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事情的变化
    

    整个大厅的人此时都惊呆了,不少人看着杨峰脖子的玉佩,眼睛都能闪光。 .vo.

    “我了个去的,今天算是长见识了,这么一个小玩意价值几个亿,而且还是美金。”王珞丹两只小拳头紧紧握在了一起,两只眼睛几乎都成了铜钱的方形,激动的喃喃道:“真是没想到啊,这么个小东西竟然这么值钱。如果我有几亿美金我还演什么戏啊,直接环游世界去了。”

    王珞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被杨峰听在了耳,他不禁微微笑了起来,没想到这个女孩竟然还是个财迷。只是他又扫了眼周围,发现周围不少人震惊的表情后眉头又微微皱了起来,正所谓财帛动人心,今天将这块玉佩显露出来终究不是什么好事,虽然自己不怕别人来强抢,但难保不会有人铤而走险。

    想到这里,杨峰不禁有些不悦的扫了旁边的赵包刚一眼,不过他也知道这位恐怕也是无心之失,而那位小汪纯粹是愣头青,为人处事跟他的哥哥大汪差得太远。

    轻叹了口气转身对还沉浸在激动的赵包刚和大汪小汪三人道:“赵导,两位汪总,今天到这里吧,有什么事咱们改日再聚吧,您看怎么样?”

    这时候赵包刚和大汪两人也反映过来了,看到大厅里众人那激动的神情,赵包刚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鲁莽已经给杨峰带来了麻烦,他老脸一红赶紧道:“那成,杨总你赶紧先走吧,咱们改日再联系。”

    大汪也在一旁说道:“对对……杨总你先走吧,我改天再给您电话。”

    “那成,你们先喝着,我先走了。”杨峰也不客气,拉着闫丹晨的小手离开了大厅。

    俩人了车离开了横店,车子很快驶了高速公路朝着南京而去。四百多公里的路程杨峰只用四个小时赶到了,当天傍晚时分俩人回到了在南京锦绣小区那栋已经装修好的别墅,当俩人回到家里后劳累了一天的闫丹晨一头栽倒在沙发一动不动,面对杨峰催促她去沐浴,她却躺在了沙发嘟着小嘴撒娇道:“人家累了,不想动弹,才不要洗澡。”

    看到向来知性优雅的嫦娥姐姐竟然做出了小女孩的姿态,杨峰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无论是什么样的女人,在爱郎的面前都会撒娇啊,杨峰也没有废话,双手一托,轻而易举的将佳人来了个公主抱,将抱到了浴室,亲自动手为佳人沐浴更衣,并且在洗澡期间把嫦娥姐姐狠狠的“教训”了一番,一个多小时后杨峰才将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了的嫦娥姐姐抱了床,随后俩人才沉沉的睡去。

    一直睡到了第二天的午,当杨峰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他闻到了一股淡淡而熟悉的幽香和淡淡的呼吸声,他低头看了眼,嫦娥姐姐正伏在他怀里睡得正香,鼻息淡淡的打在他的脸,白里透红的俏脸尽在咫尺。

    闻着淡淡的幽香,怀是软玉温香,杨峰的心思不禁飘荡起来。这一年来的回忆如同潮水般在他的脑海里浮现。一年前,他还只是一个最普通的社会底层的普通人,每个月领着不到两千块的工资,过着吃不饱也饿不死的日子,晚只能对着贴在床头海报的女明星用“伍姑娘”解决生理问题,而一年后的今天,海报的这位女明星已经变成了自己的女人,自己可以对她予取予求,这个世界的机遇实在是太妙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到自己的脸颊正被人轻轻的揉捏,当他睁开眼睛时,发现嫦娥姐姐正睁着一双美丽的大眼有些娇嗔的看着自己,被子下面的白嫩小腿正轻轻婆娑的杨峰的小肚子,耳边传来了佳人娇柔的声音:“懒虫,赶紧起床,人家饿了!”

    杨峰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有些迷糊的说:“还饿啊,昨晚还没吃饱么?”

    “诶呀,你这个坏人,说什么呢。”虽然俩人已经在一起好些日子,自己最大的便宜也被对方占了多次,但生性腼腆的闫丹晨依旧还是不能适应爱郎近乎露骨的**,她伸手娇嗔的在爱郎的胳膊拍了一下。

    “我说的是实话嘛,你……”正说到这里,杨峰便觉得一双温暖的手已经摸到了自己的腰间,他的脸色立刻变了,很没骨气的改口道:“我觉得天大地大,媳妇的最大,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立即起床,然后去华天食府犒劳一下媳妇。”

    “扑哧!”

    一声轻笑响了起来。

    “算你了,赶紧起来吧。”

    说完,闫丹晨伸了个小懒腰后也坐直了身子,下了床后到洗手间开始洗漱,杨峰则是半靠在床头看着佳人开始梳妆。

    看着坐在窗边的佳人拿着一把黄木梳慢慢的梳拢着秀发,纤细的腰肢在宽大的黄色睡衣里若隐若现,窗外的阳光照到黑亮的头发仿佛反射着炫目的光芒。

    看着这幅绝美的背影,杨峰觉得自己仿佛拥有了一切,杨峰爬到了窗边一把搂住了嫦娥姐姐的纤腰喃喃的哼哼道:“诶……真想成天这么守着你,不用工作好了。”

    “好呀!”

    闫丹晨回头看了爱郎一眼,左手轻轻的在杨峰的脸一边抚摸一边笑吟吟的道:“那你在家里呆着,我来养家好了。”

    “那可不成。”杨峰也笑了,“如果我是这样的人,岂不成了吃软饭的,怎么能配得我们最漂亮贤惠的嫦娥姐姐呢。想吃软饭也得等我媳妇变成一线明星才能松懈下来吧。”

    “皮厚!”闫丹晨笑着伸手捏住了杨峰的脸颊摇晃了两下以示惩戒。

    杨峰摇头晃脑的躲避着佳人的袭击,不住将脑袋在闫丹晨的腰间磨蹭着。

    而腰部原本是人身较为敏感的部位之一,在杨峰的反击下闫丹晨只觉得浑身发软松开了杨峰的脸颊一边咯咯笑着一边拼命躲避着。

    “诶呀,你别乱动,乖乖的躺好,等我把头梳好再说。”

    闫丹晨皱着琼鼻,身子往后挪了一下,将杨峰的头放在自己的大腿,这才重新拿起梳子。

    看着闫丹晨露出洁白的手臂,灵巧的手指正用穿花蝴蝶般在头套着胶圈,杨峰眯起了眼睛,将脑袋紧紧贴在佳人的柔软的肚子,吸了口气,只感到满口的体香。

    这一刻他真想这样陪着怀的佳人这样过一辈子,只可惜这个念头刚升起被打消了。闫丹晨不一般的女人,她可不是那种愿意老老实实在家里当全职太太的女人,看似温婉大方的表面下是独立自主的女强人之心。

    而且最重要的是在明朝的时空杨峰还有自己割舍不下的事业和红颜知己,别的不说,要是杨峰不回去的话海兰珠怎么办?郑妥娘和线娘怎么办?已经把自己牢牢绑在了杨峰这艘战船的江宁卫万将士和十数万军户以及百姓怎么办?如果抛弃了他们,不说别的,杨峰自己过不了良心这一关。

    头枕着闫丹晨柔软的大腿,鼻闻着沁人心脾的体香,迷迷糊糊他正要睡着,耳边却隐隐约约传来了阵阵电话铃声。

    “喂,请问您是哪位?哦……是汪总啊,您稍等。”耳边响起了闫丹晨轻柔的声音,随后电话贴到了杨峰的耳边:“阿峰,是汪总的电话。”

    杨峰嘀咕了两声,这才坐直了身子开口道:“喂,汪总吗,我是杨峰啊。”

    “杨总,我是汪军,你现在在南京吗?我和老赵想请你吃顿便饭,不知道你有时间吗?”电话里传来了大汪气十足的声音。

    杨峰一听立刻想起了昨天的事情,无奈的点了点头:“时间当然是有的,现在我和丹晨正准备出去吃饭,一个小时候我们的华天食府见吧。”

    放下了电话,杨峰穿好了鞋子正要去洗漱,胳膊却被挽住了,他回过头看到闫丹晨那双美丽的大眼流露出了一丝歉意,“阿峰,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汪总他们也不会总是来烦你,你也没那么多的烦心事了。”

    杨峰哈哈一笑,在闫丹晨的吹弹可破的脸蛋轻轻捏了一下,“媳妇,你也太小瞧你老公了,在这个世界能让我犯愁的事情确实有,但绝不包括汪总他们的那点破事,走……咱们吃大户去!”

    一个小时后,杨峰和闫丹晨俩人来到了华天食府,大汪和赵包刚早已等候在门口,俩人有些殷勤的将杨峰和闫丹晨引到了一间包厢里。

    四人落座后,赵包刚再次道歉道:“杨老弟,老哥实在是对不住你啊,昨天老哥我太过激动,把你的宝贝的暴露了,恐怕会给你带来麻烦。”

    杨峰笑了,“赵导,道歉的话你昨天已经说了,今天怎么还特地说一遍,你不嫌烦么?”

    赵包刚苦笑了一声,两只手也放在了桌不住的婆娑着手的茶杯。

    看到赵包刚和大汪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杨峰和闫丹晨对视了一眼,神情渐渐严肃起来,杨峰正色道:“赵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汪苦笑着对赵包刚说道:“老赵,把事情告诉杨总吧,瞒下去那是害了他。”

    赵包刚有些羞愧的说:“杨老弟,昨天我看你那块玉佩时,竟然有人偷偷拍了视频,并传播到了。”

    “什么?”包厢里传来了一声惊呼。

    杨峰还没说话呢,只见闫丹晨有些气愤的说:“赵导,怎么会发生这种事,难道昨天你都没有强调一下纪律吗?”

    赵包刚有些愧疚的说:“丹晨,这件事确实怪我,昨天你们走后由于心神恍惚,我只是跟剧组的人说了一下,让他们不要把事情说出去,可没曾想当天晚发现有人把视频给放到了,我赶紧通知了老汪,可已经来不及了。”

    “你们……”

    闫丹晨要想说什么,却被杨峰按住了手背,“丹晨,你别说了。赵导和汪总也不是诚心的,毕竟剧组里那么多人,赵导总不可能把所有人的手机强行收缴查看吧?而且事情既然发生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相互责备。”

    看到杨峰不但没有责怪自己反而还要帮着他说话,赵包刚心又是感动又是羞愧,连一旁的大汪心里也暗自点头,这个杨总为人处事豁达沉稳,有一股大将风范。

    想了想大汪才说到:“杨总说得对,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最重要的是解决问题。我是这么想的,虽然视频已经发到了,但如今真真假假的消息那么多,恐怕绝大多数人都会认为视频是伪造的,即便是有人认为是真的但也很难找到杨总的头。一般人我们不用担心,我最担心的是怕被有心人和面给盯,这才是最麻烦的。”

    听到这里,闫丹晨也不禁有些慌了,他握住了杨峰的手担心的说了句:“阿峰,这可怎么办?”

    杨峰反握住了佳人的小手轻轻拍了拍,“丹晨,不用担心!”

    安慰完佳人后,杨峰才说道:“有心人我倒是不怕,说白了能买这玩意的人全华夏加起来也没几个,买得起的人也未必舍得花那么多钱来买,真要有人想来阴的那让他放马过来吧。”

    看到杨峰信心十足的模样,大汪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杨总真是豪气,我也是这么想的。现在可是法治社会,胆敢铤而走险的人并不多,不过我建议杨总今后还是把那个宝贝收好,不要再带出来了,否则一想到你的脖子挂着价值数十亿的宝贝,我总觉得有些自卑。”

    “哈哈哈……”

    听到大汪说得有趣,众人都笑了起来。

    等到众人笑毕后,杨峰沉吟了一下道:“明说了吧,只要没有面的压力,其他的我倒是不怕,不过最近这段时间倒是需要小心点才是。”

    说话间,服务员也将饭菜端了来,几个人一边说一边吃,这顿饭一直吃到了下午才散去,杨峰和闫丹晨也回到了家里。

    但是当天晚,这件事又有了变化……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