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发狂的皇太极
    

    这两天盛京的气氛很是古怪,正白、正红以及镶红三旗的人都有些人心惶惶,而其余的五旗则全都用一种看好戏的态度在私下里议论纷纷。 .vod.

    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在前些日子,皇太极和代善两位贝勒在前往科尔沁部落迎亲的途遇到了明军,整整三千人的迎亲队伍仅逃回来不到千人,所有迎亲的礼物也全都落入了明军的手里。

    当然了,胜败乃兵家常事,打了败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最让皇太极抬不起头来的是,在战乱他把自己的两位福晋也给弄丢了,这才是最要命的事情。

    自古以来,汉人有句老话叫做: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看到没有,古人把夺妻之恨和杀父之仇并列到一起,这足以说明杨峰做的那些事有多么的操蛋。

    当然了,虽说游牧民族对于女人的贞操看得并不是太重,但是但凡是有点自尊的男人对于老婆被抢这种事都会视为耻大辱,否则当年成吉思汗在老婆被抢后也不会咬牙切齿不顾一切也要借兵去把老婆抢回来了。

    当皇太极和代善狼狈的逃回盛京将这件事禀报给努尔哈赤后,努尔哈赤当即勃然大怒,一脚将跪在地的二人踢翻在地后怒气冲冲的返回了后宫,随后传来了他的旨意,勒令皇太极回府闭门思过。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自然瞒不了别人,跟更何况跟着他们回来的还有八百多名正白旗和正红旗的人,很快这件事传遍了整个盛京,所有人在震惊之余,皇太极也成为了众人嘴里的笑柄。

    在盛京城南的一座府邸里,一阵阵咳嗽声从一间房子里传了出来,十多名丫鬟仆役正垂手站立在屋子的周围,随时等待里面主人的召唤。在屋子的里面皇太极正躺在了一张床榻,在他的旁边则是坐着两名男子。

    这名躺在床的男子正是皇太极,自从前几天他回到盛京后病倒了,这几天一直在府邸里养病,而坐在床边的则是正白旗的固山额真恩特恒和镶白旗的固山额真图尔格。

    说起来这个图尔格也算是女真人里的一员猛将,他是镶白旗人,隶属于钮枯禄氏。由于作战勇猛素来被努尔哈赤所器重,今年刚被努尔哈赤任命为镶白旗的固山额真。

    按理说他身为镶白旗的固山额真应该紧抱此时的镶白旗旗主杜度的大腿才是,不过图尔格从小跟皇太极的关系特好,长大后更是把宝都压到了皇太极的身,所以他可以说是皇太极安插在镶白旗的一颗钉子,如今皇太极出了这种事他自然是要过来探望的。

    此时的皇太极由于生病,加之又急又气,整个人脸色脸色一片蜡黄,他端起碗喝了一口参茶,整个人这才精神了些,只见他开口道:“图尔格,这两天父汗有没有什么新的旨意出来?”

    “我也不知道。”图尔格面色沉重的说:“不过这今天一大早大汗便连续召见了大贝勒、二贝勒、三贝勒以及诸多重臣入宫,具体商议何事我却不得而知。”

    皇太极脸色一变,连忙问道:“那现在他们出宫了没有?”

    图尔格摇摇头:“这却是不得而知了,不过现在还没有下人前来禀报,估计是还没出宫吧。”

    皇太极闭了眼睛,蜡黄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躺在床闭目了好一会,突然睁开了眼睛说道:“不对,父汗商议事情向来不喜欢说那些陈词滥调,能够商议一个午还没结束的事情肯定非寻常,如今已经快到新年根本没有什么要事,除非……除非是要有大事发生。”

    “大事……能有什么大事?”一旁的恩特恒摇了摇头,“再有一个多月到新年了,我大金征战了一年,兵马早已疲倦,正应该好好休息一番,怎么可能有大事发生。”

    皇太极想了想,苦笑道:“按理说应该如此,但你们也知道数日前才大败而归,父汗对我已经是失望至极,这些日子我卧床不起他甚至都没有派人前来探望我一下,这让我感到很担心,这次我大败而回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地里笑话我,若是父汗再厌恶我的话恐怕我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

    “贝勒爷过虑了。”恩特恒安慰道:“连汉人都说了,胜败乃兵家常事,一两场的胜败根本不算什么,大汗不会为此而责罚您的。”

    “胜败确实没什么,可我这次……唉……”皇太极长叹了口气不说话了。

    恩特恒和图尔格对视了一眼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胜败确实不算什么,可连老婆都被人掳走这个脸丢大了,这些日子只要一提到皇太极,几乎所有人的脸色都会变得很是古怪。

    “噔噔噔……”

    外面传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名包衣跪在了屋子外面急声禀报道:“启禀主子,大贝勒来了。”

    皇太极一听急切的说:“哦……快把他请进来。”

    很快,代善走了进来。他刚一进屋皇太极要挣扎着坐起来,代善赶紧前将他拦了下来。

    “八弟,你有病在身不要起来了,赶紧躺下来休息。”

    “不行,恩特恒,赶紧扶我起来。”皇太极摇头道:“我还有很多话要问二哥。”

    无奈的恩特恒只要把皇太极扶了起来并将参汤递给了他,又喝了一口参汤,皇太极深吸了口气后问道:“二哥,你刚从宫里出来的吧,赶紧把今天宫里的事情跟我说说,到底出什么事了?”

    代善神情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皇太极,犹豫了一下才说了句:“昨天晚,科尔沁部落有使者来了。”

    “什么?科尔沁部落来人了,他们说什么了?”皇太极一听,神情立刻变得激动起来,挣扎着举要下床。

    “诶……八弟你别急,听我慢慢跟你说。”看到皇太极激动的样子,代善赶紧前拦住了他将他重新扶回床,这倒不是代善和皇太极两人兄友弟恭,而是代善也怕啊,现在自己在现场,要是皇太极被气出个好歹,那自己可是黄泥掉到了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被强行搀扶到了床的皇太极气喘吁吁的喝道:“二哥,你倒是说啊,科尔沁来人到底说了什么,布木布泰和哲哲俩人怎么样了?”

    看到皇太极这幅气急败坏的模样,代善也怕他气出个好歹来,赶紧安慰道:“你急什么,你那两位福晋没事,那个杨峰已经把他们俩人都放了。”

    “放了?”皇太极听到后他的第一个表情不是欣慰,而是浮现出疑惑的神情:“这怎么可能?从他出现以来的所作所为来看,这个杨峰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绝不是明国那些只会之乎者也的腐儒可,他既然抓住了布木布泰和哲哲,肯定会将她们死死的攥在手里,怎么可能将她们给放了?”

    “是啊,这是怎么回事?”恩特恒也不解的问道:“杨峰怎么跟科尔沁部落碰了?”

    代善眼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轻叹了口气:“杨峰在击败了咱们后,又跟喀尔喀三部打了一仗,歼灭了喀尔喀部一万多人,紧接着大军直逼科尔沁部落,逼迫宰桑将海兰珠嫁给了杨峰,作为回报杨峰将你的两位福晋给放了,事情是这样。”

    皇太极听后整个人呆滞了好一会,突然一口血从他嘴里喷了出来,将整个床榻都染红,随后整个人直愣愣的倒了下去。

    “八弟……”

    “贝勒爷……”

    “快来人,传大夫……”

    随后整个贝勒府乱成了一团,一名名丫鬟和仆役在府邸里乱窜忙得鸡飞狗跳,过了一会大夫赶到后又是掐人又是针灸忙活了好一阵这才把皇太极给弄醒,而令人惊讶的是皇太极清醒过来后精神竟然刚才好了许多,原来刚才他喷出的那口血是这些日子积在心头的淤血,被他喷出来后身体竟然好了许多。

    看到被吓得不轻的代善、恩特恒和图尔特三人,皇太极第一句话是:“二哥,你刚才说宰桑将海兰珠嫁给了杨峰?”

    “是的!”代善有些担心的打量了皇太极一会,这才点头道:“那名科尔沁来的使者亲自跟大汗说的,当着咱们大金国满朝武的面说的。”

    皇太极闭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宰桑他怎么敢……他怎么敢……”

    “他为什么不敢?”代善冷哼了一声:“杨峰都把火炮架到科尔沁部落的门口了,宰桑还能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指望宰桑为了我们大金不惜赌整个科尔沁部落的命不成?”

    “可是……可是不是已经说好了要把海兰珠嫁给我了么?他怎么能出尔反尔将海兰珠嫁给那杨峰!”皇太极整个人几乎跳了起来,整个人显得激动异常,跟他平日里沉稳的形象实在是大相径庭。

    图尔格和恩特恒对视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自从去年皇太极在前往科尔沁部落后迎娶大玉儿看到海兰珠后,皇太极一直对其念念不忘,这次努尔哈赤之所以将海兰珠许配给皇太极那也是皇太极苦苦哀求的结果,眼看要心愿达成了,却碰了杨峰这个克星,以至于鸡飞蛋打,不但连两个福晋被抢走现在更是连海兰珠都被嫁给了杨峰。

    “不行……我要去面见父汗!”

    皇太极一边说一边挣扎着要起床,代善三人见状赶紧拦住了他劝道:“八弟,现在你说什么都完了,那杨峰已经跟海兰珠成亲了。”

    “那也不行!”

    皇太极突然怒了,大声道:“海兰珠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我要去见父汗,请求父汗允许我带兵去将她抢回来。”

    “你想去把谁抢回来啊?”

    这时,一个威严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皇太极等人一看,一身明黄色长袍的努尔哈赤正站在门口,在他的身后还站着几名侍卫。赶紧跪了下来,连皇太极也赶紧从床跳了下来跪在了地,四人齐声道:“(儿臣)臣等见过父汗(大汗)!”

    只见努尔哈赤大步走到一旁的八仙桌旁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看着皇太极冷声道:“老八,刚才你说要见本汗,你要做什么啊?”

    面对着戎马一生的自家老子,皇太极只觉得亚历山大,但他依旧硬着头皮道:“父汗,那个宰桑不守信用,他竟然擅自将海兰珠嫁给那杨峰,这是对我们大金的背叛,我们应该对这种背信弃义的行为严加惩处,否则今后谁都有样学样,我大金的威严何在?”

    “愚蠢!”皇太极的话刚说完被努尔哈赤劈头劈脑的骂了一通,“什么时候海兰珠是你的了?宰桑答应了你的求亲了吗?”

    “我……”

    皇太极刚想说话,努尔哈赤又接着骂道:“我原本让你带着彩礼去科尔沁部落是把海兰珠娶回来的,可你呢?人没娶到也罢了,连自己的两个福晋也给弄丢了,连我都替你感到丢人!

    昨天晚科尔沁派来的使者跟我说过了,迫于杨峰的兵锋和他用你那两位福晋的要挟,宰桑不得已将海兰珠嫁给了杨峰,并请求我们的原谅云云,你知道本汗知道后有多生气吗,这个宰桑简直是把本汗当傻子来耍!”说到这里时,努尔哈赤的脸色格外的阴沉。

    皇太极一听立刻有些急了:“父汗,难道你想要讨伐科尔沁部落吗?”

    努尔哈赤摇了摇头:“不……本汗还没那么傻,真要是跟科尔沁部落翻了脸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

    皇太极不解的问:“那您?”

    “本汗要亲自率兵对付那个杨峰!”

    “什么?”

    “万万不可啊父汗!”

    皇太极一听立刻急了,噗通一声重新跪了下来:“如今即将进入严冬,此时用兵无异于自杀啊。”

    “你放心,本汗没那么傻!”努尔哈赤轻哼了一声:“本汗决定了等到明年开春,本汗立即出兵攻打锦州城……”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