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辽东告急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让我起来,看我不砍死你这个混蛋!”被按在椅子上的宰桑兀自不肯屈服,依旧一边挣扎一边大喊大叫。

    俩人这么一弄,立刻就将守在外面的侍卫给惊动了,当外面的两名科尔沁部落的侍卫冲进了帐篷,看到宰桑正在被杨峰按在椅子上时大吃一惊,立即拔出了弯刀指向了杨峰厉声喝道:“马上把王爷放开,否则格杀勿论!”

    “哗啦!”

    说话间宋烨和一家丁也冲了进来,看到帐篷内的情景后他二话不说也抽出了长刀指向了那两名侍卫,一时间帐篷内金属摩擦声纷纷响起,一场火拼就要展开。

    杨峰松开了宰桑,无奈的摇了摇头把手中的弯刀仍在了地上:“宰桑大人,您是打算现在就跟我翻脸吗?”

    “你这个混蛋。”宰桑气得脸上的肌肉不住的抖动,怒视着杨峰,良久才突然对门口对峙的几名侍卫喝道:“都给我滚出去,顺便把吴克善叫过来!”

    “行了,你们都出去吧。”杨峰也对宋烨摆了摆手,宋烨这才对着杨峰行了个军礼走了出去。

    两人重新坐在椅子上一直没有说话,直到吴克善进来后这才打破了沉默。

    当吴克善到来后,看到沉默不语的两人,又看到仍在地上的弯刀不禁大惊失色,“阿布、杨大人,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这样?”

    宰桑眼中闪过一丝愤怒,指着杨峰怒喝道:“你问他,到底做了什么好事?”

    杨峰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只好重新将刚才的事情重述了一遍。

    让杨峰感到意外的是吴克善竟然没有象他老子一样勃然大怒,反而颇为冷静的看着杨峰,缓缓说道:“杨峰,这种事你原本可以不告诉我和阿布的,现在你既然主动告诉了我们,想必你心里已经有了决定,现在能把你的决定告诉我吗?”

    “我要带她们回大明。”杨峰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意图,“哲哲已经有了我的孩子,如果这件事让皇太极知道的话哲哲和布木布泰不死也要脱层皮,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祝福我们,让我带着她们回到大明,我保证让她们得到幸福。”

    “你保证,你拿什么保证。”宰桑们闷哼道:“你只是一个小小的总兵官,可是皇太极却是大金国的八皇子,将来还有可能继承大汗的位子,我的妹妹和女儿凭什么好端端的福晋不做,却跟着你做你的小老婆?”

    宰桑这么说,杨峰就不乐意了,撇了撇嘴道:“小老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哲哲和布木布泰先前也只是侧福晋吧,难道侧福晋就不是小老婆了?”

    “侧福晋和小老婆那能一样吗?”宰桑冷哼道:“按照你们明国人的说法,哲哲和布木布泰那就是妃子,可你只是一个小小的总兵,连最低等的伯爵都不是,如何能跟皇太极这个贝勒比。”

    杨峰讥笑道:“可是你也别忘了,皇太极这个贝勒爷刚刚被我这个小小的总兵官打得落荒而逃,就连自己的女人也被我俘虏了,一个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的男人算什么贝勒!再说了,按照你们草原上的规矩,俘获的女人那可是属于自己的战利,现在我要把自己的战利带走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卧槽……还有这种事?

    宰桑和吴克善只觉得心里有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将他们脆弱的心灵践踏得粉碎。不是说汉人最重礼义廉耻仁义道德吗,怎么这家伙一点都没有汉人的美德呢,还是说她们碰到了一个假的汉人。

    吴克善结结巴巴的说:“你……上次你不是答应了要放还哲哲和布木布泰还给我们了么?”

    杨峰振振有词的反驳道:“我是说过,可是你们并没有给我赎金啊,所以现在她们依旧是我的俘虏,我把她们带走难道不对吗?”

    “这小子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吴克善和宰桑两父子面面相窥,俩人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看到宰桑脸色又有逐渐变黑的趋势,杨峰生怕这家伙被气出个好歹来,赶紧安慰道:“这个……岳父大人你也别生气。其实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哲哲和布木布泰好,我就问你们一句,如果让哲哲和布木布泰留在科尔沁部落的话你们能保护好她们吗?”

    “我……”

    宰桑父子嘴巴砸吧了一下同时叹了口气,事情还真的如同杨峰说的那样,毕竟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如果后金派人要把二女接走的话,他们还真的没有什么理由阻止人家。

    最糟糕的是这年头可没有什么无痛人流,女人如果要把孩子打掉的话无异于闯一次鬼门关,他们可不敢冒这个险,按照这样的情况来看,反倒是让她们跟着杨峰回大明才是最好的选择,只是这样一来也太便宜这小子了吧。

    看到宰桑父子有些意动又有些不甘的神色,杨峰趁机加了把火:“这样吧,我也知道你们也是哲哲和布木布泰跟着我会受委屈。这样吧……再给你们五十万斤粮食、一万斤食盐、二十车茶叶和六万两银子做彩礼,你们看怎么样?”

    “咦……这个貌似可以有啊。”吴克善一听立刻就心动了,这可是一份厚礼啊,比起努尔哈赤这个小气鬼,自己这个便宜妹夫出手可是大方得太多了。他看了看宰桑,发现自家老爹虽然依旧手捋胡须不做声,但颌下的胡须却在轻微的颤抖,以他对自己老子的了解,这可是很满意的表现啊。

    “这个嘛……我们还……”

    吴克善虽然早已愿意了,但出于本能还是想再看看能不能从杨峰手里多掏点东西出来,只是他刚想开口就看到杨峰眼中露出的精芒,他立刻就想到了眼前这个便宜妹夫可不是什么善茬,人家手里可是握着数千精兵呢,真要把他惹怒了搞不好连刚才那些东西都捞不着那才是亏大了呢?

    “那……那个……我看不错,阿布你看怎么样啊。”

    吴克善口风一转,转头看向了宰桑。

    “嗯,我看可以。”

    此时的宰桑早已没有了刚才那副怒发冲冠的模样,平静下来的他摸着颌下不多的胡须点了点头,脸上露了一丝苦涩一丝不舍,最后化成了一声长叹:“为了哲哲和布木布泰的安全着想,让她们跟着你去大明还是不错的,不过你是否应该让她们过来一趟亲自跟老夫说一声啊?”

    “这个确实是应该的。”听到这里杨峰就知道这事成了,宰桑这么说不过是在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而已。都说钱可通神,这话果然不假啊。

    宰桑这边的事情解决了,只是海兰珠这边却出了些小问题,当海兰珠得知自己这位新婚的丈夫竟然同时把自己的姑姑和妹妹也同时搞定之后整个人都傻了眼,得知真相的她虽然没有找杨峰大脑一场,但事后却足足三天没有搭理杨峰,等到俩人重归于好时,他们已经在返回大明的路途上了。

    春天到了,时间也到了天启六年,这一年的大明年比起另一个时空有了一些变化。而这个变化对于已经虚弱不堪的大明是非常明显的。

    首先,得益于杨峰带来的土豆。虽然大明帝国的官场依旧是那么的**,但在朱由校的强行推动下,土豆还是在南京周边地区以及山西、陕西等少量地方进行了试点种植,这一种植下来不打紧,可是把大明整个官场给下了一大跳。

    虽然这个时代没有后世的化肥进行催肥,但土豆这种高产的农作物还是让种植它的农民以及官府大吃一惊,当朱由校和内阁的几名阁老看着下面报上来的土豆产量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平均亩产4356斤,老天爷,这是真的吗?”礼部尚兼东阁大学士黄立极看着下面送上来奏报将眼睛揉了又揉,又看了好几遍后这才将目光投向了在场的其他人。

    户部尚李国苦笑着点了点头:“黄大人,本官刚收到下面报上来的产量时也被吓了一跳,刚开始本官也以为是下面的人为了媚上而联起手来欺瞒朝廷,后来本官还亲自到郊外的农庄那里亲自查探,最后才敢确定这些数据的真实性。臣可以肯定,若是能将这种土豆大面积种植,我大明将再无饥荒之忧,臣为陛下贺!”

    众人也齐齐站了起来,朝着端坐在首座的朱由校齐声道:“臣等为陛下贺!”

    坐在位子上的朱由校虽然努力维持自己的威严,但眼中的得意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他扫了眼众人淡淡的说道:“诸卿可还记得,去年的时候朕说过要在大明推广种植这种土豆,诸位曾经说过的话么?现在尔等还有何话可说?”

    听了朱由校的话,即便是这些官场上厮混了大半辈子的老油条也是老脸一红,尤其是吏部尚黄立极更是坚决反对,更是声明自盘古开天三皇五帝以来还从未有产量如此高的粮食,杨峰这个人绝对是妖言惑众,应该将其拿下打入死牢。当时黄立极甚至还信誓旦旦的说,若果真有这种东西,他愿意脱下官袍致仕回家。

    而后来朱由校强制在京城郊区的农庄和陕西、山西两地的一些小地方试着种植这种植物时也遭到了不少人的反对,若是朱由校通过魏忠贤强制下令种植的,恐怕杨峰好心送来的这些土豆种子都会烂在仓库里。

    看着黄立极涨红的老脸,朱由校淡淡的说道:“黄爱卿,朕记得你去年说过,若是土豆能亩产数千斤的话你甘愿辞官回乡,是这样吗?”

    听到这里,黄立极的心立刻就是猛的一跳,他看着面无表情的朱由校,又看了看周围那些面露无奈之色的同僚,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他颤声道:“陛下……老臣……老臣……”

    朱由校面无表情的说:“黄爱卿,君子无信而不立,你不会是想食言而肥吧?”

    到了这个时候,黄立即知道自己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帮自己了,谁让自己已经当着皇帝和众位大臣的面把话都放了出去,现在想反悔也没用了。他惨笑着站了起来,朝着朱由校跪了下去磕了个响头泣声道:“陛下,老臣去了!”

    说完,他站了起来朝着门外走了出去。看着黄立即那孤单的背影,坐在朱由校下首的众大臣们只觉得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涌上心头,能爬到这个位子的人都不是傻子,他们很清楚朱由校为什么会突然把去年的赌约提了出来,他这是在告诉他们这些人,你们别以为朕收拾不了你们,再敢跟朕对着干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最后还是身为内阁首辅的顾秉谦站了起来说道:“陛下,黄大人虽然口出狂言,但他为官三十余载,一直都是兢兢业业,老臣恳请陛下能赐予黄大人应有的赏赐。”

    在明朝当官,大凡当到了三以上,只要不是犯了大错被贬出京师的,在致仕的时候皇帝都会派人送一程,并赏赐给一些财物或是物件以示皇帝对臣子的褒奖。

    “赏赐?”朱由校的声音突然变得冰冷起来:“既然说到赏赐,朕想问问顾爱卿,这种可以活人无数的土豆好不好?”

    面对朱由校的质问,顾秉谦不敢不回答:“当然好,此物可谓是上苍赐予我大明的神器,若是能将此物大面积种植,我大明再也不用担忧饥荒。”

    “既然连献上此物的功臣咱们大明都没有给他任何褒奖,那反对种植土豆的黄立即反倒能获得朝廷的褒奖,顾秉谦,你就是这么当首辅的吗?”朱由校的声音就像是从冰库里飘出来似地冰冷。

    听到这里,顾秉谦再也不敢站立,赶紧跪了下来惶恐的说道:“陛下,臣有罪!”

    “陛下,臣有罪!”周围的几名阁老和尚们也纷纷离座跪了下来。

    “哼……一群只会放马后炮的废物!”朱由校心里长叹了一声他正想说话,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了过来,很快魏忠贤匆匆走了过来急声道。

    “陛下,不好了。贼酋努尔哈赤于十日前率领五万大军突然包围了锦州和大凌河堡一线,辽东告急!”


    还在找”我在明朝当国公”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