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承诺
    “呜……呜……呜……呜……”

    随着悠扬的号角声响起,张白玲和郑妥娘看到好几名身披草绿色披风的骑士策马从远处跑来,她们一眼分辨出这些骑士隶属于夜不收大队的潜伏小队,夜不收大队平日里穿着其实跟骑兵大队没有什么不同,只有在执行潜伏侦查任务的时候才会换那些草绿色的伪装披风。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发生什么事了?”

    线娘踮着脚尖看向了从不远处策马疾驰的不解的嘀咕了一句。而郑妥娘在这方面却敏感了许多,脸色微变的她拍了拍线娘的肩膀说道:“马回去,准备干活了。”

    线娘有些不解的说:“小姐,我们刚忙完,先歇歇不行吗?”

    郑妥娘神情严肃,坚决的说:“不行,必须马去!”

    看着郑妥娘严肃的神情,原本心里还有些小委屈的线娘立刻意识到可能出事了,答应了一声朝着远处的那辆大车跑去。

    郑妥娘看了看依旧坐在大车里的哲哲和大玉儿,想了想对旁边的四名健妇吩咐道:“看着这两个人,不能让她们出什么意外。”

    为首的健妇恭声道:“明白,姑娘您尽管放心好了,小人一定会把她们看好的!”

    郑妥娘又看了哲哲和大玉儿一眼,犹豫了一下才对张白玲道:“白玲姐,我有事先过去了,大人挺看重这两个女人的,麻烦你用点心。”

    张白玲露出了心领神会的笑容,对郑妥娘眨了眨眼睛:“你放心好了,只是一点小伤而已,不会让你难做的。”

    “白玲姐……你……”郑妥娘俏脸浮起了一丝红晕,有些嗔怪的横了张白玲一眼这才朝着不远处自己的大车跑去。

    目送郑妥娘离开后,张白玲这才重新抬起大玉儿的左脚揉了一会后心里有数了,对大玉儿淡淡的说道:“你不用担心会变成瘸子了,只是脱臼而已。”

    大玉儿一听立刻怒了,娇声喝道:“你才会变成瘸子呢……诶呀……”

    随着“咔嚓”一声轻响,大玉儿发出了一声惨叫。

    “诶呀,疼死我了。”

    疼得眼泪都出来的大玉儿怒视着张白玲咬着牙道:“你是故意的。”

    “故意又如何?”

    张白玲在大玉儿的脚又摸了几下,点了点头,“骨头接好了,如果你不想骗成瘸子的话这两天不要乱动,若是再脱臼的话麻烦了。”

    “你……你……”大玉儿长这么大何曾被人这么对待过,有心想对张白玲破口大骂,但看了看周围四个虎视眈眈看着她的健妇,不由得把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虽然她年纪尚幼,但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还是知道的。

    “你也不用这么看着我,你们也是运气好被杨大人看了才能在这里,否则的话……”张白玲淡淡扫了她们一眼,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虽然此时的大玉儿眼泪汪汪的样子很是有种梨花带雨的模样,张白玲没有产生丝毫的同情心,在青楼里呆了那么多年,这悲惨事情她见了不知有多少,如今更不会为两名异族的俘虏产生同情心了。

    看到张白玲走出去后,大玉儿一把抓住了哲哲的胳膊哭泣道:“姑姑,刚才那个女人是什么意思,她说……是那个什么杨大人看我……我们……才……才……”

    看着哭得淅沥哗啦的大玉儿,哲哲这位美少妇也是俏脸惨白,虽然她自幼也是身份尊贵锦衣玉食,但她也明白在战争女人一旦被俘后会遭到什么命运她实在是太清楚了……

    不提两位吓得花容失色的女人,在无名小山坡的一块较平坦的空地,一群军官正围在杨峰的周围。

    “兄弟们!”杨峰炯炯有神的眼神在众人身扫了一圈,“夜不收刚送来消息,喀尔喀那些追兵正在加快速度朝咱们扑来,如今距离咱们已经不到六十里,所以不管如何这一仗都无法避免。既然那些蒙古鞑子这么急着来送死,那咱们成全他们。”

    “对……干掉他们!”

    “女真鞑子都被咱们给打跑了,蒙古鞑子算个屁,打他娘的!”

    刚打完一场大胜仗的军官们气势高昂,纷纷嚷了起来。

    看到时期高昂的众人,杨峰欣慰的点了点头,闻战而喜军心可用啊!

    “那好,下面本官开始下达命令。”

    “邱迪生!”

    “到!”

    身材依旧有些微胖的邱迪生立刻站了起来,挺胸叠肚的看着杨峰。

    “你马带领炮营布置炮兵阵地,我只给你一个时辰,能做到吗?”

    “没问题!”邱迪生把胸脯拍得砰砰响,“一个时辰后保证把火炮架设好。”

    “黄振业、褚茂光、苟醒马、严狄、广海、何晟、许立、曹迎予……”

    随着杨峰的声音,一名名军官站了出来。

    杨峰厉声道:“你们马率领带人开始挖战壕、撒铁蒺藜、架设铁丝,务必在一个时辰内完成,能做到吗?”

    众人齐声道:“保证完成任务!”

    最后杨峰将目光投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齐岩。

    “齐岩!”

    “卑职在!”

    杨峰眼里露出一丝历芒:“大战在即,最怕的是后方不稳。你率领督战队把那些俘虏和辎重营全都安排到山坡严加看管起来,若有敢趁乱捣乱或是煽动旁人逃跑的,立即杀无赦!”

    “是……杀无赦!”齐岩的脸毫无表情,但声音却是冷酷无。

    “好了,大家立即去做事吧。”

    待到众人都散去后,杨峰来到了郑妥娘所在的大车里。

    他掀开帘子进入大车,看到郑妥娘和线娘正聚精会神的盯着显示屏,他随口问道:“妥娘,你们有什么发现没有?”

    郑妥娘头回过头的笑了笑,指着屏幕道:“大人,适才线娘指挥着无人机沿着无名小山五十里的地方绕了一圈,发现那些蒙古鞑子分别从东西两面分两路朝着咱们直扑而来,而且速度还很快,预计最多一个半到两个时辰便可抵达咱们这里。”

    杨峰有些意外的说道:“他们是想将咱们包圆啊,胆子不小!线娘,你让无人机飞低一点,让我看清楚一点。”

    “明白!”

    线娘一边回答,一边指挥着无人家开始降低高度,当高度降低到三百米时,地面的东西已经很清晰的显示在了屏幕里。

    从显示器看,地面的尘土飞扬,一队队骑兵正飞快前进着,杨峰估计了一下,他们的行军速度至少达到了每小时二十多公里。

    看着那些娴熟的驾驭着战马的蒙古骑兵,杨峰不禁有些羡慕起来,这些蒙古骑兵打小生长在马背,骑术对于他们来说是吃饭喝水那么熟练,根本不用再费力气训练,可以说这些马背的民族全都是天生的骑兵,如果自己手里头也有一支万人的骑兵,再配合两三万步卒和火器,在辽东横着走都没问题。

    “好了,把无人机飞回来吧。”杨峰拍了拍线娘的肩膀,随手坐了下来。

    看着杨峰眼睛微闭似在闭目养神,郑妥娘站了起来走到杨峰身边伸出双手放在杨峰的肩膀开始替他拿捏起来。

    闻着身边传来的淡淡处i女幽香,感受着肩膀传来的舒适感觉,杨峰很是舒坦的长舒了口气,笑着道:“妥娘,没想到你还有这个手艺,以后可得久不久替我按摩一下才行。”

    郑妥娘闻言双手顿了一下,不软不硬的说:“妥娘整个人都是大人的,莫说要久不久帮您按摩了,是天天帮您按摩都没问题,怕您看不起妥娘,不让妥娘侍奉您,反倒是让一些不相干的人来伺候您。”

    “嘶……”

    杨峰撮了一下牙花子,他不用回头可以肯定郑妥娘的眼肯定充满了幽怨,空气似乎到处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酸味。

    不相干的人是谁,不用问杨峰也知道郑妥娘说的是谁,不是那两个如今被看押的哲哲和大玉儿吗,只是郑妥娘似乎有些会错意了啊。

    不错,哲哲和大玉儿身为皇太极的女人,无论是容貌和身份都对一般人来说确实有着强烈的吸引力,而且杨峰并没有象对待一般的俘虏那样将她们和普通的俘虏关押起来,而是让郑妥娘看着她们,这更加坐实了这个想法。

    对于早认定自己是杨峰的人的郑妥娘来说,杨峰想要和俘虏来的番邦女子**一番甚至将她们收入房原本不算什么,但问题是她这个先来的都没被大人宠幸呢,那两个后来的凭什么抢在她的前面,凭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郑妥娘的动作已经停了下来,随后一滴滴温热的液体慢慢的滴落在了杨峰的脖子。

    杨峰轻叹了口气,转过了身子握住了将郑妥娘的小手握在自己的手里,再轻轻用力让她坐在了自己旁边,然后搂住了她的香肩,郑妥娘也趁势扑入了他的怀里让眼泪尽情的流淌。

    轻轻的抚摸着佳人的香肩,杨峰轻声安慰道:“妥娘,你的心意我何尝不明白,只是最近实在是军务繁忙,没有时间估计到你,这是我的不对。不过你尽管放心,待到打完这仗后我自然会给你一个名份。”

    郑妥娘死死的搂着杨峰的腰哽咽道:“有大人这句话,奴……奴是死了也甘心。奴生是大人的人,死也是大人的鬼!”

    好吧,面对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的表白以及任君采茁的态度,杨峰又不是柳下惠,又怎么可能不动心,他柔声安慰道:“傻丫头,咱们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别总是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听到以后的日子还长着的话语,郑妥娘只觉得心花怒放,似乎这些日子所受到的委屈和劳累通通不翼而飞,她抬起了头看着杨峰破涕为笑道:“是妥娘不懂事,大人是何等人也,每日里考虑的都是军国大事,妥娘实不应该用那些儿女私情来劳烦大人。大人尽管去忙好了,您交待的事情妥娘会帮您做好的。”

    郑妥娘原本是秦淮河数一数二的名妓,这破涕为笑之下犹如梨花带雨般艳丽可人,看得杨峰都有些呆了。过了一会杨峰这才收回了目光,拍了拍郑妥娘的香肩,又安慰了几句这才离开。

    待到杨峰离开后,一直没有说话的线娘这才打趣道:“姑娘,这下你安心了吧。大人可是说了,待到打完这仗后给你一个名份,届时您可是堂堂的将军夫人了。”

    “呸,你这死丫头,胡说什么呢。”郑妥娘羞得粉脸通红,轻轻啐了一口,“你又不是不知道以我的出身是不可能做正室的,只要大人能在心里给我留个位置,再给大人诞下一儿半女的我心满意足了”

    不提郑妥娘正满心欢喜的憧憬着未来,在四五十里外,一名满脸胡须一脸彪悍的年男子在几名蒙古将领和数十名身披皮甲的护卫的拥簇下站在一个山丘眺望着北方,在他们的旁边一名名蒙古骑兵正从他的旁边疾驰而过,这名男子是此次喀尔喀部土汗部落派出的追击杨峰的万户乌达木。

    作为喀尔喀三个部落里实力最强大的部落的万户,乌达木自然有他的骄傲,这次杨峰率领江宁军在喀尔喀部对那些小部落下手的消息传开后,迅速激起了喀尔喀部落的强烈反应。

    近一百多年来,明军一直都龟缩在长城后面,漠北也一直都是蒙古人的地盘,可现在明军又重新出现了,而且还对小部落大肆屠戮,这对于蒙古人来说可绝不是什么好消息,经过商议后,乌达木和札汗以及车臣汗两个部落的首领商议后,认为不能再任由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否则尝到了甜头的明军若是久不久来这么一遭,恐怕整个漠北都有崩溃的危险。

    经过协商后,土汗部落、扎汗部落和车臣汗部落的首领共同决定共同出兵将这支孤军深入的明军全部歼灭,给明军一个沉重的教训,而乌达木是这支军队的首领。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