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乌达木到来
    “开火……”

    “砰砰砰……”

    “哈哈哈……”

    听着前方响起的枪声,布赫朝鲁和巴尔虎先是一惊,随后哈哈大笑起来:“这些明军疯了吗?在这么远的地方开火,这是在给自己壮胆吗?”

    只是他们的笑声很快戛然而止,他们看得分明,随着沉闷的枪声响起那些刚朝着家丁大队冲来的两百多米开外的十多名蒙古骑兵随着枪声一头从马栽了下来。 w.vo.com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这样?”

    布赫朝鲁和巴尔虎如同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声音戛然而止,巴尔虎更是用力揉了揉眼睛,嘴巴张得老大。

    还没等他们说话,第二排枪声又响了起来,随着枪声的响起,又有一排蒙古骑兵落马,而这次落马的骑兵足足有二十多人。

    “不好,明军的火铳有古怪!”布赫朝鲁打了个激灵,吓得声音都变了的他赶紧对身后的传令兵大声吼了起来,“快……吹号,让他们撤下来!”

    “呜……呜呜……”

    其实在第二排枪声响起的时候,那些正在冲锋的蒙古兵们已经被吓呆了,那些弹的蒙古兵们临死也不明白,为什么双方的距离还那么远,对方的火铳为什么能够准确的击自己,在不少人看来这样的火器已经近乎于神迹了。

    是以已经当苍凉的号角声响彻在半空的时候,早已吓破了胆的蒙古兵们立刻迫不及待的调转马头朝着后面拼命的打马跑去。但宋烨这些人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让他们离开呢,随着连续三排枪声响起,那些正在调转马头的蒙古兵们纷纷从马落了下来,当五轮排枪放完后,原本担任诱饵任务的一百多名蒙古骑兵只跑回去了不到三十名。

    跟惊得目瞪口呆的布赫朝鲁和巴尔虎相,作为当事人的宋烨的眉头先是一皱,随即又舒展开来,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待到所有人都装弹完毕后开始他抽出了长刀谢斜指天空大声喝道:“全体都有,缓步前进!”

    在所有蒙古骑兵的募股目光,五百家丁排成了五排开始缓步朝着前方的蒙古骑兵逼去,面对那些蒙古骑兵他们豪无惧色,反倒是人数数倍于他们的蒙古骑兵隐隐有了凌乱的迹象。

    “布赫朝鲁,我们怎么办?”看着缓缓逼来的江宁军,巴尔虎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刚才那几轮排枪实在是给了他太大的震撼,他做梦也想不到明军的火铳竟然能打这么远。三百步啊,难道今天长生天睡着了?以至于放出了这么一支恶魔出来?

    布赫朝鲁脸色变换了好几次,最后他长叹了口气:“让勇士们后退吧,明军的火器太凶猛了,硬拼的话咱们肯定要吃大亏。”

    巴尔虎迟疑道:“可是……乌达木如果知道了肯定会大发雷霆的。”

    “那又如何?”布赫朝鲁看了巴尔虎一眼没好气的说:“你没疯吧,乌达木只是让我们拖住明军而已,又没有让我们跟他们拼命。你也不想想,我们在这里跟明军拼命,如果损失太大的话他们土汗部落会补偿咱们的损失吗?如果你实在想进攻的话你自己带着车臣汗部落的人去,我们扎汗部落不奉陪了。”

    巴尔虎翻了个白眼,你看我很像白痴么?

    统一了意见后的两人立即下令部队跟明军来开距离,如今的蒙古军队素质和战斗力跟三四百年前忽必烈时代的蒙古军队相虽然下降得厉害,但他们也不傻,在见识到了明军那种射程超远的火器后哪里还还会傻傻的呆在原地当明军的靶子,听到命令后一个个都开始拉大了跟明军的距离。

    看到蒙古兵一个个脱离了跟自己的接触,宋烨也停下了脚步,一名什长询问道:“头,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还要不要继续追下去。”

    “不追了。”宋烨摇摇头,“咱们人太少,况且蒙古人也不是吃素的,若是逼迫太过的反而不好。”

    宋烨也有自己的顾虑,刚才那一波已经足以震慑那些蒙古人,已经达到了威慑的效果。而且蒙古军队的人数是他们的十多倍,真要把蒙古人给逼急了人家拼着不顾伤亡围来,到时候装i逼装成傻i逼,那才糟糕呢。

    “走……咱们回去。”

    宋烨刚说完,听到远处隐隐传来了阵阵号角声,随后便听到周围的那些蒙军的阵营里发出了阵阵欢呼声。

    “蒙古鞑子的援军来了。”

    无名山的杨峰放下了望远镜,看着远处扬起的尘烟和人影,脸露出了沉吟之色。

    随即他转头对身边的传令兵道:“吹号,让宋烨他们抓紧时间打扫战场后立刻回来。”

    “明白!”

    当乌达木率领六千多蒙古骑兵赶到无名山附近时,布赫朝鲁和巴尔虎俩人赶紧迎了去。

    乌达木眼睛在福晋扫了一圈,一眼看到了数百名穿着红色铠甲的明军正在收集战场散落的无主战马,眼神微微一凝,注视着两人问道:“布赫朝鲁、巴尔虎,你们刚才跟明军交过手了,结果如何?”

    “这个……”

    布赫朝鲁、巴尔虎俩人对视了一眼,眼全都浮现出了一丝苦涩。

    乌达木眼神一冷:“怎么?不好意思说么?”

    布赫朝鲁无奈道:“乌达木头人,我们吃了个小亏,跟对方交了一次手,损失了百名勇士。明军的火铳实在是太犀利了,竟然能打到三百步的目标,我们的勇士还没靠近被他们全都打死了。”

    “什么……三百步?”乌达木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们确定自己说的是火铳而不是火炮?”

    “确实是火铳。”巴尔虎无奈的指着远处明军的方向,“你看到了吗,我们勇士的尸体现在还躺在那里呢。”

    “这怎么可能,什么样的火铳能打出三百步的距离?”乌达木还是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难以让人相信了,要是真有能打到三百步的火铳,那蒙古勇士千年来引以为豪的弓箭将变成毫无用处。

    看到乌达木一副怀疑的模样,布赫朝鲁也有些不悦了,在喀尔喀部的三个部落里土汗部落的实力固然是最大的,但扎汗部落和车臣汗部落也不是白给的,单对单他们固然没有谁是土汗部落的对手,但如果是两个部落合起来的话轮到土汗部落挠头了,所以这也是一直以来土汗部落一直未能吞并扎汗部落和车臣汗部落的原因。

    看到乌达木如此咄咄逼人,布赫朝鲁实在是忍不住顶了一句:“乌达木头人,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派人去试试,那些明军眼下还没回去呢。”

    乌达木眼神是一冷:“哦……你这是让我主动出击跟明军再打一仗吗?”

    “这有何不可?”布赫朝鲁硬着头皮道:“既然头人不相信我和巴尔虎,那么自己亲身验证一下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你说呢?”

    乌达木没有说话,只是用越来越冰冷眼神这么看着布赫朝鲁,右手也慢慢的移向了腰间。

    眼看着气氛越来越紧张,布赫朝鲁也握住了腰间的刀柄,并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巴尔虎,而作为一直以来的盟友,巴尔虎也没有让自己的盟友失望,唇亡齿寒的道理不止汉人,其实蒙古人也是知道的,巴尔虎毫不犹豫的前一步站在了布赫朝鲁旁边静静的看着乌达木。

    气氛开始有些紧张起来,连附近的蒙古兵们也察觉到了这里有些不对劲,纷纷将目光望向了这里。

    看着站在面前的两人,乌达木脸色开始变得阴晴不定起来,他平日里虽然以勇武甚至是残暴著称,但并不蠢蛋,否则土汗部落的首领也不会把他提升到万户手的位子来,只是思索了短短的一瞬间,他便理清了事情的轻重,哈哈笑了起来:“布赫朝鲁你也不用这么敏感呢,天下的蒙古人都是一家人,我自然相信你的话,不过你也要明白,你这么突然告诉我明军的火铳突然能打到三百多步,这对于我而言确实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啊。”

    乌达木这么一笑,原本紧张的气氛也逐渐变得缓和下来。布赫朝鲁和巴尔虎对视了一眼同时松了口气,也正好驴下坡,笑道:“乌达木头人的担心我可以理解,但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又怎么敢来骗你,这支明军的火器确实打得很远,前面那些战死的勇士是最好的证明。”

    “嗯!”

    听到这里,乌达木的眉头皱了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件事可难办了。”

    “也不尽是如此。”巴尔虎补充道:“适才我们按照你的吩咐对明军进行骚扰的时候,明军也用火铳对我们进行阻击,但那些明军的火铳射程很近了,根据我们的推算,充其量也六七十步的样子。”

    听到这里,乌达木脸色这才好看了些,“这才对嘛,火器这东西咱们也不是没见过,我估计你说的那些射程很远的火铳明军手里应该很少,否则他们早拿出来的。现在天色也不早了,你们先传令下去,先歇息一晚,明日再对明军发起攻击,我们要一举歼灭他们!”

    “明白!”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