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被算计了
    大帐内的气氛有些沉闷,众军官们大都低着头闷声不响,不是他们畏敌如虎,而是邱迪生说得没错,如果蒙古人真的打定了主意不跟他们接触的话他们根本没有什么办法对付那些来去如风的蒙古人。 .t.

    当年成吉思汗、忽必烈率领的蒙古大军为什么能够横扫大半个世界,甚至打到了遥远的欧巴罗?不是因为蒙古人有多么的勇猛无敌刀枪不入,而是蒙古人的打法实在是是太刁钻了。碰到强大的步兵方阵时他们压根不跟你接触,而是绕着你们打转,然后用弓弩来射杀你们。遇到强大的骑兵集群时蒙古人便会一边逃走,一边向后方的敌人射箭,使用这种被古罗马人称为“安息人射箭法”的战法。

    1241年4月,蒙古骑兵靠这种战法在多瑙河畔大破欧巴罗最精锐的十万匈牙利大军(由匈牙利国王贝拉四世率领),杀敌七万余,用弓和箭演奏了一曲”红色多瑙河”,几乎彻底消灭了欧洲的抵抗力量。若非窝阔台不合时宜的去世,早在400年前蒙古人统一整个欧亚大陆了。

    虽然现在的蒙古人早已是今非昔,而且对于蒙古人的战法世人也早研究得相当的透彻,也有了对付的办法,可对于缺少骑兵的江宁军来说蒙古人如果真的要跟他们玩这种打了走的战术的话,江宁军还真的拿他们没辙。

    看到众将一个个情绪不高,杨峰知道是时候轮到自己这位主将说话了。

    “哈哈哈……怎么?一个个都开始垂头丧气起来了?这可不像是咱们江宁军的做派啊,咱们江宁军自打成军以来,驱除倭寇,战南京京营,前些日子又重创了建奴,怎么今日反倒怕起蒙古鞑子来了?”

    听到杨峰的笑声,看着杨峰大笑的神情,众将相互对视了一眼也笑了起来,是啊,蒙古鞑子再厉害又如何,要知道这可不是四百年前了,鞑子的骑射算再厉害难不成还能他们的火铳更厉害不成?算他们缺少骑兵,但只要江宁军结成战阵,算鞑子有千军万马也休想攻入他们的大营。

    看到众将的斗志重新回复,杨峰暗暗点了点头又说道:“本官知道,咱们江宁军缺少骑兵,满打满算也不到千人,但算咱们的骑兵再少那也不是蒙古鞑子所能的。咱们的骑兵大部分都装备了射程更远的米尼步枪,若是鞑子的骑哨或是游骑敢来捣乱,咱们定让他们有来无回。而且宰桑自以为抓住了咱们的弱点,想要利用骑兵的优势把咱们拖死,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场仗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呢?”

    众将闻言都是一惊:“哦……大人此话怎讲?”

    杨峰神秘的笑了笑,食指朝着面指了指:“你们忘了,如今是什么季节?如今已经进入了十月份,再过半个月要下雪了,除非是他们的马都长了翅膀,否则等到大雪纷飞的时候,我倒要看看那些所谓的蒙古铁骑还能不能象他们吹嘘的那样来去如风。”

    “对啊!”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这里可是大草原啊,一旦下雪整片大地都是白茫茫一片,到时候骑兵再想象现在这样来去如风的对他们展开袭击可不像现在这么轻松了,毕竟在大雪纷飞的雪地四条腿总是不如两条腿方便。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杨峰冷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蒙古人是一个游牧民族,习惯了逐草而居,并没有固定的住所。可是到了冬天不一样了,大雪纷飞白雪茫茫的,拖家带口的他们往哪走,到时候咱们只要把他们围起来,然后用火炮一轰,将他们过冬的粮食、草料和燃料都给烧了,我倒要看看他们是不是还能这么嘴硬。”

    “嘶……”

    众人立刻联想到了大雪纷飞的冬天,在深及膝盖的大雪,蒙古部落和牛羊都被困在大雪,届时甭管什么骑兵都不好使,到时候他们想走也走不了。若是过冬的草料和粮食也被烧掉,那么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这条路。

    想到这里,不少人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他们预感到这次宰桑很有可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大人说的太对了!”曹迎矛站了起来兴奋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那个叫做什么宰桑的不是欺负咱们没有骑兵,想要引诱咱们追击他们吗,咱们偏偏不他的当,咱们索性在这里安心的呆下来,等到半个月后天气转冷,到时候着急的恐怕不是咱们了。”

    “我认识老曹这么多年,今天总算是看到他说了句像样的话了。”褚茂光也赞许的说道:“咱们这次出征可是缴获了二十多万匹牛羊和战马,光是这些东西够咱们吃好几个月了,咱们跟他们耗下去,看谁能好的过谁!”

    “对,从明天开始咱们首先要做的是将咱们的营寨加固,再在外头挖壕沟、摆拒马和铁蒺藜,再摆火炮,绝不能象次那样轻易的让鞑子攻进来了。”

    看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提出建议,原本郁闷的空气一扫而空,杨峰心里微微笑了起来。他麾下的这些军官没有哪个是天生的将才,但他深信只要给他们机会,他们迟早都会成长为优秀的军官。

    当这次会议结束后,又巡视了一遍大营,杨峰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大帐,只是当他进入大帐后却有些意外的看到了郑妥娘在为他准备洗脚水。”

    杨峰前接过脸盆,有些惊讶的说:“妥娘,我不是说过你不用做这些粗活了吗,你怎么还在做?”

    郑妥娘温柔一笑:“大人说的是什么话,妾身是您的女人,妾身替您打一盆水难道不应该么?您劳碌了一天肯定累了,坐下来泡个脚吧。”

    说完,郑妥娘不由分说的拉着杨峰坐了下来,替他脱下鞋子将他的双脚放在了洗脚盆里。

    略带滚烫的水温让杨峰轻轻嘶叫了一声,随后感到一阵温热的感觉从双脚传递到了身,让他舒爽的轻声呻吟了一声。

    又泡了一会脚,郑妥娘也坐了下来,抬起他的一只脚开始为他按摩起脚底的穴位来。不得不说,郑妥娘的手艺非常的不错,让杨峰感觉非常的舒服,他不禁微微闭眼睛慢慢的享受着,但是慢慢的他感到一股热流慢慢的从小腹涌了起来,然后全身开始发热起来。

    “咦……妥娘,你这是……”

    杨峰睁开了眼睛,看到郑妥娘正恭敬的坐在面前,粉脸红扑扑的看着他,轻咬着樱唇道:“大人,今晚让妾身来侍奉您吧。”

    看着郑妥娘美丽的大眼里几乎要滴出水的春波,他哪里不知道是眼前这个小妖精捣的鬼,看来从**里出来的女人没一个是简单的。虽然被这个小妖精给设计了,不过对于这种事情估计没有哪个男人会生气,他深深的看了郑妥娘一眼,“妥娘,你决定好了吗?”

    郑妥娘用幽怨的目光看着他:“大人,自从您把妾身从媚香楼里赎身后妾身认定了您,这辈子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可已经好几个月了您为何从来没要过妾身,难道是嫌妾身容貌丑陋配不您么?”

    “可是……”

    没等他说完,郑妥娘转头噗的吹灭了一旁的蜡烛,帐篷里陷入一片黑暗,紧接着她温柔而坚定的声音响起:“大人,妾身早决定好了。”

    “那好,咱们歇息吧!”

    传来了一阵淅淅的脱衣声,很快黑暗杨峰惊讶的声音响起:“床怎么还有人……”

    “大人放心,那是妾身找来的帮手!”

    第二天一大早,杨峰是面带慌张的跑出帐篷的。

    “这个妥娘,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她怎么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她竟然……竟然……”

    好吧……杨峰在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一种恼羞成怒但却包含着一种窃喜心情的,毕竟从古至今这种事情男人都是占便宜的一方,杨峰自然也不例外。

    是的,昨天晚杨峰除了跟郑妥娘圆了房之外,还把前几天抓来的那两个漂亮的女俘虏给那啥了,当完事后杨峰看着躺在身边的人竟然是大玉儿和哲哲后整个人有一种天雷震阵阵的感觉。

    面对杨峰的责问,郑妥娘毫不隐瞒的承认了她今天晚在两女的饭菜里放了酥骨散。这种药物吃下去之后便会在几个时辰之内全身无力,整个人象没有了骨头似地不能动弹,但偏偏神智却又很清醒,这是**的老鸨用来对付那些不听话的姑娘的最常用的药物,郑妥娘在离开媚香楼的时候不知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弄了一些藏了起来,昨天晚用到了。

    面对这个热心为自己拉皮条的小妾,杨峰还能说什么呢?用后世流行的一句话来形容是:我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啦。

    杨峰自问不是什么圣母,他不会做出那种强迫女人的事情。但他也同样不是什么圣人,事情发生后他不会做出痛哭流涕跪求女方原谅的傻事,不过他的脸皮终究没那么厚,面对那两张羞愤欲绝的俏脸,他终究决定趁早跑出了帐篷。

    只是当他起床后却发现竟然还有一个人起得他更早,看着小嘴倔得可以挂油瓶的线娘和眼角的黑眼圈,杨峰只想说一声p,感情郑妥娘的这个丫鬟昨天晚竟然听了一晚的墙根,这都叫什么事啊。

    且不提飞奔一般逃走的杨峰,说在杨峰离开后,帐篷里的气氛变得异常古怪起来。

    大玉儿率先怒视着她骂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不会放过你的,等到我阿布率兵打过来,我一定会把你昨晚对我们的所作所为百倍千倍的奉还。”

    看着双目如同喷火般看着她的大玉儿和美目含泪的哲哲,郑妥娘先是叫来了线娘替她拿来了衣裳,慢条斯理的穿好了衣服,随后才对俩人道:“你们也别用这种目光看着我,按照你们草原的规矩,你们既然成为了我家夫君的俘虏那是他的人了,他对你们拥有完全的处置权,所以昨天晚他做的事情有错么?

    况且,我们再反过来想一下,如果前几天战败的是我的夫君,而我落到了你们夫君的手里,我会有什么结果呢?是被你们的夫君强行收入房?还是被分配给你们军哪个粗卑的鞑子,任凭他们糟蹋?甚至是被糟蹋过后一刀杀死?而你们至少还是幸运的,因为我们江宁军并不象你们女真人那样残忍野蛮,否则的话……”

    听了郑妥娘的话后,原本哭泣的哲哲垂下了头,连骂得最凶的大玉儿也不吭声了。她们虽然是出身在蒙古头人之家,嫁给皇太极后过的也是锦衣玉食的生活,但这并不意味这她们对下面的事情一无所知,后金对汉人做的事情她们同样清楚,那些被后金掳掠来的汉人男的要么杀死要么做奴隶,女若是稍有姿色的便会遭到惨无人道的摧残,甚至被糟蹋过后还会被残忍的杀掉,从这点来说昨天晚杨峰对她们做的事情根本不算什么。

    不过性子倔强的大玉儿依旧不服的骂道,“可是……可是你明知道我的阿布是科尔沁部落的宰桑,你还敢如此对我和姑姑,你不怕我阿布带人把你们全都杀光么?”

    郑妥娘轻哼了一声,鄙夷的看了大玉儿一眼:“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在打的什么主意么?你们是不是以为我们的骑兵少可以任由你们为所欲为了,你别做梦了,我们江宁军的强大又岂是你们所能够想象的,你的阿布如意算盘又岂会得逞。”

    说罢,穿好衣服的郑妥娘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帐篷,只留下了二女。

    等到郑妥娘走后,原本是故作坚强的大玉儿终于忍不住扑到了哲哲怀里哇的哭出声来,哲哲也搂住了大玉儿俩人一起哭出声来……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