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开始接触
    

    “江宁军来了?”所有的后金将领脸齐齐变色。 w.vo.com

    “江宁军距离我们有多远?数量多少?”皇太极问了最关键的一句话。

    探哨带着哭腔道:“江宁军距离我们只有几里地了,适才奴才正带着一队人马正在西南方向例行侦察,在两刻钟前他们的夜不收仿佛从地底冒出来一般突然杀了出来,奴才……奴才率领的数十名人马瞬间死伤了大半,要不是弟兄们拼死掩护,奴才……奴才回不来拉!”说到这里,这名探哨营的分得拨什库竟然哭了起来,可见刚才的事情对他造成了何等大的压力。

    “这不可能!”努尔哈赤的脸一下子由红变青又由青转白,作为一名征战了大半辈子的宿将,他太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了,这说明这支明军竟然破开了他布设在外面的层层探哨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他的旁边,难道他多年来给予信任和厚望的探哨都变成傻子了吗?

    其实努尔哈赤不知道的是,虽然大金的探哨一个个都经验丰富马术精湛,对于辽东的地形也异常的熟悉,江宁军的夜不收又是初建,双方无论是经验还是战斗力都不在一个等级,但架不住人家的老板有钱啊。

    这位狗大户摆出了一副不差钱的架势拼命的砸装备,精钢打造的铠甲、三眼手铳、精钢盾牌、望远镜这些不用说了,前些日子杨峰甚至还给他们配发了远程对讲机,加之天还有无人侦察机助阵,可谓武装到了屁i眼。

    当后金的探哨们小心翼翼的侦查前进时,做梦也想不到在他们的头顶盘旋着一架被涂成了伪装色的无人机,可以说他们的一举一动全都在江宁军的眼皮子低下。

    这样的战场单向透明所造成的后果是灾难性的,当后金的探哨们毫无察觉的来到一个山坡时,早埋伏在周围的明军夜不收们则是开始了愉快的收割之旅,在二十多杆米尼步枪的突然袭击下,数十名后金的夜不收瞬间死伤了大半,若不是那名后金的探哨头目见势不妙立刻下令撤退,他们这些人一个都走不了。

    听完了这名探哨营的分得拨什库的哭诉后,努尔哈赤有些不舍的打量了抵抗已经慢慢变弱的锦州城,最后才长叹了口气。努尔哈赤不愧是征战了数十载的宿将,他很快便调整好了心情,只见他冷笑着大声道:“告诉佟养性,停止攻城。所有人开始结阵,本汗这些日子总是听有些人说这支江宁军有多么的厉害,现在本汗倒想看看,能够连击败了我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子的杨峰是不是长着三头六臂。”

    “嗻!”

    众将们齐齐应了一声,纷纷打马赶回了自己的队伍里,很快随着一阵阵的号角声响起,原本正率领残存的数千名包衣和辅兵猛攻锦州城的人马如潮水般退了下来。

    其实努尔哈赤等人不知道的时候,仗打到这个时候,锦州的守军已经有些撑不下去了。经过十二天的激战,原本不到两万的守军已经伤亡了四成,城内的将领们也全都了第一线,连祖大乐、熊廷弼等高级将领和官员也亲自城墙组织反击,孙承宗已经派人在锦州城内的囤积粮草辎重的仓库周围搬运柴火,准备在关键时候将其焚毁,至于他也早做好了以身殉国的准备,但是让他想不到的是情况很快发生了变化。

    “呜呜呜……”

    随着苍凉的号角声响起,站在城墙的孙承宗立刻注意到了那些正猛攻城墙的那些辅兵和包衣奴才们纷纷如同潮水般退了下来,不仅如此,那些正在两里外那些虎视眈眈准备随时扑过来的女真步甲、马甲们也动了起来,大批的骑兵们也开始在两侧集结。

    刚开始的时候孙承宗还以为那些女真人要亲自出马攻城了,他的心里忍不住悲伤起来,朝着南边望了一眼心暗道:“陛下,臣今日要在此殉国了。”

    正当孙承宗拔出腰间的宝剑准备亲自下城墙督战时,看到浑身是血的曹大忠匆匆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高呼。

    “孙大人……孙大人……”

    孙承宗最重军纪和威仪,看到曹大忠这幅连蹦带跳的样子,饶是他心里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但仍是忍不住冷着脸喝道:“曹公公,你虽不入军职,但也算宫有数的太监,如何可以这般失态,下次若是再让本督臣看到你如此失态必要责罚于你!”

    若是让日,以曹大忠的性子若是被孙承宗这么斥责肯定会反驳回去,可今天他仿佛是换了个一般跑道孙承宗跟前喜不自胜的喊道:“孙大人……鞑子退兵了,他们退兵了!”

    “退兵,这怎么可能?”孙承宗摇了摇头:“贼酋努尔哈赤最是狡诈,如今咱们已是损失惨重,按照这样的情形下去咱们最多只能再撑一两天,眼看着要攻下锦州城了,努尔哈赤又怎么可能会退兵呢?”

    “不是……孙大人……鞑子真的退兵了。”曹大忠看孙承宗不信,赶紧说道:“适才咱家正和鞑子厮杀得正激烈,却发现鞑子突然退了下去。随后镇守南门和东门的祖大粥和王福将派人来报,他们那里的鞑子也退兵了,不信您看看,不知为什么鞑子现在正在列阵呢,好像在防备什么大敌似地。”

    “你和鞑子厮杀得正激烈?”乍一听到这话饶是孙承宗心情不好也差点笑出声来,若不是此时锦州四面被围这个曹大忠恐怕早跑了,还跟人家厮杀,拜托你找个好点的理由好不好。

    不过孙承宗先是好笑,随后脸色便是一变,立刻大声说道:“来人,取本督臣的千里镜过来。”

    很快便有侍从递一个单筒的千里镜,孙承宗接过千里镜往后金大军的方向一瞧,发现原本城外的后金大军已经开始了变向,一队队骑兵开始朝着西南方向冲去,剩下的数万步卒也开始了布阵,而结阵的方向也是西南方。

    “这是怎么回事,那些鞑子怎么摆出这么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孙承宗的脸浮现出惊讶之色,“难道是……”

    “援军,肯定是咱们的援军到了!”

    曹大忠兴奋的喊了起来,在刚才城墙的战斗进行道激烈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将领都亲自带兵了战场,按理说曹大忠作为一个负责传旨的太监,打仗这种事是怎么样也轮不到他的,不过这厮看到众将纷纷离开城门楼去了城墙后,城门楼的兵将越来越少,心害怕的他找了个借口悄悄的溜到兵力最多的北城墙,在他看来那里的兵是最多的,总要城门楼要安全些,没曾想刚下城墙被摔了一跤,以至于沾了一身的血,后来看到鞑子退兵后他立刻又跑了回来。

    “援兵吗?”孙承宗有些疑惑的眺望过去,只是什么也看不到,他很是不解的说道:“不对啊,这些日子本官之所以没有派人去大凌河堡以及大兴堡等地求援,是因为知道贼酋努尔哈赤最擅长围点打援,援兵算是来了非但进不了锦州城恐怕还有全军覆没的危险,怎么会有援兵未得将领便赶来增援呢?莫非……”

    今天曹大忠却像是突然开了窍一般用肯定的语气大声说道:“孙大人,不用说了,依咱家看肯定是江宁军来了,除了他还有谁能让那些不可一世的鞑子畏之如虎?”

    “咚……咚咚……咚咚咚……”

    曹大忠的话音刚落,一阵阵激昂的鼓声从隐约从西南方向传来,随着鼓声响起,一支军队的身影也隐隐出现在了远处。

    孙承宗手持千里镜死死的盯着那支军队出现的方向,和他做同一个动作的人还有很多,那些幸存下来的将军和兵丁们纷纷将脑袋探出了城墙的垛口眺望着远方。

    不知多了多久,那支军队开始朝着他们这个方向开了过来,打头的是三个步卒方阵,这些士卒们扛着火铳排着整整齐齐的阵形一步步的向他们走来。方阵里的军士们全都身着覆盖全身的板甲,在春天妩媚的阳光下,那些军士身的板甲全都在反射着此言的光芒,仿佛像是一支从地狱出来的大军,正间的方阵一杆高高的红色旗帜迎风飘扬,旗帜的“杨”字是那么的醒目。

    “杨大人,是杨大人,我早说了,除了杨峰和他的江宁军没有谁敢在这个时候过来!”曹大忠兴奋得满脸通红,在城门楼一个劲的蹦跳着,那股狂热劲让周围几名侍卫都替他感到蛋疼,幸好曹公公的蛋蛋早没有了,否则像他这么跳下去搞不好蛋蛋真被颠出来。

    “这……这是江宁军吗?”在努尔哈赤的身后,骑着一匹红色骏马的莽古尔泰看着缓慢逼近的大军嘴里喃喃的说了一句。

    “江宁军!”在努尔哈赤的左边,皇太极看着那面大大的大旗,牙齿深深的陷入了嘴唇里,连鲜血从嘴唇里冒出来也不知道。

    “好……好一支江宁军,能连续击败了我三个儿子的江宁军果然不一般,看来今日本汗是遇到对手了!”努尔哈赤突然大笑了起来,他扬起马鞭指着前方说道:“看到没有,那支明军列阵整齐,军士们步伐坚定,一看是久经战阵的,若是本汗所料不错,这是大明最能打的一支军队了吧?咱们若是能将这支明军消灭在锦州城下,今后还有何人是咱们大金铁骑的对手!

    而且本汗还听说江宁军的火器和火炮异常犀利,若是全歼了这支明军,那么这些东西全都是咱们大金国的。解释不要说眼前这个区区锦州成了,连整个辽东,整个大明都是咱们大金勇士的!”

    努尔哈赤不愧是开创了大金国的牛人,短短一席话让周围的将领和士卒们听得热血沸腾,不少人都兴奋得举起了兵器高声喊了起来,“杀光明人,抢光那些明人,只要杀光了这些人大明是咱们的了!”

    看着周围高举着兵器呼喊的女真勇士,努尔哈赤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扭头对身后的莽古尔泰道:“莽古尔泰,你马率领本部五千骑兵迎去,记住不可硬撼明军的方阵,这支明军最大的弱点是骑兵太少,你率领骑兵环绕在他们周围,你要象狼一样找到机会冲去是要一口,前晚切记要看准机会再冲去,可不要肉没吃到反而把自己的牙齿给崩掉。”

    “儿臣明白!”莽古尔泰兴奋得眼露光芒,一打马朝着自己的本部飞奔了过去。

    皇太极看着徐徐逼来的明军,一颗心仿佛要从胸口跳了出来,好几次他都想跟努尔哈赤请命领兵出击,但最后都忍住了,因为他知道自家老子的脾气,如果他打算让自己去的话自然会下令,反观如果他不想让自己出击的话自己算再怎么哀求也没用。

    过了一会,努尔哈赤才转过头来看了皇太极一眼,点了点头赞许道:“忍了这么久没有来求本汗,看来确实有长进了。”

    努尔哈赤垂着头:“打或者不打父汗自有主意,儿臣不敢擅自揣摩。”

    “哼,你看看前方!”

    努尔哈赤扬起马鞭指着前方说道:“你那两名被杨峰掳走的福晋说不定在前面的明军阵营里,但是你能忍得住没有主动出击,这证明你的心性有了长进,否则换做你以前的脾气早向本汗请令出击了,你没有辜负本汗对你的期望。”

    “父汗!”

    皇太极的眼泪一下流了出来,他终于明白前些日子自己从科尔沁草原逃回来后,努尔哈赤为什么非但不安慰自己反而时不时的训斥自己了,原来他是在故意打磨自己的性子啊。

    “哼,你哭什么!”努尔哈赤哼了一声:“你要记住,一个男人只要有权有势,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只要你有足够的实力,算是想让大明的公主来给你当丫鬟都没有问题,但前提是你要有那个实力,否则一个成天只会儿女情长的废物,你让本汗怎么将千斤重担交给他!”

    “轰……”

    努尔哈赤的话音刚落,一声巨响突然在前方响了起来,原来对面的明军竟然开炮了……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