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灌酒
    “闫丹晨的男朋友来了?”

    除了小钢和集结号几名见过杨峰的男主角外,这一桌的其他人脸都露出了好的神情。 w.vo.com

    娱乐圈本身是一个消息灵通的地方,闫丹晨作为一个出道七八年的老人,她有了男朋友的事情不少人都知道,只是杨峰实在是太神秘了,很多人都对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表示很好。

    看到闫丹晨出去,众人纷纷议论起来,一名女星好的问坐在他旁边的邓超道:“超哥,听说你见过丹晨姐的男朋友,能不能告诉我他长得什么样啊?”

    邓超嘿嘿笑了笑:“你问这个干什么,你丹晨姐现在已经出去接他的男朋友了,待会能看到了,你急什么?”

    这名女星脸带着艳羡的神情,有些憧憬的说:“听说他可是眼都不眨的为丹晨姐甩出了四千万,我要是有这么一个男朋友愿意为我付出,我一定死心塌地的跟在他身边。”

    看着这名双目闪动着光芒的女星,周围的男人不禁摇头苦笑,如今的女人啊,实在是……

    在这时,楼下来了一名金发碧眼的年白人,他正在几名男子的拥簇下从门外朝电梯处走去,希尔顿酒店是一间五星级的大酒店,也是许多外国人入驻的首选之地,虽然集结号的剧组将大厅包了下来,但酒店的旅客还是要从大厅出入的。

    李金秋眼光无聊的扫了一下,当他看到一名男子时脸色便是一喜,匆匆说了句失陪便站了朝着那个人快步走去。

    看到李金秋的模样,众人不禁有些好起来,小钢炮问大汪道:“汪总,那几个外国人是什么来头,怎么李总那么急匆匆的过去了?”

    “我哪知道啊。”大汪耸了耸肩。

    很快,李金秋带着两名白种人走了过来,笑眯眯的对众人道:“大家后,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俄罗斯驻华大使馆的武官安德烈,这位是大使馆的参赞乌米诺夫先生,今天他们过来办点事,正好看到了,我把他请了过来,借汪总的酒敬他们两杯,应该没问题吧?”

    “哦?”众人闻言全都吃了一惊,大汪小汪更是立即站了起来,向他们伸出了手,“当然欢迎啦,安德烈先生和乌米诺夫参赞能参加我们的庆功宴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呢,待会我们一定多敬两位几杯。”

    “谢谢!”

    能到华夏任职的会说汉语那是最基本的条件,安德烈和乌米诺夫淡淡笑了笑,在李金秋的殷勤招呼下坐了下来。原本他们还端着矜持的架子,只是当他们看到坐在一旁的几名女星后眼前顿时是一亮,脸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这两人坐下来后很快便成了这一桌的主角,看着殷勤围着他们两人打转的李金秋和在一旁往前凑的小汪,小钢炮只觉得心里有些郁闷,好好的庆功宴却跑来了两个毫不相干的外国人,甭提有多郁闷了,这小汪总也真是的,人家两个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虽然身份很尊贵,但跟咱们有个鸟毛的关系,你这么使劲的往前凑干嘛,莫非还想把公司的电影卖到俄罗斯去不成?

    不过这两个老毛子也挺有意思的,刚开始虽然还端着架子,但两倍茅台下肚后话也开始多了起来,尤其是那个安德烈更是不断的朝旁边那几名女星敬酒。

    要说喝酒也没什么,在这种场合要是不喝酒那才是怪了,可世人都知道,战斗民族的人那向来都是把酒当成开水来喝的,几分钟不到一连喝了七八杯,那几名女星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一时间喝得脸色潮红有些不胜酒力起来。

    看到这里小钢炮不禁眉头一皱,有心想要站起来说点什么,但却被大汪用眼神给阻止了,虽然他们这些人是混娱乐圈的,跟这两个老毛子挨不关系,但这两个老毛子现在看起来明显是喝得兴起了,你真要去阻拦的话搞不好还会得罪人家,如果这两个老毛子真闹起来搞不好要弄出国际纠纷来。

    “不行了不行了,我真的不能喝了。”一名女星端着一杯酒连连摇头,此时的她连续几杯酒下肚后早已脸色潮红,但是看起来兴致颇高的安德烈一定要跟她碰杯,但是女星明显已经喝高了,一个劲的推辞,俩人一个拒绝一个却偏偏一定要人家喝,而一旁的人又不敢阻拦,一时间场面很是混乱。

    小钢炮看到这个场面一时间心里的火逐渐来了,这个女孩子他还是认识的,名叫江一燕,是今年刚从北影毕业的,刚刚加入的兄弟公司,很单纯的一个女孩。眼看着小女孩那无助的模样,小钢炮感到再也压制不住心的火气。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哟……我才离开多一会啊,怎么这么热闹啊。”

    众人循声一看,一身素色礼服闫丹晨正笑吟吟的站在旁边看着大家,而在她的旁边一名穿着红色西服的年轻男子正站在她的旁边,闫丹晨正有些亲密的挽着他的胳膊。

    看到闫丹晨正神态亲昵的挽着他的胳膊,众人立刻明白了,这位是传说闫丹晨的男友啊。一时间好几道犀利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他。

    这一看众人心里全都是一惊,闫丹晨的这位男友年纪约莫二十四五岁左右,长得充其量只是有点小帅,留着一个寸板头,穿着一套红色的西服,很随意的配着一条牛仔裤和球鞋。按理说他这样的打扮在今晚这样女人都是晚礼服男人都是正式西服领带的庆功宴会肯定会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是这样的休闲服愣是被他传出了一种刚阳硬朗的气质来,尤其是他虽然是含笑的看着众人,但被他目光扫到的人无不心生凛然的感觉。

    看到闫丹晨到来,正苦苦推辞的江一燕如同看到救星似地,快步走到了闫丹晨的旁边一把拉住了闫丹晨的胳膊哀求道:“丹晨姐,这位安德烈武官实在是太能喝了,不到十分钟呢我都喝了六七杯了,可他还要跟我碰杯,要是在这么喝的话我恐怕要吐了。”

    “哦,还有这事?”

    闫丹晨秀眉微蹙,象她们这样的艺人应酬喝酒那是常事,但是象这位安德烈这样十分钟不到硬跟人碰了好杯的人却很少见,也未免太有些没风度了。

    喝的正嗨的安德烈看到江一燕溜了,心里未免有些不高兴,这个江一燕看起来小巧玲珑皮肤白皙,长得很是漂亮,非常合他的胃口,与是便动了一些男人应该动的念头,现在竟然看到自己相的“猎物”跑了,他便不高兴了,端着酒杯走了过来责怪道:“江小姐,我们还有一杯酒没有喝完呢,你可不能跑了,这要是在我们俄罗斯,那可是要被罚酒的。”

    看着安德烈手那满满一杯酒,江一燕的那张小脸几乎皱了起来,她苦着脸道:“安德烈先生,我实在是不能再喝了,让我休息一会再跟你喝吧。”

    安德烈的大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欸……这可不行,在我们俄罗斯,你这样子是很不礼貌的,这杯酒你一定要喝,喝的越多越能证明我们的友谊。”

    说完,安德烈要将手的被硬塞给江一燕,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的手刚递过去,那杯酒被另外一只手接了过去,只见一名年轻的男子正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说:“安德烈先生吧,这里是华夏,不是你们俄罗斯,所以请不要把你们那套拿到华夏来。如果你真想喝酒的话我可以陪你喝,保证让你喝得尽兴。”

    看到自己的酒被人抢走,安德烈立刻火了,只见他很不高兴瞪着对方问道:“你谁啊,管你什么事!”

    “我叫杨峰,是这位漂亮女士的朋友。”

    杨峰看着这位想要借机耍酒疯的老毛子淡淡的说道:“既然你要喝酒,我想我可以陪你喝个尽兴。”

    安德烈看着杨峰轻蔑的说道:“你是谁,有什么资格跟我喝酒,我要跟这位漂亮的小姐喝,你让开!”

    说完,他左手朝着杨峰胸口一推,要将他推开,不料他的手这么一推后,却感到自己像是推到了一堵墙,对方纹丝不动也罢了,自己反倒后退了一步。

    “沙巴卡!”

    羞成怒的安德烈不禁骂出声来,感到丢掉了面子的他前一步大力朝着朝杨峰胸口推了过去,在他看来自己刚才肯定是不小心才后退的,这个面子一定要找回来。

    只是没想到的是杨峰听到安德烈的骂声后脸色是一沉,右手准确的抓住了他的左手微微一用力,安德烈感到自己的手腕像是被一把铁钳夹住似地,一股剧痛立刻传到了他的脑海里。安德烈倒也挺硬气,尽管疼得冷汗开始从额头渗了出来,但他愣是没有叫出声来。

    最先看出不对的还是一旁的李金秋,看到安德烈竟然被那位闫丹晨的男友抓住了手腕,疼得冷汗直冒,他赶紧大喝道:“住手,你要做什么?还不赶紧放开安德烈先生。”

    “放开他?”杨峰斜眼看了李金秋一眼,“你没看到是他先动的手吗,凭什么让我先放手。”

    李金秋厉声喝道:“你知道他是谁吗?要是引起外交纠纷,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外交纠纷,呵呵……你说得好有道理。”杨峰冷笑起来,讥讽道:“我好害怕啊,那麻烦你告诉我,会怎么个纠纷法,俄罗斯会不会立刻对华夏宣战啊,要是一不小心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战怎么办,人类会不会毁灭啊?如果人类毁灭了,我是不是成了全人类的罪人。”

    “扑哧!”

    旁边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感到闫丹晨的这个男友也真敢吹,一件小小的喝酒的纠纷竟然被他扯到了人类毁灭。

    “你……”

    李金秋也是气得不轻,指着杨峰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这个家伙说话实在是太气人了。况且他身为大唐影视的老总,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当众调侃过,原本他知道闫丹晨有了男友后,心里便自动将杨峰划入了敌人的行列,现在又被他当众调侃,一时间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闫丹晨忍不住扑哧轻笑了一声,嗔怪的在杨峰的胳膊轻轻掐了一下,笑骂道:“你瞎说什么啊,这位是大唐影视的李总,跟兄弟公司的汪总是好朋友。”

    “哦……是李总啊!”

    杨峰立刻听懂了闫丹晨话里的意思,感情这位李总也是娱乐圈的大佬级人物,若非没有必要还是不要跟他弄得太僵。

    淡淡的点了点头,“我懂了,那算了吧。至于你……”

    说到这里,杨峰也松开了抓着安德烈的右手,原本有些懒洋洋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起来,这样直视着安德烈,突然说了一句,“士兵,报告出的部队番号、军衔和职务。”

    他这一看不要紧,安德烈只觉得全身一紧,整个人打了个激灵,这一刻他突然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昔日刚加入军队时,面对着当年那位严厉的将军阁下,条件反射之下他身子是一直,挺胸抬头两腿并拢啪的敬了个军礼大声道:“原俄罗斯陆军76空降师235机降团副团长安德烈·伊万诺夫校向长官致敬,祝您健康!”

    “稍息!”

    “是!”

    这一套动作下来,把所有人都看呆了。这个老毛子闹的是哪出啊,怎么突然向闫丹晨的这位男友敬起礼来了。而闫丹晨的周围男友也好像变了个人似地,整个人象一把出鞘的利剑一样站的笔挺,浑身散发出一股摄人的气息,象一名刚从战场下来的将军似地。

    看到杨峰这个样子,安德烈心里也是一惊,别人不知道,身为一名参加过车臣战争的军官还不清楚吗,面前这位华夏人身带着一股令他感到熟悉的气息,这样的气质他只有在昔日的级身见到过,对方绝对是一名军人,而且是一名常年身居高位习惯了发号施令的大人,而且还是一名刚从战场下来的大人物,否则他刚才也不会条件反射般的敬礼了。

    ://..///41/413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