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忘了他吧
    

    如果这个时候吴克善能照一下镜子的话他会发现,他此刻的表情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动物一般整个人都窜了起来,嘴巴大得象是刚塞进了两个咸鸭蛋,他惊呼起来:“阿布,你疯了!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刚才看到宰桑竟然让海兰珠亲自出来向杨峰敬酒的时候感到有些不对劲了,只是没想到那方面,还以为宰桑只是单纯的想让海兰珠陪陪自己的姑姑和妹妹而已,现在想来原来宰桑竟然还有深意啊。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吴克善颤声道:“阿布,您是打算把海兰珠许配给杨峰,以换取粮食吗?您可别忘了,她可是您最疼爱的女儿啊!”

    “那你说怎么办?”宰桑的神情也变得焦躁起来,“你知不知道,昨天部落的萨满跟我说,今年的白灾要以往更加严重,持续时间也会更长,搞不好要持续五个月甚至更长,如果没有足够的粮食你知道部落要饿死多少人和牲畜吗?一旦我们的部落死伤过多,而牲畜有没有足够草料喂养的话我们的部落会怎么样?”

    白灾可以说是蒙古人最害怕的天灾之一了,历史蒙古族为什么人口总是发展不起来?其原因是各种的天灾**以及生活物资的匮乏限制了人口的增长,战争不说了,光是每次的自然灾害足以让一个小部落永远消失在世界,即便是科尔沁这样的大部落也得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吴克善神色是一滞,咬了咬牙道:“我们可以用战马来交换啊?杨峰不是想跟咱们交换战马么,大不了多用点战马来交换不行了吗?再怎么样也不能用海兰珠的幸福来换粮食吧!”

    看着吴克善恼羞成怒的样子,宰桑冷笑道:“哦……照你这么说,那先前努尔哈赤只用了十万斤粮食和一些不值钱的牲畜和金银珠宝想迎娶海兰珠又算什么?难道不是拿海兰珠的幸福来换粮食么?”

    “这……”

    吴克善哑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是啊,要不是被杨峰给打跑了,今天晚的篝火晚会迎接的对象变成皇太极了吧?

    宰桑冰冷的声音继续响起:“同样是嫁女儿,我为什么不把女儿嫁给一个出手大方的人,况且我并不觉得一个连迎亲的礼物和自己的女人都能被人抢走的人能保护好我最疼爱的女儿。”

    宰桑这话有些扎心了,一时间吴克善觉得自己竟然无言以对。其实细细想来宰桑的话也没有什么不对,嫁给皇太极是嫁,嫁给杨峰同样也是嫁,为什么不趁着这个机会换回一份丰厚的嫁妆呢?

    什么……海兰珠跟杨峰刚刚认识没有感情?你别逗了,在事关全部落的存亡这种问题,感情这种东西根本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哑口无言的吴克善最后无奈的问道:“可是咱们怎么知道杨峰愿不愿意为了海兰珠把那五十万斤粮食交给我们呢?根据这些天的观察,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善茬。”

    听到这里,宰桑原本冰冷的脸也露出了一丝愁容:“那要看海兰珠的本事了,如果她能顺利的打动杨峰让他成为海兰珠的裙下之臣,那么我们科尔沁部落至少在未来十年都不会为粮食发愁了……”

    在宰桑父子还在为部落的生存情况发愁的时候,杨峰这一桌的气氛却有诡异,按理说一个男人被三个美女环绕原本应该是一件美差,不过杨峰总觉得他今晚的气氛有些尴尬。

    宰桑走后,这一桌剩下了他和哲哲、大玉儿以及海兰珠姑侄三人,面对天真无邪而又有着绝色姿容的少女,如果杨峰还不动心那是心理有问题了,只是旁边还坐着两个灯泡,他即便是想撩妹也不方便啊。

    一连几杯闷酒下肚后,杨峰眼珠子一转,转过头笑着对坐在旁边不说话的哲哲和大玉儿道:“这些日子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今晚一别恐怕也是相会无期了,临别之时我送你们样礼物吧。”

    说罢,杨峰扭头对身后一直不说话的宋烨使了个眼色,宋烨会意的从旁边一名家丁的手里拿过了两个包装精美的手提袋。

    杨峰接过手提袋放在了桌笑着说道:“正所谓宝剑赠烈士红粉赠佳人,这两个袋子是欧巴罗最好的胭脂水粉,送给你们作个纪念吧。”

    看着桌两个看起来很高档的纸袋,哲哲和大玉儿对视了一眼,她们根本没想到杨峰竟然会送东西给她们,一时间有些反映不过来,反倒是坐在杨峰对面的海兰珠好的打开一个袋子,抽出了一个漂亮的很大的锦盒,当她打开后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在火光的照耀下,盒子里面整齐的摆放着十多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成的看起来精致异常的瓶状或是四方状的东西,不仅如此,盒子里还整齐的摆放着一面精致的的玻璃镜子以及好几支描笔和涂装用的粉笔以及一些她们从未见过的化妆用的精致小物件,如修眉的夹子、剪刀,指甲钳等等东西,林林种种足有数十种东西,可以说是一套非常齐全的化妆品套餐。

    三女虽然也算是出身在权势之家,但哪里见过这种几百年后才出现的东西,一时间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眼睛都有些花了,即便是性子最单纯的海兰珠一双大眼也变成了心形。

    而哲哲和大玉儿更不用说了,对于已经成了亲的她们来说更知道女为悦己者容的含义,这套从未见过的化妆品刚一出现牢牢的抓住了她们的眼球。

    不过好歹她们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自然不会象没见过市面的小女孩那样看到什么好东西都会发出尖叫,只是眼那不停闪烁的光芒却是瞒不过近在咫尺的杨峰。

    只见杨峰笑道:“这套胭脂水粉跟你们平常用的略有不同,用的时候你们自己琢磨一下好,如果实在不会里面还有如何使用的说明,看看明白了。现在你们可以去旁边的帐篷试试。”

    “好啊……”

    自从杨峰将这两套化妆品拿出来后,大玉儿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这套闪耀着温润光泽的坛坛罐罐和各种精致到能让女人尖叫的各种修眉、修指甲等这种工具,别看她只有十四岁还是个大萝莉,但十四岁的女孩也是女人啊,只要是女人抗拒不了这种能增加魅力属性的东西,是以杨峰说完后大玉儿便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

    “好啊,姑姑我们……咦……”

    大玉儿刚答应下来,将目光看向坐在她旁边的哲哲,却看到哲哲伸出了一只纤纤玉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面前的化妆品,脸却是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杨峰。

    不愧是未来的孝庄皇太后,虽然年纪还小,但智商绝对没毛病的大玉儿看到自家姑姑的表情后,将目光看向了杨峰又看了看正好的看着自己那套化妆品的海兰珠立刻回过味来了,这个家伙送出这套化妆品好像另有深意啊,感情是想支开自己和姑姑,他想干什么?

    想到这里,不知为什么大玉儿感到不知从哪冒出了一股酸气涌入了心里,杏眼一瞪娇喝道:“杨峰……你故意要把我和姑姑支开到底是什么意思?”

    “诶呀,自己的想法竟然被这个小娘皮发现了。”杨峰微微吃了一惊,“不对,不是这个小娘皮,识破自己这个小伎俩的应该是旁边这位一直不说话的美貌人妻才是,难道真应了那句老话,姜还是老的辣么。

    不过应该也是很有道理的,这些日子的晚他一直在玩四人行,可每天晚坚持到最后的不是青楼出身的郑妥娘,也不是那个嘴巴不饶人的大玉儿,而是这个看似柔柔弱弱丝毫不起眼的美貌人i妻少妇,看来一直以来自己还真是小看她了。”

    想到这里,杨峰看着哲哲的目光不禁带了异样,却是把哲哲看得满脸通红,在杨峰那充满侵略性的目光下慢慢垂下了头。

    杨峰瞪了俩人一眼:“你们两人还不赶紧回帐篷,在这里干嘛,想要挨罚吗?”

    看到杨峰充满侵略性的目光和凶巴巴的话语,大玉儿立刻不乐意起来,杨峰的这个样子让她回忆起了这些日子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原本想要骂人的,只是不知想起什么事情,小脸也变得跟哲哲一样突然红了起来。

    这时,哲哲站了起来向大玉儿伸出了手:“布木布泰,我们先回帐篷吧,海兰珠你先陪杨将军在这里坐一会。”

    “姑姑……我……”

    大玉儿还想说话,却被哲哲拉住了手,大玉儿这才委屈的应了一声,又狠狠的白了杨峰一眼这才拿起桌的化妆品乖乖的跟在哲哲的后面朝着帐篷走去。

    俩人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大玉儿挣脱了哲哲的手不解的问道:“姑姑,你这是做什么呢,没看到那个姓杨的对姐姐不还好意吗,你怎么还拉着我过来这里。”

    哲哲看着大玉儿轻叹了一声:“布木布泰,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让海兰珠陪杨……杨将军是你阿布的意思吗?”

    “什么?这怎么可能?”大玉儿大惊,“贝勒爷不是要再次跟咱们的科尔沁部落联姻吗,连彩礼都带来了,阿布怎么可能做出这么糊涂的事情?”

    大玉儿确实是被吓了一跳,要知道她们这次之所以能回科尔沁部落探亲,是因为皇太极要迎娶她的姐姐海兰珠想要加深后金和科尔沁部落的联系,怎么可能有杨峰撮合海兰珠,他不怕后金国震怒吗?

    “你也以为你阿布糊涂了吗,只怕未必吧。”哲哲幽幽的说:“我这位阿哥的性子我是很清楚的,在他的心里只有科尔沁部落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后金国震怒什么的,如果能攀和杨……杨将军的关系,你以为他还会害怕后金国翻脸吗?”

    “这……”

    大玉儿一时间有些语塞起来,这些日子他和哲哲虽然一直呆在大车里,但既然呆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她们对江宁军的实力也有所了解,说实话她们对江宁军最大的印象是阔气,十分的阔气。

    江宁军的所有军士不但人人身披铁甲,而且所有的装备都异常的精良。打个不起眼的细节吧,俗话说人有三急,她们自然也不例外,这人不管身份高低贵贱都要出恭,这个年代可没有卫生纸。穷人出恭后一般都是带几片树叶甚至随手用块土坷垃擦屁股。

    讲究点的人则是用专门的竹片来刮腚,即便是象大玉儿和哲哲这种身份的人也不例外,可是当大玉儿提出要出恭时,负责监视她们的健妇竟然随手塞给了一包纸,而且这种纸是那么的洁白那么的柔软,把二女都看呆了,即便她们贵为贝勒福晋,也没有奢侈到用纸来解手啊。

    当大玉儿再次向健妇询问时,得到的却是一道鄙夷的目光。解手的卫生纸只是一件小事,接下来还有各种各样的一些小事,譬如军士身的水壶、他们的衣服、每人都配发的肥皂、毛毯以及伙食等等,都在一次次的挑战着二女的神经,她们实在是没想到一支军队竟然能奢侈到这种地步,而身为这支军队的最高指挥官的杨峰又有多少钱呢?

    如果科尔沁部落真的能和杨峰拉关系,这对于科尔沁部落的帮助是非常巨大的,至少一到冬季部落再也不用为白灾担心了。

    “难道……难道是真的吗?可是……可是这样会不会触怒后金国啊?”大玉儿有些语无伦次起来,不知为什么她很不希望杨峰跟她姐姐扯关系。

    “这种事情是由不得我们做主的。”哲哲目光带着一丝无奈和悲哀,看了大玉儿一眼,“布木布泰,你别忘了,我们终究是别人的妻子,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你当成是一场梦好,忘了他吧。”

    “姑姑……你胡说什么啊。”大玉儿有些恼羞成怒起来,轻哼了一声跑出了帐篷……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