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连番攻击
    

    抽了乌木斯一鞭子的不是旁人,正是正蓝旗的旗主杜度。 ww.od.

    作为此次担任此次正面主攻的最高指挥官,杜度的内心是崩溃的。在往日里,象这样的攻坚战或是步战女真人一般都会驱使辅兵或是包衣奴才打头阵,他们或是推着重盾车,或是举着重盾冲在最前面,用他们的血肉之躯为女真人充当肉盾,这也是女真人最喜欢做的事情,下面的奴才拼命而自己则是跟在后面吃肉。

    不过现在却没有了这样的好事,各旗的包衣和辅兵都被努尔哈赤搜罗起来充当了消耗品成为了锦州城下的冤魂,如今的正蓝旗再也没有人包衣和辅兵可用,这些女真勇士们不得不亲自推着盾车举着重盾迎着江宁军的炮火前进。

    在进攻之前,杜度还是自信满满。他坚信自己手的数十辆重盾车和数百面的重盾完全可以抵挡得住明军的那些火器的攻击,只要等到自己的人马突入道明军阵前六七十步的距离,凭借着女真勇士那天下无双的强弓硬弩一定可以让那些明军吃不了兜着走。

    但现实却给了杜度一个狠狠的嘴巴子,当他自信满满的指挥着五千正蓝旗的步甲发起进攻后明军又开炮了。

    好吧,明军开炮不稀,他们刚才开炮了。但杜度做梦也想不到的是人家这次开炮可不是只有零零星星的几门火炮一起开火,百门火炮齐射的威力起单炮发射的威力绝对不可同日而语,光是三轮开花弹的炮火覆盖夺走了千正蓝旗士卒的性命,紧接着又是两轮霰弹的炮击又使得数百名大金勇士倒在了血泊里。

    原本这样的损失原本已经让杜度要吐血了,好不容易冲到了明军阵前一百多米了,杜度心想这样近的距离明军的火炮不能胡乱开火了吧?是的,明军的火炮是不开炮了,但却迎来的明军的火铳,一排排密集的弹雨将昔日无敌的勇士打倒在了前进的道路。

    正当杜度看得怒火烧的时候,他看到一名脖子插着一面小蓝旗的牛录正从地摇摇晃晃的爬起来,心里的一通邪火没处发的杜度立刻给了他一鞭子,指着他喝骂到:“我不管你这狗奴才现在伤得重不重,只要你还没死给我滚到前面去,如果今天你不能带着你的牛录攻破明狗的阵地,我亲自砍下你这奴才的狗头!”

    看着杜度那几乎喷火的眼睛并感受着脸那火辣辣的感觉,乌木斯顾不依旧隐隐作痛的胸口挣扎着爬了起来大声到:“主子请放心,奴才这去把那些明狗给杀光!”

    说完,他转身朝着明军的大阵跑了过去。

    杜度看着乌木斯那摇摇晃晃的身形嘶哑着声音大声喝道:“你们都给我听着,今天要是不能攻破明狗的大阵咱们都得死在这里,明白吗?现在都给爷往前冲,只有杀死那些明军你们才能活下去!”

    在杜度的驱赶下,剩余的近三千名正蓝旗的步甲蜂拥着冲了去,尽管前方明军依然不停的朝着他们倾泻着弹雨,但这些正蓝旗的步甲如同发疯一般的往前扑。

    在付出了三千多人的伤亡后,正蓝旗的鞑子终于冲到了距离方阵五十步的距离,这个距离已经到了强弓的射程。女真鞑子的弓箭手的作战方式跟南宋时期的金兵一样,都是进入到五六十步的距离时才会射箭,如果极端一些的话甚至要在二三十步左右,因为那时候的金兵只有在这个距离才能够射穿大宋步卒所穿戴的步人甲。

    如今的女真人作战方式跟几百年前的金兵也是一脉相承,所使用弓箭的箭镞长至六七寸,其形如凿,射入极深还难以取出。不仅如此,他们的箭镞还在粪便里浸泡过,只要被他们射,十有八i九会要了老命

    已经重新回到自己战斗岗位的乌木斯大声呼喝道:“快……重甲兵举盾前,弓箭手准备射箭!”

    乌木斯的话音刚落下,数十名身着轻甲的弓箭手便从重甲的步甲兵的后面跑到了两旁,他们开始弯弓搭箭腰间下蹲,脚步呈八字阔步分开。一时间,弓矢齐数十枚箭矢朝着前方飞速射去。

    与此同时,前方的方阵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齐射。

    双方的惨叫声几乎是同时响起,在火铳的齐射巨响,至少有百名后金的步甲兵被打翻在地,在五十步的距离不管他们穿着多少层的重甲,手里举着多厚重的盾牌都无济于事。棕贝斯”燧发枪发射的威力巨大的铅弹轻而易举的破开了他们身的盔甲与手的重盾,将他们一个个打翻在地。

    冲在最前面身披三层重甲手持重盾的乌木斯身也了一枚铅弹,这枚铅弹打烂了他手那面木质的重盾,又轻而易举的破开了他身的三层铠甲将他打翻在地,当他躺在地时,一股泊泊鲜血从他的身流了出来,他双目圆睁的看着天空,鲜血不断从他的嘴角流出,嘴里还喃喃的自语道:“都……都给我冲锋……”

    乌木斯死了,这位正蓝旗有名的勇士这么静静的躺在了黑褐色的土地,跟他一起被打死的还有三名专达、两名分得拨什库以及数十名步甲兵。

    这些人有的当场死了有的则是还没死透,他们的身冒出了一团团血雾,凄厉地喊叫着滚倒在地。由于铅弹的弹丸呈圆形,所以无论是射程还是穿透力起后世的尖头弹差得很远,但也正因为如此它们的破坏力也更强,人体被铅弹打入体内后里面的内脏都被被变形的弹丸尽数被搅烂,这样的伤势算是神仙来了也没辙。

    还有一些距离确实很远的步甲兵也了弹,由于距离太远所以铅弹没能穿透他们那厚实的盾牌和身的三层重甲,但弹丸那强大的冲击力全部由弹的人的身体来承担,被打的地方算弹丸没有穿透重甲,他们的身体依旧要承受巨大的冲击,有些倒霉的人甚至连骨头都被震断,内脏也被震得出血。

    而此时,明军也开始陆续有了伤亡。虽然杨峰提供的板甲是用高强度钢板制成,后金鞑子的重箭只要是在四十步以外是无法射穿他们身的板甲的,但进入三十步后,这种箭簇重达三四两的重箭便可以射穿军士们身的铠甲了。

    在后金鞑子弓箭手的拼死攻击下,方阵里陆续有军士被射倒地,一些箭的军士倒在地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加快装弹速度……快!”

    看到己方陆续出现了伤亡,后金鞑子又冲到了距离他们只有几十步远的距离,看着一名名蜂拥而来的后金鞑子,在第一排最间方阵指挥的褚茂光脸出现了焦急的神情。

    江宁军虽然经过这一年来的刻苦训练以及战场的磨砺变成了一支强军,但那也只是相对而言,若是抡起近身肉搏能力的话他们拍马也不从小苦练杀人技巧的女真人,如果真让女真鞑子冲进了方阵里,他们这个方阵会有崩溃的危险。

    在这个危及的时刻,后面传来了一声沙哑的声音,“万人敌准备……放!”

    随着声音的落下,褚茂光看到十多个黑乎乎的东西越过他的头顶落入了方阵前七八十步左右的距离,随后发出了一连串巨大的爆炸声,无数的碎片和铁珠子伴随着强大的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将方圆十多米的后金鞑子炸得血肉横飞,原本密集的进攻队形立刻出现了一块块空间。

    在方阵的间,一名炮营的把总正指挥数十名炮手放十多架投石车的漏斗形状的东西里放置万人敌。

    投石车是一种利用杠杆原理抛射石弹的大型人力远射兵器,同时也是一种非常古老的兵器,甚至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其制作难度并不高,但它最大的缺点是体形庞大且携带不便,而且投掷的距离有限,到了明代后这种古老的兵器便已经被淘汰。

    这些投石车是杨峰为了弥补江宁军短距离火力投放而让现代社会的明湖钢铁厂制作的,它利用高强度铝合金为骨架,这样一来既轻便又坚固,加一根两米半的长杆,末端是一个放东西的斗勺,系绳子后一架简便的投石车完成了,最厉害的是这样一架投石车的重量还不到两百斤,配四个轮子后两个人可以推着他到处跑。

    “万人敌……放!”

    “轰轰轰……”

    炮营所投掷的万人敌自然不会是军士们自带的那种只有两斤重的小家伙,他们用的万人敌都是特制的足有十斤重的大家伙,这种万人敌除了在铸造的时候外壳刻有凹槽之外,里面还装有百枚颗铁丸,一旦爆炸开来其威力跟一枚十二磅炮弹也毫不逊色。

    措不及防的鞑子们一下被炸懵了,巨大的爆炸声和冲击波夹杂着无数的弹片和弹丸四处飞舞,但凡是在冲击波范围内的鞑子是非死即伤,原本好不容易冲到方阵前的鞑子被全都炸趴下了。当硝烟散去,看着明军方阵前的那一大片空荡荡的地方,杜度简直要吐血,为了冲到这不到一百步的地方他们死伤了千人,眼看着要跟明军短兵相接了却又被一轮万人敌炸了回去。

    “难道真是天不佑我大金吗?”看着趁着这么点时间又重新装好弹药严阵以待的明军杜度心里充满了绝望之情,经过这么来来回回的折腾,他麾下的五千勇士如今只剩下不到两千人,依照刚才的经验来看光凭他这点人马即便是面前冲到明军阵前也只是送菜的份。

    在杜度绝望的时候,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沉重的马蹄声,紧接着感到脚下一阵震动,他回头一扭头便看到一群黑压压的骑兵正从身后冲了过来,这些骑兵身清一色的红色铠甲,头的头盔避雷针似地红缨随风飘荡煞是好看。

    “正红旗的马甲兵,他们也来增援了?”杜度脸色刚一松,随即便是一紧,只见他大声吼了起来:“都让开……赶紧让开!”

    其实不用他说,那些活下来的正蓝旗的鞑子都连滚带爬的朝着两边闪开,从下在马背长大的他们很清楚当骑兵开始冲锋的时候任何挡在面前的东西都会被碾成粉末,别说是他们这样了,连杜度这样的旗主若是被踩死也没处喊冤。

    “冲去,所有人都给我冲去!”

    在骑兵的进攻阵形里,岳托一边策马冲锋一边大声呼喝着,原本他接到的命令是等到杜度的正蓝旗突入明军方阵后才跟着冲进去扩大战果,但奈何正蓝旗不给力,眼看着要跟明军短兵相接了却又被人家用万人敌给赶了回来,这也迫使他不得不提前发起了进攻。

    曾经跟杨峰交过手的他很清楚他麾下的江宁军火器有多么的强大,若是等到正蓝旗全都被折损在阵前那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所以他不假思索的下令提前发起了进攻。

    “轰轰轰……”

    果不其然,当岳托率领正红旗发起进攻的时候江宁军方阵里的炮营又开炮了,一枚枚开花弹即二连三的落了下来,不断有正红旗的骑兵们被冲击波和弹片击落下马,不过岳托并没有方面脚步,相反他还是不断的催促着骑兵加快速度冲过去,只要能冲入明军的方阵他们赢了一半了。

    “快……发射……一定要把鞑子的骑兵给我拦住!”

    在最间的大方阵里,邱迪生通过步话机嘶声竭力的对炮营下达着命令,在他的命令下一百多门火炮昂起了炮口不断的朝着前方倾吐着炮火,看着不断有鞑子的骑兵落马,他又是兴奋又是紧张。

    炮手们几乎是打疯了,一枚枚开花弹不断落下爆炸开来,不停的夺走鞑子们的性命,邱迪生可以肯定一旦只要再开几轮炮前面的那几千名鞑子在冲到方阵前至少要搭一两千具尸体。

    正当邱迪生跳着脚下令炮手们加快火炮射速时,站在斗车的观测手突然高声喊了起来:“大人,周围的鞑子全都围来了!”

    邱迪生扭头一看,脸色“唰”的一声立刻白了,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原本只是环绕在他们周围的五千名正白旗的骑兵也朝他们发起了攻击……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