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归属问题
    ,。

    听到杨峰的话,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早就习惯了老百姓在他们面前唯唯诺诺的公仆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胆敢这么藐视他们,几名警察的手不禁开始放在了腰间。

    孟副局长也撕下了伪装,狞声道:“杨峰,我们是在好好跟你说话,请你不要自误!”

    这一年多来早已习惯了生杀予夺的杨峰哪里能忍受这样的要挟,这一刻杨峰真有挥刀把这些人全部干掉然后带着嫦娥姐姐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的冲动,只是最后理智终究是战胜了冲动。

    他冷笑了一声,冷声道,“好啊,我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无耻了,丹晨,把电话拿给我。”

    这时的闫丹晨在一旁气得眼圈都红了,虽然他出道那么些年,但这样的事情也是第一次看到,看来在利益的驱动下有些人真是连脸都不要了。现在听到杨峰的话,她赶紧从旁边将电话递给了他。

    看到杨峰拿过电话,孟副局长一行人纷纷对视了一眼,不少人眼中都露出了得意的神情,看来这个姓杨的也不怎么样嘛,稍微吓唬一下就屈服了。

    杨峰拿过电话,拨通了电话后,他很快说了几句话,然后便放下了电话。这才对面前这几个人说道:“我已经给我的朋友和律师打了电话,他们待会就会过来,待会他们会跟你谈。”

    “律师?”

    孟副局长冷笑,指着几名穿着检察官和法院制服的人说道:“你以为把律师叫来就有用了吗?看到没有,这几位是公检法的同志,他们就是负责跟你的律师打交道的。”

    看到已经私下了伪装的孟副局长,杨峰只是淡淡一笑:“那好啊,你们就等一会吧,希望待会你们还能这么高兴。”

    看到到了这个时候杨峰还是这么淡定,孟副局长眼中闪过一丝狞色,这个杨峰他早就调查过了,一年前不过是一个最普通的**而已,近年来开始倒腾起了古董发了点小财后又开了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专门往非洲等地出口一些普通的民用商品,也积累了几千万甚至上亿的身家,但是这些在孟副局长看来这都不是个事,在官本位的华夏,商人在官员的心里从来都只是一群待宰的绵羊而已,就算是你变成了首富又如何?上头想要收拾你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看到杨峰一副淡定的模样,孟副局长心里暗恨:现在暂且让你得意,待会你要是不把那件宝贝交出来,我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时间慢慢的过去了半个小时,期间杨峰和闫丹晨也没有起身为这些人倒杯水。人家都打上门来了,用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的行为只能是图自惹人耻笑和鄙夷。

    “杨峰,你的朋友和律师呢,到底来了没有,你不是在耍我们吧。”依旧是那名年轻的菜鸟警察,站了那么久后开始急躁起来。

    杨峰连眼皮子都没抬,“你急什么,赶着去投胎啊。”

    “你……”年轻的警察气得脸色一变,就要朝杨峰走去,却被他的同伴拉住了,这个时候无谓的跟人斗气是不可取的,反正他们已经胜券在握,何必节外生枝呢。

    “叮咚……叮咚……”

    这时,大厅响起了门铃声。

    杨峰转头对闫丹晨点了点头:“丹晨,有人来了,麻烦你去开一下门。”

    “好!”闫丹晨温顺的应了一声,随后站了起来走到客厅外面去开门。

    由于是在家里,加之别墅里还开了暖气,所以闫丹晨只是穿了一套居家便服。略带宽松的紫色长裤和白色的米卡欧衬衣将她的窈窕的身材衬托得格外修长,加上白嫩的肌肤和今日来被杨峰滋润得格外娇媚的面容看得不少人有些心荡神驰,尤其是那名孟副局长更是看得眼睛都直了。

    把这一切默默看在眼里的杨峰心中闪过一丝冷意,心中已经对那位孟副局长判了死刑。

    过了一会,大门打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看到来人后,除了杨峰意外孟副局长一行人全都张大了嘴巴。

    之所以吃惊是这些人实在是这群人实在太古怪了,有扛着摄像机的男男女女,也有拿着公文包一看就是社会精英的男子,甚至还有几名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孟副局长不愧是混职场的人,吃惊过后很快就镇定下来,他转过头来看着杨峰,脸上浮现出一丝讥笑,虽然他没有说话,但一丝很明显:小子……想凭这些人就能逼我就范么,你太天真了,哥们混社会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

    这时,杨峰站了起来,走到其中几名男子跟前和他们或是握手或是拥抱的一一打招呼。

    走进来之后,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带着四五名手提公文包的年轻男女走到了杨峰身边恭敬的说道:“杨总,我来了。”

    杨峰伸出手跟他握了一下,跟他说道:“李律师,你好。我这里有点事需要麻烦你,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

    李律师笑道:“当然没问题,我们既然接受了您的委托就会尽心为您服务,这点请您尽管放心。”

    “那就好。”杨峰点了点头,指着端坐在沙发上的孟副局长道:“是这样的李律师,这位孟副局长是市文物局的,今天他带着公检法的同志来我们这里,对我说前些天在往上看到了一段视频,然后说视频上的有一件文物很有可能属于国家重要的历史文物,希望我能交给他们,让他们带回去鉴定,我没有同意。然后这位就有警察同志威胁我说,要对我采取强制措施,我想请问一下,他们这么做合法吗?我可以拒绝他们这种要求吗?”

    李律师听后沉吟了一下,打量了一下孟副局长一行人说道:“您就是文物局的孟副局长吧?”

    孟副局长矜持的点了点头:“我就是。”

    “很好。”李律师笑着指了指身后的几名青年扛着摄像机的男男女女道:“我身后是我们律师事务所的人,为了避免今后相互扯皮,接下来我们需要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用摄像机记录下来,这点想必您没有意见吧。”

    “我……”

    孟副局长一下有些懵了,这样的情况他还从未遇到过。毕竟在06年的时候执法记录仪什么的这玩意还没盛行啊,一想到待会自己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甚至连一个眼神动作都要暴露在公众的眼里,并被放大了无数倍来研究,他就感到一阵肝疼。

    李律师微笑道:“怎么,孟局长莫非有什么**或是不能让公众知道的事情需要保密么?”

    “当然不是。”

    孟副局长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赶紧矢口否认,此时的他只感到一阵淡淡的忧伤袭来,原先以为这不过是一件小事情,自己带着这么一群人上门,要是换了一般的商人早就吓得尿裤子了,可面前这家伙竟然摆出了这么大的阵势,连摄影机都搬出来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可以拒绝吗?总不能睁眼说瞎话的说这件事涉及到国家机密不允许拍摄吧,否则一旦传出去他这张脸还要不要了?

    “他娘的,看来太低估这家伙了,今天这件事不好弄了。”孟副局长心里暗自骂道。

    看到孟副局长答应下来,李律师对着他身后的几个年轻人做了个手势,很快几名年轻的男子立刻将一台摄像机摆好,摄影机立刻进入了工作状态。

    看到一切都弄好后,李律师这才对孟副局长道:“孟局长,我听我的当事人说你们今天威胁我的当事人,要对他强行采取措施。我可以认为您打算逮捕我的当事人,是这样吗?”

    我草,这家伙够狠的啊,一开口就直接进入正题,而且直指要害。而且还不忘往他的脑袋上扣帽子,这个帽子他可不能背。

    “没有,绝对没有,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孟副局长的头摇得如同拨浪鼓。

    “真的没有么?”李律师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这么说就是我的当事人在撒谎啰?”

    “王八蛋,这家伙在步步紧逼啊。”

    孟副局长有些尴尬的看了眼坐在他旁边的中年警官,这位警官这个时候也坐腊了,要知道现在他的面前可是摆着一台摄影机呢,无论他说什么都会被记录下来被人放大一百倍研究,而且这可是将来能够作为呈堂证供的玩意,要是这个时候他承认了那就等于被人抓住了把柄。

    肯定会有人说:“哇塞,这些人够狠的啊,到人家家里逼人家把宝贝交出来,否则就要对你采取强制措施,这算什么?强取豪夺吗?”

    想到这里,这位中年警官不禁有些头疼起来,第一次后悔自己搀和到了这件狗屁叨叨的事情里面。想到这里,他不禁回头瞪了眼站在身后的那名菜鸟警察,这那名菜鸟此时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低下了头不敢看自己的上司。

    不过那名中年警官也算是一个当机立断的人物,他站了起来对站在一旁的杨峰肃然道:“杨先生,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我要向您道歉,是我没有管理好下属,对于刚才的失言我作为他的上级确实有责任,实在对不起!”

    “啧啧……这位的确是个人才啊。”杨峰心里不禁赞叹起来,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立刻做出正确的决定,这就是他们的能耐啊。难怪会有人说华夏一等的人才都去当了官,此等的人才会从商,虽然这话有些绝对了,但也不失颇有道理。

    看到此情此景,杨峰还能说什么呢?他只能是皮笑肉不笑的打了个哈哈说了句场面话,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

    这件事不过是一件开胃小菜,接下来李律师又问道:“请问孟副局长,你们有什么理由仅凭一个视频就认为我的当事人手中的东西就是你们认定的国宝呢,或者说你们对我们所说的这件国宝有什么研究么?”

    “我们确实是不知道。”这时孟副局长也镇定下来,开始打起了官腔:“但是我们也研究过那段视频,发现在这段视频里出现的那块玉佩跟《元史》记载的成吉思汗的随身玉佩十分的相似,本着保护国家重要文物,不让它流失的原则,我们这才找到了杨先生,希望他将那块玉佩交给我们,让我们研究一下,如果不是元史中记载的东西,我们自然会将东西还给杨先生。如果确实是元史中记载的东西嘛……”

    “那会怎么样,你们就要没收,是这样吗?”杨峰冷冷的发话了。

    “当然不是没收。”孟副局长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两声:“如果杨先生愿意将东西交给国家的话,我们对您也是会有补偿的。”

    “补偿?”杨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容:“是按照这块玉佩的实际价值补偿吗?还是补偿给我五百块钱意思一下?”

    杨峰这脸打得让所有人有些难堪了,按照实际价值补偿,谁敢这么说啊。据说这玩意价值几亿美金呢?要是有那么多钱的话他们也不用来了,直接上门求购不是更好,可要是承认只是补偿五百块钱的话他们还要不要脸了?卧槽,几百块钱就想拿人家价值几十亿的东西,你们这是在羞辱人家吗?

    “绝对没有杨先生说的这回事。”饶是孟副局长在宦海已经历练了十多年了,可也感到自己的脸上有些火辣辣的,“如果真的证明了这块玉佩是历史上成吉思汗那块玉佩的话,我们自然是要补偿杨先生的,至于补偿多少我们还要经过具体研究才能决定。”

    或许看到李律师和杨峰步步紧逼让他们太过难堪,站在他们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一名穿着检察官制服的男子站了出来说道:“杨先生、李律师,我记得刚才王警官已经说过,按照我国的相关法律法规我国境内地下、内水和领海中遗存的一切文物,属于国家所有。虽然国家也允许私人持有文物,但是那些具有重大的历史和科研价值的文物并不在内,而从那块玉佩的来历上看,这已经属于国宝级的文物,是不可以让私人持有的。所以我们今天的要求完全正当,也是附和相关法律要求的。”

    这名检察官的话一出来,就连李律师也不好说什么了。闫丹晨握着杨峰的小手更是开始渗出了汗水,通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也很明白这位比自己还小了几岁的男友的性格,这家伙绝对是属于吃软不吃硬的,而且他对这块玉佩也是异常的看重,如果真的要跟对方起了冲突的话吃亏的绝对是他们,须知民不与官斗这句话在华夏绝对是至理名言。

    听到这名检察官的话,杨峰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讥讽的笑容,“哦,看来这位检察官的法律知识挺精神的啊。对了,我这里还有一件文物,还没来得及鉴定,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上交给国家,心里还真是挺为难的。”

    孟副局长和旁边那位检察官对视了一眼,心里涌起一丝警惕,表面上却是轻描淡写的说道:“哦,是什么手稿啊,杨先生不妨说出来听听。”

    “我草,杨老板你这是想干什么啊,你这不是添乱嘛。”这一刻就连那位李律师也有些懵逼了,自己这位老板是不是被气糊涂了,还是嫌自己的宝贝太多啊。不止是他,就连许多人也都吃惊的看着杨峰。

    杨峰故作为难的说:“是哥白尼的《试论天体运行的假设》手稿,听说这东西还是挺有历史价值的,这种东西是不是也要上缴国家呢。”

    “《试论天体运行的假设》手稿?”周围的人齐齐发出了一声惊呼。

    哥白尼是谁,那可是公认的奠定了日心学说的鼻祖啊。而《试论天体运行的假设》又被简称《日心论》,堪称是天文学上的一次革命,引起了人类宇宙观的重大变革,可以说是一部巨作了,如果真的如同杨峰所说,他有这部书的手稿,那简直就是价值连城啊,丝毫不比他手中那块玉佩的价值来得低,若是消息传出去,西方各大博物馆非得打破头不可。

    孟副局长还没来得及说呢,一个急切的声音响了起来:“当然得上缴国家,这是国宝啊,自然要上缴国家。”

    “卧槽,这是谁说的?”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说话的人,杨峰笑了起来,果不其然,说话的还是那位年年轻的菜鸟。

    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年轻的警员只觉得有些纳闷,自己难道又说错了吗,那么珍贵的东西难道不应该属于国家吗?

    孟副局长不禁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看向了旁边的中年警官,意思很明显,你哪找来的蠢货?

    杨峰没有说话,只是耸了耸肩膀,转头对李律师说道:“李律师,您认为这位警察先生说得对吗?”

    李律师有些无奈的摇着头对孟副局长道:“孟局长,如果这就是你们的态度的话,那我真的就没话说了,对了,我的银行里还有几万块工资,我是不是也要上缴国家呢。”

    “好了,别说了。”孟副局长无奈的看了旁边的警官一眼。而这位警官也是面色铁青,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恼火对这名棒槌道骂道:“要是再让我听到你有一句废话,你就把警服脱了给老子滚蛋!”

    孟副局长深吸了口气对杨峰道:“对不起杨先生,刚才这位警员不懂事,说错了,您手里的那份手稿虽然珍贵,但它并不属于我国的文物,所以再珍贵我们也不会要求您上缴的。”

    直到现在那位棒槌的警员这才明白刚才杨峰就是在挖坑啊,而自己却傻乎乎的往下跳。哥白尼的日心论确实珍贵,可人家哥白尼是波兰人,跟华夏八竿子打不着,自己却硬说这是国宝,真要传了出恐怕要丢人丢到国际上去了。

    杨峰扫了眼孟副局长这个老油条,淡淡的说道:“孟副局长的意思是说,外国的古董国家是没有理由要求个人强制上缴的,是吗?”

    孟副局长强笑道:“是的!”

    “那好!”杨峰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而这个笑容也让孟副局长感到有些不妙起来,只听见杨峰淡淡的说道:“既然这样,我认为这件东西也不用上缴了,因为这个东西也是外国的古董。”

    “胡说八道!”

    孟副局长一听就怒了,只见他拍案而起喝道:“成吉思汗贴身佩戴的东西怎么就不是华夏的东西了,难道他不是华夏人吗?”

    杨峰似笑非笑的说道:“成吉思汗是华夏人吗?蒙铁尔先生,我想这件事您应该最有发言权吧。”

    随着杨峰的话音落下,一直坐在旁边没有说话的一名长着络腮胡的中年人站了起来走到孟副局长跟前,将一份证件递给了他,然后神情严肃的说道:“孟副局长,我是蒙古国驻华大使馆的参赞蒙铁尔,这是我的证件。我想请问一下,您刚才说的话能代表贵国政府的态度吗?”

    蒙铁尔的话音刚落,屋子里的人全都懵逼了,啥米?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蒙古国的参赞来了。

    孟副局长有些呆住了,拿着手中的证件一时间有些反映不过来,有些迟钝的说道:“你说什么?”

    只听见蒙铁尔依旧神情肃然的说:“孟副局长,刚才您说成吉思汗,也就是铁木真是华夏人,所以他的贴身玉佩也属于华夏,是这样吧。我就想请问一句,您这句话是否代表了贵国政府的态度,还是贵国政府已经打算打侵略并我们蒙古国?我会把您的话报告给我国政府,并向贵国的外交部进行抗议”

    “卧槽,药丸了!”

    这时,所有人的心里都冒出的惊呼。

    成吉思汗是华夏人么,恐怕十有**的人都会不假思索的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可你要是这么说的话你把人家蒙古国置于何地?

    虽然当年蒙古是在老毛子的鼓动下脱离的华夏,在许多华夏人的眼里蒙古它就是是华夏的一部分,可问题是现在人家确确实实的就是一个独立合法的国家,你如果胆在正式场合里说成吉思汗归类到华夏人的话,蒙古国真的会跟你急。

    “糟了……”这一刻,包括孟副局长在内的等所有人心里都涌起了一种叫做绝望的情绪……m.,。

    还在找”我在明朝当国公”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