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大败
    这些年在生死历练出来的警觉救了杨大牛一命,感受到莫大危险的他不假思索地举起了手的圆盾挡住了自己的左侧的颈部。 ww.od.

    “噹!”

    一声巨响传来,仓促间杨大牛虽然护住了颈部摆脱了被人斩首的命运,但巨大的冲击力还是将他从马撞了下来,整个人结结实实地掉到了地。

    “撕沥沥……”

    随着战马的一声嘶鸣,躺在地来来不及爬起来的杨大牛只看到一双马蹄出现在视线里,来不及思索的他来了个懒驴打滚,刚来的及滚出一个身子,感到一阵疾风从面颊掠过,随后一双马蹄从距离脸颊旁边重重的踏了下来落到地,还躺在地的杨大牛的身子都能感觉到地面的震动,若是让这个马蹄踩到了估计他的脑袋得象烂西瓜一样被踩烂。

    催动战马向他蹋来的后金骑士还不罢休,举起了手的兵器朝着地的杨大牛又砍了下来,这一回杨大牛再也来不及躲闪了,身穿着数十斤的重的板甲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兵器朝自己的脖子砍了下来。

    在他闭目等死的时候,一声响亮的金属撞击声响了起来,原来是两名江宁军骑兵看到他遇险,冲了过来分别用手的重刀和圆盾挡住了对方的兵器,双方乒乒乓乓的打了起来。

    捡回了一条小命的杨大牛不敢怠慢,又连续打了好几个滚,一直滚到自己战马旁边这才借助着战马的掩护挣扎着爬了起来,直到这时他才看到那个接连要致自己于死地的家伙。

    这个家伙穿着一身银光铁甲的后金骑士,铁盔长尾红缨,背斜尖插着一杆白旗,连马身也罩着一层棉甲,手拿着一柄铁制的长柄镰刀,一张大饼脸是一双小眼睛,此时他正用手的铁镰刀跟那两名明军杀得激烈。

    “白甲兵!”

    杨大牛咬着牙低声喝了一句。

    对后金军队极为了解的杨大牛知道,后金的军士卒分为三个等级,旗丁、步甲、马甲。普通的女真男子,从十岁开始,每三年参加一次考试,达标便正式成为旗丁,接着是步甲,再后为马甲。马甲为拨什库,以马甲内的优胜者选任,汉人称其为领催。拨什库为代子,又称分得拨什库,是后世满清的骁骑校。分得拨什库是牛录章京,一名牛录可以统领三百名士兵。

    而马甲最优秀也最勇猛的人则会被选为巴牙喇,也是俗称的白甲兵

    这名白甲兵不愧是后金最精锐的兵种,跟两名江宁军厮杀竟然毫不示弱,一杆铁镰刀舞得虎虎生风,将两名明军打得节节败退,若非杨峰为江宁军配备的板甲实在太过坚固,这两人恐怕早完蛋了,饶是如此两人的胸口和身也被铁镰刀砸出了好几道凹痕。

    而在交手了好几个回合后,那名白甲兵随手抽出了悬挂在马鞍的一个铁骨朵投掷了过去,三斤多重的铁骨朵重重的砸在了那名明军的胸口,发出了噹的一声巨响,那名明军被巨大的冲击力打得掉下了马来。

    这名骑兵落马后,剩下的那名骑兵更加抵挡不住这名白甲兵的攻击,眼看着要重蹈同伴的覆辙。

    “噹!”

    这名白甲兵手的铁镰刀一摆,骑兵手的骑枪被挑飞到了半空,失去了兵器的明军一时愣住了,看着愣在当场的明军,白甲兵脸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大喝了一声,手的铁镰刀朝着明军的颈部重重砍了过去。

    “砰!”

    眼看着铁镰刀要将明军砍得身首异处,却听到一声沉闷的枪声响起,这名白甲兵的那狰狞的神情犹如凝固住了一般,整个人变得呆滞起来。过了好一会他才慢慢的低头,却看到自己的胸前多了个拳头大的血洞,泊泊的鲜血正从胸口流了出来。

    在距离他不到五步的地方,杨大牛手的火铳正在冒出了一缕渺渺的白烟,原来是杨大牛从马鞍掏出了另一支三眼手铳,对着那名白甲兵开了一枪,在如此近距离的下,任是那名白甲兵身套了三层铠甲也挡不住铅弹的侵袭,小拇指大小的铅弹直接将他的胸口打出了一个大洞。

    “砰啦!”

    白甲兵摇晃了两下后犹如一个沉重的麻袋般调到了地,断了气的他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估计他也是做梦也想不到,打熬了十多年的身体和从小苦练的杀人本事,最后竟然倒在了一枚小小的铅弹下。

    杨大牛眼睛只是扫了眼倒在地的白甲兵那拳头大的血洞知道这家伙绝对是死的不能再死了,他来到倒在地还起不来的那名骑兵身边将他扶了起来,皱眉道:“你没事吧,还能再战吗?”

    “头……没问题!”骑兵咧嘴一笑,杨大牛发现他的牙齿已经出现了血迹,估计是刚才被铁骨朵砸时受了内伤。

    “那好,我扶你马,咱们继续打鞑子!”

    也不等这名骑兵说话,杨大牛便扶着他马后自己也来到自己的战马旁,左脚踩着马镫用力一踩重新了马,两人继续朝着前方冲去……

    在距离战场不到一千米的地方,皇太极放下了千里镜,此时的他脸色变得格外的难看,虽然双方的战斗还在继续,但他已经清楚的看到己方的人马竟然处在了下风。随着不断响起的枪声不断有后金的骑兵落马,尽管明军也有损失,但总的来说依旧是后金的损失最为严重,他一共撒出去了五个牛录,可战斗才进行了不到半刻钟损失了近半的人马。

    “怎么可能……他们可都是后金的精锐啊?”

    皇太极喃喃的说着,眼露出不可置信之色。刚才的战斗简直颠覆的他的认知,双方的人数都差不多,原本在他看来这场战斗应该不会持续太长时间,只要己方一个冲锋,那些明军便会立即溃败,然后己方再来一个追击,用不了半个时辰可以结束战斗,他甚至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那支明军的首领是谁了。

    只是战斗的结果去让人大跌眼镜,对方的骑兵竟然使用了火器,面对明军的火器,勇猛无敌的女真勇士一个接一个的落马,而且皇太极看得分明,那些明军使用的火器竟然是一种从未见过的短柄火铳,那些明军左手持圆盾,右手持火铳,随着火器声的响起,不断有女真的勇士弹落马。女真勇士历来仗之纵横驰骋的勇武竟然全然没有用武之地。

    看着不断被击落下马的后金骑兵,皇太极喃喃的说:“二哥,我明白次你和阿敏为什么会被打败了。”

    代善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大喝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们现在应该马撤退!否则等到明军包抄过来再向撤退麻烦了!”

    “我当然知道。”皇太极深吸了口气,扭头大声喝道:“噶礼!”

    “奴才在!”

    “马下令后阵变前阵全军交替掩护撤退,后军明白吗?”

    “奴才明白!”

    戈什哈也知道情况紧急,大声应了声,只是还没等他马听到右侧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号角声,几乎同时前面也响起了相同的号角声。

    很快一名戈什哈策马跑来大声禀报:“主子……不好了,咱们的左右两侧和侧后方同时出现了大批明军步卒,他们正朝咱们这个方向包抄过来,最多一刻钟后便会抵达咱们这里。”

    代善脸色一变,立刻问道:“他们有多少人?”

    “距离太远奴才看不清,不过至少也有四五千人?”

    “四五千人?”

    代善和皇太极的脸色立刻变了,他们此次是去科尔沁部落迎亲的,所以只带了三千多人。其近半是负责运送彩礼赶牛羊的包衣和辅兵,战兵还不到两千人,经过刚才一战现在剩下的战兵已经不足一千,要是再跟占据了绝对兵力优势的明军碰搞不好真有可能全军覆没。

    代善一把抓住了皇太极的胳膊厉声大喝道:“快走,再不走来不及了!否则等到明军围来咱们走不了了!”

    皇太极也是个果决的人,咬了咬牙:“好……咱们马走!”

    两人不愧是亲兄弟,连撤退都那么有默契,在戈什哈以及百名巴牙喇的护卫下朝着南面撤退了,其他的后金人看到自家的主子跑了也全都跟着跑了过去。

    不得不说,骑兵的优势是其优良的机动性,不论是进攻还是逃跑都是步兵难以拟的,皇太极和代善一行人在明军合围之前从明军的包围圈里逃了出来。半个时辰后,好不容易逃出了明军追杀的皇太极等人这才停了下来,当他们清点人数的时候才发现三千多人的队伍只跑出来五百多人,其还包括了两百多名包衣,连携带的牛羊和彩礼也全都丢在了哪里,可谓是损失惨重。

    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你说什么……你把两位福晋给丢了?”

    此时的皇太极原本微胖的脸庞因为充血而变得通红,整个身子也在微微颤抖,肥胖的右手指着跪在地的那名戈什哈说不出话来。

    “主子……奴才该死……刚才奴才正带着人护送两位福晋撤出来,却遇到了一队明军的夜不收,奴才们死伤惨重,不得已……不得已……跑了出来。”说到最后一句时,这名戈什哈的声音几乎是若不可闻。

    “好一个不得已。”皇太极气急反笑,声音也变得淡淡的,“既然连两位福晋都能丢了,本贝勒留你这个废物有何用?”

    “噌……”

    随着一声轻响,一道寒光闪过,跪在地的戈什哈捂住了自己的脖子发出了“嗬嗬”的声音,随后一道血水从颈脖喷薄而出,这名戈什哈倒在了地抽搐了一会便很快死去。

    皇太极这才收起了短刀插入刀鞘,冷冷的说道:“弃主而逃的奴才只有一个下场。”

    周围所有人都在惶恐的看着暴怒的皇太极不敢吭声,这个时候的皇太极象一支刺猬,谁敢凑去都会成为他发泄怒火的靶子。

    代善冷眼看着并不说话,看到皇太极稍微冷静下来后才说道:“八弟,我认为现在我们应该马赶回盛京,将此事禀明父汗,请求父汗发兵为我们报仇。”

    “不!”

    皇太极瞪着赤红的眼睛喝道:“不行……我们不能这么回去,我们此行是去向科尔沁部落迎亲的,现在不但娶亲不成反倒连福晋也也给弄丢了,我还有什么颜面去见父汗。”

    看到皇太极依旧不肯罢休,代善也有些火了,压低了声音道:“那你待如何?”

    皇太极盯着代善沉声道:“这里离科尔沁部落已经很近了,我决定立即赶往科尔沁部落,向宰桑接兵剿灭这伙明军,我一定要把哲哲和布木布泰给救出来!”

    “你疯了!”代善一副看疯子的表情看着皇太极,“虽然这里离科尔沁部落很近,但是离那支明军同样不远。且不说宰桑会不会接兵给我们,若是再次遇到那支明军怎么办?凭我们这不到一千的残兵还不够对方塞牙缝的!作为你的二哥,我绝不允许你这么做!”

    皇太极瞪着代善一字一句的说:“你别忘了,我才是此次的迎亲正使,所以你要听我的。”

    “现在你已经不是了。”代善则是冷笑道:“如今你已经这幅样子了,还想迎亲么。作为你的二哥,我有责任制止你这种送死的行为,来人啊!”

    “嗻……”旁边响起了一阵吆喝声。

    “马护着八贝勒返回盛京!”

    “嗻!”

    旁边的戈什哈不由分说一拥而,其一名戈什哈一把抓住了皇太极的马缰继续朝东边而去……

    “你放开我……你这该死的奴才,我要砍了你!”

    皇太极那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

    在皇太极被一群戈什哈强行拥簇着往盛京逃去的时候,杨峰也在一众家丁的拥簇下来到了刚结束战斗的战场……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