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圈套
    满脸胡须的乌达木身体健硕,四方脸配着一个狮鼻显得格外的凶悍,事实乌达木也是喀尔喀部落里有名的勇士,年轻的时候他可是连续蝉联了五届的叼羊大赛的头名,正因为如此他才能以一个普通的牧民之子被土汗部落头领巴图**任命为万户,凭借着乌达木的勇武和强盛的兵力,这些年土汗部落才能牢牢的压制着扎汗和车臣汗两个部落。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一名蒙古探哨策马跑到了乌达木跟前大声道:“启禀头人,我们的探哨来报,明军在前方的无名小山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前进。”

    “哦?”乌达木脸露出以外之色,“那些明人前几天不是跑得挺快的吗,现在怎么不跑了?”

    这名探哨脸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头人,我大概知道是什么原因了,我们的人在小山看到了明军大量的物资,他们抢来的牛羊以及抢走的大量牧民,这么多的人和东西肯定会拖累他们的速度。所以他们不是不想跑,而是跑不动了,不得已才停下来跟我们决战。”

    “嗯,肯定是这个原因。”乌达木脸露出不屑的冷笑,“这些愚蠢而贪婪的明国人啊,为了那些牧民和一些牛羊连自己的性命也不要了,我不知道是该夸他们勇武呢还是该骂他们愚蠢了。马派人告诉布赫朝鲁和巴尔虎,让他们用最快的速度绕到明军的后面去把他们的后路堵住,务必不能让他们跑了。”

    “是!”探哨大声应了一声正要离去,但好像响起了什么似地,又扭头说道:“头人,我们刚才在无名小山的东面发现那些明军好像正在打扫战场,好像他们刚刚跟谁打过一仗。”

    “打过一仗?”乌达木闻言不禁一惊:“我记得这里附近没有什么部落啊,难不成又是哪个迁徙过来的小部落被明军给灭了?对了,你们没靠近点看吗?”

    “没有。”探哨苦着脸道:“那些明军的夜不收和骑兵总是在周围游荡,我们根本没有办靠得太近。”

    “废物,连这点东西都大探不出来!”乌达木小眼历芒闪动,右手无意识的握向了腰间的刀柄,探哨见状吓得脸色煞白,这个乌达木勇武是真的,但其嗜杀的名号也同样的出名,一旦发起怒来连自己人也照杀不误。同时探哨的心里也很是委屈,无名小山的周围全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明军,他们又没有长翅膀,怎么可能靠过去。

    不过今天乌达木今天的心情显然不是太糟糕,良久他才轻哼了一声摆了摆手,“算了,你们人数太少,想要靠过去确实有些困难。你马去通知布赫朝鲁和巴尔虎,命令他们用最快的速度将明军拖住,绝不能让他们给跑了,否则我乌达木可是会杀人的。”

    看着乌达木眼露出的杀气,探哨打了个寒颤答应了一声后打马非一般的跑了……

    “呜呜呜……”

    急促的号角声不断响起,已经做好了防御准备的明军开始进入挖好的壕沟里,辎重营的辎重兵们则是将两万多名蒙古俘虏以及刚俘获的几百名后金的俘虏们集起来后用铁丝围了起来,两千多名手持火铳的辎重兵在铁丝外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

    杨峰在一众军官的拥簇下站在小山的最高点用望远镜看着山下不断涌来的蒙古骑兵脸没有丝毫的波动,在他的身后,军官们也纷纷瞪大了眼睛看向了前方,那些千户把总以的军官也举起了各自的望远镜观察敌情。

    随着蒙古兵的不断到来,不断有零星的骑兵逼近无名小山的防御阵地试图给明军以压力,但都被军士们用排枪给吓走了。

    听着周围不断传来蒙古骑兵的怪叫声和不时响起的火铳声,杨峰的脸色渐渐难看起来,这些蒙古骑兵由于速度很快,又只是在明军阵地一两百米以外徘徊转圈,在这个距离江宁军仿制的“棕贝斯”燧发枪无论是射程还是精准度都只能干瞪眼,这也让那些蒙古骑兵们开始渐渐嚣张起来,怪叫声和喝骂声越来越响亮。

    看着越来越嚣张的蒙古骑兵,性子急躁的曹迎矛实在忍不住了,站了出来说道:“大人,这些蒙古鞑子也太嚣张了,不如让炮营给他们点厉害瞧瞧吧?”

    “不可!”

    一旁褚茂光反对道:“那些蒙古鞑子只是在咱们数百米外来回徘徊,这个距离咱们的炮营虽然可以轻而易举的打到他们。但是这些鞑子只是零零星星的三五个人一伙的来回骚扰,且不说咱们的火炮能不能击他们,即便是能击他们但浪费的弹药可多了去了。若是在这些鞑子的身将火药全都打光了,碰鞑子的大队人马咱们怎么办?”

    “褚百户言之有理,咱们没有必要为了几名鞑子浪费弹药,太不划算了。”

    “对,那些鞑子说不定是以此来试探咱们的火器威力,甚至还有引诱我炮营开火,达到消耗我弹药的目的。”

    众军官们也议论纷纷,几乎所有人都赞成褚茂光的意见。

    看到自己的提议被众人反对,曹迎矛也感到面无光,不过他心底其实也很清楚自己刚才的提议不过基于一时的气氛,嘴里咕囔道:“难道这样任由鞑子围着咱们嚣张不成。”

    “要不让骑兵大队出去将那些苍蝇赶走?”有人提议道。

    也有人不同意:“不行,骑兵大队刚经过一番血战,现在正在休整,这种小事还是不要派他们出去了。”

    商议到最后,众人对视了一眼,看到彼此眼的无奈:“唉……都是咱们的骑兵数量太少啊。”

    “好了,大伙也别发愁了。”最后还是我们的杨指挥使一锤定音。

    “宋烨!”

    “到!”一直站在杨峰背后的宋烨站了出来。

    杨峰重新举起望远镜看着周围跑来跑去的蒙古骑兵说道:“你马率领所有家丁出阵,把那些苍蝇给我清理掉。”

    “明白!”

    宋烨大声应了一声。

    杨峰又嘱咐道:“记住……要利用你们手米尼步枪的优势,在远距离狙杀敌军,若无必要不要跟他们玩进展肉搏,知道吗?”

    “是……卑职明白!”宋烨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冲着杨峰行了个军礼后兴冲冲的朝山下走去。

    看着宋烨象被人用鞭子抽一般一路小跑着往下跑,周围的军官都有些忍俊不住的笑了起来。

    其实要说起来宋烨和他率领的家丁大队可以说是整个江宁军里待遇、装备最好,军饷最高的地方了,而且一般而言即便是了战场他们绝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杨峰的身边,很少会有他们亲自战场的机会,不过事情有利也有弊。

    家丁大队的待遇确实是好,但如果捞不到仗打他们也很难得到晋升,一辈子当个家丁到头了。而偏偏宋烨又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往日里跟在杨峰身边都快把他闷坏了,现在有了出战的机会自然是兴奋得不行。

    很快,在一阵隆隆的马蹄声,五百名身披大红色披风的家丁在宋烨的带领下跑下了山坡,朝着整咋外面耀武扬威的蒙古骑兵们冲了过去。

    看到从山坡下来的明军,蒙古军的反映也很快,随着一阵号角声响起,一百名蒙古骑兵也开始各处朝着家丁疾驰了过来。

    这些蒙古兵在距离宋烨等人两百多米外的地方停了下来,绕着他们开始哇哇大叫了起来,不少蒙古人还当场表演起了马里藏镫、单足站立、马背翻滚等各种匪夷所思的动作,看得杨峰和一众江宁军的军官们目瞪口呆,杨峰看得是啧啧称,这些蒙古人表演之精彩简直跟后世的马术表演没有任何区别。

    不过接下那些蒙古人表演完后也开始对大声嘲笑起来,不少蒙古骑兵甚至站在马背朝着江宁军的方向做出了撒尿的动作,这些可是把不少江宁军将领给激怒了,纷纷痛骂了起来。

    曹迎矛更是气愤的喊道:“这些蒙古鞑子也太欺负人了吧,真以为咱们拿他们没办法了,大人……赶紧下令宋烨迎去,把这些蒙古鞑子全部干掉。”

    杨峰还没说话呢,一旁有人喝道:“老曹你给我闭嘴,没看到这是鞑子的诡计吗,他们这是想要引诱宋烨他们冲出去,好将他们围起来歼灭啊!”

    “咦……好像是这个理啊。”

    旁边有人发出了一声轻呼,不少人用望远镜往下望去,发现蒙古人虽然看似粗鲁蛮横,一百多人敢大大咧咧过来挑衅五倍与他的敌人,但在距离他们不到一里地的地方,两千多名看似有限的蒙古骑兵却在慢慢的围拢过来,只是他们的动作很小而且队形还很分散,若是不仔细观察几乎有人对他们产生什么警惕之心。

    但是如果仔细分析会察觉到如果宋烨被激怒想要冲过去将那些蒙古骑兵消灭,那些蒙古骑兵肯定会转身走,只要宋烨和他的家丁大队往前追个四五百米的话的会落入蒙古人的陷阱里,两千多蒙古骑兵会趁势围来,届时双方的人数优势会顷刻间颠倒,宋烨他们想要突围出来势必登天还难了。

    不少看出原因的军官们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蒙古人这招实在是太毒了,这是一打尽的架势啊。

    有人建议道:“大人……赶紧让宋烨他们回来吧,要是了蒙古鞑子的诡计可糟了。”

    杨峰不但没有惊慌,反而镇定的说:“急什么,若是宋烨连这点脊梁也应付不了的话他也别当什么家丁队长了,还是下放到下面当一个普通军士好了。”

    事实证明,宋烨之所以能担任家丁大队的队长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只见他一声令下,整个家丁队伍突然排成了五排,象步卒的步兵方阵一般缓缓的朝着蒙古人逼去。

    这下可是把那些蒙古人看呆住了,有没有搞错,你们是骑兵不是步卒好不好?怎么也摆出了一副步兵方阵抵抗骑兵的架势来,而且每匹马之间还间隔那么远,你们这是来搞笑的么?这样的阵势只要一个冲锋被冲垮好不好。

    距离无名山两里地的一块高地,两名身着铁甲的蒙古将领正并肩站着,看着距离自己两里地的那支明军摆出了这个架势不禁又是惊讶又是不解,一名四十多岁的年男子对旁边的同伴道:“布赫朝鲁,那些明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们已经看穿了我们的计划了么,还是想要送死么?这样的阵形我们只要一个冲锋能将他们打垮。”

    另一名蒙古将领脸色有些凝重:“这个现在还不知道,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支明军也不是笨蛋,他们已经看破了我们的计划。”

    这两名蒙古将领是封了乌达木的命令赶来将明军后路切断的布赫朝鲁和巴尔虎。

    经过这些天的追踪,他们已经弄清楚了一件事,这支明军的火器虽然很厉害,但他们的骑兵却很少,而且还存在着训练、实战都不足的缺点,所以经过商议两人打算用一百多名蒙古骑兵为诱饵,将这支大明骑兵诱入他们的圈套里,然后他们用最快的速度将这支明军给吃掉,可没曾想对方那支明军的骑兵头领竟然很聪明的没有当,只是如今却摆出了这种典型的步兵方阵来,这是在是让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布赫朝鲁果断的说:“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马下令前面的那支人马前再次挑衅,我想以明军将领的脾气肯定会钩的。”

    “好,我马下令他们前!”

    巴尔虎沉着脸应了一声,下令手下开始吹号,命令那支蒙古骑兵开始发动进攻。

    在急促的号角声,原本只是在宋烨他们挑衅的蒙古骑兵突然开始排列好阵形,朝着宋烨等人冲了过来,不少人已经开始掏出了后背的牛角弓,开始弯弓搭箭进行射击。

    不过他们却没有注意到,那支明军骑兵早已从背后摘下了一支支线条优美而又细长的火铳,从弹药包里拿出定装纸装弹壳,咬掉纸包后将一点火药倒入火药池,然后便将一体弹药塞入了枪膛,抽出通条杵了几下后便完成了射击准备。

    “第一排,瞄准目标,准备……”

    “开火!”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