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失败后撤
    “当!”

    一声巨响将原本已经迷迷糊糊的齐岩给震得清醒了不少,朦朦胧胧中齐岩只看到刚才将他撞得去了半条命的那名骑兵竟然被人一刀削成了两截,随后一道身披红色披风手持重刀的魁梧身影飞快的冲入了骑兵群里,手中的重刀挥舞得如同旋风一般,一连将两名骑兵给砍下马来。

    “是是指挥使大人他来了”

    齐岩喃喃的喊出了这句话后便晕了过去。

    “杀”

    赶来增援的人不是别人,就是杨峰。

    当他率领五百名家丁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后山时,正好看到这令目眦欲裂的一幕,蒙古骑兵正源源不断的从缺口里冲出来,齐岩率领的数百名辎重兵正被杀得节节败退,尽管在齐岩的带领下辎重兵们也奋力抵抗,但步卒对上骑兵天然的劣势还是令他们损失惨重,眼看着就要被蒙古骑兵冲破缺口涌进来,情急之下杨峰立刻亲自操刀冲了上去。

    虽然杨峰的武艺不算是最精湛的,但他被时空能量改造过的身体很好的弥补了这一点,加之他手中的这把刀也不一般,是他特地让明湖钢铁厂按照唐朝陌刀的样式仿制的长刀,这把陌刀长一百六十厘米,重五十八斤,全部用硬度极高的合金打造而成。

    这么重的长刀平常人别说是用来作战了,能举起来挥舞两下就很不错了,但这把长刀在杨峰手里却像是挥舞着筷子一般简直不要太轻松。

    “噗”

    刀光一闪,一匹战马的两条前腿被削成了两截,正在策马狂奔的战马发出一声悲鸣,连人带马的重重摔在了地上。

    看到杨峰如入无人之境连续砍翻了好几名骑兵,一名领兵的蒙军将领大怒,催马朝着杨峰冲了过来。

    这名蒙军将领身材魁梧,手中的弯刀也比平常的蒙古骑兵更长更大,胯下的战马看起来也是异常的神骏,一看就知道是一名猛将。只见他策马冲到了杨峰跟前,举起长刀朝着杨峰当头劈了下去,十多斤重的长刀连带着战马的冲击力朝着杨峰劈下来,这样的力道何止数百斤。

    若是一般的人碰到这样的情况十有八i九肯定会被撞飞甚至一命呼呜,但这名盟军将领很不幸碰到了杨峰这个怪胎,只见他双手持刀将陌刀横在头顶。

    只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金属碰撞声,那名蒙军将领连人带马竟然连续后退了好几步,感到手臂一阵发麻的他低头一看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自己右手的虎口竟然被震裂了,而对方竟然完好无恙的站在面前冷笑着看着自己,要知道一名骑兵在冲锋时连人带马的冲击力是非常惊人的,从来就没有谁能单凭个人的力量抵挡这样的攻击,站在自己跟前的这个家伙莫非不是人而是一只披着人皮的怪兽吗?

    只是还没等他惊叹完毕,就看到这名明军将领举起了那大得吓人的长刀朝自己挥舞了过来。

    看到一道寒芒朝自己挥来后,这名手臂还在发麻的蒙军将领吓得赶紧举起了手中的弯刀试图格挡,只是面对五十八斤重的陌刀以及一身非人怪力的家伙,他的力量显得是那么的单薄,只听到“噹”的巨响,这名盟军将领手中的弯刀被打飞到了天空,随后便不见了踪影。

    “不好!”

    看到对面的明军将领狞笑一声又举起了手中的长刀朝他挥来,此时已经手无寸铁的他只能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只见刀光闪过,一颗硕大的人头伴随着一股血箭飞上了半空,随后沉重的身体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只剩下悲鸣的战马在不住嘶鸣。

    将这名蒙军将领杀死后,杨峰来不及多想,一把抓住对方战马的缰绳跳上了马背,策马就要朝着前方冲去,原本这匹战马一路上还不停的嘶鸣叫唤想要将杨峰摔下来,但被杨峰狠狠的揍了几拳后终于变得老实起来。

    正当杨峰制服了这批战马,就要继续冲锋陷阵的时候,宋烨和十多名家丁终于赶到了,被吓得几乎魂飞魄散的他们赶紧围住了杨峰,有的拽马有的拉人,连拖带拽的将杨峰给拽到了后面。

    “大人您可别再吓我们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小人可是百死莫赎啊。”宋烨吓得脸色都开始变白起来,他们这位指挥使大人也太不让人省心了,一听说后山出了事就不顾一切的跑回来,跑到半山腰战马都崴了脚,但他靠着两条腿竟然跑得比他们这些还快,这还有天理吗?

    “好了,你们急什么,我死不了。”被一群家丁团团围起来的杨峰只能无奈的说:“你们围着我干嘛,有这份闲工夫赶紧给我把那些蒙古鞑子赶出去啊。”

    其实不用杨峰说,陆续赶到的家丁也开始用手中的米尼步枪开始朝正从缺口冲出来的蒙古骑兵射击起来。而装备了米尼步枪的家丁战斗力跟刚才的辎重兵自然不能同日而语,尤其是米尼步枪长达九百米的杀伤距离和比起滑膛枪强了不知多少倍的精准度更是让蒙古骑兵们伤亡惨重,经过好几轮射击,从缺口处冲出来的数百名蒙古骑兵已经全都被击毙,战死的蒙古骑兵尸体几乎将整个缺口给堵住了。

    “乌达木头人,布赫朝鲁战死了!”

    “什么,布赫朝鲁死了?”

    山脚下,乌达木看着这名刚从半山上下来的蒙古骑兵,赤红的脸上里满是暴怒的神情。

    “你在撒谎,布赫朝鲁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死,你们可是有两千人啊!”

    “头人,我真的没有骗你。”蒙古兵吓得赶紧跪了下来,“布赫朝鲁头人亲自带着勇士们对明军发起进攻,眼看着就要攻入后山了,但后面明军的援兵回来了,一名明军军官突然杀出,刚一出来就把布赫朝鲁给杀死了。”

    “布赫朝鲁死了?”乌达木握住了腰间的刀柄狞笑道:“既然他都死了,你也下去陪他吧。”

    “噌”

    一道清脆的弯刀出鞘声闪过,这名蒙古兵捂着脖子倒在了地上,脸上还满是一副不敢置信的神情。

    “这个混蛋!”

    杀死了这名前来报信的蒙古兵,余怒未消的乌达木这才收刀入鞘。

    旁边的十多名蒙古百户和千户都噤若寒蝉不敢吭声,乌达木的脾气他们是知道的,他不但对敌人残暴,对自己人也同样残暴,迁怒于人这种事他可没少干。而乌达木也同样有理由发怒,布赫朝鲁可是跟着他一起出来围堵明军的,代表的是车臣汗部落,现在他战死了,别说是他了,就连齐力汗也不好向车臣汗交待,乌达木自然有足够的理由发怒。

    “轰轰轰”

    就在乌达木犹豫着是不是亲自带人去增援车臣汗部落时,前方的半山腰上突然传来一阵阵爆炸声,冲天的火光将半山腰照得通明,就连山脚下的人都能看到半山腰上一队队明军的身影在火光中若隐若现。

    “不好,明军的大队人马回来增援了。”

    看到这样的情形,不少人脸色都变了,就连乌达木也是脸色发白,明军大队人马的回援不仅意味着前方蒙古大营的战斗已经结束,更意味着己方此次的偷袭计划已经落空。

    “就这样失败了么?”乌达木呆滞的看着半山坡的战斗,那里不断的有爆炸声响起,不时闪动的火光里明军的身影越来越多,蒙古军队的攻击力度也越来无力,眼看着就要被明军赶下来。

    “乌达木头人,怎么办?”一名千户大声问道。

    “头人,我们还要继续进攻吗,如果不赶紧拿下明军的大营,等到明军大队人马全部返回我们就没有机会了。”

    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乌达木。

    看着火光冲天的半山,饶是乌达木也不禁脸色头上开始冒出了冷汗。

    此时的他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如果这个时候撤退那就意味着今晚的行动失败不说还搭上了一名头人,回去后他实在是没法向齐力汗交待。可如果继续进攻的话乌达木实在没有把握拿下明军的大营,搞不好还会把自己给搭上,这就更不行了,别看乌达木平日里总是一副凶残的模样,可他对自己的小命还是很在乎的。

    就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前方传来了一阵大哗,数百名蒙古骑兵从右边溃退了下来,为首的不是别人正是负责对右路发起进攻的巴尔虎。

    浑身是血的巴尔虎很是狼狈不堪,他气喘吁吁的说:“乌达木头人,明军明军的大队人马回来了,咱们咱们败了!”

    “败了吗?”

    乌达木身子一晃,嘴里喃喃的一句,脸上浮现出苦涩的神情,在不远处的山坡上,明军正在四处追杀败落的蒙古士兵。

    不过乌达木也算是有毅力的人,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很快就做出了决定:“我们走马上走否则就来不及了!”

    “快撤!”

    做出了决定后,乌达木二话不说便调转马头朝着后面策马便走,很快剩下的数千名蒙古骑兵便消失在了夜色里。

    一刻钟后,杨峰带着数百名家丁和赶回来的两千多名军士冲下山后,看到的只有空荡荡的空地和零星的几具尸体。

    “唉竟然让他们跑了!”

    看着空荡荡的空地,黄继业恨恨的瞪着夜空,眼中露出恨恨不甘的神色,在他身后许多军官和军士也是一脸的气愤。

    要说今天晚上也实在是太凶险了,原本计划得好好的,趁夜端了蒙古人的大营,谁曾想双方竟然打的是同一个主意,若非临走时杨峰任命齐岩为主将加强了后山的防守,恐怕他们的大营早就被蒙古鞑子给踹了,若是果真如此的话江宁军恐怕就真的要栽了。

    要知道蒙古大草原不比其他,江宁军是客场作战,相比起来蒙古人无论是地形还是风土人情都要比他们熟悉得太多,如果大营被端,所有粮草物资都被焚毁的话他们不死也要脱层皮。而更要命的是医护营也在这里,那些护士和医士若是落到了蒙古人的手里恐怕江宁军全体将士都会羞愧得自杀吧。

    一想到这里,黄继业就气不打一处来,他转过头对杨峰抱拳道:“大人,适才若非是俘虏营里的那些暴民作乱,辎重营的兄弟根本就不会有那么大的损失,卑职以为一定要给他们严惩,否则不足以平息将士们的怒火,就让卑职去俘虏营里将那些暴民揪出来吧,也算是为那些阵亡的辎重营将士和重伤的齐镇抚报仇。”

    “请大人下令!”众军官们也纷纷上前强求严惩俘虏营里的那些蒙古人。

    杨峰沉吟了一会终于点了点头:“去吧,不过黄千户你要记着,那些蒙古牧民我留着还有用,你去惩戒那些作乱的暴民可以,但切记不能滥杀无辜,只要把那些参与暴乱的人揪出来进行惩戒就可以了,明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