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给我冲
    

    “不……”

    正指挥着士卒们进攻的杜度发出了绝望的呼喊,在后面的他清清楚楚的看到一大片弹丸如同乌云一般扑向了他的队伍,无数大金国的勇士如同一个个破麻袋般被打倒在地,整个方阵象被大风刮过的玉米地似地倒下了一大片。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看着冲在最前方的方阵被扫平了一大片,杜度的心都在滴血,这些人都是正蓝旗最骁勇善战的勇士啊,要是在正面的冷兵器战场他们可以面硬抗数倍之敌并且还能战胜他们,可现在他们这样毫无意义的死掉了。

    杜度此刻的心都在滴血,他有心再让勇士们散开,可人家江宁军的正面战阵这么大,你的阵形再分散又能分散到哪去?再说了为什么古往今来任何将领在打仗的时候都要强调阵形,还不是因为在冷兵器时代部队只有保持严整的阵形才有战斗力吗,否则一个个都象一盘散沙似地其后果只能是被敌人逐一歼灭的下场。

    “轰……轰轰……”

    第二轮炮击又响了起来,高速袭来的弹丸伴随着飞溅的鲜血和残肢断壁四处飞溅,无数的后金士兵在血泊里哀嚎,整个方阵变成了一座修罗场,这样的场景即便是像个两里地的努尔哈赤也不忍直视。

    “杨峰是一个恶魔……这些明军也是一群魔鬼!”

    一直呆在努尔哈赤身后的多尔衮高声喊了起来,他那指着前方的手在不断的颤抖,脸色变得煞白。作为努尔哈赤的第十四个儿子,多尔衮其实是很受到努尔哈赤的喜爱的。

    这次努尔哈赤之所以将他呆在身边,也是因为他想要让今年十四岁的多尔衮长长见识,看看真正的战争是什么样的,而多尔衮也并没有辜负努尔哈赤的期望,一路啊如饥似渴的学习着,如何行军、如何打仗、如何安营扎寨等等,他的努力也得到了努尔哈赤的夸奖,但是今天多尔衮却感到自己的人生观被打破了。

    现在的多尔衮才十四岁,充其量只能称之为少年,在以往的观念里两军交战是双方摆开阵势你一刀我一枪,凭借着各自的勇武和经验厮杀,打赢了才是好汉。但是现在眼前的这一幕打破了他固有的观念,他们连明军的面还没碰到呢,对方只是发射了几轮火炮,往日里勇猛无敌的大金勇士象脆弱的婴儿一样被打倒在地。

    “这个世界怎么了?难道长生天真的要抛弃大金国了吗?”多尔衮心里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哀叹。

    震惊的人不止是多尔衮,努尔哈赤面色铁青的转过了头问身后的代善和阿敏:“你们二人次在锦州是这样被杨峰打败的吗?”

    同样面如土色的两人同时点头,最后阿敏咬着牙到:“大汗,次在枯草岭臣等集结了镶红旗和镶蓝旗共两万多大军围攻江宁军,原本以为可以手到擒来,但最后臣和大贝勒却是大败而逃,究其原因并非是臣等无能,而是江宁军的火器实在是太犀利了,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

    枯草岭一战阿敏和代善联起手来想要消灭江宁军,接过却被杨峰反手敲了一棍,直打得头破血流,那一仗两万多大军竟然伤亡了六千多人,加代善折损在锦州城下的数千人,伤亡人数已经过万了,这实在是大金立国以来伤亡最惨重的一次,也是代善和阿敏身抹不去的污点。

    对于这点代善和阿敏其实是有苦说不出的,尽管他们和参加了此次战斗的镶红旗和镶蓝旗的将领们再三解释江宁军火器的厉害,但他们越是解释在许多人看来越成为他们为了推卸责任的狡辩。

    说实话,努尔哈赤在对于这两人的解释其实也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的。

    尽管他也知道代善、阿敏以及镶红、镶蓝两旗数十名将领一起联手哄骗自己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他还是不大相信这个世界竟然有如此可怕的火器,毕竟人类对于从未见过的东西大多数时候总是报以怀疑的心态的,可是今天当他亲眼目睹到了这一切后他终于明白,原来原来代善和阿敏两人不但没有哄骗自己,他们反倒是将火器的威力说的太小了。

    看着在江宁军的炮火下伤亡惨重的正蓝旗步卒,努尔哈赤喃喃到:“火器竟然有如此威力吗?”

    这时,站在他身后的多尔衮忍不住进言道:“父汗,您赶紧下令让五哥退下来吧,再打下去他的人要折损光了!”

    “万万不可!”努尔哈赤还没说话,一旁的皇太极便赶紧说道:“若是此时撤退那么前面那些勇士不白死了吗?现在更应该抓紧时间冲过去才是,只要能冲到江宁军的跟前便可一举击溃江宁军的方阵。”

    “对!”努尔哈赤赞许的看了皇太极一眼大声道:“虽然适才正蓝旗折损了那么多人,但这些勇士也不是白白牺牲的,你们没看到吗?如今杜度已经率军杀到了他们阵前,由于距离太近明军的火炮已经不敢开炮了,接下来轮到咱们大金的勇士发威了,岳托!”

    “臣在!”长得壮硕有力,穿着一身红色铠甲的正红旗旗主岳托站了出来!

    努尔哈赤厉声道:“你马率领五千正红旗勇士跟在正蓝旗后面,等到他们突入明军的方阵后你们立刻冲进去,一定要彻底打乱他们的阵形,然后干净彻底的消灭他们!对了,那么杨峰我要活的,我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前用弓弦绞死他!”

    “嗻……臣遵旨!”岳托大声应了一声后便打马离开了。

    看着岳托离开的身影,代善的眼神却有些复杂,自从次攻打锦州大败而回后,努尔哈赤便趁机将正红旗从他手里收了回来交给了他的儿子岳托,当然努尔哈赤的理由也很冠冕堂皇,岳托如今已经长大成人了,作为代善的长子理应为自己的父亲分忧,将正红旗接管过来也是名正言顺。

    不得不说努尔哈赤这一招打了代善一个措手不及,原本麾下坐拥正红、镶红两旗的代善是除了努尔哈赤外实力最强大的一个皇子,现在被努尔哈赤一下分出了一半的实力,尤其是在镶红旗元气大伤之后,这样的打击更加致命了。

    或许有人会说,岳托是你亲儿子啊,把正红旗交给他有什么不好的,反正这块肥肉还是烂在了锅里。

    但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岳托跟他这个老子向来不合,而且代善也向来看这个大儿子不顺眼,在几年前,代善竟然抢占了岳托的府邸,最后被努尔哈赤叱喝之后这才不得已将府邸归还给了岳托,从这里几可以看出这对父子之间的关系有多么的糟糕。

    偏偏努尔哈赤这么做代善还说不出反对的话来,我作为大汗同时也是一名爷爷提前把你的兵马分给了你的儿子也是我的孙子,这有什么不对吗?所以努尔哈赤这招简直是捅在了代善的腰眼,甭提让他有多难受了。

    由于正红旗在去年的锦州和枯草岭一战实力大损,现在连镶红旗也落到了岳托的手,原本诸皇子实力最强的代善一下变成了垫底的存在。手没兵说话不硬气,所以这次骑兵攻打锦州代善都是充当了泥塑菩萨的角色,无论什么事情他都不开口,专心的当他的哑巴。

    看着岳托离去的背影,代善的神情很是复杂。若是按照汉人的算法,岳托是他的嫡长子,日后是应该继承他的一切的,而且岳托很早显露出了在军事的天份,十六岁跟着代善和努尔哈赤南征北战立下了汗马功劳,按说有这么一个能干的儿子代善应该很高兴的呆在身边悉心教导才是,可事实却正好相反。

    岳托的母亲嫡福晋李佳氏早年便逝世,他的继母和代善对他都很刻薄,故大妃孟古哲哲(皇太极生母)受命将其与皇太极一同抚养,所以岳托跟皇太极的私交很好,这也导致了代善越来越讨厌岳托。

    现在看到岳托奉命对江宁军发起攻击后,代善的内心很是挣扎。他既希望岳托被江宁军打得大败而回,又不希望镶红旗折损太多,这种矛盾的心情让他感到格外的难受。

    在战场,由于后金大军距离方阵的距离很近了,所有的火炮不得不撤进了方阵里,一排排军士也手持火铳站在了方阵前,在经历了多次战斗后,江宁军也迅速成长起来,尽管面前有无数的后金士兵正挥舞着兵器冲来,但他们依旧可以静静站在原地用冷漠而镇定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在他们看来这些看似凶狠的敌人也同等与一枚铅弹而已。

    当敌军进入一百五十米的距离后,方阵里第一排的一名把总高举着军刀大声下达了命令:“第一排……预备……举枪……”

    “放!”

    这名把总的声音落下后,一排震耳欲聋的枪声立刻响了起来。

    伴随着整齐的枪声和火光,一枚枚铅弹以每秒五百米的速度冲出了枪口飞快的冲向了前方。

    虽然在一百五十米的距离开火,“棕贝斯”的精准度说实话并不高,但三个方阵两百多人一起开火后,密集的火力依然击了六七十名后金鞑子。前膛枪的射程虽然不高,打得也不怎么准,但0.71英寸的铅弹却不是白给的。

    这玩意堪后世的达姆弹,柔软的铅弹击目标后会立刻变成各种形状将巨大的动能尽数传递给对方,在这个距离弹后金鞑子即便是穿两层重甲也很难抵挡得住。

    一百五十米的距离对于全速跑步前进的人来说充其量也只需要十多二十的时间,冲在最前面的那批那批正蓝旗的步甲们看着眼前几乎是近在咫尺的明军眼露出了凶残的目光,在刚才的冲锋的道路,他们死伤了太多的同伴,冲锋的道路几乎是全程都伴随着鲜血和尸体,看着那些不断哀嚎和惨死的同伴,他们发誓一定要让那些懦弱的汉人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乌木斯是正蓝旗步甲的一名牛录,也是正蓝旗有名的勇士。在刚才他麾下的三百步甲损失了近百人,这么大的损失是他从未遇见过的,看着前方那些正举着火铳的明军,他的眼露出了愤怒的火焰。他发誓一定要把这些明军的脑袋全部砍下来才能熄灭他的怒火。他高举着手的重盾和狼牙棒,发出了疯狂的嘶喊!

    “大金的勇士们,冲啊……杀死那些懦弱的汉狗!”

    “啪!”

    他的话音刚落,冲在最前面的他被一枚铅弹击了手的重盾,巨大的冲击力将他手的木质盾牌打出了一个大洞,随即那枚已经严重变形的铅弹又击了他的胸口,只感到胸口遭到重击的他仰天倒在了地。

    “我要死了吗?”

    这是倒在地的乌木斯的第一个反映,有心想要站起来但身的铠甲实在太沉了,加之胸口传来的剧痛使得他努力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这也使得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双双大脚从他的旁边迈过,听着耳边不断传来的惨叫声,他的心沉到了谷底。

    “第二排……开火!”

    “砰砰砰……”

    “第三排……开火!”

    方阵前的五排火铳兵并没有因为后金鞑子的惨状而有丝毫的手软,他们在军官们的喝令下一排接一排的开火,而且随着双方距离的接近,他们的射击精度也越来越高,当后金鞑子冲到距离方阵七十米的距离时他们已经全部完成了一轮齐射,而这无论齐射过他们的前面又倒下了七八百具的尸体。

    而在正蓝旗的攻击阵形里,乌木斯终于挣扎着爬了起来,他低头检查了一下胸口,发现刚才的那枚铅弹只是击穿了自己穿在最外面的棉甲和鳞甲,最里面的锁子甲并没有被击穿。

    他还没来得及高兴,耳边却传来了一声暴喝,随之而来的是脸传来了一阵剧痛,原来是他被人抽了一鞭子。

    “该死的奴才,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冲去!”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