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礼物
    听着这些包含了人生百态的笑声,杨峰的眼神在张晗予、邓超、廖凡等几个认识的人身打了个转,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最后目光停留在大汪、小汪二人的身,这大半年来他回现代时空的时候虽然不多,但也知道自家嫦娥姐姐的经纪公司已经将被兄弟传媒收购,总而言之这两位是嫦娥姐姐的老板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大汪是什么人,在商场打滚了大半辈子的他对于人情世故早玩得贼溜了,看到杨峰将目光看向了他,立即向他伸出了手:“您好,您是杨总吧。诶呀……早听说丹晨的男朋友是个年轻俊杰,今日一看您可是传闻更了得啊!”

    “汪总您客气了。”杨峰也笑着伸出了右手,“我们家丹晨可是您公司的员工,全靠您赏碗饭吃,您这么说我可担当不起啊,我不过是卖点古玩玉器的小商贩,跟您这样闻名全国的大公司可没法啊。”

    杨峰这么一说,大汪苦笑着摇了摇头不再说什么了。不过他的弟弟小汪却不干了,在一旁搭话道:“杨总,您这话不对了,我可是听说了,您随手拿出一件玩意价格是几百千万,次在香港苏富拍卖出来的那件十七世纪露易丝安娜王妃的皇冠可是拍出了一点五亿英镑的天价,光是这件古玩可以把我们公司收购好几回了,您还在那谦虚呢?伟人他老人家可是说了,过份的谦虚是虚伪啊。”

    “一点五亿英镑?”

    周围响起了一声惊呼,虽然随着安德烈一行人已经退走,但刚才围过来的参加庆功会的人可没散开,小汪又是个大嗓门,他的话说出来后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在06年的时候一点五亿英镑意味着什么?兑现成华夏币那是十五亿啊,光是拍卖这件古玩的钱杨峰可以参加今年华夏地区的福布斯排行了,而且没有谁会相信杨峰所有的身家只是那顶皇冠,那么问题来了,他的身家到底是多少?二十亿还是五十亿?

    一时间所有看向杨峰的目光都变得炙热起来,也有不少女明星则是将包含着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向了犹如小鸟依人紧紧挽着他胳膊的闫丹晨,这个闫丹晨平日里总是一步与世无争的模样,没曾想却不声不响的竟然钓到了一个金龟婿,看来还是老话说得好啊,会咬人的那啥是从来不乱叫的。

    听到小汪的话,杨峰有些意外的打量了一下小汪,只是淡淡的说了句,“看来汪总的消息还真是灵通,所说之事十有八i九都啊!”

    “哈哈哈……杨总过奖了,这都是朋友们给面子,所以才知道了一点内幕消息。”听到杨峰夸奖,小汪显得格外的高兴,咧嘴笑了起来。

    “扑哧!”一旁的小钢炮也忍不住笑了,只是笑声刚出口被他给转过了头掩饰过去,等到他回过身后立刻恢复了正常。

    大汪在一旁则是狠狠的瞪了自己的弟弟一眼,目光带着一股怒其不争的意味,自己这个弟弟还真是反映迟钝啊,被人家暗地里骂了都不知道。要知道杨峰的话乍一听是褒义,其实却是在讥讽小汪是个包打听长舌妇呢。

    不过大汪也没有记恨杨峰的意思,毕竟刚才是小汪不对在先,竟然当众说出了拍卖会的事情,这种事到了一定的层次自然是你知我知大家都知道,但你如果当众说出来那有挑拨离间的嫌疑了,华夏人向来奉行的是财不外漏的庸之道,君不见媒体里报道的那些了彩票的人几乎全都蒙着脸去领奖吗,这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担心财富外露后遭到旁人的嫉妒会遭来横祸吗?小汪这么当众高调的把杨峰拍卖所得的事情说出来这可是很得罪人的,换了一个性子不好的人恐怕不是这么含蓄的讥讽一声,而是直接翻脸了。

    瞪了自家的弟弟一眼后,大汪则是换了个笑脸对杨峰道:“杨总,实在对不住,我这个弟弟是这样一个没心没肺的人,您别往心里去。”

    “没关系。”看到小汪依旧一副不知所以的模样,杨峰知道自己刚才那番话是媚眼抛给瞎子看白费心思了,这个小汪压根是没心没肺的家伙,任是谁也得挠头,毕竟你骂人也得人家听得懂才行啊。他只能无奈的摆了摆手苦笑道:“汪总,我收回我刚才的话。”

    “哈哈哈……”

    看到杨峰那副郁闷的模样,实在是憋不住的小钢炮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伸出手把杨峰的肩膀拍得砰砰响,能看到杨峰吃瘪可是很难得的事情,由不得他不乐啊。

    看到小钢炮跟杨峰如此熟络,大汪的眼珠子也开始转动起来,看来自己手下这位头号导演跟杨峰的关系还真是好啊,这样的关系如果不利用一下实在是太可惜了……

    这场宴会在十二点的时候结束了,众人也纷纷散去,杨峰和闫丹晨婉拒了小钢炮和大汪等人的好意,俩人手拉着手慢慢的行走在依旧车流穿梭的马路,马路的路灯将俩人的背影拉得很长。

    闫丹晨握着爱郎那温暖的大手,只觉得甜蜜的感觉充斥着全身,他突然横了杨峰一眼:“阿峰,你刚才怎么那么鲁莽的跟那个安德禄校干了,要知道他可是大使馆的武官呢,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你也要有麻烦的。”

    “怕什么。”杨峰去却是满不在乎,“老毛子是一欺软怕硬的主,你没看到刚开始的时候他硬拉着你那位小学妹灌酒的嚣张样了吗,要是不给他一点教训他还以为咱们华夏没人能治他了。后来你看看,几瓶酒下去他趴下服软了,所以说啊,对付老毛子得来硬的,只有把这些人打怕了他们才知道尊敬你。”

    “你啊……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看着杨峰一副不服怼的模样,闫丹晨是又好气又好笑,伸出纤纤玉指在爱郎的腰间狠狠的戳了一下,“你这个坏蛋,怎么那么让人担心啊,这么大的人了还是这么鲁莽,我……诶呀……你要干什么?”

    闫丹晨的话音刚落,觉得自己的身体被抱到了半空,随后一只大手在自己臀部用力拍了一下,杨峰那“恶狠狠”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好你个闫丹晨,竟然连老公都敢编排,看我怎么收拾你。”

    杨峰说完后,象扛麻袋一般将闫丹晨整个人扛了起来在马路飞快的跑了起来,看着两旁的景色飞快的倒退,被吓坏的闫丹晨不住的发出惊叫。

    “放我下来……阿峰赶紧放我下来!”

    “那你说,你错了没有?”

    “我错了……阿峰我错了,你放我下来吧。”

    有些轻微恐高症的闫丹晨被两旁飞快掠过的景色吓得不行,赶紧连连求饶。看到嫦娥姐姐真的被吓坏了,杨峰这才将她放了下来,很快他则是不出意外他腰间的肉被吓得花容失色的嫦娥姐姐左三圈右三圈的拧了好几轮。

    等到嫦娥姐姐的情绪稳定一些后,杨峰这厮才搂着她的纤腰,鼻尖传来了佳人那淡淡而又沁人心脾的幽香。

    闫丹晨将皓首靠在爱郎的怀里,感受着爱郎身特有的好闻的味道,犹豫了一下后问道:“阿峰,有个事我想跟你说一下。”

    “嗯,你说。”

    “刚才汪总找了我,那部《奋斗》不是快杀青了嘛,汪总问我有没有兴趣过些日子再接一部戏,我问他是什么戏,他说是央视出品的一部大型古装历史剧,里面有一个角色很适合我。”

    看着闫丹晨有些犹豫的神情,杨峰停下了脚步双手捧起了她的俏脸柔声问道:“你实话告诉我,你想接这部戏么?”

    “我……”闫丹晨看着杨峰的眼神有些躲闪,“这部戏是央视出的,里面汇聚了好多的老戏骨,热播那是肯定的,我想试试。”

    杨峰点点头:“既然你想试试那去吧。”

    闫丹晨仔细的看着杨峰的脸色,很是小心的问:“阿峰……你……你不生我的气么?”

    “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杨峰很怪的看着她,“你是一个演员,拍戏是你的工作,又不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为什么要生气?”

    闫丹晨看着他的眼睛,好像在分辨他说的是气话还是假话,弱弱的问:“我如果又去拍戏了,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你了,你不生气么?”

    “傻瓜!”

    看着嫦娥姐姐那陪着小心的神情,杨峰低下了头在她的樱唇亲了一下,柔声的骂了一声:“当然不生气啦,你也知道我经常要出国谈生意,一年到头陪你的时间还不到三四个月,我自己都做不到天天陪在你身边,又怎么能强制你不要拍戏呢。圣人都说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难道在你眼里我是那么霸道不讲理的人么。”

    看着杨峰真挚的目光,闫丹晨那双美丽的大眼突然湿润了,她一把搂住了杨峰的脖子死死的搂着爱郎,过了好一会才呢喃道:“你这个坏蛋,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杨峰嘻嘻一笑:“你是我媳妇嘛,当然要对你好了。”

    “坏蛋……”闫丹晨呢喃了两句后在他的耳边轻声道:“还不赶紧带我回家。”

    “明白!”

    如奉圣旨的杨峰很快招来了一辆出租车,俩人回到了他们在燕京的爱巢。

    这是闫丹晨在眼睛买下的一处房产,相于那些有了钱开店或是投资的明星,闫丹晨并没有什么理财的天赋,为了防止手里的钱贬值她选择了最简单的投资方式,那是在各地购置房产,只要是手里有了点积蓄她会买房子。这栋位于东城区只有七十多平米的房产是她前年购置的,房子虽然不大,但却几乎花掉了她所有的积蓄,原本只是想不让手里的钱贬值的她却惊讶的发现仅仅两年时间房价从前年的一万涨到了如今的一万六,几乎涨了百分之七十。

    亲热过后,累得连一根手指头也不想动弹的闫丹晨依偎在爱郎的怀里述说着这些日子的相思相思之情和拍戏时剧组里的趣事。

    “阿峰……你这些日子到底去哪了,怎么都一个月了才来看人家。”

    “也没去哪,在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来回飞,还要经常去缅甸那边转悠,因为过段时间我打算在燕京、南京和明珠这三个地方同时开一间珠宝店,专门京营珠宝首饰以及玉石翡翠,所以忙了点。”

    “呀,你要开珠宝翡翠首饰店啊,象周六福那样的?”

    “当然了,我还能骗你不成。”

    杨峰笑了起来,这些日子随着队伍的扩大,他对于物资的需求也大了许多,大军在外每天人吃马嚼的可不是小数目,而且他还要带着部队出征塞外干大事呢,没有充足的物资怎么能行?而这一切都涉及到了一样东西,那是钱。加之杨峰想着既然能够从明朝的时空弄来大量翡翠玉石,自己干嘛不在现代开一家珠宝首饰店呢,所以这次他过来除了要采购物资外是要在全国几个一线城市开设珠宝店。

    说到这里,杨峰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伸手拿过了放在床边的衣服从里面掏出了一个盒子递了过去。

    “这是什么?”闫丹晨好的接过了盒子。

    “你打开看不知道了。”

    闫丹晨慢慢的打开了盒子,顿时一缕绿幽幽的光芒从盒子里透了出来。

    “天啊……这是……一条翡翠项链!”

    闫丹晨还是有几分眼力劲的,呈现在她面前的是一条全部由顶级的老坑玻璃种翡翠组成的项链,翡翠周围则是用铂金包裹着,这条项链里至少五十多枚小拇指大小的玻璃种翡翠组成,用价值连城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好吧,送这条翡翠的后果是当天晚杨峰一直忙碌到了凌晨才能休息,要不是他有着常人没有的变态体力,估计第二天连爬都爬不起来。

    缠绵了一夜后,杨峰和闫丹晨依依惜别后这才踏了前往南京的飞机,为接下来的事情做准备……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