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混乱的夜袭
    草原的夜晚很美,星星点点的繁星布满了整个夜空,虽然天气已经开始转凉,但对于已经习惯了严冬的蒙古人来说这点温度根本不算什么。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宽阔的草原,一堆堆的篝火被点燃,无数的蒙古士兵们围绕着篝火席地而坐,他们喝着马奶酒吃着自带的肉干大声的说笑着,有些喝得兴起的还当众表演起了摔跤,整个营地里可谓是热闹非凡。

    而反观距离蒙古人营地两里外的明军营寨里则是截然不同,整个大营里一片安静,除了在山下的阵地点起的一堆堆篝火和一队队在营地里巡逻的军士发出的整齐的脚步声外,整个营地几乎听不到任何多余的声音。

    在小山最高的一块平地,杨峰和众位军官们正静静的看着远处的蒙古大营,看着火光懵懂的人,影听着隐约传来的喧闹笑骂声,不少军官的脸色都很不好看。

    曹迎矛咬着牙喝道:“这些蒙古鞑子也实在太猖狂了,大战在即,他们竟然如此嚣张跋扈,莫非真以为可以吃定咱们江宁军了?”

    而邱迪生则是低声道:“老曹何必动怒,这些蒙古鞑子越是嚣张对咱们越有利啊,今晚咱们摸他们老巢的时候也轻松点嘛。不过我也是服了那些蒙古鞑子,大军出征在外竟然连帐篷都不带一顶,这么睡在野外也不怕生病。”

    “哈哈……”众人闻言都轻声笑了起来,黄继业笑道:“蒙古确实如此,鞑子越是不将咱们放在眼里,对咱们越有利,若是鞑子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那才糟糕呢。”

    相于自信满满的众人,性子沉稳的镇抚官齐岩却有些顾虑的对杨峰道:“大人,自古以来夜袭风险很大,若是蒙古人小心一点,在外面设伏,咱们这次夜袭很可能会计啊!”

    齐岩的话说出来后,军官们的笑声也停了下来,不少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杨峰,这个计划的发起者。

    这个夜袭的计划是杨峰提议的。

    其实这个夜袭计划杨峰也是临时起意,自从看到乌达木到来后,杨峰将众人召集起来商量夜袭的可行性。

    在冷兵器时代,夜战是一种高难度的活。夜盲症、通讯和指挥的困难都在困扰着夜战的实施,在漆黑混乱的黑夜里,双方一旦交战指挥官很难再对部队进行有效的指挥,到了夜里以后,白天使用的指挥手段无论是旗语、鼓声或是通过传令兵传递命令等手段几乎都失去了效果,所以一般不到万不得已没有哪个指挥官会选择在夜里跟敌人作战,因为这里面的不确定因素实在是太多了。

    不过众人在研究了一会后竟然惊讶的发现,自从杨峰把对讲机装备到了下面的每支把总(百户)以的军队后,制约部队夜战的最大的问题已经不复存在,唯一顾忌的是其他的一些不确定因素了,譬如视线等等,而这些东西通过准备是可以解决的。

    现在听了齐岩的顾虑后杨峰沉吟了一下才说道:“老齐,你这个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但你要知道如今蒙古人已经将咱们拖在这里,而且蒙古人全都是骑兵,他们想来来想走走。若是那些蒙古人不跟咱们决战,只是吊在咱们身后,时不时的骚扰咱们一下,你说咱们会有什么后果?”

    “嘶……”

    众人听到这里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蒙古人真的象杨峰说的那样,几乎全是步兵的江宁军搞不好真的要被蒙古人给拖在这里动弹不得,要知道如今江宁军自己有近万人,而且还带着数万的俘虏,每日消耗的物资补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众人都不敢想象当江宁军被耗尽了物资补给后会有什么后果。

    看到众人变色的脸庞,杨峰意味深长的对齐岩道:“现在你明白本官为什么决定今晚夜袭那些蒙古大营了吧,这些蒙古人若是吊在咱们的身后会变成附骨之疽,搞不好咱们会被他们活活拖垮,不但那些抓来的俘虏保不住,咱们自己恐怕都走不脱。”

    听到这里,齐岩长长吸了口气,对着杨峰深深鞠了一躬肃然道,“大人英明,卑职实不如也。”

    “你知道好。”杨峰沉吟了一会又对他道:“今晚我大军下山夜袭,我唯一担心的是辎重营、医护营以及炮营的安慰,还有数万名俘获的蒙古牧民。所以你今晚不用跟随大军行动了,今天晚你留下来看守大营,务必保证好大营的安全,你能做到吗?”

    齐岩前一步,郑重的行了个军礼:“大人放心,除非卑职死了,否则必然保全辎重营和医护营的安危。”

    “好!”

    杨峰点了点头,传令下去,待会全军饱食一餐后全军休息。寅时(凌晨三点)对蒙军大营发起攻击!

    “是!”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在大营里喝酒取乐的蒙古人也开始进入了梦乡,从山顶望去除了一堆堆篝火外只有少数巡逻队在蒙古大营里巡逻,那些蒙古人也不搭建帐篷,这样席地而眠,此起彼伏的鼾声响成了一片。

    时间慢慢到了凌晨三点,五千多名军士正静静的潜伏在距离蒙古军大营约莫三百多米的地方,虽然草原的蚂蚱、跳蚤不时骚扰着军士们,但在军令的约束下数千将士没有谁敢发出声音,早在出发前军官们下达了严令,若有擅自出声者定斩不饶。

    曹迎矛所率领的百户作为此次进攻的先锋自然是部署在了队伍的最前面,趴在地的他有些无聊的嚼着一根草根不时回头观察后面,但从他这个角度望过去除了他身后十多名军士其他的什么也看不到。

    “艹……这什么鬼天气,刚才还漫天的星星呢,现在却都不见了,待会可怎么发起攻击啊。”曹迎矛用仅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不甘的嘀咕着。

    在曹迎矛话音刚落的时候,他突然看到身后的山突然亮起了点点星光,很快一阵阵低沉的轰鸣声开始响了起来。

    “呜呜呜……”

    “轰……轰轰……”

    很快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在蒙古大军的营地里响了起来,剧烈的爆炸声在蒙古大军的大营里不断响起,爆炸的烈焰将整个大营照得通亮,曹迎矛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匹匹受惊的战马在营地嘶鸣乱跑,许多蒙古使士兵们则是惊慌失措的追逐着战马,从远处望去整个营地可谓是乱成了一团。

    “装弹……”

    “开火!”

    “轰……”

    在距离蒙古营地的不到两里地的山脚下,一百二十门火炮正分成了两排一字排开,黑洞洞的炮口不时冒出火光,在火炮的两旁,一枚枚火把将整个炮位照得通亮,炮手们正不停的忙碌着,他们今晚接到的命令只有一个,那是在一刻钟内将尽可能多的炮弹倾泻到蒙古人的大营里。

    随着爆炸声的响起,被炸懵的蒙古大军们已经完全陷入了混乱之。

    一刻钟很快过去了,原本惊天动地的炮声戛然而止,整个草原顿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当,这时候曹迎矛突然站了起来,举起了明晃晃的长刀厉声喝道:“兄弟们,跟着我冲啊!”

    “冲啊!”

    随着曹迎矛的高喊声,一个个火把被点燃,军士们举着火把手持步枪跟在了他的后面朝着蒙古军的大营里冲了过去。

    三百多米的距离对于全速前进的步兵来说并不算太远,不过一两分钟的时间,曹迎矛便连同麾下的军士们冲入了蒙古大军的营地里。

    被一百多门火炮轰击了一刻钟后,整个蒙古大营里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战马嘶鸣以及士兵哀嚎的声音,当曹迎矛率领他麾下的一百名军士冲入蒙古军队大营的时候,正好看到数十名蒙古骑兵骑着马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正好跟曹迎矛一行人迎面撞,只是由于天色太黑,军士们手的火把照明距离又太近,是以军士们看到对方时双方的距离不到五十米。

    看到迎面而来的骑兵,曹迎矛不假思索的举起了长刀高声喊道:“开火!”

    “砰砰砰……”

    接到命令的军士举起了手的火铳扣动了扳机,一阵沉闷的枪声响起后,数十名蒙古骑兵们纷纷落马。

    剩下几名运气好的骑兵此时也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打马掉头朝着来路跑去。

    “赶紧装弹!”

    曹迎矛警惕的朝着四周打量,夜里不必白天,如今的能见度还不到一百米,双方突然迎头装的机率非常大,如果不事先装填好弹药遇到敌人麻烦了。

    随着战斗的继续,江宁军很顺利的朝着蒙古大军的营地推进,虽然途遇见一些抵抗,但基本都是一触即溃。

    听着不断传来的好消息,众人皆是喜笑颜开,但杨峰却感觉有些不对劲,总觉得有什么问题被自己忽略了。

    借助着火光,看着杨峰微微皱起的眉头,站在杨峰身后的宋烨看得分明,虽然他心里很是疑惑,却不敢问杨峰。

    杨峰又苦苦思索了好一会,依旧没有得到答案,最后只能苦笑一声,暗自骂自己疑神疑鬼。

    轻叹了一声,杨峰扭头对宋烨道:“宋烨,咱们过……”

    “碰碰砰……”

    杨峰的话还没说完,听到一阵低沉的声音在后面响了起来。

    “咦……这些枪声怎么会从后面传来?”

    杨峰先是惊讶的说了一句,随后整个身体是一僵,脸色也随之一变。

    “不好……辎重营出事了!”

    杨峰的脑海里恍若闪过了一道闪电,他终于知道自己刚才不敢的原因是什么,原来打着夜袭偷营主意的人不止是自己,对面的蒙古人也同样打的是这个主意,这下糟糕了。

    “快……马带人跟我回营地!”

    声音都变了的杨峰来不及啊多说,跳了自己的战马调转马头,快马加鞭朝着后面的无名小山策马跑去……

    杨峰说得没错,打着夜袭主意的人不止是他,蒙古人同样也打着跟杨峰一样的主意。

    不得不说,乌达木虽然为人勇猛残暴,但他却是一个很有谋略的蒙军将领,在得知了明军拥有大量火器后,他同样意识到想要凭借自己手的力量想要吃掉对面那支明军恐怕是不可能了,搞不好自己甚至有可能栽个大跟头。

    思前想后之下,乌达木也想到了夜袭这个策略。前面说过,原本在这个年代夜袭是很困难也很少发生的一种战法,但是乌达木自认为自己有一个最大的优势,那是明军的那两万多名蒙古牧民,只要自己一开始偷袭,那些蒙古牧民必然会响应自己的进攻,他不求那些蒙古牧民能帮他一起对付明军,只要那些牧民能给明军造成麻烦或是拖住明军的一部分兵力,那么今晚偷袭的成功率大几分。

    为了今晚的这次偷袭,乌达木挑选出了六千精锐分别由自己、布赫朝鲁和巴尔虎带领,趁着黑夜偷偷溜出了大营。为了躲开明军的探哨,他甚至绕了一个大圈才偷偷的潜伏到了距离无名山岭一里远的地方开始潜伏起来。

    不仅如此,为了迷惑明军,他甚至还下令留在大营里的蒙古兵表演了一处好戏,那些蒙古士兵喝酒打闹的场面也是他特意吩咐表演给杨峰他们看的。

    在刚才,在乌达木准备下令开始偷袭的时候,却听到了前方传来的炮击和厮杀声,到了这个时候乌达木才知道感情明军也打的是跟他一样的主意,这一刻乌达木只感到后背流出了一身的冷汗。不仅是他,布赫朝鲁和巴尔虎也同样看傻了眼,他们心里第一个念头是留守在大营里的六千多蒙古大军恐怕要完了。

    不过乌达木也算是一个狠人,吃惊过后他也是把心一横,既然明军也对自己的大营进行偷袭,那么他们的营寨必然分外空虚,只要自己能把明军的大营给端了,顺便再把两万多牧民给解救出来,这一回合也算是打个平手,于是乎他毫不犹豫的下令发起了攻击。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