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继承人
    

    努尔哈赤就象一头愤怒的狮子朝着周围的人咆哮着,虽然这头狮子已经白发苍苍,但依然没有人敢挑衅他的威严,数十名后金的贝勒、大将们全都低着头不敢吭声。

    最后,努尔哈赤将锋利的目光看向了今天担任主攻的两个人,“杜度、莽古尔泰,你们二人有什么话要说吗?”

    莽古尔泰咬着牙跪了下来:“父汗……儿臣……儿臣确实低估了那明人的抵抗决心,但是儿臣依旧认为明人的抵抗不可能天天这么顽强,只要我们继续保持这个攻击强度,用不了十天,锦州城便可以拿下来!”

    “十天?”

    努尔哈赤气得一脚踹在莽古尔泰的肩膀上,将措不及防的莽古尔泰踢翻在地,莽古尔泰被踢翻后也不敢起身,就这么跪在地上不敢吭声。作为今天同样担任主攻的杜度见状也不敢在一旁看着,也赶紧走了两步跪在莽古尔泰的身边。

    看着跪在面前的两人,努尔哈赤喝道:“光是今天我们就死伤了两千多勇士,若是按照今天这样的打法,你们知道十天下来我们要死伤多少人吗?我告诉你们,那是两万多人,我们有多少女真勇士经得起这么损耗?”

    听着努尔哈赤咆哮的声音,莽古尔泰和杜度二人跪在地上连冷汗都流了下来。

    也无怪努尔哈赤会生气,女真一族作为一个少数民族,人口不过数十万,即便是加上归附的朝鲜、蒙古以及掳掠去的汉人,整个大金的人口加起来也不过百来万,加之女真人不事生产,靠着打猎和掠夺为生。

    他们的男孩从小就开始培养打熬武技和力气,培养一名合格的战士至少需要十年的时间,根本经不起如此残酷的消耗,这也是上次代善和阿敏大败回去后努尔哈赤为何如此生气的原因,即便他们损失的人马大多数都是蒙古人和包衣、辅兵,对于后金来说也是很心疼的。

    看着发怒的努尔哈赤,众人都噤若寒蝉不敢吭声,一时间大帐里变得寂静无比。

    好不容易等到努尔哈赤的怒火稍微退下后,又听到他问众人道:“你们都说说,明天这场仗咱们该怎么打?”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敢先开口。

    努尔哈赤皱眉道:“怎么……都不说话了吗?今天你们不是都喊得挺欢的吗,一个个拍着胸脯就差喊着一天拿下锦州了,现在怎么不吭声了?”

    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父汗,儿臣以为锦州城高墙深,想要急切间拿下它非常困难,不如先挥师赶往大凌河堡,只要先切断锦州和大凌河堡、大兴堡、松山等地的联系,再将锦州团团包围起来,明人势必就会陷入混乱,到了这个时候才是咱们大显身手的时候。”

    看着出声的皇太极,努尔哈赤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感兴趣的是神色,微微颔首道:“继续说下去。”

    “是!”皇太极躬身道:“父汗,咱们大金国的勇士原本就不善于攻城,咱们最大的本事就是驰骋在大地上用弓弩和长刀杀死敌人,而不是扛着云梯强攻敌人那坚固的城堡。在云梯上咱们的勇士连一成的本事都使不出来,那些明军士卒只需要往下浇一勺金汁就可以轻松的杀死我们最勇敢的勇士,即便今天我们同样杀死了数量不菲的明军那也是划不来的,要知道明国最不缺的就是人,所以我们必须要换一个对我们有利的打法。”

    “唔……你说得很好!”努尔哈赤满意的点了点头,脸上怒色终于消散完毕,这个时候他才对跪在地上的莽古尔泰和杜度轻哼了一声:“好了,你们两个也起来吧,跪了那么久膝盖想必也累了吧?”

    莽古尔泰和杜度二人这才站了起来,垂头道:“儿臣(奴才)不敢。”

    努尔哈赤这才对众人道:“你们要记住,咱们女真儿郎们培养不易,每一个人都是弥足珍贵的,不能随意消耗掉。从今日就可以看出,锦州城在那个孙承宗的经营下如今已成为一座坚城,我等女真勇士却是不擅长攻城战,这点从今日的伤亡上就可以看得出来,所以今后我们要避免这样的硬仗,明白吗?”

    众人全都一个躬身齐声道:“父汗(大汗)英明,吾等明白!”

    “嗯,这就好!”努尔哈赤点点头,又说道:“既然是这样,尔等认为这个锦州还要继续攻打下去吗?”

    “这个……”

    众人都沉默了一下,最后代善站了出来说道:“父汗,儿臣觉得您说得很有道理,我等女真儿郎培养不易,不能让他们白白折损在坚城之下,我们可以按照八弟说的那样先切断锦州和外界的联系,然后徐徐图之。”

    努尔哈赤点点头,但随即眉头一皱又问道:“莽古尔泰,你还有何话要说。”

    正在一旁面露不悦之色的莽古尔泰听到努尔哈赤叫自己,他赶紧说道:“父汗,儿臣以为不妥。”

    “嗯!”努尔哈赤面色一凝,他没想到自己已经说得这么清楚了,自己这个儿子竟然还敢反对自己的意见,他面色一沉:“那你又有何高见?”

    众人一听不禁暗道“坏了”,这个莽古尔泰估计要被责罚了,刚才大汗都说出自己的意见了,这家伙竟然还敢出言反对,他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看到自家老子发怒,莽古尔泰也豁出去了,他更着脖子大声道:“父汗,儿臣知道您心疼咱们女真的勇士。现在儿臣有一法子,即可不用我女真勇士亲自拼命,又可对锦州施加强大的压力。”

    努尔哈赤目光一凝:“哦,你说说看!”

    莽古尔泰说道:“父汗,我们八旗子弟确实人丁稀少,但麾下那些蒙古辅兵和包衣奴才却不少,咱们明日可以让那些辅兵和包衣们打头阵,咱们女真的儿郎们则是在后面压阵。那些辅兵和包衣即便死伤得再多也不碍事,反正届时再抓就是了,您以为如何?”说完,莽古尔泰低下了头,眼角的余光有些忐忑的看向了自家的老子。

    “哗……”

    莽古尔泰的话音刚落立刻就引起了一阵哗然,不少人看着莽古尔泰的目光变得有些不善起来。

    这时,一个略带公鸭嗓的声音响了起来:“辅兵和家奴虽然不是咱们女真勇士,但那也是大家的私产,五哥你就这样将咱们的私产派去送死不大好吧?”

    众人一看,这个说话的人只有十三四岁模样,穿着一身白色的铠甲站在队伍的末尾,有些不满的看着莽古尔泰。这个人正是努尔哈赤的第十四子多尔衮,今年十四岁的他正处于变声期,所以说话的声音带着一股沙哑的味道。

    这次多尔衮之所以能跟随大军出征那是因为努尔哈赤要带着他出来历练一下,原本作为无论资历还是年纪都出于菜鸟期的他在这样的场合下是没有发言权的,不过莽古尔泰的建议却是让他很是不满,所以这才提出了意见。

    “十四阿哥说得对,虽然那些包衣和辅兵不值钱,但再不值钱也不能这么挥霍啊。”

    “就是,仔卖爷田心不疼,三贝勒这个主意实在不怎么样?”

    众人议论纷纷起来,要知道此时的女真人还处在半奴隶制半封建社会,大金国是准许贵族乃至个人拥有奴隶的。

    努尔哈赤就是大金最大的奴隶主,每次抢掠大明和各地后他就负责分赃,分金银、分粮食分女人和奴隶,而每次上战场的包衣奴才几乎全都是各位贵族和军官的奴隶。

    原本大金国就有派奴隶当炮灰的传统,莽古尔泰的建议原本没有什么毛病,但他最大的问题就是提议让所有的包衣奴才和辅兵派上去消耗,而让所有的女真人在后面督战,这样一来问题就来了。

    这些辅兵和包衣奴才的战斗力原本就低,让他们配合女真人打个下手推个盾车或是举个盾牌这原本没什么,但是让他们负责主攻的话问题就来了,在那些女人将领们看来,莽古尔泰这个主意简直就是太糟糕了,这简直就是让那些包衣和辅兵们去送死啊。

    要知道这些包衣可都是女真将领们的私人财产,如果他们全死光了谁给他们种地?谁给他们刷马?谁给他们端茶倒水?谁给他们干活?难道让他们这些已经习惯了有人伺候的女真大爷们自己动手刷马整理马鞍吗?这也是莽古尔泰的话一出来就遭到众人齐齐反对的缘故。

    努尔哈赤冷眼看着反对的众人心里却是一阵悲哀,从万历四十六年在盛京起兵并宣布七大恨至今不过短短八年时间,原本可以肆意驰骋在白山黑水中,穿着兽皮吃着粗粮的女真人们已经习惯了穿着绫罗绸缎,习惯了汉人奴隶煮的精美食物,用起了精美的瓷器喝惯了汉人酿造的美酒,所有人都把那些抢来的汉人奴才当成了自家的私产,别人根本连碰都不能碰,这还是以前那些悍不惧死的女真勇士吗?

    “砰……”

    一声巨响在大帐里响了起来,将那些正指责莽古尔泰的人全都吓了一跳。

    “够了!”

    努尔哈赤站了起来指着大帐内的众人厉声喝道:“你们看看自己,还像咱们女真一族的勇士么?你们别忘了,自己的包衣是从哪里弄来的?没有大金国,你们还一个个住在山洞里,穿着兽皮,光着脚在林子里打猎呢,现在不过是让你们将各自的包衣奴才让出来攻城而已,就一个个舍不得了?本汗可以告诉你们,等拿下了锦州城你们想要多少奴才多少女人没有,用得着这么扣扣索索吗?”

    狮子虽老,但余威仍在,当他发怒后所有的反对声都消声灭迹,众人齐齐跪了下来:“父汗(大汗)息怒,儿臣(奴才)谨遵旨意。”

    努尔哈赤轻哼了一声:“本汗不管你们是怎么想的,明日所有人都要将各自的包衣奴才送到阵前,一个都不许少!”

    说到这里,努尔哈赤犀利的眼神掠过众人,最后停留在了多尔衮身上,原本他想要叱喝几句的,只是看到多尔关那还有些稚嫩的面容,努尔哈赤又把话咽了回去,最后他只是从喉咙里吐出了一句:“所有人都散了吧。”

    “嗻……”

    皇太极眼中掠过一丝失望之色,不过也只能跟着众人请安后离开。

    当众人都散去后,努尔哈赤一个人坐在了椅子上闭目养神,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过了一会才说了句:“来人啊,将皇太极唤来。”

    很快,皇太极便来到了大帐内,对着努尔哈赤跪了下来:“儿臣见过父汗。”

    努尔哈赤睁开了眼睛摆了摆手示意他站起来,这才说道:“皇太极,你可知本汗刚才为何不听取你的意见吗?”

    皇太极恭敬的说:“儿臣不知,不过父汗做事自由道理,儿臣不敢揣测。”

    “不敢揣测?”努尔哈赤冷笑一声:“我爱新觉罗家的子孙敢说就敢做,既然你都说出来了有什么不敢揣测的。好,既然你不敢揣测那本汗就告诉你,你的那个法子自然是极好的,只是见效却是太慢,我们大金八万大军外出作战,每日光是粮草就是一个庞大的数字,若是战事再僵持上几个月的话不用明人来打,我们自己就得把自己拖死,所以本汗才会采纳莽古尔泰的计策。”

    “还有……”

    说到这里,努尔哈赤又说道:“本汗知道自从你败于那个杨峰之手,连两个福晋都被抢走后,你的心性就有些变了,就连你的兄弟也都瞧不起你,这次出征本汗就是给你一个机会,让你亲手砍掉杨峰的脑袋,把你那两个福晋抢回来。你要记住,男人的耻辱只有用血才能洗涮,你若是不明白这点,本汗如何放心将大金国交给你。”

    “父汗!”

    听到这里,皇太极全身一震,眼眶立刻就红了,这个时候他如何不知努尔哈赤这句话的含义。自家老子这是选了自己当继承人啊!


    还在找”我在明朝当国公”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