最前方的骑兵胯下的战马突然发出一阵阵悲切的嘶鸣后四蹄一软摔倒在地,紧接着前方响起了愤怒的吼声。

    “贝勒爷,汉狗在前面撒了铁蒺藜!”

    听到这句话后,岳托心里那叫一个悲愤欲绝,依旧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这一幕跟去年在枯草岭时是何等的相似,江宁军你是多么的喜欢乱撒铁蒺藜啊,难道铁蒺藜不要钱的吗?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