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篝火晚会
    

    从旁人的角度来看,两人发生冲突的时候席日勾力格的左手手腕被杨峰右手抓住,随后杨峰手腕一翻,身材魁梧的席日勾力格整个人被拉了半空,随后杨峰双手将他整个身躯高高举起随后犹如一个破麻袋般重重的摔在了地。 .tw.

    “砰!”

    伴随着尘土升腾而起,沉重的物体落在地的声音传到了众人的耳,听得周围的人心里一阵抽搐,光听这声音他们替被摔者感到疼痛,体质一般的人如果被这样摔在地恐怕都有被活活摔死的可能。

    尘土慢慢消散,露出了席日勾力格的身影,众人可以清楚的看到席日勾力格庞大的身影正静静的躺在地,不停的咳嗽着,嘴角则是流出了一丝鲜血,他试图想要努力站起来,但稍微一用力整个人便露出了痛苦的神色,看这情形估计肋骨至少断了好几根,没有几个月是好不了了。

    不少蒙古人都倒吸了口凉气,别人不知道他们却很很清楚,席日勾力格可是科尔沁部落有名的勇士,别的不敢说,但是若论起力气的话整个部落他都是数一数二的,可现在这位部落里有名的勇士竟然这样被杨峰一只手甩了半空,象破麻袋一样摔在地,然后……没有然后了……

    整个场面变得寂静无,连刚刚在一旁载歌载舞的蒙古姑娘们也都吃惊的捂着嘴巴,看看犹如死狗般躺在地的席日勾力格又看看站在他旁边的杨峰,张大了嘴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所有蒙古人都呆滞住了,不少人嘴巴动了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若是指责杨峰出手太重吧刚才好像是席日勾力格先出的手,况且蒙古人最敬佩的是勇士,杨峰能打败席日勾力格这个有名的勇士,那是他的本事,他们更不会出来指责他了,可若是不抗议一下的话好像面子又过不去。

    最后还是杨峰先说话了,他迈步向前了一步直盯着宰桑的眼睛说道:“宰桑大人,你们科尔沁部落是这么招待客人的么,一言不合对客人动手,都说蒙古人最是好客,今日看来却是名不副实啊!今天这件事你不打算给我一个交待吗?”

    “交待你个头啊,你把我的部下都打成这样了还让我给你交待,到底有没有天理啊。”

    宰桑简直有些欲哭无泪,他作为科尔沁部落的首领,年轻的时候也曾到过大明,见识过不少的明国的官员和将领,在他的印象里明国的官员或是贪婪或是虚伪,当然也有一些读书读傻了的整天是子曰孔云的,但他从未见过象杨峰这样咄咄逼人,只要被他抓住一点机会会毫不犹豫的下死手,根本不给人留一点的余地和面子。

    还是有人看不下去了,一名身穿传统的蒙古皮袄的约莫十四五岁少年站了出来说道:“杨大人,刚才确实是席日勾力格先动的手,不过您也已经教训过他了,这件事您看是不是这么算了?”

    看了看倒在地哼哼唧唧爬不起来的席日勾力格,又看了看这名看起来颇为沉稳的少年,杨峰眯了眯眼睛:“不知这位怎么称呼?”

    少年人昂起了胸膛坦然道:“我是博尔济吉特·弼尔塔哈尔,我的父亲是博尔济吉特·吴克善。”

    “你是吴克善的儿子”杨峰不禁一愣,仔细打量了这名少年一年,吴克善年纪还不到三十呢,怎么儿子这么大了。

    弼尔塔哈尔也是一愣,他自问自己只是个少年,除了科尔沁部落意外应该没人会认识自己,这位杨将军怎么一副对自己颇为熟悉的样子,他不禁疑惑的问道:“大人认识我?”

    “只是听说过而已,咱们如今也算是亲戚呢,只是不知道应该叫你大侄子还是叫你侄孙而已。”

    杨峰在心里暗自嘀咕着,这些天他每天晚都跟哲哲和大玉儿二女颠i鸾i倒i凤,将自己的一身蛮力和持久发挥得淋漓尽致,让二女尝到了从来不曾尝到过的快乐,算是原本最讨厌杨峰的大玉儿也不得不哭喊着求饶,杨峰自然也将他们的家庭成员的情况打听得一清二楚。

    “吴克善家公子的大明我自然是听说过的,早耳闻科尔沁部落的弼尔塔哈尔年少有为,颇有乃父风范,今日一见确实如此。”杨峰淡淡笑了笑:“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刚才的事情算是过去了,咱们还是入内叙话吧。”

    “嘎……”

    众人纷纷吃了一惊,这个杨峰刚才还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怎么弼尔塔哈尔这个少年刚说句话他不追究了,这是什么道理?难道弼尔塔哈尔的有那么大的威名不成?

    其实不止是蒙古人想不明白,连一旁的宰桑也是一头的雾水,看杨峰刚才的表现可不像是这么好说话的人,怎么一下像是变成另一个人了?

    不过众人不明白,杨峰却是清楚的。他来科尔沁的目的是为了弄到战马而不是来找茬的,既然在刚才的冲突已经占了便宜,见好收才是正理,若是太过咄咄逼人真的把宰桑给惹恼,把心一横拒绝跟他交易那才糟糕呢。

    虽然一众蒙古人不明白杨峰为何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但能把这件事揭过去自然是最好的,接下来便是例行的跳舞献哈达,总是双方又开始摆出了一副相见甚欢的样子,仿佛刚才发生的事情没有发生。

    当天晚,科尔沁部落杀牛宰羊召开了一个盛大的篝火晚宴来款待杨峰和一众江宁军的将领。

    面对宰桑的热情款待,杨峰并没有昏了头,他很清楚可里是人家的老巢,他可以得意但不能忘形,历史因为得意忘形而在阴沟里翻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他今天晚只带了邱迪生、褚茂光等几名军官出席了篝火晚宴,其他所有人军官和军士全都驻扎在军营里严加戒备。

    当天色黑后,科尔沁部落的牧民和战士便开始聚集起来,一堆堆篝火也被点燃,一队队蒙古族的少女身穿长袍腰系腰带,脚穿着长靴,身带着金光闪闪的首饰出现在了众人众人面前。

    蒙古族的人偏爱鲜艳、光亮的颜色,这些色彩可以使人感到色调明朗、身心欢娱。其他们又特别崇尚白色、天蓝色这样一些纯净、明快的色彩,可谓是褒衣博带,很是能体现少女的曲线美,杨峰透过篝火望去看到一群群欢快的少女在轻歌曼舞,这样的场景但凡是个男人都会感到心情舒畅。

    悠扬的马头琴声也随之响了起来,歌声四起,欢笑处处,负责后勤的蒙古人将一锅锅“胡列补达”即炒米抬了来,蒙古牧民们将这些炒米放在碗,或是用奶茶泡着吃,或是拌着奶食品吃,或者用鲜奶煮炒米奶粥吃,甚至有的人还能吃纯血**或荞面粉肠,这可是节日才能吃到的美食。

    当然了,杨峰身为贵宾,自然不用吃这些东西,他吃的可是最高档的蒙古八珍。

    所谓蒙古八珍即为:醍醐、夤沆、野驼蹄、鹿唇、麋、天鹅炙、元玉浆、紫玉浆,这些东西可是只有蒙古的贵族才能享用,而且还得是在隆重的节日里才能吃到的。

    身为贵宾,自然是跟主人坐在一起,宰桑端起酒杯向杨峰连连劝酒,杨峰也不推辞酒到杯干,喝得异常豪爽。

    喝了几轮酒后便已经是月梢头,此时又有许多年轻的蒙古族的青年也开始入场,他们和那些蒙古族的少女们载歌载舞挑起了欢快的民族舞蹈,一时间方圆数里的会场到处都是歌声和怪叫声。

    正当杨峰看得有些入神的时候,一旁的宰桑举起被向他敬了杯酒,杨峰欣然干杯后宰桑这才说道:“杨大人,今晚圆月当空,本是大好的时候,无奈老夫实在是太过思念自己的妹妹和女儿,虽然知道以杨将军之人品自然不会苛待他们,但我身为父亲和兄长,实在是太过思念她们,不知杨将军能够将她们放回来?

    当然了,您尽管放心,我们草原的规矩我是不会忘的,我已经会付给您足够的赎金,无论是牛羊还是马匹,都可以!”

    “这个嘛……”

    杨峰故作沉吟了好一会,他扫了眼宰桑,发现他虽然故作沉着的端起酒杯做饮酒状,但拿着酒杯的手却在微微抖了一下,显示主人的心情并不如表面那么平静。

    他终于点了点头:“好吧,我们汉人有句老话,叫做君子有成人之美,既然宰桑大人都这么说了,本官自然乐意看到成人之美。来人啊,去请哲哲姑姑娘和布木布泰姑娘送来,让她们和宰桑大人阖家团圆。”

    宰桑也没想到杨峰竟然会这么痛快答应了他的要求,原本他还以为杨峰不趁机敲一顿竹杠是不会答应将自己的妹妹和女儿放回来的,闻言他不禁大喜,站了起来深深鞠了一躬:“多谢杨大人成全,您是我见过的最慷慨的人!”

    杨峰微微一笑:“宰桑大人客气了,我们大明有句老话,叫做礼尚往来,我之所以这么痛快的将她们换回来也是希望在接下来的谈判得到我想要的东西而已,您的妹妹和女儿这么漂亮,怎么着也应该值三五千匹战马吧,所以您也不必感谢我。”

    宰桑顿时神色一僵,面对杨峰突如其来的开价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现场这么多人看着呢,答应了吧他亏大了,不答应吧别人会怎么看自己。

    好吧……我收回刚才的话,这家伙是只最狡猾的狐狸。

    被杨峰趁机敲了一笔的宰桑再没有了和杨峰吹牛的心情,独自坐在一旁喝起了闷酒。不过他的心情很快随着两个人的到来而变得激动起来,当哲哲和大玉儿被几名家丁带到他跟前时,宰桑豁的站了起来,颌下的胡须一抖一抖的。

    “哲哲,布木布泰!”

    “阿哥(阿布)!”

    哲哲和大玉儿两人看到亲人后同样激动不已,快步前挽住了宰桑的胳膊三人竟然当场流下了眼泪。

    看着满脸激动的宰桑和同样惊喜得不能自制的哲哲、大玉儿二女,杨峰一边摸着颌下那微微冒出来的胡须一边在反思自己刚才是不是要价太狠了,好歹自己也跟人家的妹子和女儿滚了一个星期的床单,对这位自己不知道应该称呼为姐夫还是岳父的家伙还要价这么狠是不是有些不厚道。

    在杨峰沉思的时候,一个窈窕的少女不知从哪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哲哲和大玉儿,三人抱头痛哭起来。

    而是这个身影却将杨峰的目光给吸引住了,在月光和篝火的映衬下,他看得分明,这名突然出现的身影少女一身白衣,留着一头披肩的乌黑长发,看起来眉目如画,整个人仪态不可方物,一下把杨峰给看呆了。

    按理说被现代社会各种美女以及ps美图洗礼过的杨峰对于美女早有了免疫力,更何况他在现代社会的两位红颜知己嫦娥姐姐和徐姐也都是一等一的美女,见惯了美女的他应该不会出现这种看到美女迈不动步的情况,但今天晚却偏偏发生了。

    “我擦,这是哪来的美女,这也太漂亮了吧,简直嫦娥姐姐还……嗯,跟嫦娥姐姐一样的漂亮。”

    在杨峰看得发呆的时候,这名刚出来的少女跟哲哲和大玉儿三人又哭又笑,最后三人竟然破涕为笑起来,这一笑不打紧,又把我们的杨大官人给看呆了。

    不过到底是经历了后世络无数美女洗礼过的老司机,发了一会呆后杨峰还是清醒了过来,他这才往周围打量了一下,发现周围不少人虽然装作目不斜视,但依旧不时偷偷的用余光偷看那位少女。

    “哈哈哈……”

    这时,宰桑的笑声在他耳边响了起来。

    “来来来,杨大人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大女儿……”

    说到这里时,杨峰也笑着站了起来,正听到宰桑说到下一句。

    “她也是我们科尔沁最美丽的珍珠,博尔济吉特·海兰珠。”

    “海兰珠,你是海兰珠?”

    杨峰有些失声的喊了起来……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