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等待
    

    歼灭喀尔喀三部近万,击溃女真鞑子皇太极和代善迎亲队伍三千余人,这怎么看都象是一个童话故事,要知道这可是在大草原啊,这样的地形骑兵完全可以将自己的机动优势发挥到极致。手机端 m.t.

    而杨峰呢?五千步卒和不到一千的骑兵,再加三千辎重兵,这样一支人马说实话能活着从大草原回来不错了,这也是不少将领的看法,可现在你竟然派人告诉我,你小子在大草原不但玩得很嗨,而且还立下了大功,这让我们这些为你担心的人情何以堪啊。

    这时祖大乐站了出来对王黑子问道:“你说你们家总兵不但歼灭了喀尔喀部万骑兵,还击溃了皇太极和代善率领的求亲队伍,那现在你们总兵在哪?”

    王黑子嘿嘿笑了起来:“我们家总兵现在科尔沁部落里做客,因为科尔沁部落的宰桑看了我们大人,想把女儿嫁给他,如今想必已经成亲了。我们大人说了,等到开春之后他便会立即返回锦州。”

    “这这……实在是荒唐……”

    “这个杨峰,实在是胆大包天,胆大包天!”

    不止大堂的众将被惊呆,孙承宗和曹大忠也被吓了一跳,这个杨峰的胆子也实在太大了,擅自迎娶蒙古贵族之女,这要是被朝廷的御史知道了,少不了又被他们弹劾。

    孙承宗作为一个传统的人,对这种情况最是看重,闻言后他先是眉头一皱要说话训斥几句,但当他眼角的余光扫到曹大忠身后,看到这位南京镇守太监却是一副兴趣盎然的模样,他原本想要说出口的责怪之语立刻咽了回去。

    果不其然,只见曹大忠笑眯眯的说道:“诶哟,这个杨峰可真是有本事啊,去了一趟草原,不但立下了大功,反而将连蒙古女人也给娶回了家,要是陛下知道了肯定也会夸奖他吧。”

    “呃……”

    曹大忠的话一出口,原本乱哄哄的大堂立刻静了下来,不少人先是用疑惑不解甚至不悦的目光看着曹大忠,但随后他们立刻想明白了。

    不管哪个年代,能在华夏当官的是人精,他们立刻想明白了一件事,如今的杨峰是什么人啊,他可是半年替皇帝陛下挣了一百八十万两银子的人啊!

    不过是娶了一个蒙古女人而已,这也算个事?如今只要杨峰开口,别说娶蒙古女人了,他算是要娶公主,朱由校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立马将自己的妹子、女儿打包送到他床去。相起几百万两银子,一个女人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而曹大忠呢?说实话,原本的他跟杨峰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他很不喜欢杨峰这个总是惹祸的家伙,但又离不开他,因为一旦没有了杨峰提供给他的那些技淫巧的货物他的东来顺银楼开不下去,这样一来他赚不到钱,而一个太监一旦赚不到钱的话可是会发狂的。

    不过这件事在杨峰说服了朱由校跟他合伙开办了大明皇家商行后,杨峰答应每年都会分给他半成的利润,至此以后杨峰成了曹大忠的金主,只要这个金主不造反,他是曹大忠的亲爹。

    曹大忠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后,大堂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特别那些刚骂娘的那些将领都是讪讪的笑了笑,转头跟身边的同伴顾左右而言他了,在华夏的官场混,装糊涂那是必须要具备的技能,否则还是老老实实回家种红薯吧。

    孙承宗轻咳了一声,轻笑道:“这个杨峰杨仲卿竟然还有这等本事,杀了女真鞑子的人,还抢了他们的女人,这样的本事在咱们大明开朝以来第一份啊。”

    “呵呵呵……”

    大堂的众将都笑了起来,既然司都给你们讲笑话了,不管他们乐不乐意都得捧场啊,否则是不会做人了。

    笑完后,曹大忠则是感慨道:“陛下刚晋升杨大人为总兵官,现在又立下此等大功,若是让陛下知道这个喜讯肯定会很高兴,只是如今陛下却急着要召见杨大人,这还真是让咱家为难啊。”

    孙承宗也手捋胡须沉吟了一会也轻叹道:“如今已是严冬,大军行走不便,杨峰即便是想回来也得等到开春不可,曹大人若是为难的话本官可以写封奏折劳烦曹公公交予陛下,至于大明商行之事恐怕还得等杨峰回来再说了。”

    曹大忠苦着脸连连摆手,“算了,孙大人您可别害咱家。陛下可是让咱家一定要把杨大人带回京城的,咱们若是没完成陛下的嘱托擅自回京的话,陛下哪能饶得了咱家,所以孙大人的奏折还是让别人带回去吧,咱家今年留在锦州跟您一起过年吧。”

    看到曹大忠皱成一团的苦瓜脸,孙承宗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笑毕后他才无奈的说道:“这个杨峰,还真是走到哪事情惹到哪……”

    在辽东众将为杨峰的进入草原后做所的一系列事情而议论纷纷的时候,杨峰也正式将海兰珠迎娶进了家门。而本着不浪费的原则,杨峰海顺带着把郑妥娘也一并娶进了家门,这样一来他一下子娶了一妻一妾,每天的日子过得不要太舒坦。

    不过杨峰在这些日子里也并不是闲着,由于娶了海兰珠的关系,宰桑也很痛快的将一万五千匹战马交给了他,得到了这些战马后杨峰并没有闲着,而是立即展开了冬季大练兵的活动。

    对于开战这个冬季大练兵的活动杨峰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要知道他现在处的地方可是科尔沁部落啊,要说骑马的本事这里随便拎出来一个半大的小子都不是江宁军的军士可的,既然有了这么好的条件,杨峰又怎么会放过呢?于是乎在这些日子里杨峰过白天练兵晚健身的生活。

    你还别说,这种白天练了一天的兵,晚回到帐篷后可以洗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吃完了晚饭后还可以跟新婚燕尔的媳妇一起滚床单,这样的日子过得简直不要太舒服。

    不过也不是没有烦恼,原因出在新婚燕尔的那天晚,由于我们的杨大官人天赋异禀加之用力过猛,导致海兰珠舒爽之余身体也有些不适,为了安慰海兰珠,杨峰便把金大侠的射雕英雄传讲给了海兰珠听,只是这一讲却是讲出麻烦来了。

    第一天听故事的时候还只有海兰珠一个听众,到了第三天的时候不知从什么时候得到消息的郑妥娘和线娘主仆也跑了过来闹着也要听故事,还美其名曰是睡前故事。

    好吧,一只羊是赶,三只羊也是赶,杨峰自然是没什么意见,但是到了第五天的时候听故事的人又多了两个,但是这两个新来的却让杨峰感到吃惊之余也在暗暗叫苦。

    占地约莫三十平米的帐篷里摆放着一张硕大的床铺,里面摆放着一些箱子,在箱子的旁边摆放着一张书桌,桌放着一张惊堂木,一身便服的杨峰坐在桌后犹如说书先生般说得唾沫横飞,而在距离书桌不远的前方坐着五名风情各异的女子,她们或是清秀或是丰腴或是美艳绝伦,此刻她们都在双手托腮聚精会神的听着杨峰在说书。

    “只听见号角齐鸣,鼓声雷动,先锋前军三万,士壮马腾,浩浩荡荡的向西进发。大军渐行渐远,入花剌子模境后,一路势如破竹。摩诃末兵力虽众,却远不是蒙古军的敌手。郭靖攻城杀敌,也立了不少功劳。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诶呀,怎么又说完了,这也太短了吧?”

    “对啊,反正天色还早呢,夫君再讲一回合嘛!”

    随着杨峰的话音落下一阵抱怨声几乎是同时说起,看着面前这些女人,杨峰哭笑不得的瞪了瞪眼睛:“我都说了半个时辰了,还短啊?再说了,现在亥时都快过了,妥娘你不休息可线娘也是要睡觉的嘛,线娘年纪还小睡得太晚可不好。”

    “大人,奴婢不要紧的,大不了奴婢在这里陪您……陪小姐嘛。”

    “陪什么陪,待会你马回去休息!”杨峰瞪了眼这个线娘,对于这个总是有意无意打算自动送门的小丫头他实在是有些头疼,按理说线娘作为郑妥娘的陪嫁丫头,杨峰完全有理由对她做任何事,但杨峰还是打算把她再养两年再说,毕竟对一个初生下手他实在是有些下不了手。

    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杨峰,你说窝阔台、拖雷为了王位自相残杀可有证据?他们都是我们蒙古人的大英雄,怎么可能做出这种糊涂的事情,你分明是在污蔑他们。”

    说话的是不是别人,正是大玉儿,而坐在她旁边的也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姑姑哲哲。自从个月她和哲哲来看望海兰珠的时候无意听海兰珠说起了这个故事,她们立刻变成了这部小说的忠实听众,每天晚吃完晚饭后会联袂来到杨峰的帐篷里。

    当然了,她们给出的借口自然不是来听小说,而是要找海兰珠聊天,接下来便是顺理成章的听小说,一连大半个月都是雷打不动,让我们的杨大官人很是郁闷不已。

    其实杨峰还是小看了他所说的这部小说对这个时代的人们的吸引力了,在这个娱乐贫瘠的年代,一部精彩的小说对于人们的吸引力可以说是杨峰很难想像的,尤其是射雕这部小说不禁包含了国家、民族和大义,更充斥着江湖恩怨儿女情愁,几乎是吸引人的因素它都包括了,这才大半个月的功夫,这几女立刻成了这部书的忠实粉丝。

    女人一般都有个毛病,那是口不对心。尽管明明已经陷了进去,但嘴里依旧不肯承认,象大玉儿象打着要批判杨峰这部小说的口号天天来听书的,而且每一次听完她都会故意跟杨峰争吵几句,然后才拉着哲哲回去,到了第二天晚她们又会大摇大摆的进入杨峰的帐篷开始听书。

    当然了,看在海兰珠的面子对于小姨子这种恶劣的行为杨峰也只能是徒呼奈何。现在听到大玉儿又开启了挑衅模式杨峰只能翻了个白眼,然后装作不认识。杨峰知道大玉儿为什么会看自己不顺眼,理亏的他只能选择暂时性失聪。

    不知为什么,看到杨峰不理会自己,大玉儿心里更加不爽,前一步还要再说,一旁的哲哲生怕两人吵起来,赶紧前拉住了她的胳膊,“布木布泰,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哼……好吧。”大玉儿还是蛮听自家姑姑的话的,闻言给了杨峰一个白眼后这才和哲哲两人出了帐篷,在早等候在外头的护卫侍女们的护送下回去了。

    等到两人回去后,杨峰这才长吐了口闷气,“总算是走了,这两个姑奶奶还真是难伺候啊。”

    海兰珠抿嘴笑了笑,从地的火炉拿起了一个水壶倒了杯茶递给了杨峰:“夫君,你别生气,其实布木布泰平常的脾气还是挺好相处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估计是她对前些日子你打败了他夫君皇太极还把她俘虏了,这让她对你有了成见,我估计过段时间可能好了,你再忍一忍吧。”

    一旁的郑妥娘和线娘主仆却是对视了一眼捂嘴笑了起来,杨峰对哲哲和大玉儿做的好事她们是一清二楚,能原谅他才怪呢,不过这件事她们也不打算说出来,否则海兰珠还不知道会怎么生气呢。

    杨峰把有些不情愿的线娘打法回去睡觉后,前一边搂着海兰珠一边搂着郑妥娘笑道:“夫君我当然不介意了,不过你那个妹子实在是属刺猬的,见人蛰,我也没法子,反正惹不起总躲得起,我今后看到她绕道总可以了吧。”

    海兰珠扑哧一笑:“也没有这么严重,你只要不去招惹布木布泰,我想她是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不过我怎么觉得姑姑看你好像也有些不对劲呢,是不是你还做了什么事情惹她生气了。”

    杨峰心里是一惊:“哪有的事,我怎么会惹你姑姑生气你?好了西服,咱们不说这些了,赶紧歇息吧!”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