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 曹大忠来了
    

    天启五年十二月初五锦州

    鹅毛大雪已经连续下了两天,整个锦州都被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冰雪世界里。 ww.od.整个锦州城墙除了零星几个轮值的兵丁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人。

    在锦州城内的督师府的大堂里,十多盆烧得熊熊的炭火放置在大堂的周围,将整个大堂的温度烧得暖洋洋的,数十名将领正齐聚一堂大声的说笑着。这里有数锦州副将祖大乐的声音最大,只是他一人便压下了周围那些将领的声音,只是若是仔细查探,可以察觉众将们虽然都在说话,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偷偷朝着大堂后面瞄。

    看着周围说笑的将领,坐在距离大堂首座前头的前锋总兵官祖大寿又看了前方空荡荡的大堂首座转头问一旁的兵备副使、右参政袁崇焕道:“袁大人,督臣向来守时,怎的今日却是迟迟不到,莫非被要事拖住了不成?”

    袁崇焕摇摇头:“本官也不知晓,不过适才听人说京城有人过来,督臣正在内堂与来人说话呢。”

    “京城来人了?”祖大寿面色一喜,“是不是明年的粮饷运来了?”

    袁崇焕微微一笑:“这个本官不清楚,不过应该是八i九不离十吧。”

    “太好了!”祖大寿高兴的一拍椅子的扶手哈哈笑了起来,“往年咱们的粮饷朝廷总是推三阻四的发得不爽利,要么是没给足要么是要拖延几个月才发下来,弄得将士们怨声载道,难得今年给得这么痛快,看来今年将士们都可以过个好年了。”

    “确实如此。”袁崇焕也笑着捋须道:“不过本官倒是听说,今年朝廷之所以给银子给得那么痛快确实另有原因的。”

    “哦?另有原因?”祖大寿不解的问道:“难不成这粮饷还有何隐情不成?”

    袁崇焕摇摇头:“隐情倒是没有,不过本官却是听闻此次朝廷押解来的粮饷非是户部所发,而是从內帑发来的。”

    “內帑银?”祖大寿大吃一惊,皇竟然动用了內帑银?

    何为內帑银?简单的说是皇帝的私房钱,现在皇帝竟然动用了自己的私房钱来给辽东的将士们发粮饷,这可是很少见的事情啊,祖大寿又追问道:“袁大人,咱们辽东一年的粮饷可是足足有一百三十多万两银子,这些银子全都是皇的內帑银出的?”

    “正是!”袁崇焕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很是困惑的说:“袁某人也不清楚,皇哪来的那么多银子,不过对咱们辽东的将士来说,有银子终归是好事嘛。”

    祖大寿也感慨的说道:“是啊!这打仗归根结底打的是银子,没有银子啥事也办不成,这些年咱们……”

    “东阁大学士、太子少师、兵部尚书、辽东督师孙承宗到!”

    一声吆喝声打断了祖大寿的话,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看到一身大红色官袍,腰缠玉带,头带着乌纱帽,脚一双厚底官靴的孙承宗从内堂走了出来,而跟在他后面的还有一名穿着太监服饰,面白无须的年太监。

    看到孙承宗出来,大堂的众将纷纷拜倒齐声喊道:“末将参见督臣大人!”

    “众将免礼!”

    随着孙承宗的声音响起,众将这才站了起来。

    孙承宗看着大堂的众将说道:“诸位,今日诸位齐聚一堂,显然已经知道本官今日为何要召集诸位前来议事了吧?没错,在今日,咱们的饷银到了!”

    “呵呵呵……”

    大堂的众人都笑了起来,不少人看着孙承宗眼露出炙热的目光,不论是当官还是当兵的,每年最盼望的不是今天这个日子吗?

    看到笑成一团的众将,孙承宗又道:“好了,先别笑了,在此之前你们还要谢谢我身边的这位南京镇守太监曹大忠曹公公,此次的饷银是曹公公亲自亚运过来的。”

    “谢过曹公公!”听到孙承宗这么说,众将又齐齐对曹大忠拱手道谢。

    看到众将向他道谢,曹大忠笑得见眉不见眼,赶紧回礼道:“不敢……不敢,这是咱家应当做的,不敢劳诸位将军给咱家行礼。”

    众人见礼完毕后,孙承宗对众人道:“诸位,下面由曹公公给诸位宣读陛下的圣旨。”

    说完后,孙承宗也走到众将面前面对着孙承宗率先跪了下来。

    “哗啦……”

    随着孙承宗的话,众将纷纷跪倒在地口恭敬的说道:“臣等恭请圣安!”

    “圣恭安!”

    随着众人的跪倒,曹大忠的脸色也变得肃穆起来,他从袖子里抽出了一道圣旨开始宣读起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国家施仁,养民为首。又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尝闻辽东三军众将奋勇杀敌重创敌酋,威震敌胆扬威于域外,督抚司道奏闻,朕实嘉之。今特命南京镇守太监曹大忠押运粮饷于辽东,锡之敕命于戏,皇恩鲜冒滥之敝,褒嘉忠厚,表励三军,钦哉。敕命明天启五年年十一月月十五日之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宣读圣旨完毕后,众将齐声谢过,这才纷纷起身。随后孙承宗这才前从曹大忠手里接过圣旨,并转交给身后的侍卫。

    曹大忠宣读完圣旨后,众人这才纷纷重新落座。

    看着众人脸掩饰不住的笑容,曹大忠好的扫了眼众将这才转头问孙承宗道:“孙大人、诸位大人,咱家怎么没看到南京总兵杨峰杨大人呢?”

    “杨大人?”

    曹大忠的话音落下,大堂里顿时一片寂静,不少人绵绵相视后没有一个人吭声,良久才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好叫曹公公得知,杨大人前个月已经率兵深入草原,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什么?”

    曹大忠只觉得脸的肌肉跳动了几下,整个人都觉得有些不好了,他竟然跳了起来怒喝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让他去草原的?”

    众将也被吓了一跳,他们谁都没想到曹大忠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反映。

    看到一脸怒色的曹大忠,不少人都觉得他实在是有些小题大做。毕竟大草原实在是太大了,而杨峰的部队基本都是步卒,到了草原不说举步维艰,但行动不便却是肯定的,依照众人的估计即便是顺利的话没有三四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根本不能出来。

    看到大堂的众将全都低着头不说话的模样,曹大忠心里是又急又气,伸出了“兰花指”指着众人正要骂人,一旁的孙承宗生怕他和众将的矛盾激化抢先说道:“曹公公,您且息怒。这件事本官或许可以为您解释一下。”

    看到孙承宗说话,曹大忠怒气稍稍缓和了一下,这才说道:“孙大人请讲,咱家倒想听听孙大人能给出什么说法。”

    孙承宗眉头微微一皱,这个曹大忠说话也太冲了,虽然你是皇帝派来宣旨的天使(大家注意,在这里天使的意思是天家也是皇帝派出的使者,非是后世长着翅膀的鸟人),但老夫可是堂堂的东阁大学士、辽东督师,尤其是你这种阉人可的。

    不过孙承宗身为两朝帝师,气度涵养自然不会那么浅薄,他捋了一下胡须便将当日杨峰有感麾下骑兵太少,向他请命深入草原一趟或是掠夺或是买一些战马回来组建一支骑兵,当时的孙承宗也没多想便批准了,只是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传回来。

    曹大忠看着孙承宗是又急又气:“诶呀,孙大人,你糊涂啊!”

    被曹大忠一而再再而三的指责,任是孙承宗再好的涵养也有些生气了,他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哦……请曹公公指教,本官愿闻其详!”

    曹大忠也知道自己刚才用这样的语气指责孙承宗这样的朝廷重臣有些过了,不过对此他并没有丝毫的悔意,只见他轻哼了一声道:“诸位都知道往年朝廷总是对播发给辽东的饷银总是一拖再拖,但是今年为何拨付得如此痛快?”

    坐在最前面的袁崇焕和祖大寿对视了一眼,试探着说道:“据说此番军饷下拨得如此痛快,是因为用的是陛下的內帑银,不知是真是假。”

    曹大忠斜眼看了袁崇焕一眼,对于这位万历四十七年的进士他还是认识的,只见他哼了一声:“袁大人说得确实是真的,只是诸位可知其实陛下的內帑银早在三大征的时候便消耗一空,为何陛下此番竟然能掏出如此多的银子拨发给诸位啊。”

    “这个……”

    众人都迟疑起来,这里头的缘由他们还真不知道。

    孙承宗身为辽东督师,他想了想平日里得到的消息再根据自己的经验这么一分析,他突然吃惊的说道:“难道……这笔银子竟然跟杨峰有关?”

    曹大忠给了他一个你总算还没笨到家的眼神,这才气哼哼的道:“前些日子,杨总兵跟陛下合开了一个大明皇家商行,杨总兵承诺这个商行每年都要分给陛下五成的利润。

    如今半年过去,前些日子商行刚给陛下缴纳了一百八十万两的利润,陛下得到银子后念及今年辽东捷报频传,所以下令咱家将刚到手的一百八十万两银子全都押解到辽东,以充为明年军饷,并下令让杨总兵返回京城述职,可你们却告诉咱家杨总兵还没回来,你让咱家如何向陛下交待?”

    “什么?”

    “还有这事?”

    众人闻言不禁大哗,所有人都没想到竟然还有这茬。可随后立刻有不少人神色慢慢都变了,刚才曹大忠说什么来着?只是半年时间他缴了一百八十万白银给皇帝,这岂不是说他半年的时间赚了360万两白银?这是什么样的赚钱速度啊?

    想到这里,不少人的眼睛都变红了。连孙承宗也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他有些怀疑的问道:“曹公公,你说的可是真的?”

    曹大忠朝他翻了个白眼:“孙大人,你莫非以为咱家如今还有心情跟你开玩笑不成?咱家的话或许有假,可外头的银子总不会是假的吧?”

    事情到了现在孙承宗想不信也不成了,想到他竟然放任一个每年可以给陛下缴纳三百六十万两银子的金主给放到了草原深处,他恨不得给自己来两巴掌,别人不清楚,他还不清楚若是陛下每年多了三百六十万两银子在手,这可以做多少事啊,可是这么一个人竟然被自己给放跑了。

    长叹了好久,孙承宗无奈的说:“事已至此本官也徒呼奈何,等到杨总兵回来,本官一定会将他当成菩萨给供起来。”

    “没有以后了。”曹大忠没好气的说:“若是此番杨总兵回来,陛下势必将他调回关内,用不着您把他供起来了,只是如今咱家最担心的是杨总兵的安慰了,要知道如今已到了严冬,杨总兵率兵孤军在外实在是太危险了。”

    听到这里众人都不吭声了,如今的天气大军别说作战了,能活下来不错了。

    一想到杨峰可能遭遇的危险,不少人心里都在暗自叹息,看来后年的饷银又没有着落了。

    在众人心思各异的时候,大堂的门被人推开了,一名督标营的军官匆匆跑了进来,来到大堂前单膝跪了下来禀报道:“启禀督臣,外头来了几名军士,他们说是封了南京总兵杨峰之命前来报信的。”

    大堂又是一阵哗然,心急的曹大忠不待孙承宗说话便越俎代庖道:“哦,杨峰派人来了,快让他进来!”

    很快,一名身穿大红色战袄,战袄全都是一层厚厚积雪,满脸风霜的军士大步走了进来,向孙承宗行了个军礼后大声道:“小人江宁军夜不收大队王黑子参见督臣。”

    “你快起来!”孙承宗站了起来走到王黑子跟前将他拉了起来,急切的问道:“你叫王黑子?你们江宁军现在如何了?你们杨大人又在何处?”

    王黑子穿了口气后才说道:“启禀督臣,我将凝聚与前个月进入大草原后便一路击溃了喀尔喀三部的部落,共俘获两万多名俘虏,并于个月击溃了女真鞑子前往科尔沁部落求亲的皇太极和代善所部,紧接着又……”

    当王黑子一五一十的将杨峰的事情说完后,整个大堂都沸腾起来……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