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大军逼近
    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一支庞大的队伍正在缓缓的前进着。 .t.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一千名由黄继业率领的火铳兵组成的队伍,他们是整支队伍的前锋,古代军队所说的遇山开路遇水搭桥说的是他们了。

    间则是杨峰率领的四千名步卒,也是俗称的军或者成为主力部队,再后面是辎重营、医护营以及两万多名俘虏,最后是褚茂光率领的后卫部队了,而在部队的周围则是五百名骑兵和夜不收。

    由于连续击败了前往科尔沁部落迎亲的皇太极的人马以及乌达木率领的喀尔喀大军,更是洗劫那么多蒙古部落。江宁军光是牛羊缴获了二十多万头,马匹近两万匹,从表面看杨峰已经达到了此次出关的目的。或许有人会说,有了那么多的马匹他完全可以打道回府组建自己的骑兵,不用去跟科尔沁部落血拼了,但实际并非如此。

    要知道,普通的马和战马是两码事。首先体质不一样,战马是被主人从马驹的时候挑选出来通过精心饲养的,相普通的马匹它们吃的更好体质也更强。可以在长途奔跑几百里后还能进行战斗冲锋,普通马载载人或是拉货物还可以,像那样跑的话恐怕很快要散架了。

    另外,战马还要经过专门的训练,会冲撞人类。事实,马是一种很胆小的动物,一般的马见到要撞到人或是物体是会下意识的躲开的,而战马不会。据说以前的蒙古族为了增加战马的血性,还会在饲料里添加人或是动物的血,这样战马了战场闻到血腥味后会变得很兴奋。

    还有,战马和普通的马跑动时的摇摆方式也不一样,普通马是下颠簸,人骑去后是很受罪的,但是战马奔跑起来则是左右摇摆,这样像乘摇篮一样,骑士可以在马背打盹睡觉,所以几百年前成吉思汗麾下的蒙古大军才能横扫半个世界,据说蒙古大军可以日夜兼程的追赶敌人,像他的敌人说的那样,他们是不会睡觉的怪物……因为他们是在马背骑着睡觉的。

    正因为战马是如此的难寻,所以如今大明骑兵的数量才会那么少,否则随便抓到一匹马都能充当战马的话拥有如此雄厚经济实力的杨峰也不会在南京忙活了大半年才组建了一支五百人的骑兵部队了。

    在一辆大车里,一名肤色白皙身材丰腴的美妇和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女正趴在窗户旁看着窗外的美景眼露欣喜的神色,这两个人正是被杨峰俘虏的哲哲和大玉儿。

    看着窗外熟悉的景色,大玉儿的眼有些红了,她扭头对哲哲道:“姑姑,我们又回来了,估计很快可以看到阿布和额吉了吧?”

    哲哲看着大玉儿欢喜雀跃的神情,微微笑了笑:“是啊,很快能看到你的阿布和额吉了。相信他们看到你肯定会很高兴的。”

    “是啊,我都有一年多没看到阿布和额吉了。”

    在两人想象着和亲人见面后的情景时,一个煞风景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别高兴得太早了,即便是到了科尔沁草原,你们也未必能见到你们的阿布和额吉,要知道你们现在还是我们的俘虏呢。”

    大玉儿一回头,看到竟然是郑妥娘,不禁气不打一处来,这两天郑妥娘和那四个健妇一直寸步不离的看着她们俩人,连睡觉解手都有人跟着,这种感觉简直能让人发狂。

    气不打一处来的大玉儿回过头来怒视着郑妥娘,小脸气得通红:“你别得意的太早了,这里可是我们科尔沁的地界。你们那位杨指挥使若是有点脑子的早应该逃回关内,区区数千兵马竟敢来到这里自投罗,我不知道应夸奖你们勇敢还是该嘲笑你们的愚蠢,等到你们成了我们蒙古勇士的阶下囚我一定要把你发配给一个最丑陋的蒙古人当奴隶,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听着大玉儿那怨毒的话语,郑妥娘心里也是一惊,但随即便冷笑起来:“你也先别高兴得太早了,我们既然敢来不会怕你们。若是你们科尔沁部落真有那么强大的实力,你的父亲也不会先后把你们姑侄倆先后嫁给皇太极了,这也罢了,现在竟然还要把你姐姐也送给皇太极,姑侄仨人同时嫁给同一个人,啧啧……这样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你……”

    大玉儿气得浑身乱颤,想她身为科尔沁部落宰桑的小女儿从小便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十三岁的时候便嫁给了皇太极,而皇太极也很喜欢她,还有她的姑姑哲哲对她也是百般宠爱,哪里受到过这样的讥讽。

    “我……我要撕了你这张嘴。”大玉儿毕竟还是太小,气得站了起来要跟郑妥娘拼命,只是她刚站起来有两只手压在了她的肩膀,一股大力将她牢牢的压在了椅子”

    愤怒的大玉儿转过头,这才发现原来是那名健妇干的好事。年纪尚小的她自然是沉不住气的,破口大骂了起来:“你这个卑贱的泼妇,到了科尔沁草原后信不信我让人把你剁碎了喂狗?”

    这名健妇没有说话,只是撇了撇嘴,做了个给你一个表情自己体会的神情,差点没把大玉儿给气死。

    最后还是哲哲看不下去了,柔柔的说了句:“妥娘小姐,您好歹也是堂堂的指挥使夫人,有何必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呢。不如我们开诚布公的谈一谈正事,你们这次来科尔沁部落到底是为什么呢?”

    一句指挥使夫人挠到了郑妥娘心里的痒处,她脸的目光也缓和了不少,她第一次仔细打量了一下哲哲才戏谑的说道:“不愧是皇太极的大福晋,这份眼力劲是不同凡响,起你这个不靠谱的侄女强多了。我虽然旧居关内,但也听闻你们的祖先成吉思汗曾经说过一句话,人生最大的快乐在于到处追杀你的敌人,侵略他们的土地,掠夺他们的财富,然后听他们妻子儿女的痛哭声。你说我们是来干嘛的?”

    “什么,你们……你们……”

    郑妥娘的话一出,哲哲和大玉儿的脸色立刻变了。

    虽然大玉儿总是摆出一副瞧不起江宁军的样子,但她毕竟不是傻子,这两天江宁军先是击败了她的丈夫皇太极,后又击溃了喀尔喀部的大军,这已经足以证明这支明军的战力,若是这支明军真的要对科尔沁部落下手,鹿死谁手可难说了。

    连哲哲也忍不住颤声道:“你们……你们真的要对科尔沁部落开战么?”

    看到哲哲和大玉儿俏脸大变的模样,郑妥娘淡淡的笑道:“我只是一个妇道人家,哪里知道大人会怎么想?不过你们不一样了,既然你们已经成为了大人的俘虏,那成了他的女人了,你们还是好好想一下如何伺候好杨大人才是正经。”

    “什么……”

    二女一听,脸色全都变得惨白起来。

    “大胆……你竟然……竟敢如此无理……我……”

    大玉儿几乎吓得要哭了,从小到大被父母、丈夫保护得很好的她何曾碰到过这种事,乍一碰到这种事不禁吓得六神无主起来,不禁用求助的眼光看向了自己的姑姑。但是她也失望了,哲哲自己也是吓得粉脸煞白,颤声道:“你……你们汉人不是最讲究仁义道德礼义廉耻吗,怎么能做出此等卑劣之事!”

    “有吗?”不知为什么,看到这两名原本身份高贵的女人吓得粉脸煞白的模样,郑妥娘感到心里有种莫名的快i感,她故作惊讶的问道:“你们蒙古人不是讲究强者为王吗,若是我没记错的话,当年你们的祖先成吉思汗有一次战败了,他的妻子被人抢走,直到九个月后他才带兵把他的妻女抢回来,而那个时候他的妻子已经身怀六甲,据说这个孩子是后来你们的祖先“术赤”吧?而且成吉思汗也没有生气,反而尽心的将“术赤”抚养成人,有这事吗?”

    看着笑眯眯的郑妥娘,哲哲和大玉儿只感到一阵头晕,要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她们身,她们简直不敢想象会有什么后果。有心想要对郑妥娘斥骂,但这件事却又是确实存在的,可若是承认这事吧,她们又怎么说的出口,一时间两个人只觉得羞愧欲绝。如果她们倆在后世呆过的话,肯定会冒出“喜当爹”这么一句话。

    不过好在突如其来的号角声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当悠扬的号角隐隐传来后,原本羞愧欲绝的二女先是一愣,随后脸色慢慢变了,最后脸露出了掩饰不住的喜色。

    大玉儿率先喊出声来:“是阿布……阿布他们来了,他们来我们了。”说完后她扑到了哲哲的怀里,强忍了好一会的眼里终于流了出来,哽咽着道:“姑姑……阿布他们来救我们了。”

    哲哲搂着大玉儿,性子向来沉稳的她粉脸也露出了喜色,她轻拍大玉儿的后背安慰道:“大玉儿,别担心,我们很快要得救了。”

    说话间,在他们的周围同样也响起了一阵激昂的号角声,紧接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军官们的吆喝声也在周围响起,门帘也突然被掀开,线娘钻了进来急声道:“小姐,有敌情,赶紧过来一下!”

    郑妥娘点点头,她没有废话,直接跳下了车对大车里静静坐着的四名健妇道:“看着她们,别让她们给跑了。”

    “明白!”四名健妇齐声答应了一声。

    这个时候整个江宁军停止了前进,一队队军士开始组成空心方阵,炮手们也努力推着火炮进入了方阵,辎重营的辎重兵们则是端着刺刀将俘虏们集起来严加看守,医护营的护士和医士们也将担架和药品从大车声卸了下来准备抢救伤员,整个队伍象足了发条的机器般开始运转起来,短短一刻钟,一个个方阵便已经完全组建完毕。

    “呜呜呜……”

    原本悠扬的号角开始变得急促起来,这意味着敌人已经距离很近了。

    在大军最央的大阵里,有一辆硕大的斗车,这辆斗车起平常的大车要大了好几倍,大车的央伫立着一根足有十多米高海碗粗的木杆,木杆有一个足以容纳五六人的大斗,这种斗车也是古代战争时期统帅作战时观察敌情的工具。

    此刻,杨峰正站在斗车用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前方蒙古大军的动静,而手的对讲机里郑妥娘不断的向他通报无人机观察到的情报。

    从无人机观察到的情况来看,科尔沁部落这一次可以说是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在江宁军前方的三四公里处科尔沁部落不仅出动了两万大军,而且在江宁军后面十多公里的地方还有一支万人左右的骑兵正在向他们缓缓逼近,可谓是来者不善啊。

    看到对方落摆出的这幅阵仗,杨峰不禁有些沉吟起来,难道科尔沁部落真的打算跟他拼个你死我活吗?这可是有些出乎了杨峰的意料啊。

    在杨峰的想法里,按照他这些日子表现出来的实力,科尔沁部落应该做的不是首先派人和他接触,大家坐下来谈一谈,谈得拢大家皆大欢喜,谈不拢大家再开战也不迟,现在一见面摆出这样的架势到底是几个意思?

    “这些蒙古人到底是脑袋真的秀逗还是想跟我拼个你死我活?”

    杨峰一边呢喃了一句一边拿起对讲机下令道:“邱迪生,马让炮营做好准备,若是鞑子再次逼近的话,等他们进入射程后你下令开炮,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明白!”对讲机里响起了邱迪生镇定的声音。

    对面的蒙古大军慢慢的接近着,双方的距离不断接近,气氛也越来越浓烈,一场大战眼看着要展开。

    等到双方距离三里地的时候,蒙古大军突然停了下来。

    过了一会,一名蒙古骑兵骑着战马朝着江宁军的大阵飞奔而来,很快来到了阵前,在距离步兵方阵不到二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