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碰撞
    距离小山坡约莫两里的地方,一名戈什哈凑到皇太极身边,讨好的媚笑道:“主子,咱们的人已经到了山脚,那座小山坡只要几个马鞭能跑去,到时候我们可以知道对面是什么人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皇太极放下手的千里镜,扭头要说什么,突然又是一阵低沉的枪声又在前方响了起来。脸色一变的皇太极赶紧举起了千里镜将眼睛凑了过去,这个从西洋传来的千里镜虽然从能见度、清晰度来说都不怎么样,但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皇太极从镜框里可以清楚的看到随着断断续续的枪声响起,不断有穿着白色铠甲的骑兵从马跌落,最重要的是这些枪声并不象以往他印象的排枪,而是断断续续连绵不绝,给人的心理压力非常大,因为你不知道下一声枪响会在什么时候响起,又在什么时候拿走你的小命。

    “莫非前面真的是二哥说的那支江宁军?他们的火铳怎么会打得如此之远又准确的?”

    看着前方山脚下不断倒下的后金骑兵,皇太极又是惊讶又是心疼,要知道这次前来迎亲,他带来的可都是正白旗里最优秀的马甲兵,而不是那些随时可以消耗的辅兵或是包衣这些炮灰兵种,亲亲眼看到只是短短的不到半刻钟,一个牛录的骑兵倒下了几十个,依照这样的速度,等到他们冲到山顶这个牛录能剩下一半不错了。

    “山顶的那些明军到底是不是二哥说的江宁军?有多少人?他们为什么要在山顶狙击我军?”只是短短的一瞬间,皇太极的脑海里闪过了好几个疑问。

    只是犹豫了不到半分钟,皇太极立即对身边的戈什哈说道:“噶礼,你再派出出一个牛录沿着两边搜索过去,看看沿途有没有明军,记住要快,明白吗?”

    “嗻!”戈什哈答应了一声立即下去了。

    当这名戈什哈下去后,又有一名戈什哈策马跑了过来,来到皇太极身前后很是利索的下马跪下后大声道:“主子,两位福晋请您过去一趟。”

    “福晋请我过去?”皇太极怔了怔,随后脸色一变,怒斥道:“你们这些奴才是怎么伺候两位福晋的,是不是没伺候好让两位福晋受到惊吓了?”

    皇太极这一发怒,戈什哈吓得连连磕头:“主子息怒,奴才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让两位福晋受到惊吓啊,实在是适才的火铳声被大福晋和侧福晋听到了,两位福晋让奴才过来请主子过去,想必是询问一下事情吧。”

    “哼!”看着吓得在地连连磕头的戈什哈,皇太极余怒未消的冷哼了一生,策马朝着后面跑去。看到皇太极走了那名戈什哈这才马追着皇太极而去。

    皇太极策马来到队伍后面的一辆装饰颇为华丽的大车旁,掀开了车旁的窗帘,顿时露出了里面一大一小两张俏脸。这辆大车里坐着的是皇太极的两位福晋,博尔济吉特哲哲和博尔济吉特木布泰。

    博尔济吉特哲哲今年二十六岁,已经为皇太极生下两个女儿的她正处于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华,而旁边的一个清秀的少女脸还带着一丝婴儿肥,她正是刚和皇太极成亲不到半年的博尔济吉布木布泰,也是历史俗称的大玉儿。

    看到窗帘被掀开后,脸有担忧之色的二女看着窗外的皇太极齐声道:“贝勒爷,外头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有火铳声?”

    皇太极看着脸有担忧之色的二女安慰道:“布木布泰、哲哲,你们不必担心,只是前面发现了一小队明军而已,我已经让噶礼派人去驱逐了,相信用不了多久能将那些明军给消灭掉。”

    “什么……明军?”

    皇太极的话音刚落,大玉儿和哲哲几乎齐声喊了起来。与此同时二女的脸色变得煞白起来。

    明军这个词汇对于她们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

    虽然她们都知道自己的丈夫以及所处的后金国最主要的对手是大明,但是往日里她们也只是在下人或是跟她们走动的那些福晋和自家的亲戚口听说过这个词,在他们的述说里,大明这个昔日的巨人早已是日暮西山,面对如同朝阳初升的后金只能是节节败退,她们每天听到的消息大多是后金又消灭了多少大明的军队攻占了多少城池,大明的军队又是如何的不堪一击,甚至于已经有人把大明军队的战力当成了一种笑话来讲。

    但是近日她们却听到了一些传言,说是代善的正红旗和阿敏的镶蓝旗前些日子吃了败仗,损失了好些人,勃然大怒的大汗还为此处罚了两个人。这次皇太极带着她们这对姑侄倆前往科尔沁部落迎娶大玉儿的姐姐海兰珠,其目的是为了安抚同样损失不菲的科尔沁部落,并加强两边的联系。

    “贝勒爷,这里可是大草原的深处啊,怎么可能会有明军的?”大玉儿一把抓住了自己姑姑的手,惊恐的望着年纪足足她大了二十岁的丈夫。

    “是啊贝勒爷,莫非这些明军是为了咱们来的?”哲哲也有些紧张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右手则是不停的绞着一张鸳鸯手帕。

    看着受惊的二女,皇太极只能安慰道:“你们两个不要瞎猜,不过是区区一些小股明军而已,咱们女真勇士天下无敌,很快能解决掉的。你们在这里安心的呆着,我马带人去把那些明军驱逐。”

    “嗯!贝勒爷小心!”

    再次安慰了两女后,皇太极放下了窗帘嘱咐大车旁的十多名戈什哈和侍女好好伺候两位福晋后他便策马朝着前面赶去,因为他已经听到前面的火铳声依旧持续着,这证明前方的战斗还在继续。

    只是战况的变化实在是太过出乎皇太极的预料,他刚回到阵前便感到大地传来了一阵轻微的颤抖,随后一阵若有若无的马蹄声开始传了过来。

    与此同时代善也匆匆赶了过来急切的说道:“八弟,前方正有骑兵朝我们扑来,数量约莫一千人左右,你是此次父汗钦点的主将,现在你来做决定吧,到底是迎战还是撤退?”

    看着面无表情的代善,皇太极知道他为什么是这幅表情,刚才代善已经提出了建议却被自己毫不犹豫的否决了,现在他是在用这种方式来告诉自己,你自己选的路含着泪也要走完。

    淡淡的看了代善一眼,皇太极面无表情的说:“既然明军要来送死,那么我成全她们。既然二哥你也这么说了,那我也不跟你客套了,先借你的两个牛录用一下。”

    说罢,他不待代善说话大声喊了句:“噶礼!”

    “奴才在!”一直紧跟在皇太极身边的戈什哈赶紧前跪在地打了个千。

    “把咱们剩下的四个牛录全都派出去,把那些明军全部杀死。还有,那支明军的首领我要留活口,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有三头六臂,竟敢来到草原深处袭击我后金大军。”皇太极的语气里充满了一丝掩饰不住的愤怒,毕竟任是谁,在迎亲的路被人袭击也会暴怒得想要砍人的,皇太极能忍得住到现在还没当众发火已经很难得了。

    “嗻……”

    听着皇太极发号施令,一旁的代善也是一脸的无奈,皇太极刚刚把他手里剩下的最后两个牛录也派出去了,不过他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却不能出言反对,谁让他刚才已经把话说出去了呢,皇太极身为此次迎亲的主将,自然有权利调动这里的所有人马。

    隆隆的马蹄声越来越近,皇太极他们已经可以用肉眼看到前方来袭军队的模样了。红色的铠甲、红色的披风以及在阳光下闪着寒光的盾牌以及压低了身体伏在马背的骑兵,这些骑兵的阵形并不密集,反而给人一种颇为松散的感觉。

    “二哥,这是江宁军么?”看着朝自己杀气腾腾杀来的明军,皇太极眼露出怪的神情,以他的眼光看来这些明军的表现只能说强差人意,队形不够严谨不说,队形转换的时候也颇为生涩,如果真打起来自己麾下的四个牛录完全可以在两刻钟内全歼他们,而这支明军唯一能让他感到惊叹的只有他们身穿着包裹了全身的铁甲了。

    “是他们。”一旁传来了代善愤恨的声音,时隔大半个月,又看到那支令自己损失惨重的明军,代善的心情怎能好起来。

    “二哥,是这支明军击败了你和阿敏?”皇太极又重复的问了一句。

    “正是。”被连问了两次的代善很是恼羞成怒,吭哧了两声才气哼哼的说了句:“老八,我现在说再多估计你也听不进去,不过我只能告诉你,可别小看了江宁军,尤其要小心他们的火器,否则吃了亏莫怪我没提醒你。”

    “哦,我倒想瞧瞧你说的那些火器到底有多厉害。”

    皇太极是个谨慎的,按理说被代善警告过后他应该会小心才对,但人类有种特性,那是对没有见过的人或是事物都会抱有一种怀疑的态度。在皇太极看来,前面那支明军的骑兵除了装备好一点之外,根本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至于代善说的火器,他根本没看到,如果是骑兵专用的三眼铳的话他们应该早亮出来了。

    在皇太极将信将疑的时候,被皇太极拍去的四个牛录的马甲兵跟对面的明军距离已经减少到不到一百米了,后金鞑子们纷纷举起了手的长弓搭了箭矢,将弓弦拉满,锋利的箭头对准了前面的明军。

    “放箭!”

    当双方距离五十米的时候,鞑子们松开了弓弦。

    “嗖嗖嗖……”

    一阵阵箭雨朝着明军射了过去。

    “举盾!”

    “咄咄咄……”

    冲过来的明军也不还手,而是举起了手的盾牌护住了自己和战马的头部,至于自己和战马的躯干部分只能听天由命了。

    不过事实证明,杨峰为江宁军打造的板甲质量一如既往的好,用足有两毫米厚的高强度钢板足以抵御除了床弩意外的绝大部分箭矢。所以虽然鞑子使用的都是足有三两重的破甲箭,但那些击了盾牌和骑兵铠甲的箭矢还是纷纷被弹开,除了一些被箭矢射了战马的倒霉鬼外,绝大部分的骑兵都挺过了第一轮箭雨。

    由于双方的速度很快,后金鞑子们在射出了一轮箭雨后便将长弓收好,随后从身后取出了随身携带的虎头枪、狼牙棒等长兵器或是铁骨朵、飞斧等投掷性的兵器。这些鞑子都是正红旗和正白旗的精锐,对于自己的武艺非常的自信,他们有信心在很短的时间里将这些明军全部杀死。

    但是又眼尖的马甲兵却发现,对面的明军也举起了手的武器,他们的武器不是骑枪、也不是狼牙棒这些重兵器,而是一支支手铳,此刻那些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们,对于两支正飞驰接近的骑兵来说,数十米的距离只能说是转瞬即至。

    “砰砰砰……”

    随着枪声的响起,伴随着一股股橘红色的火光和升腾而起的白烟,冲在最前面准备用手的兵器将对面的明军一个教训的数十名马甲兵只觉得身传来一阵剧痛,随后整个人重重的跌落下马。

    “开火!”

    “砰砰砰……”

    沉闷的枪声不断响起,后金鞑子纷纷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并接二连三的落马,一时间后金的队形开始变得混乱起来。

    “砰!”

    杨大牛扣动了扳机,随着火光冒出枪口,他清楚的看到一名距离他不到十米的后金骑兵被铅弹巨大的冲击力打得整个人从马背飞了起来,整个人重重的摔落到了地,落到地的鞑子口鼻都冒出了鲜血,眼看时活不了了。凭借着手的这把三眼火铳里预装的三枚铅弹,杨大牛已经杀死了两名鞑子,这让他格外的满足。

    “杀!”

    杨大牛还没来得及得意,听到旁边传来了一声怒吼,一道寒光从旁边朝着他飞快的砍了下来……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