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懵逼的小汪
    王珞丹小嘴张得老大,跟你说话的可是小汪总啊,平日里在兄弟公司那可是一人之下千百人之的副总耶,你这么跟他说话?

    好吧,杨峰不但说了,而且那一脸嫌弃的模样可不是假装的,他还一把推开了小汪总的手,对着一旁的大汪总和赵导说:“我说你们至于么,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想跟女朋友好好单独呆一会休个假,你们倒好,一个个跑过来打扰我们的清静,我说你们难道不感到良心不安么?”

    大厅里一片寂静,良久一阵爆笑声响了起来,将整个大厅震得嗡嗡响。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大汪小汪和赵包刚三人笑得前仰后合,赵包刚更是指着杨峰仰头大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良久才喘着气道:“你呀……感情把你喊来倒是我们的不对了?”

    “那可不。”杨峰也很是无奈的白了他们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张票对着他挥动了两下:“看到没,我连电影票都买好了,下午两点的票,现在泡汤了,你们说吧,该怎么赔偿我的损失。”

    赵包刚眼睛一瞥,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让我看看……哟,这可是集结号的电影票呢。汪总,你可是你们公司制作的电影,杨总这是在为你们公司增加票房呢,看来这次咱们还真是破坏了人家小俩口的约会了。”

    “这有我什么事啊。”大汪立马失口否认了,“刚才可不是我让他来的,是赵导要挟的丹晨,说是让杨总来领人的,这个锅我可不背。”

    “对,是赵导扣留的丹晨,我可以作证。”

    一大桌子人看着大小两位汪总矢口否认的模样全都看呆了,你们可是公司的老总啊,怎么看起来象街头的无赖那样耍赖皮,这样做真的好么?

    而吃惊过后则是深深的羡慕,大家都不是傻子,都看得出来两位汪总和赵导话里话外都在有意无意的拉近和这位杨总的关系,而令他们惊讶的是这位杨总似乎还不大领情,这才是最领他们吃惊的。

    不过这终究只是外人的看法,对于杨峰来说这三个人是纯粹的“恶人”了,破坏了自己跟嫦娥姐姐的约会,这实在是不可原谅。不过他又不能发火,只能轻叹了口气后苦笑着问道:“两位汪总,赵导,我这次回来能呆的时间不长,充其量只有一个星期,好不容易能跟丹晨聚一回,你们到底想要我做什么,直说了吧。”

    “对嘛,你早这么说不行了。”小汪凑了过来说道:“杨总,是这样的。我和我哥过几天有个长辈要过八十大寿,我们哥俩想送他老人家一件礼物,可想了好久都没找到,这不想到你了嘛,听说杨峰路子广能不能帮帮我们?”

    “寿礼?”杨峰的眉头微微一皱起来,“汪总,这样的话那范围可很大了,我也不知道你那位长辈喜欢什么,怎么给他老人家挑礼物啊。”

    小汪赶紧说道:“那位老人家喜欢古玩,尤其是宋元时代的器物,最好是有历史价值的,象……象……诶……你脖子戴着的这种。”

    随着小汪的话音落下,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到了杨峰的脖子,有眼尖的人立刻发现杨峰的脖子带着一块黑黝黝的被雕刻成狼形的玉佩,乍看起来不怎么起眼,但仔细一看却是其漆黑如墨,色重质腻,纹理细致,光洁典雅,越看让人越是喜欢。

    “我说你们什么眼神啊,这块玉可不行啊。”看到赵包刚三人将目光集到了自己的脖子,杨峰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块玉可是前些日子他成亲后海兰珠送给他的,属于定情信物,当然不可能出手。

    三人当属赵包刚对古玩最有研究了,他的眼神先是好,随后越来越震惊,最后变成了惊骇之色,只见他颤抖着声音问道:“杨……杨总,这块玉你能不能给我过过手。”

    杨峰犹豫了一下随即笑道:“当然可以,不过请您小心点。”说完,杨峰从脖子取下了项链,轻轻放在了桌。

    坐在杨峰旁边的闫丹晨好的凑了过去,发现这块玉佩晶莹剔透,面的那头狼虽然只是寥寥几刀,但却雕刻得栩栩如生,长着血盆大口显得凶狠异常,让人呢一看过去便有些心惊。

    赵包刚颤抖着拿起这块玉佩仔细端详了起来,他越看神情越是震惊。过了一会只听见赵包刚大喊了一声“服务员,拉所有的窗帘,再把门关!”

    横店的人成天跟剧组打交道,对于赵包刚这位大名鼎鼎的导演这些服务员自然是认识的,只是突然听到这么怪的话后他们也不禁有些迟疑起来,“赵导……这……”

    一旁的小汪看到服务员有些迟疑后瞪了他们一眼喝道:“没听到赵导的话么,马按照赵导的话去做。”

    “哦……好的。”看到小汪发怒,大厅里的几名服务员赶紧手忙脚乱的将窗户的窗帘都拉,大门也被紧紧关了起来,这时候大厅里已经变得漆黑起来,所有人都用好的目光都看向了赵包刚。

    坐在杨峰对面的王珞丹好的用手肘碰了碰一旁的佟大为:“大为哥……你说赵导在干嘛呢?”

    佟大为也是一脸的迷茫,“我也不知道啊,先看看吧,待会知道了。”

    而坐在杨峰旁边的闫丹晨也将樱唇凑到了爱郎的耳边轻声道:“阿峰,你这块玉佩到底是什么来历,赵导这是在干嘛呢?”

    杨峰轻咳了一声:“那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咱们接着看吧。”

    赵包刚已经从口袋了掏出一枚拇指大小的电筒,将手的玉佩高高举起,然后用电筒照射在了玉佩,这时候迹出现了,原本漆黑的狼形玉佩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内部开始出现一团柔和的乳白色的光晕。

    突然有人叫了起来,“你们看,这块玉佩里面有一个狼头。”

    “哇……好像是真的耶,真的是一个狼头。”

    众人纷纷涌到了赵包刚的旁边,只见赵包刚手里的这块黑色狼形玉佩里面出现的那团乳白色的光晕里面出现了一个栩栩如生的狼头,而这个狼头的形状竟然跟这块玉佩的外形一模一样,甚至还要更生动,在电筒光线的照射下这个狼头甚至像是在不停的咆哮,在这个狼头的旁边还有一行怪的字。

    “嘶嘶……”

    大厅里响起了倒吸凉气的声音,许多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现在大厅里整个剧组的人员足有百人,但谁也没见过这么异的事情,所有人看着这一幕全都目瞪口呆。

    “大为哥,这……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出现了幻觉。”

    “我……我也不知道啊。”黑暗佟大为和王珞丹的声音响了起来。

    “好了,把窗帘和大门都打开吧。”

    不知过了多久,赵包刚的声音响了起来。

    当阳光从窗户和大门口重新照射进来后,众人这才从震惊慢慢清醒过来。

    赵包刚看着手这块黑玉佩长叹了口气,将它碰在手心里恭敬的放在了桌,对这杨峰感慨的说:“杨总,谢谢你,我这辈子能看到这块宝贝可谓是再无遗憾了。”

    杨峰拿过了玉佩重新挂在了脖子笑道:“赵导,你也别太介意,看开点,这不过是块玩物而已。”

    “玩物!”赵包刚瞪了杨峰一眼,随即苦笑道:“这是块玩物不假,但它已经超出了玩物的范畴了。”

    性子急躁的小汪赶紧拉住了赵包刚急切的问道:“诶……我说老赵,你这家伙不厚道啊,你快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赵包刚扫了眼众人,看到所有人都用或是好或是急切的目光看着他,他想了想说道:“诸位,这块玉佩确实罕见,可以说这个世界仅此一块。不过它最珍贵的地方不是它本身的价值,而在它的历史和科考价值。

    读过大元秘史的人估计都看过这么一篇章,面说蒙古人的老祖宗成吉思汗,也是铁木真小的时候曾经捡到过一块从天而降的墨玉,这块墨玉不仅能在阳光的照耀下显现出一个狼头的形象,而且里面还有一行畏兀儿,这行畏兀儿是铁木真的名字。

    铁木真因此被认为是苍天派下来拯救蒙古人的英雄,后来铁木真统一了蒙古高原后,便让最好的工匠将这块墨玉按照里面狼头的形象雕刻成了一个狼头的玉佩,终其一生都没有让这块玉佩离开他的身边。

    铁木真死后这块玉佩落入他的儿子托雷的手,托雷临死前又将这块玉佩传给了他的儿子忽必烈,这块玉佩一直都被认为是元朝正统的象征,直到元朝覆灭后才不知所终。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这只是一个传说,没想到今天却亲眼看到了这块传说的玉佩,可谓是此生无憾了!”

    听着赵包刚的话,大厅里所有人像是在听神话故事似地,无论是眼睛还是嘴巴都瞪得老大,一些人目光迷离神情恍惚好像在梦游,另一些人则是看着被杨峰重新挂在脖子的狼形黑玉佩眼睛里闪动着异样的光彩。

    “传国玉玺,这是跟传国玉玺一样的东西,堪称是国宝啊!”小汪在一旁盯着杨峰脖子的玉佩眼放着光芒,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突然他冲到了杨峰的跟前一把拉住了杨峰的手急切的喊道:“杨总,这宝贝你卖不卖,转给我如何,多少钱你开个价吧,我绝不还价!”

    杨峰象看傻子似地看了他一眼,“汪副总,你确定你要买?”

    小汪坚定的说:“当然,只要你愿意出手,多少钱我都愿意。”

    杨峰没有理他,转头对大汪道:“汪总,你不管管汪副总了吗?”

    大汪轻叹了口气,他神情有些复杂的走到小汪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够了,不要再说了。”

    小汪此时已经有些入了迷,他一把抓住了大汪的胳膊兴奋的喊道:“大哥,这块玉佩若是能买下来,下个月我们可能露大脸了,这块玉我们一定要买下来。”

    大汪扫了眼杨峰,发现对方的脸色变得难看,他的心也开始沉了下来,转过头骂道:“笨蛋!”

    说完他苦笑着对杨峰道:“杨总,我弟弟会时不时的犯糊涂,你别介意。”

    “大哥,你为什么骂我?”小汪惊讶的看向了自己的哥哥,“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笨蛋弟弟。”大汪看到脸色越发难看的杨峰,劈头骂道:“且不说杨总会不会割爱,算杨总愿意割爱,你确定你能买得起?”

    小汪哈哈笑了起来:“我怎么会买不起……会买……”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变得小了一些,对一旁不说话的赵包刚有些心虚的问道:“老赵,你估算一下杨总的这块玉佩多少钱?”

    赵包刚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无奈的说道:“汪副总,你说司母戊鼎值多少钱?严格的来说,这东西是无价的,如果非要给他估一个价值,我认为不会低于两到三个亿!”

    “两到三个亿?”小汪一下傻了眼,“这怎么可能?”

    赵包刚面无表情的继续道:“而且我说的还是美元。”

    小汪几乎要跳了起来,“这怎么可能,哪有这么贵的玩意啊,老赵你不是在骗我吧。”

    赵包刚无奈的摇了摇头,对大汪使了个颜色,意思很明白,你这个棒槌弟弟我说没法跟他交流了,你自己跟他说吧。

    大汪看着一脸懵逼的弟弟,恨不得给他来个暴栗,不过看到大厅里这么多人,他也得顾忌弟弟的面子,他强压着声音耐着性子说道:“你没玩过古玩,不明白里面的行情不要乱说,这古玩的价格差别大了去了,有价值几百块的小玩意,也有价值几千万甚至几亿的大家伙。我跟你说,如果你能把华夏的传国玉玺弄来交给国家,别说几亿了,算是几十亿国家也会毫不皱眉的给你,你明白么?”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