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后山危急
    今年十六岁的扎日勒是喀尔喀土汗部落的一名普通牧民,扎日勒的部落不大,只有两千多人,在半个月前,扎日勒的部落被一群穿着红色铠甲的明军给袭击了。 .tw.

    这些明军包围了他们的部落后开始强行下令部落的人投降,刚开始的时候自然没有人会投降,他们都是伟大的成吉思汗的后代,怎么可能向明国人投降呢,于是在部落里最勇敢勇士阿尔斯楞的带领下,数百名勇士骑着战马拿着弓箭朝着那些明军发起了反攻,但是令人惊悚的事情发生了。

    这些明军跟传说那支已经堕落腐朽的明军截然不同,他们不但异常凶狠而且手的火器也非常的犀利,然后被悲剧发生了,三百多名勇士只是短短的不到几杯马奶酒的功夫全都倒在了血泊里。

    面对强大的明军和杀戮,失去了大半青壮的部落只能投降了,扎日勒永远也忘不了他在那些收敛尸体时看到的情景,那具被火器打得犹如一堆破烂的布袋的尸体竟然是往日里部落最强壮的勇士,在这一刻扎日勒感到自己坚信了十多年的世界观轰然崩塌了。

    当了俘虏的扎日勒跟着自己的父母,带着妹妹当了明军的俘虏,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些明军虽然抓住了他们,但至少没有虐待他们,而且最让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竟然能吃了馍馍,而且还能吃饱,这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要知道他们这些小部落的日子也是很不好过的,象扎日勒这样贫穷的牧民每天都要给部落里的头人做事,放牧、挤马奶、洗衣、伺候牲口等等重活都要他们来做。每天辛苦干活不说,吃的是野菜混和的杂粮,这还吃不饱,在扎日勒的记忆里他能吃饱饭的日子好像十个指头都数得过来。

    不过这饭也不是白吃的,原本安营扎寨挖掘战壕这种工作是辎重兵的活,自从有了俘虏后这些活便轮到了俘虏们来干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扎日勒发现他们这支队伍在慢慢的扩大,这支明军到处袭击散布在草原的小部落,原本扎日勒心里还期待着能有别的部落来营救他们,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期望也变得越来越渺茫,反倒是越来越多的部落被明军消灭,导致他们这个俘虏营的规模也越来越大,只是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扩大到了两万多人。

    今天下午,俘虏的营地里开始流传着一个消息,他们喀尔喀三个部落终于派出了一万多大军将这支明军给包围了起来,用不了多久他们这些人可以得救了。这个消息越传越广,不少牧民们甚至在悄悄议论等到蒙古军队打过来的要不要里应外合将那些明军消灭掉,然后扎日勒却只是默默的听着,他有种预感这支明军没有那么容易被打败的。

    晚,干了一天活的扎日勒很早睡着了,只是到了半夜后俘虏营里的所有人都被轰隆隆的炮声给惊醒了。听着远处传来的隆隆炮声和枪声,扎日勒全家和周围的牧民们眺望远方,发现远处的天空都被橘红色的火光染红了,所有的牧民们看着染红的天空,所有人都神情各异,有兴奋的、有沉默的、有冷淡的,也有跃跃欲试的。

    今天晚的战斗可以说是非常混乱的,象后世的即时战略游戏一样,双方的主将带领着将大部分的兵力直扑对方的基地,这样一来戏剧性的一幕是出现了,双方的将领都认为自己只要将对方的基地捣毁,这场战争的胜利一定属于自己,可当战斗开始后他们才愕然的发现自己被贼老天给戏弄了。

    “冲去……所有人冲去!杀死那些汉人!”

    后山的山坡到处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火光,那是蒙古士兵点燃的火把。对于蒙古人闹出的动静如果驻守在后山的辎重营还不知道的话他们可以集体抹脖子了。

    早在蒙古人刚开始发动进攻的时候,一直在辎重营坐镇的齐岩第一时间发现了。得益于生性谨慎古板的齐岩,当杨峰将整个营地的安危交付给他后,齐岩便下令三千辎重兵分出一千人分别看守俘和物资,剩下的两千人立刻进入阵地。

    事实证明,齐岩的这个决定是很正确的。当乌达木下令蒙古大军对后山的俘虏营地发起攻击时,俘虏营地里开始出现了骚动,不少被牧民开始骚动起来,虽然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和刺刀俘虏满暂时不敢乱动,但随着气氛渐渐变得狂躁,若是情况再继续恶化下去俘虏们发生暴动是迟早的事。

    在这个危急时刻,齐岩当机立断的下令若有暴动着立即开枪镇压,随着零星响起的枪声,总算是将俘虏们已经开始骚动的情绪压制下来。

    “杀啊……”

    “冲去!”

    “砰砰砰……”

    “勇敢的长生天的子民们,你们还在犹豫什么,我们已经来救你们了,赶紧杀死那些汉人……抢走他们的武器,然后冲出来吧!”

    “杀死那些汉人,抢走他们的武器!”

    “砰砰砰……”

    回答这些蒙古人的则是那些辎重兵们射出的子弹,由于后山的营地不但被挖出了好几道壕沟,而且在外面还布好几道铁丝,甚至还步下了铁蒺藜,所以蒙古骑兵们一时间竟然无法攻入,反而有不少人饮恨在辎重兵们射出的铅弹下。

    骑兵的优势在于速度,面对江宁军布下的由铁丝、铁蒺藜、拒马等障碍物,这些蒙古骑兵发现自己竟然拿这些东西毫无办法,一群人在拒马、铁蒺藜等障碍物前面转来转去,最后成为明军的靶子。

    看着第一批冲锋的数百名骑兵只能在拒马、铁蒺藜前徘徊,在后面指挥的乌达木急得眼珠子都红了,他带着一群护卫冲到了那些骑兵的后面指着前方高声喝骂了起来:“冲过去……你们都是成吉思汗的后代,怎么能够在那些懦弱的明人跟前止步不前,都给我冲过去!”

    一名百户苦苦哀求道:“乌达木头人,这里到处是明军的铁蒺藜,我们实在是冲不过去啊!”

    “过不去?”乌达木狞笑了一声,举起手的马鞭狠狠在这名百户的身抽了一下,要知道乌达木的这根马鞭里面可是用马尾混杂着铜丝的,饶是这名百户穿着皮甲,也被抽得痛彻心扉整个人疼得喊了出来。

    “你这个蠢货!”乌达木狠狠的骂了起来:“你们的脑袋里装的都是马粪吗?他们有拒马你们不会搬开吗?他们铺设了铁蒺藜你们不会拉开吗,明人唯一可以依仗的是他们的火器,离开了火器他们是一群懦弱的绵羊,你们唯一要做的是冲进明军的大营里用你们的弯刀狠狠的教训他们,要是再让我看到你们在这里发呆,我亲自砍下你们的你脑袋,明白吗?”

    “明白!”

    在乌达木的严令下,蒙古骑兵们也改变了战术,他们当一部分人从背囊里掏出绳子扔了出去套在拒马,然后用策马将那些拒马拖开,另外有些人则是下马使劲将那些串成了一条条的铁蒺藜给拉开,不到一刻钟,山脚下竟然被他们弄出了一条通道。

    “成吉思汗的子孙们,大家都跟我冲啊!”开辟出了通道的百户举起了弯刀朝着大吼了一声,率先策马朝着山冲了去。

    “好!这才是我们喀尔喀部的勇士啊!”在后面督战的乌达木高兴的挥舞起了马鞭在空发出了一个响亮的呼哨。

    只是乌达木却是高兴得太早了,那名一马当先的百户刚穿过由铁蒺藜和拒马组成的防线后,刚冲到最后一道铁丝的跟前,听见前方传来一阵低沉的枪声,这名正策马跳越过铁丝的百户在半空仿佛被人重重击打了一拳似地,整个人从马背倒飞出去,沉重的身体重重的摔在了下面的铁丝。

    跌到了铁丝的他一动不动,鲜红的血沫不断从他口涌出,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虽然极力想说什么,但嘴里吐出却是血液。

    “砰砰砰……”

    火铳声不停的响起,原来是躲在壕沟里的辎重兵们正借助着火把朝着策马朝他们冲来的蒙古骑兵努力开火,那些蒙古骑兵们在枪声纷纷跌落下来。

    在后面督战的乌达木目露凶光的对身边的布赫朝鲁和巴尔虎说道:“你们也看到了,明军打的是跟我们一样的主意,如今我们的大营肯定已经被明军冲垮了。我们唯一反败为胜的机会是趁明军返回之前冲入他们的大营救出我们的牧民并烧毁他们的物资,只要将他们的物资全部烧毁,在这茫茫大草原里明军会不战自败,你们明白吗?”

    布赫朝鲁和巴尔虎深吸了口气,同时点了点头,他们都不笨,他们留守前面做诱饵的六千兵马肯定已经被明军击败了,如果不能趁着明军主力不在的时候冲入答应烧毁粮草物资,那意味着他们这次的出征已经彻底失败,如果他们这样灰溜溜的跑回部落,等待他们的将会是部落头人的严厉惩罚。

    巴尔虎看了前方一眼,狠狠的说:“我们这次也豁出去了,今天晚不攻破明军大营誓不罢休!”

    布赫朝鲁也是目露凶光:“不错,今晚我们也豁出去了,不破明军大营誓不罢休!”

    “好!”

    乌达木大喝一声,“只要能攻破明军的大营,这次我们赢定了,到时候我自然会在齐力汗面前为你们请功!牛羊马匹,粮食美女都任由你们挑选!”

    “!”

    在乌达木的保证下,布赫朝鲁和巴尔虎各率两千人从两旁朝着山顶发起了攻击,他们冒着明军的火铳用绳索拉开了拒马,然后让骑兵下马拉开铁蒺藜,清理出通道后大队骑兵开始朝着前方发起了冲锋,一时间后山的压力开始大增。

    “齐大人,蒙古鞑子人太多了,咱们的人有些顶不住了!”战壕里,一名辎重营的百户跑到了正在后面指挥的齐岩跟前禀报道。

    “顶不住也要顶,咱们的后面是俘虏营,若是让俘虏们跑了出来这个后果你想到吗?而且……而且医护营也在咱们的身后,一旦有失……”

    说到这里,这名百户的额头已经渗出了一身冷汗。如今的医护营那两百多名医士和护士可是江宁军的命根子,他简直不敢想象一旦被蒙古鞑子冲入医护营里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恐怕不用杨峰动手,那些赶回来的军士恐怕饶不了他们。

    这名百户一咬牙:“好!卑职这回去,鞑子若想冲入大营先从卑职的尸体踏过去,只是您能不能将看守那些俘虏的兄弟再抽调一部分给卑职,哪怕一两百人也行啊?”

    “不行……一个援兵都没有!”齐岩斩钉绝铁的说道:“你别忘了,那些兄弟还要看守两万多俘虏,一旦让那些俘虏冲出来后果将不堪设想。如今我们唯一的出路是坚持到杨大人回来!”

    “好吧!”

    百户咬着牙回去了。

    蒙古人的攻击更猛烈了,一名名骑兵发出怪叫朝着山坡冲来,而壕沟里的辎重兵们则是用手的火铳朝着前方不停的射击,虽然一名名骑兵被击倒在地,但后面的骑兵已然前仆后继的朝着前方扑来,不多时阵地前方多了一层层的尸体,但蒙古兵们仿佛打了鸡血似地依旧不停的冲锋,一时间后山的整个防线变得摇摇欲坠起来。

    后山的激烈战况自然也刺激到了俘虏营里的蒙古牧民,一度曾经有数百名牧民鼓动周围的同伴冲击着周围的铁丝,试图冲出去,一时间整个俘虏营地里一片混乱。

    在俘虏营里,一名平日里跟扎日勒同一个部落的年人找到了他:“扎日勒,你看看,咱们要得救了,咱们的勇士来咱们了,你也跟过来吧,我们一起冲出去,杀死那些明人,抢了他们的武器,到时候我们发财了!”

    扎日勒抬起了头,他从这名年人的眼看到的是满满的兴奋以及贪婪。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