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敲定
    

    “娶海兰珠?”

    杨峰的嘴巴长得老大,良久才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宰桑问道:“宰桑大人,您……确定不是在跟我开玩笑么?”

    宰桑没好气的说:“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么?”

    好吧,套用后世一个烂大街的词汇,我们的杨大官人“震惊”了。 ww.od.

    海兰珠耶……海兰珠耶……漂亮到没朋友的海兰珠耶……

    杨峰能拒绝这样一个送门的美女吗?不能!

    娶了海兰珠对杨峰和江宁军有什么坏处吗?杨峰想了想,貌似没什么坏处,唯一不好的地方是以后不好再敲科尔沁部落的竹杠了。

    那要答应宰桑的要求吗?当然答应了,不答应的才是傻子呢。只是在答应之前杨峰还需要问几个问题。

    “宰桑大人,据我所知前些日子努尔哈赤可是派了他儿子皇太极来科尔沁部落求亲的,您将海兰珠嫁给我不怕努尔哈赤跟您翻脸吗?还有,您将海兰珠嫁给我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宰桑把自己最喜爱的女儿嫁给自己,势必有他的诉求,这是肯定的,所以杨峰肯定要提前问清楚,杨峰可不想事后陷入无休止的纷争里。

    “当然是有的。”宰桑沉默了好一会,这才缓缓说道:“我们科尔沁部落地处大草原的边陲,虽然看起来我们占据了一块水草肥美的地方,但这里也是三面环敌。

    我们的东面是女真人,南面是喀尔喀三部,西面是察哈尔部落,在我小的时候我们科尔沁部落为了争夺水草肥美的地方不知和察哈尔部落以及喀尔喀部落打了多少仗死了多少人。

    直到后来女真人崛起,我们又定下了联合女真共同抗击察哈尔以及喀尔喀部落的计策,为此我不惜把妹妹和小女儿都嫁给了皇太极。可前些日子我让古尔布什和莾果尔跟随代善一起攻打锦州,可最后他们不仅损兵折将的跑了回来,而且他们还告诉我,说努尔哈赤要再次跟我们联姻,要我把最疼爱的海兰珠嫁给他的儿子皇太极,你知道我心里有多生气吗?他把我们博尔济吉特氏当成什么了,爱新觉罗自家的菜地么,他们想娶谁娶谁,想把我的女儿嫁给谁嫁给谁!”

    看着宰桑强忍着愤怒的模样,杨峰也被吓了一跳,这个老头看样子怨念很深啊,看来这股怨念憋在心里已经很久了,否则不会这么一副要切切齿的样子。只是让杨峰感到疑惑的是科尔沁跟后金关系的不是向来很好么,怎么现在却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还是特地摆出来给表演给我看的?

    “所以你把海兰珠嫁给了我?”杨峰试探着问道:“你不怕你的女儿所嫁非人么?”

    “我当然想过。”宰桑无奈的说:“可我现在还有更好的办法么,不把海兰珠嫁给你得嫁给皇太极。把海兰珠嫁给你至少我还能捞点好处,不像努尔哈赤那个老家伙,竟然只想用区区十万斤粮食把我打发掉。”

    “那你把海兰珠嫁给了我,今后怎么向努尔哈赤交待?”杨峰又问。

    “那是我的事情。”宰桑怒了,有些恼羞成怒的瞪了杨峰一眼:“我问你,愿不愿意娶海兰珠吧?”

    “当然愿意了。”杨峰如同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这个时候不答应更待何时。

    看到杨峰答应下来,宰桑心里在暗暗松口气的同时,也意识到敲竹杠的机会来了,他端坐在凳子捻着胡须摆出了一副从容的模样:“那你打算用什么来迎娶我的女儿,根据你们汉人的风俗,这彩礼钱可是不能少的。”

    “阿布……”

    一旁的吴克善看到自家老子一副财迷的模样,心里觉得又是有些羞愧又是有些期待。科尔沁部落实在是穷得太久了,以至于除了牲畜什么都缺,好不容易来了个狗大户如果不趁着嫁妹妹的机会敲他一笔实在是对不起长生天对不起海兰珠啊。

    得,看来碰一对财迷爷俩了。不过杨峰对于宰桑的这个作法并不感到生气,这位至少还是要了点脸面的。换做后世,有的华夏父母在嫁女儿时恨不得将自家的女儿全身下都标明了价格把自家女儿论斤卖。

    后世有好事者做了个各地彩礼排行榜,这个排行榜的前十名以深北三个城市为最,没有两百万彩礼根本讨不到老婆,即便是居于末尾的c彩礼也得五十万。相起后世那些几乎等于卖女儿的父母,宰桑这对爷俩已经算是很厚道了,至少杨峰可以随便用点粮食、茶砖之类的东西可以搞定。

    看着宰桑父子期盼的目光,杨峰想了想才说道:“既然您能把海兰珠嫁给我,这证明了您对我的信任。我能也不能没有什么表示,这样好了,我愿意出五十万斤粮食、骏马五百匹、牛羊各一千头、茶砖五千斤、药品十车、布五百匹、绸缎两百匹、白银一万两、黄金五千两作为迎娶海兰珠的彩礼,您看如何啊?”

    “宰桑大人、吴克善台吉,您两位看如何?”

    “宰桑大人……”

    一直到杨峰一连叫了好几声,陷入呆滞的爷俩这才回过神来,吴克善嘴唇微颤的又问了一句:“杨大人,您刚才说的彩礼都是真的吗?”

    “当然!”杨峰笑了笑:“相于海兰珠,这些东西根本不算什么,而且我相信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相互之间的交流会让双方都获益良多。”

    “好……好啊……”

    宰桑也笑了起来,不大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看得杨峰心里也有些犯嘀咕,“海兰珠的眼睛挺大啊,怎么宰桑的眼睛看起来却这么小呢,莫非这里头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不提杨峰心里的八卦,宰桑要把海兰珠嫁给杨峰的消息很快如同旋风般传遍了整个科尔沁部落。

    呼伦湖颇为宽广,在湖的南边是一大片的野花,这些花红白相间,倒映在碧绿的湖水之,丽莫名。远处是大片青草平原,无边无际的延伸出去,与天相接,草地几百只白羊在奔跑吃草。

    全身白衣如雪的海兰珠坐在湖边一块磨盘大的石头,刚洗完头的她长发垂肩,只见她偏着头,柔顺黑亮的长发垂在一侧,由着黄杨木梳一遍又一遍的往下刮,到发尖的时候素手又从头到尾的拢一遍。

    杨峰站在她旁边静静的看着她,只见她她赤着一双玉足,雪白的俏脸都是水珠。整个人这么舒雅自在的坐在湖边,明艳圣洁,白衣倒映水,仪态不可方物,让杨峰都有些看呆了。

    海兰珠回头一看,正好看到杨峰一副呆呆的模样不禁有些抿嘴微笑。

    “杨大哥,谢谢你送我的洗发水,真的是很好用呢。”

    “没……没关系,只要你喜欢好。”

    不知为什么,平日里能在万大军前挥洒自如的杨大官人此刻竟有些呐呐的说不出话来。蒙古人的习俗里并没有什么为婚前不能见面的习俗,所以即便他和海兰珠要完婚,但他每天都抽出时间陪海兰珠,或是散步或是闲聊,为的是增进俩人的感情。

    在这几天的接触里,杨峰发现海兰珠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女孩,她单纯、善良,如同后世金大侠笔下的香香公主一般美丽纯洁,这也让杨峰对这桩婚事非常满意。

    “海兰珠!”

    “杨大哥,你说。”由于两人要成亲,海兰珠对杨峰的称呼也变得亲密起来。

    杨峰犹豫了一下问道:“海兰珠,你真的愿意跟着我到关内生活吗?”

    “为什么不呢?”海兰珠一双美丽的大眼看着他好的问道:“你们汉人不是说了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阿布既然把我嫁给你,那么我是你的妻子,你到哪我自然会跟到哪?”

    杨峰摆了摆手:“不是……我是说我们……我们刚认识才几天,你是心甘情愿的嫁给我吗?”

    听到这里,海兰珠沉默了好一会,眼露出一丝迷茫之色,慢慢的说道:“杨大人,从小我阿布和阿哥很疼我,我要什么他们都会尽力满足我的要求,只要我开口无论是汉人那些好看的衣裳、首饰或是别的稀罕的宝贝他们都会想法子拿来给我。

    我记得去年的时候,那些女真人派了人前来我们部落求亲,我阿布答应了。按理说我是姐姐应该是把我嫁过去才对,可是我阿布舍不得我,结果把布木布泰嫁过去了,去年布木布泰才十三岁啊。

    前些日子那些女人又来求亲了,说是要又要把我嫁给布木布泰的丈夫皇太极,当时我问阿布,为什么那个皇太极已经娶了我的姑姑和妹妹,还一定要娶我呢?我记得很清楚,那天阿布很不开心,他只是说了一句谁让我们科尔沁部落太弱小呢。”

    说到这里,几滴晶莹剔透的泪珠从海兰珠洁白的面颊滴落下来,在阳光的照耀下,海兰珠整个人都散发着淡淡的忧伤,看得杨峰也跟着难过起来。

    他鬼使神差的前一步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伸手搂住了她的香肩柔声安慰道,“海兰珠,你别难过了,我会照顾你的。”

    “嗯!”

    海兰珠轻轻应了一声,整个人慢慢靠了过来,皓首靠在杨峰的肩膀,“原本我以为我也要跟姑姑和布木布泰一样嫁给一个从未见过的男人,但是前天我阿布却突然告诉我,他改变主意了,他要把我嫁给一位从大明来的将军,因为那位将军能给我们部落带来好多好多的粮食、茶还有我们需要的都东西。

    那时候我有些迷茫了,我们不是正在和明军打仗么,姑姑和布木布泰还被你给俘虏了,我们和你们应该是敌人才对,阿布怎么会把我嫁给你呢。我央求阿布带我去见一见那位将军,至少要让我知道我要嫁的男人是什么样子。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还是一个英军的少年,后来我终于见到了。”

    杨峰无奈的说:“你见到我以后心里是不是很失望呢?”

    “才不是呢。”说到这里海兰珠摇了摇头,“你给我的感觉很怪,第一个感觉是你有些凶。”

    “凶……怎么可能?”杨峰摸了摸自己的脸庞,“我一直以为自己很和蔼可亲的。”

    “我第一次发现你的脸皮还真是厚啊。”海兰珠娇嗔的给了杨峰一个白眼这才说道:“那天晚开篝火晚会的时候我躲在阿布后面的一座小帐篷里,我正好挺大你和阿布商量释放我姑姑和阿姐的事情,你还打算向阿布索要几千匹战马的赎金呢,把我阿布气得胡子都一抖一抖的。”

    杨峰尴尬的笑了笑,随后又辩解道:“我不过是跟你阿布开个玩笑,跟你定亲后我不是免了这些赎金了吗?”

    “还有呢。”海兰珠突然盯着杨峰做出了一副凶巴巴的模样,只是这个模样在杨峰看来却显得是那么的可爱,只见她有些疑惑的问道:“杨大哥,我发现我姑姑和布木布泰都有些怕你,是不是你欺负过她们?我发现她们看你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尤其是这两天阿布宣布了我们的婚事后她们看我的眼神更是古怪了。”

    “欺负她们……哈哈……这怎么可能?”杨峰干笑了两声,只是连他也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发虚。

    “不是吧,难道女人的直觉都那么厉害吗?自打把她们放回去后我已经好几天没见过她们了。”杨峰心里不禁嘀咕起来,毕竟自己前些日子做的事情实在算不怎么光彩,把未来的小姨子和姑姑给强行推倒,这要换到后世妥妥的是要被警察叔叔抓起来打靶的节奏。

    不过海兰珠之所以这说也只是出于女人的直觉而已,看到杨峰矢口否认后也不疑其他的让他蒙混过去了。少女的心思象六月的天气那样多变,经过这些天的接触她对杨峰的好感也是与日俱增,至少在她看来杨峰这个人跟她平常接触过的人很不一样,不仅温柔体贴,而且还幽默风趣,经常说笑话逗她开心,对她来说这很好了,其他的她才不管呢。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