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恐怖的炮击
    

    轰隆隆的炮声立刻把努尔哈赤和皇太极这对爷俩给惊动了,只是当他们循着炮声望过去的时候却什么也看不到,毕竟他么这里距离前方的战阵实在是太远了,即便是用千里镜也看不清楚。 .tw.

    但是看不清楚并不意味着听不清楚,炮声想起后十多秒后,只听见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伴随着一团浓浓的黑烟,努尔哈赤父子俩便看到七八名排成密集队形的步甲兵被炸伤了半空。

    “呜呜……”

    紧接着,又是连续好几声剧烈的爆炸声响了起来,伴随着爆炸声,一名名正在列阵的大金士卒们被炸得血肉横飞,四处爆炸的声音将正在列阵的后金士兵们炸得乱成了一团。

    人对于未知的事物总是有一种天然的恐惧,女真人虽然号称满万不可敌,但连他们自己也明白这不过是一个给自己壮胆的口号而已。

    他们可以毫无顾忌的举起屠刀把关外一百多万汉人杀得只剩下数十万,但在面对从天而降的超越了人力可以对抗的未知事物时,他们的表现跟受到惊吓的兔子没有任何区别,不少被爆炸、冲击波和同伴的死亡吓得目瞪口呆的所谓的大金勇士们疯狂的朝着周围四处乱窜并发出了尖锐的叫声。

    看到这一幕的努尔哈赤则是被气得脸色潮红,站在高出的他看得很清楚,整个大军里骚动得最严重的竟然正黄和镶黄两旗,他实在是不敢相信,平日里最凶悍也最精锐的正黄旗和镶黄旗竟然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不过是几发炮弹而已,竟然连整个阵形都动摇了,而反观镶蓝旗、正白旗、正红旗以及镶红旗这几个旗的阵形反倒整齐了许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努尔哈赤不知道的是,镶蓝、正白、正红以及镶红这几个旗之所以能如此“镇定”不是他们正黄旗和镶黄旗更能打更精锐,而是因为这些旗都有过跟江宁军交手的经验,也被这些火炮炸过,对于火炮的免疫力自然头一次挨炸的正黄和镶黄两旗要高。

    在距离努尔哈赤数里远的地方,杨峰坐在自己的那辆大车里,看着屏幕无人机传过来图像,他有些啧啧称的调侃到:“看来那句老话还真是没说错啊,炸着炸着习惯了,起交过手的镶蓝等几个旗,正黄旗和镶黄旗差远了。”

    调侃完之后,杨峰跟正在操控无人机的郑妥娘和线娘二女说了一声下了车,骑着自己的战马开始跟着大阵前进。

    刚才率先开炮的是正前方最间的方阵里的十二门1841型拿破仑六磅炮,历史由青铜铸造的拿破仑炮只有389公斤,杨峰从后世仿制的这款火炮由于采用了钢铸,所以重量降到了226公斤,这样的重量配了炮架后完全可以由几名士兵推着走,跟随步兵方阵一边行军并提供火力支援完全没有任何问题,这也是杨峰敢以五千多步卒和不到一千骑兵硬怼努尔哈赤数万大军的底气。

    “咚咚咚……”

    鼓声持续不断的响彻着,伴随着鼓声的是隆隆的炮声,这是炮营的兄弟们在朝敌人倾泻火力。

    俗话说有什么样的统帅有什么样的军队,在杨峰的影响下,江宁军已经成为了一支全大明乃至全世界的第一支全火器的部队,他们当无论是步卒还是骑兵全都高度依赖火器。

    虽然杨峰在后世没当过兵也不是什么军事专家,但得益于后世浩瀚如海方便快捷的信息资料,杨峰很快成长起来,可以说在这个时空里若是抡起对热兵器的了解和造诣,他自认第二没有人敢说第一。

    火力覆盖、火力射击是热兵器最大的特点。两支刚一碰面,江宁军给了努尔哈赤一个下马威,在开始的三轮炮击,虽然对后金军队造成的实际伤害并不算太大,但它给女真人造成的影响却不小,这轮炮击下来后金大军原本齐整的大军开始出现了动摇和恐慌。

    此时,被间的大方阵保护起来的郑妥娘和线娘二女通过屏幕无人家传来的图像清晰的看到江宁军的五千六百大军分成了九个方阵,正在火炮的掩护下缓慢而坚定的朝着后金的本阵推进着。而在明军方阵的周围数千名后金骑兵正绕着他们不断的奔跑,他们象饿狼一样在寻找着合适的机会准备随时扑过来。

    看着朝他们逼近的江宁军,努尔哈赤在愤怒之余也发出了冷笑,在他看来江宁军的火炮固然犀利,但只要大金军队挺过了最初的那阵慌乱后可以轻易的将这支军队主动送来的肥肉吃掉。

    看着江宁军已经距离大金军队部下的第一个方阵已经不到两里地,他沉着脸说道:“命令莽古尔泰立即率领骑兵突入江宁军本阵,彻底打乱他们的阵形,杜度率领正蓝旗本部正面迎去,本汗倒要看看,这个江宁军是不是真的有三头六臂,竟敢如此小觑我大金铁骑。”

    “嗻……”

    随着传令兵大声答应下来,一队队穿着蓝色铠甲的后金士兵开始重新整队,他们在各级军官的率领下朝着江宁军的方向扑了过去。

    都说女真人骑射功夫厉害,但事实女真人的步战功夫同样了得,当五千名正蓝旗的步卒推着重盾车,竖起重盾迈着整齐的步伐迎向敌人时,那种坚不可摧的气势足以将那些心志不坚或是胆小的人吓得转身逃。

    所以面对迎面而来的后金步卒,杨峰终于下达了全军停止前进的命令。

    “哔哔……哔哔……”

    随着尖锐的尖哨声响起,原本还在缓缓前进的江宁军大阵全都停了下来,军士们开始给火铳装填弹药,炮手们开始给火炮装填。

    间大方阵的炮营里,炮营千总邱迪生听着步话机里传来的郑妥娘报告的敌军方位,不断的下令炮营调整方向:“炮营全体都有,目标距离五百米,仰角36度,方位032,高爆弹一枚……放!”

    “轰轰轰……”

    百门火炮齐射的威力是惊人的,一百二十门火炮齐射时发出的震动和巨响传遍了方圆数里地,让原本还心有成竹的努尔哈赤脸色突然一变。

    “轰轰轰轰轰……”

    当一百多枚高爆弹落入正朝着江宁军冲来的大金士兵的方阵爆炸后造成的后果对大金军队来说可以说是灾难性的,百枚高爆弹爆炸后扬起的尘土和浓烟几乎覆盖了伍佰米处方圆数千平米的地方。

    一阵大风吹过,浓烈的硝烟和烟尘逐渐散去后,眼前发生的一幕让努尔哈赤一瞬间觉得浑身的血液涌了脑袋,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狼藉的景象,杜度率领的由五千名步甲组成的原本密集且威风凛凛的大阵象是被老鼠咬了无数口的蛋糕,坑坑洼洼的到处都是难看的土坑。

    当然了,此时的火炮用的都是黑火药威力自然不能跟后世的梯恩梯性炸药相,但炸药是炸药,在炮弹的爆炸范围内,无论是重盾车还是士卒们手的重盾,也不管女真鞑子身披了多少层重甲,都挡不住冲击波的威力,更何况在炮营里还有三十六门十二磅的拿破仑炮,当六七斤的黑火药爆炸后,方圆十多二十米内无论是人甚至是盾车都挡不住它的威力。

    如果是刚才那十多门火炮的威力让努尔哈赤觉得这些火炮威力固然不俗,但对于数万大军来说这些损失还是可以接受的话,那么当百门六磅炮和十二磅炮一起开火时,百炮齐发的威力足以毁灭任何挡在它面前的人和事物。

    只是第一轮齐射,那个原本整齐的方阵乱成了一团,被炸死炸伤的人数至少有六七百人。看到这一幕的努尔哈赤几乎要晕了过去,五六百名大金的勇士,这可是两个牛录的人马啊?换做往日,两个牛录的大金勇士足以正面抗衡五倍于他的明军,可今天人家只是打一轮炮这么没了?

    努尔哈赤是真的心疼啊,女真人原本少,积攒了数十年如今的女真一族的人口也不过数十万,而培养一名合格的女真勇士也非常的困难,要从少年时开始夏练三九冬练三伏,要学习马术、兵器、射箭等等杀人战阵等技艺,至少要苦练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步甲或是马甲,可现在这一切都变得没有了意义,人家只是一发包裹了几斤火药的炮弹落下来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周围的勇士全部杀死,你是穿了一百件重甲也是白搭。

    努尔哈赤是心疼,而站在他旁边的皇太极则是完全目瞪口呆了。虽然他曾经败于杨峰之手,随后他阿爷曾经消沉过一段时间,但说实话他是不服气的。从草原逃回盛京后,他曾经闭门苦思自己失败的经过。

    是以皇太极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次他之所以被打败最主要的原因是他齐去科尔沁部落求亲时所带的人大部分都是包衣等奴仆,真正的女真勇士还不到一千,加之江宁军火铳犀利人数又是他的好几倍,最主要的是事发突然,人家人数你多武器你好,而且自己还钻进了对方的伏击圈,这场仗不输才见鬼了。

    随后皇太极还虚心向代善、阿敏、岳托等曾经跟杨峰交过手的将领们求教,仔细的询问了他们战败的经过,在代善、阿敏等人的叙述江宁军火器犀利也罢了,关键是他们还非常狡诈,象战时在阵前抛洒铁蒺藜、设置铁丝这种事他们也干得出来,哪里还有一点勇士的样子。

    最后皇太极得出了一个结论,江宁军确实是大金的生死大敌。若要歼灭江宁军要调集重兵将其团团包围,还要利用骑兵的机动性四处袭扰使其疲于奔命,使其没有办法有效的使用火器。最后再用步卒突入他们的方阵,利用大金勇士强悍的近战能力打垮他们。

    不得不说,皇太极不愧是努尔哈赤亲生的儿子,父子俩连想法都是一样的,刚才努尔哈赤的战法和皇太极的想法其实是一样的,但是这爷俩做梦也想不到的是,江宁军的火炮威力竟然会这么大,大到实在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一轮炮击下来两个牛录没了。

    “轰轰轰……”

    但是噩梦还没有离去,第一轮炮击过后不过二十秒的时间第二轮炮击又开始了,当第二轮炮击结束后,脸色大变努尔哈赤终于由下达了命令。

    “立刻吹号,告诉莽古尔泰,赶紧让他散开……快散开……”

    努尔哈赤不愧是打了大半辈子仗的人,短短的时间内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刚开之所以损失那么大其实还是在于女真鞑子组成的战阵太过密集,这简直是为炮营送门的活靶子嘛,是以在炮击之下才会造成那么大的伤亡。

    “呜呜呜……呜呜……”

    随着苍凉的号角声响起,被扎晕了头的莽古尔泰也赶紧下令让部队分散开来。

    “哟呵,看来努尔哈赤这个老贼反映还是挺快的嘛。”骑在马的杨峰看到女真鞑子竟然这么快做出了正确的反映,眉头不禁扬了一下,随即笑道:“不过努尔哈赤以为这样能挡住我的火炮啦?命令炮营继续开炮!”

    在三轮炮击过后,正蓝旗终于冲到了距离方阵三百多米的距离,而这个距离发射高爆弹已经不合适了,邱迪生立刻下达了换弹的命令。

    “炮营全体都有,除开第一排的三个方阵外,所有火炮停止炮击。第一排方阵换霰弹,准备进行直射!”

    “目标正前方,距离两百米,角度12,发射!”

    “轰轰……”

    三十六门火炮齐齐喷出了火舌,当炮弹飞出炮膛数十米后,原本只是用薄铁皮包裹的弹体立刻甭裂开,随后数百枚小拇指大小的弹丸如同天女散花般射向了前方。

    数千枚铁丸立刻覆盖了前方数百米的范围,灾难发生了,无数嚎叫着朝江宁军扑来的正蓝旗的步甲们被高速飞来的弹丸轻而易举的撕破了身的铠甲,不少人被弹丸打得如同破麻袋一般,整个人几乎成了筛子。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